查看: 65305|回复: 6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跳转到指定楼层

[原创]茶浅,深绿。(死神同人,CP乌织,微H雷者勿入)

7

主题

17

存在感

0

活跃日
 2 

实习生

发帖: 50
SOS币: 627
G币: 0
注册: 2009-08-05
访问: 2009-08-18

楼主
发表于 2009/08/06 | 编辑

猜你喜欢: 死神同人, 井上织姬漫画, 烏織文


井上织姬觉得这样的日子很无聊。

突然她想起和眼前这男人初见的日子。

惨白的皮肤,冷清的表情,苍白的面具和衣服。还有,绿色的瞳。

那种绿色她很喜欢,让她想到了春天。

井上织姬突然笑了出来,眼前这男人与春天实在搭不了边。

「你在笑什么,女人。」坐在窗边的男人——乌尔奇奥拉听到动静,突然转过头来看着她。

「……」井上织姬默,说出来的话,那男人会生气的吧,她如是这样的想。

「我在问你话,女人,你只有回答的权利,不许沉默。」冷清的声音,打在硕大的第4刃宫殿里响起生硬的回音。

「在想……乌尔君眼睛的颜色。」井上织姬吞了吞口水,还是说了出来,认真的乌尔君,真的很可怕。

「……」这次轮到他沉默,转开眼,继续看窗外那轮新月,虚夜宫的颜色真的很单调,灰,白,黑。灰色的建筑和沙地,白色的弯月,黑色的夜空。

眼角微微一斜,茶色头发的女人又开始了每天的例行发呆。

茶色的头发黑色的瞳,很美的颜色。

接到蓝染的任务之后,在现世观察了她一段时间,那双黑色的瞳孔里,总是充满活力,而现在……她在迷茫什么呢?

「黑色的眼睛,很好看。」微微一愣,像是着了魔般将这句话说了出口,然后朝那茶发女人走了过去。

「嗯?乌尔君说什么?」井上织姬抬头,一脸疑惑。

「你的眼睛,很好看……」说完,手不由自主地抚上那女人的脸。

「……乌尔君的眼睛,才好看呢。」井上织姬慌乱了,脸上冰冷的温度激起她莫名的战栗。

「……抱歉。」感觉到她明显的排斥,男人停止了动作,阖下的眼帘看不到任何表情。

“咚咚。”传来的敲门声打破了房间内尴尬的气氛。「乌尔奇奥拉大人,蓝染大人让在下通知您去开会,有入侵者来袭……」

「知道了,我马上就去。」门外脚步声渐远,乌尔奇奥拉微微叹息,站起身整理好衣服,回头看了那女人一眼,那迟钝的女人似乎还没反映过来。

「女人,你的垃圾同伴来救你了吧。」乌尔奇奥拉玩味地翘起嘴角,那女人终于有了反映。

「黑崎君才不是垃圾!」井上织姬直视着眼前的男人,见到他微翘起的嘴角马上又回归清冷的表情。

「你最好祈祷他们能活着逃出去。」留下这句话,乌尔奇奥拉转身离开,关门的时候不小心声音大了点。

井上织姬被那“嘭”的一声吓了一跳,不明白为什么那男人今天这么大火,平时也有跟他斗嘴什么的也没见他会这么失态。

乌尔奇奥拉走出房间,深吸了一口气,他在心里对自己说关门的时候只是不小心而已,可那该死的怒气还是无法平息下来,到底是为什么,难道那女人还指望出去吗?还是真的很想回去?纠结,越想越纠结。

于是第4刃乌尔奇奥拉大人决定不想,他绝对不会承认是在听到黑崎一护那名字之后才会生气的,他绝对不承认他其实是——吃醋了。

该死的,吃醋?还真是笑话。乌尔奇奥拉自嘲似的勾起嘴角,转身离去。

那男人走了,硕大的宫殿里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井上织姬双手抱膝,头深埋在臂湾里,这样能让她感觉没有那么难受。

井上织姬开始乱想,想黑崎君他们不要受伤,想麦当X,想可乐,想甜甜圈,想乌尔君会什么时候回来,想他回来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表情,想他今晚给自己带什么吃的,想他今晚用什么表情逼着自己将饭吃下去,想……

井上织姬突然打了个寒战,为什么自己一想到那个男人的事就无法停下来。

乌尔奇奥拉在打了第N个喷嚏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了过来。

「不舒服的话就先回去吧,目前的任务还不需要你出场。」蓝染一脸圣母笑的道。

「你的小宠物在想你吧……嘿嘿。」诺伊特拉露出猥琐的表情用着很有深意的眼光看着他。

「……」乌尔奇奥拉默,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于是他决定听蓝染的。「那么蓝染大人,在下就先告辞了。」

********************************************************************************************

「这个花是?」井上织姬疑惑的看着手里的开着粉紫色花朵盆栽,盆身上还绑着大大的粉*结,问那送花来的破面侍女。

「这个是诺伊特拉大人特意送给您的,喜欢吗?」侍女露出天真无害的笑。

「嗯,很喜欢呢。」井上织姬开心的笑了,一直待在虚夜宫,很久没见到这种鲜艳的颜色了。

「您喜欢就好,那么在下就告退了。」侍女微笑地鞠礼,正沉浸在喜欢的事物里的茶发女人并没有看到那侍女转身时眼里一闪而过的精光。

乌尔奇奥拉走到自己门口处,正好见到一个侍女轻手轻脚的关上门,侍女转身,看到他似乎吓了一大跳。

「乌尔奇奥拉大人安好。」规矩的行了一礼,然后起身离开。

乌尔奇奥拉并没有说什么,推门,进去,看到那女人正背对他跪坐在他一贯专属的窗口位置,窗户上摆着一盆粉紫色的花。

正在对着花祈祷同伴们平安的井上织姬听到开门声和推车声,不由自主地微笑转过头。乌尔奇奥拉觉得眼一花,他似乎被这微笑迷乱了眼。

「吃饭了。」乌尔奥奇拉谴退推车进来的随从,照例亲自把饭食端到桌子上,摆好餐具。

「嗯。」今天的井上织姬很乖,她看起来似乎心情不错。乌尔奇奥拉如是想。

「你的那群垃圾同伴们,现在很安全,不过过段时间,就说不定了。」似乎是想让那女人安心下来,他不由自主地开口道。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井上织姬拿着叉子的手顿了下,继而绽放出比刚才更大的微笑。

「不要说多余的,快点吃饭。」男人不自在地转过头,看向窗台那淡紫色的花。

「那个啊,是诺伊特拉先生送来的。」井上织姬见那男人一直看着花,开口道。

「……诺伊特拉那家伙送来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扔了吧。这句话他没有说出口,因为茶发女人脸上泛着明显的喜欢。

「嗯,很好看吧,味道很特别呢。」井上织姬跳下椅子,跑去窗台拿起那盆花到那男人面前,献宝似的放在他鼻子底下。

「……」花的味道很好,近距离的接触,乌尔奇奥拉闻到了她身上比花更加清香的味道,体内突如其来的冲动,乌尔奇奥拉伸出手,抱住了眼前那有着耀眼茶发的女人。

「乌尔君……」井上织姬被吓了一跳,手一抖,盆栽掉在了地上,地上有着厚厚的绒毛毯,没有打碎。

乌尔奇突然觉得那张嘴很罗嗦,于是毫不犹豫的堵住了——用自己的嘴。

井上织姬惊讶地瞪大眼,突然觉得身体开始变软,开始觉得很热。乌尔奇奥拉趁着怀中女人换气的空隙将舌头伸了进去,与她开始追逐,纠缠,然后他看见她似乎很享受的闭上了眼。

热,很热,乌尔君的嘴唇很凉,舌头也很凉,很舒服。

突如其来的喜悦感充斥了乌尔奇奥拉的胸膛,他开始不满足于仅仅接吻,他想要更多,身体也慢慢有了反应,他一惊,推开了怀里的女人。

突然分开的拥吻使两人纠缠中的唾液拉成一道银丝,然后断开,挂在茶发女人的嘴角,有种妖娆近乎于*糜的美。

井上织姬迷茫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整理衣衫,转身,在他准备离去的时候突然拉住他的胳膊。

「……不要……走……」井上织姬喘息着努力说出一句完整的话,男人转过头,似乎发现了她的不对劲,看了看地上的花,突然明白了什么。该死的诺伊特拉,乌奇奥拉低咒。果然是他搞的鬼。

「女人,你知道你正在做什么吗?」乌尔奇奥拉转过身,井上织姬看见他不打算走,愉悦地一笑,扑进他的怀里,双手紧紧缠住眼前男人的背,凉凉的,真的很舒服。

「该死的……」乌尔奇奥拉感觉到下腹不断传来的涨痛,而这女人竟无意识的在他身上乱蹭。

「你知道我是谁吗,女人。」乌尔奇奥拉忍住冲动,双手固定住正在他身上点火的茶发女人。

「你是……乌尔君……唔,放开我……好……热」感觉到被禁锢住的井上织姬只觉得热浪一阵一阵袭来,让她想扯掉这该死的衣服。

于是她也真的这么做了,不知哪来的力气一下推倒眼前的男人,骑坐在他身上,白色的外衣被扯开,胡乱的脱掉束缚在身上的一切布料,还是很热,于是又贴上身下的男人。虚的身体是没有温度的,冰凉的体温似乎是她唯一的解药。

「你……」乌尔奇奥拉惊讶地瞪着自己眼前的女人,那女人目前正攀附在他身上紧紧地抱着他。再也忍不住这种折磨加诱惑的男人一翻身,将她压在自己身下。

看着女人茫然的眼神,乌尔奇奥拉笑了,伏下身,吻上那张正在急喘的唇。

井上织姬无意识地攀上他的脖子,张开嘴开始回吻,于是她慢慢感觉到下腹部传来一阵的战栗感。

她想要更多。

不安分的手从脖子上拿下来,伸到乌尔奇奥拉的胸前乱摸一通,终于找到了拉链,急切地拉开,然后男人顺从的伸出手,外袍顺利脱下,女人的手更加肆无忌惮地摸上那冰凉的胸膛。

乌尔奇奥拉一把抓住女人乱动的手,另一只手伸向刚才那盆掉在地上的盆栽,抽出盆身上那条粉红色的锻带,一把将那双手交叠绑在一起。

「……唔嗯?」井上织姬不安地扭了扭腰,看见那种迷糊近乎于可爱的眼神,乌尔奇奥拉忍不住勾起嘴角。

起身,抱起那正在迷茫的女人,走到内室床前,将那女人放下,缎带拉出一截绑在了床头柱上。

**********************************想来想去我还是不写H了的分割线*****************************

井上织姬睁开眼,身体上的酸痛让她一下就想到了昨夜发生的事。

自己和他……还是自己主动的。

好难为情,但是她却莫名其妙的勾起了嘴角,不止是羞耻,居然还有强烈的……喜悦。

看了看只有自己的床,喜悦渐渐淡了下来,重新涌起的却是淡淡的失落。

「你在发什么呆,女人,起来吃早餐了。」客厅摆好早餐走进来的乌尔奇奥拉一进来就看见坐在床上正在发呆并且表情很难过的女人,于是他自动理解为——她在后悔吧,那个毕竟是她的第一次。

「哦!」从发呆中被惊醒最容易被吓到,井上织姬拉起被子护住胸口。「那个,乌尔君,我要换一下衣服。」

「你在遮什么,该看的我都看了。」冷淡的表情说出恶作剧一般的话,乌尔奇奥拉走近床,一把扯掉被子。

「你做什么!」井上织姬的力气没有那男人大,被子轻而一举被扯掉,扔在床下,露出姣好的身躯,胸前还有淡红的淤痕。「……」于是井上织姬不争气地红透了脸。

「带你去沐浴。」男人伏下身用标准的公主抱将那不着寸缕的女人抱起,很轻,肌肤滑的腻手。

***************************H是纯洁的,邪恶的是人心的分割线*******************

浴池里,井上织姬默默地擦拭着自己的身体,他……觉得自己是轻浮的女孩子了吧。井上织姬如是想,眼眶开始泛酸,她用力的吸了吸鼻子。

浴室里很静,只听得到水声。

乌尔奇奥拉背对着门口,他不敢去看那对他存在着致命诱惑的女人。在昨夜与她缠绵时,他突然有过这个想法——如果可以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舍弃一切,舍弃战斗,只与她在一起。

「我洗好了。」井上织姬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用着故做轻松的声音道。

男人听到声音,拿着白色的浴衣走了进来,伸出手,拉起浴池里的女人,拿起一旁的大浴巾包起,小心翼翼将她身上的水珠拭干,然后帮她穿上干净的浴衣,接着用灵力将那女人深茶色的头发烘干至耀眼的金茶色。

「……」井上织姬默默地看着他为自己做的一切,有种被珍惜着的错觉,眼眶又开始泛酸。

乌尔奇奥拉做完这些,然后抱起那女人,回到客厅开始用早餐,途中一句话也没说。

沉默。

「我出去了。」用完早餐,乌尔奇奥拉起身,对那女人说道,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说,这种话以前从来没对她说过。

「嗯。」井上织姬有些诧异,但还是微笑着点了点头,那男人在看到她点了头之后转身离去,这一次,门关的很轻很轻,轻到没有声音。

就这么过了大概一星期,乌尔奇奥拉这一星期都没有再睡沙发,虽然那沙发的宽大和柔软度并不亚于床,但是比床的柔软度更吸引他的是床上那具柔软温暖的——身体。

井上织姬没有反对那男人出现在自己睡的床上,毕竟这里是他的宫殿,这张床也是属于他的。男人很规矩,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井上织姬舒了口气,但是心底却有一丝莫名的期待。

每晚乌尔奇奥拉都是拥着那女人入睡,女人知道那天的事是由诺伊特拉送来的那盆粉紫色的花惹出的之后,毫不犹豫的将那盆花“请”出去,外加信誓旦旦地将诺伊特拉列入黑名单,绝不再收他送来的任何东西。

乌尔奇奥拉的微笑被打断,因为他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女人的垃圾同伴已经攻入了虚夜宫。

看着自己臂湾中正在熟睡的那张脸,乌尔奇奥拉想,她还是比较喜欢那个叫做黑崎一护的男人吧。

他想起自己带她来虚圈的前一天,他偷偷跟在那女人身后,看着她与那睡着的男人依依惜别。

乌尔奇奥拉不由自主地握紧拳头,该死的他居然这么不想放她离开。

********************************************************************************************

“咚咚” 敲门声打破了正在用早餐的宁静。

「乌尔奇奥拉大人,蓝染大人有重要传话,入侵者已经进入虚夜宫内部!请乌尔奇奥拉大人立即去会议室」

「知道了,马上就去。」乌尔奇奥拉转眼,看见女人又开始了发呆。站起身,整理好衣襟。「我出去了。」

「乌尔君……」井上织姬慌乱地叫住他。男人听到了,顿住了脚步。

「如果可以的话……求你不要杀了黑崎君……」井上织姬鼓足勇气讲这句一直想说的话说出了口。

「……」乌尔奇奥拉没有回答,也没有回头,只是沉默,约十五秒,接着头也不回的走出去,依旧是轻轻的带上门。

井上织姬突然觉得很心虚,好象做了什么错事一般,她不是还喜欢着黑崎君,只是单纯的以一个朋友的心情不希望他死掉。

早餐没有胃口再吃下去,喊侍从进来撤掉,心里突如其来的慌乱让她坐立难安,是谁要……出事了,是黑崎君吗,还是乌尔……君?

井上织姬不敢再想下去,她决定亲自出去看看。

********************************************************************************************

当黑崎一护的剑刺进他的胸膛的时候,他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很想再见那女人一面。

事实上他也真的见到了。

井上织姬瞪大双眼,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那男人身体慢慢划落,向地上倒去,她突然飞奔过去接住了他的身体。

「井上同学……」黑崎一护不理解的看着他的同班同学,虽然知道她很善良,但为什么会抱着一个仇人。

「乌尔君……我现在,就帮你治疗……」井上织没有理会黑崎一护,姬颤抖着嘴唇,眼泪不断流出来,滴在那男人脸上,伸出手,准备结盾帮怀中男人疗伤,而他制止了。

「没用了,女人。不要白费力气了。」乌尔奇奥拉在笑,临死还能看到她,真好。

「不……我不要你死,不可以……」

「女人,不要哭,伏耳过来,我告诉你一件事。」乌尔奇奥拉微笑着说完,绿色的眼瞳有着灿烂的光华。

「……」井上织姬咬住唇不让自己哭出声,乖乖地伏下身去。

********************************************************************************************

虚圈大战第5年后。

空座町。

「爸爸,你不知道,妈妈整天给我做奇怪的东西吃呢,真的好难吃哦……」

刚下班走进玄关正在脱鞋子的井上织姬听到这句话,不由自主地额上暴起十字青筋,我煮的东西很奇怪很难吃吗?为什么我没觉得?还有,那小子到底在叫谁爸爸啊!

走上楼,看到的情景让她有些反应不过来。

黑色略长的碎发,深绿色的瞳,浅浅的笑颜。

「乌尔……君?」手中的食材划落,掉在地上“咚”的一响。

「妈妈,这是爸爸哦,看,我的眼睛和头发都和他一样喔。」小乌尔看着自己母亲呆呆的站在那里,拉着正在和自己玩的那位大人献宝似的对妈妈说。

「女人,我回来了。」乌尔奇奥拉微笑,笑的很温暖。站起身,走到那呆滞的女人面前,伸手将她拥在怀里。

井上织姬紧紧地回抱住他,脑海里只想到五年前的那句话。

「我爱你,井上织姬,我的女人。」

*****************************************************、

PS:本文到这里已经完结。

PS的PS:鉴于本人实在对写H无能外加不知道这能不能写H所以就没写,儿子的名字想来想去没想到好的于是也没写。

本文有雷,请勿抽打作者,如果实在想抽,请允许我先顶锅盖
此帖被评分,最近评分记录
存在感:2(maxkill)

喂喂你在看哪里啊!?都说不要看了……呀……呀大!!

7

主题

17

存在感

0

活跃日
 2 

实习生

1楼
发表于 2009/08/06 | 编辑
由于扣扣上突然跟人讨论到小乌同志便当,于是身为乌织党的我心情那个一激愤就写了此雷物。

名字取的很废柴,H写的很废柴,因为不知道这的发文规则可不可以放H所以就此收手,于是此文名如果你要问我什么意思。。

我只能这么回答——茶浅的是公主的发色,深绿的是小乌的眼睛色Orz..

再次路过然后去睡觉,请勿抽打,请千万勿抽打。

不知道这里可不可以放动漫同人,在下近期策划了部长篇死神同人小说,如果此版不可以发,请各位好心的大大给个本论坛可以发文的链接,如果本论坛不能发,那就算了。

毕竟,自己写的东西,还是要别人的评论才能更加努力完善啊~~

那么,睡前一鞠躬,谢谢大家忍住天雷来看文了
喂喂你在看哪里啊!?都说不要看了……呀……呀大!!

622

主题

641

存在感

163

活跃日
喵~离线 see...
 9 

SOS团之无敌水王!

2楼
发表于 2009/08/06 | 编辑
乌尔奇奥拉是个GAY,嗯

1

主题

98

存在感

66

活跃日
帅哥离线 原来我还活着啊.
 5 

SOS团二星级★★

3楼
发表于 2009/08/06 | 编辑
很好,很有创意
寡人的审美观,貌似崩坏了。

0

主题

10

存在感

0

活跃日
 1 

参观生

4楼
发表于 2015/08/19 | 编辑
写的不错!支持楼主!

1

主题

21

存在感

1

活跃日
 3 

SOS团新手

5楼
发表于 2015/09/29 | 编辑
····

0

主题

30

存在感

0

活跃日
SOSG十周年资讯达人-晓美焰
 2 

实习生

6楼
发表于 2016/08/26 | 编辑
故事比较完整,不错

关于我们|无图版|SOSG WIKI |投放广告

Copyright © 2006-2019 SosG.Net
Total 0.088114(s) query 8, Gzip enabled,  沪ICP备07006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