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5909|回复: 11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跳转到指定楼层

[剧场]Hの凉宫春日的狂热

95

主题

176

存在感

86

活跃日
凉宫春日的忧郁-烟火下の长门有希(~火之云~ 定制)生肖卡-蛇Candy☆Boy-樱井雫Candy☆Boy-樱井雪乃 Candy☆Boy-樱井奏
 4 

SOS团一星级★

发帖: 981
SOS币: 15370
G币: 0
注册: 2009-06-28
访问: 2020-05-03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0 | 编辑

猜你喜欢: 凉宫春日同人, 凉宫春日同人, 凉宫春日同人漫画


以下是剧情简介和人设……
本来是计划参加合体活动,因为外遇对象不肯画图……与图区画手磨合失败……于是好歹发出来……哎……



                      《Hの凉宫春日的狂热》


人设

“我”——姓莫,昵称啊冰

大学1年级,20岁,是一个将要变成死宅的普通人,对猫咪有莫名的迷恋,被狗列为主要攻击对象。实际上,主要人格早就已经崩坏,支配着意志的是多个幻想人格。在幻想人格被刺破的时候,崩坏的人格就会出现。
《凉宫春日的狂热》中本来想扮演“啊虚”,却因为头发原因不得不演“古泉”

“妹”——昵称是 啊泠

一个中考不如意的学生,与哥哥关系很暧昧,从哥哥的角度来说,妹妹有点兄控,但是,从里一个角度来说,形成原因是哥哥的妹控……与表面的柔弱不同的是,可以感到柔弱下面坚硬的内心。
《凉宫春日的狂热》中本来是扮演“长门”因为动作系的原因,出演“国木田”

凌空叶 昵称啊叶

大学二年级,虽然是和主角同一届的学生,因为主角空白了莫名其妙的一年的原因,是二年级生。虽然有点帅 但是是一个很容易偏激黑化的男人,并且有很明显的洁癖。《凉宫春日的狂热》中出演“啊虚”。

昵称 啊粉

大学二年级,体型有点偏胖,所以看上去很温和,实际上不容易生气的人,生气后非常恐怖。《凉宫春日的狂热》负责跑龙套。

左永斌
大学二年级,热血笨蛋,并且很风流……
《凉宫春日的狂热》扮演乱入角色“白石”

凌伊风
高中二年级,主角很巧合下认识的学妹,实际上身份是个谜。
本来自己要求扮演“朝仓”,看到主角扮演“古泉”后突然要求扮演“凉宫”

傅颖
大学二年级,左永斌的朋友,本来担任“凉宫”,却被换下。极度厌恶李明。

夏月
大学三年级,左永斌的朋友,与傅颖是男女朋友,厨艺很了得,本来扮演“古泉”换下后不得不扮演“新川”。不知道为什么忍受着李明的刁难。

李明
大学三年级,夏月的朋友,是一个很让人厌烦的人,对傅颖有危险企图。

陶珊瑚
大学二年级,与主角青梅竹马,不过却因为时间和空间的关系有隔膜。
因为长相很LOLI 勉强出演“长门”……

第十一个人
拍摄中经常出现的人影,最后被确认为不可思议之事情。
                  《Hの凉宫春日的狂热》  
                  一
永斌突然要求会到县城拍摄一部电影,我和啊叶写完同人剧本《凉宫春日的狂热》后被告知有一个绝佳的拍摄点。于是我和为了让妹妹和自己能有一个美好的回忆答应去一个深山里拍摄。不知道为什么,连啊粉和啊欣等人都能够获得家长允许而去那里玩。虽然有点勉强妹妹,不过却觉得这次能够留下很好的回忆。
                        二
  按照本来的演员表拍摄后因为动作戏的原因,不能出演“啊虚”的我要求换下演“长门”的妹妹。这个过程中开始了解到每个人的事情,不过换角之后开始出现一个一个神秘的人影。
                      三
突然的山雨使得停电,雨停后打算回去的时候,发现知道的下山路的永斌和夏月两人消失,开始觉得事情异常的我们决定自己下山的时候,啊粉和珊瑚消失了。我发现了傅颖与李明争吵,并且以李明的恶狠狠的一句话结束。第二天李明消失了,并且下午时候傅颖也消失了。我和伊风开始怀疑李明或者永斌在控制着这个恐怖的游戏。晚上时候妹妹不见了,只留下一片衣服的碎片。我开始感到绝望。李明突然从回来,告诉我们有人要袭击我们。
                    四
伊风出去晾衣服,瞬间就消失了。我和啊叶在再次全部楼房里疯狂寻找,最后在某房间找到被打晕捆绑住的伊风。傍晚时分发现妹妹的的上衣碎片并且染了血,我彻底失控不过从现场发现李明是凶手的不充分证据。傍晚时候我约李明到其他房间说话,我刺破李明与傅颖的事情,李明欲攻击我,被有准备的我杀死。这个时候伊风进来了。我无力的告诉伊风,“报警吧。”
                    完
伊风打了一个电话,拨通后把电话给我听,居然是妹妹……伊风开始对我讲述事情的经过和傅颖拜托她的计划。目的就是诱使我杀人……夏月和傅颖首先出现,在啊叶不知道的情况下处理了尸体,最后,大家都回来,被永斌送到山下的镇子。
最后,伊风对我说,“请坐我一生的奴隶吧~”


[ 此贴被仰视在2009-11-11 17:13重新编辑 ]
此帖被评分,最近评分记录
存在感:2(巴落压)

95

主题

176

存在感

86

活跃日
凉宫春日的忧郁-烟火下の长门有希(~火之云~ 定制)生肖卡-蛇Candy☆Boy-樱井雫Candy☆Boy-樱井雪乃 Candy☆Boy-樱井奏
 4 

SOS团一星级★

1楼
发表于 2009/11/10 | 编辑
《幻 猫物语》剧场——《凉宫春日的狂热》
                   
 

  说到夏天应该就很容易想到暑假,不过从开始和高中时代不同的大学生活后,讨厌太阳的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厌恶起暑假来。就在前几天还在夏日的烦闷中跑去玩“昆虫采集”,玩这种在初中时代就已经被遗忘的游戏的人,会是如何的空虚呢?或者说是童心未泯……天真和幼稚到底有无区别我还真搞不懂。

能够让我感觉到有树荫下那种阴凉的感觉的地方在我家只有妹妹的房间,谁知道我是不是要坏掉了?啊……趴在在硬床上睡起来后胸口还不是一般的痛……手机已在昨天晚上断电,要想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只有去客厅看挂钟。我一边轻轻的捶打着胸口一边下楼。眯着眼睛摇摇晃晃得来到客厅,看到妹妹正在那里做习题,看到我这副不成体统的姿态对吐了吐舌头。没有考上高中的复读生有这样的自觉真让人觉得很乖,妹妹与我的区别大约就是这点吧?怎么想都觉得温顺的狗狗比戾气的野猫要讨人喜欢。

这种阳光直射的季节,就算是刚刚9点左右,我都觉得呼吸的空气有一种正午的炙热感。先洗脸再刷牙是我一成不变的习惯,不,这个习惯养成的原因估计是因为一直和妹妹共用一个脸盆的原因。当我发觉诡异的环境才是产生万恶的思想的根源时候已经为时已晚,不仅仅是我,连同妹妹也在那样的沼泽里
越陷越深。

我晃动着睡昏头的脑袋对着蹲在木椅上做习题的妹妹交代我要出去的事情,嘛……这个刚养成的习惯希望能够尽早改掉。

“午饭时候要回来!”妹妹并没有多加阻拦,估计是因为习题忙不过来的原因。我很幸运的得到出门许可。

啊粉家离我家不是很远,步行的话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一般为了照顾我和啊粉,有时候也会把集合地点定在啊粉家,那是因为我家有妹妹不方便。

“啊,你好慢……”听到门铃声来开门的果然是啊叶,嘿嘿,在我的印象中啊叶对开门还真是积极。

“我是来吃西瓜的~”

“哈?”啊粉对于我这样特意装呆的语气还是没能迅速反应过来。

“呐,上次不是谁说自己不喜欢吃西瓜,可是老爸老妈却买了几十个放在家里~吃不完,要坏掉了么?”我很迅速的抱着门口附近某个特大的西瓜,用那种仿萝莉音说道,至于听后会起鸡皮疙瘩与否我倒是没考证过,“人家不忍心看着西瓜君们坏掉啊~不如我来代替他们坏掉吧~”恶……前言撤回,我自
己都觉得有股恶寒。

“……”我很能理解他们那种说话前的无语表情。

“……西瓜的话,冰箱里有冰的……”啊粉指了指厨房。

“说道冰西瓜!当然还是用井水的好!那种用机械冷酷了内心的西瓜怎么可能还有爱!”啊叶倒是明白了剧情发展的需要配合我开始尽情的挥洒着热血的演技。

“so ga so ga!用井水浸泡过的西瓜就像妙龄少女一样,轻轻的切下去后那些充满爱的红色汁液泛滥的向外面涌出来~哦~”对于表演那种病态或者说变态人士,我的心得并不少。

“……西瓜切好了……”逼啊粉吐槽真的不是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吗?难道无视我正狼吞虎咽的吃着被冰箱冷酷了内心的西瓜吗?我咩着小鸡嗓子的回报只有已经没有爱可泛滥的西瓜吗?我要的吐槽呢?

嘛,算了,毕竟啊叶这么配合我耍宝。

“那个,永斌是几点的车?”其实我记得是11点,不过为了巩固我迷糊的形象我很不由自主的再次问了问。

“11点,在南站下车,到时候他会打电话给我们的。”啊叶吃西瓜很慢,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吐子。

“喂……我希望你是在耍宝,别把大半的西瓜放回去!”我忍不住对啊粉拿走西瓜的举动吐槽道……

大约是十点半左右,永斌发来短信说已近到了县城的范围。我们顶着烈日开始前往车站迎接从哈尔滨归来的某位烧饼。据说他去哈尔滨读大学的原因是因为某日做了一个“冥冥之中那里有一个声音在召唤
他”的梦。喂,那个大叔~这烧饼是兰州的吧?

喜感的事情跟我预料的差不多,下车的永斌君穿的是一件看起来就很厚的长袖外套,看这材质……大约是棉质的吧?恩,估计就是了。随着气候由北到南的变化,能脱得都脱得差不多了。可是我说永斌君啊,你该不会忘记九月份的江西是什么天气了吧?这种保温程度仅此羊毛衫的东西,就是你最后的防线?

南站离啊叶家很近,于是我们搬着行李来到了啊叶家里……话说我真对那些大大小小的箱子感兴趣……

“你的行李太多了吧……把整个寝室回来了?”我很吃力的背着自己尽力而为的背包抱怨道。

“嘿嘿,等下告诉你们!”永斌很反常的卖了一个关子,在我们不耐烦的骚扰下,永斌君似乎作出很大让步的说,“到啊叶家再告诉你们。”

啊?是什么东西?冰雕吗?冰雕没可能打包带走的吧?那样的地方有什么特产来着?
                 

“一套摄影设备?”啊……确实,永斌君学的专业是摄影……

“不过,你把这些东西带回来干什么?”想问这个问题的不只我一个人。

“哈哈,我想着暑假能做点有趣的事情!不如拍一个电影如何?”永斌兴致高昂的说到。

“那么……演员呢?难道说……”我坐在地板的凉席上对着热得赤膊着趴在躺在冰凉的瓷砖的的永斌
问道。

“当然是我们了!我是导演!”永斌君很激昂的的坐起来握着拳头喊道。

“那么,剧本呢?”能拍电影确实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但愿是个有趣的剧本。

“你们来写吧~”

“啥?”我无语的看着这个一脸兴奋的猛男。

“交给我和啊冰吧!对于写东西我们还是很有自信的!”啊叶倒是很积极的配合着。

“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讨论剧本的问题吧!”啊叶很高兴的把一些高中时期写的小短篇以及一些未
完成的超长篇拿出参考,那些东西有很多事我和啊叶一起交换写的。就在我们讨论到高潮阶段,不知道
谁的手机响起来了。

“啊……等等,我接个电话。”

“喂?恩,永斌已经回来的,对,11点左右下的车……现在啊~现在在我家~恩。啊?你要过来?
好……恩。就这样吧。”

我很好奇的文啊叶是谁的电话,永斌在这里的朋友应该就是我们三个吧?

“是啊风啊。”啊叶用很平常的语气说除一个让我无法联想到任何信息的昵称。

“啊?啊风是谁?”我大约是一时脑袋没转过弯来吧,其实她是比我们小两届的学妹,名字是凌伊
风。据说,我以前就见过她。啊叶说除名字后我视乎有点恍然大悟了。

不过从这个电话开始,我心里就有点不安起来,不知道我是不是有点神经质的原因。就在三分钟左
右,啊叶打开门后……进来的是一个非常眼熟的陌生人,而且首先和我打招呼。

“哎~这几天在干什么呢?”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确定是在跟我说话后,很尴尬的回答道,“没……没做什么,就呆在家里而
已……”

  这个女孩和啊叶是同姓的,估计只是个巧合吧?穿着很有美感的的淡蓝色长袖T恤,外面是一件很短
的暗紫色无袖外套。这种搭配很符合我的美学观。伊风的的头发留的很长,虽然现在还是高中二年级,
却已经是差不多有我那么高的美少女了。不知道说她是很健谈还是说性格很有亲和力,不用多久就跟我
们打得很火热。然后在大家各自发表自己的剧本模式的时候,伊风突然间很强硬的要求剧本由我来写,
啊叶负责修改。

不过,题材是《凉宫春日》的同人……

我很狂热的配合着伊风努力说服啊叶,永斌君身为导演拍什么都无所谓,而啊粉也是那种兴趣不在于
剧本的人士……

不过,稍微有点没想到的是啊叶叶梅有坚持,很快就同意了伊风的这个提案。什么时候啊叶也成熟起
来了?

计划很顺利的进行着,根据我对《凉宫》的狂热,剧本大之用两天就完善了,我大致的把《凉宫春日
的忧郁》进行二次改造后把稿子交由导演审查,然后啊叶做最后的修改,导演很认真的告诉我他先回家
准备下,然后在做下一步的计划。

于是,在啊叶家住了两天的永斌带着一堆的器材暂时回去了。送他上车的当天却发生一件意料之外的
事情,伊风居然要求配他一起回去。这倒不是男女搭配的问题,而是这个想法根本就是突然决定的。因
为伊风根本就是空手去那边,我想应该不会有换洗的衣服吧?不过,我们没有阻拦她,因为永斌很欢迎
她去。

  接下来的三天等待过的非常的漫长,我几乎都是在妹妹那个阴凉的房间睡了三天。当然,期间免不
了对准备复读的妹妹进行功课辅导。甚至看着如此可爱的专注的表情忍不住抓拍了好几张照片。可是没
想到哦妹妹发现后却很有兴趣的药我帮她拍照,不过很可惜的是,妹妹跟我一样拍照时候的表情很木
然。就在和往常一样的炎热下午,放在床上的小型台式电风扇“呼呼”的吹着阴凉的冷风,我躺在床上
看着动漫杂志,是不是听见纸张被风吹得“咔咔”作响的声音。然后很期待着妹妹能够碰到什么不懂的
地方,使得我能够从这种无聊透顶的状态中解脱出来。

一直状态满满的太阳终于在白天持续不段释放中燃尽了,透过那深蓝的窗帘,明显感到外面暗下来好
多。我正想着是时候去厨房开始煮饭了,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很巧合的想起来。

“哥哥,电话~”妹妹把手机递给起身的我。

“恩。”来电显示是伊风,我不知道手机什么时候有了她的号码。

“冰酱~”伊风很甜的叫着很肉麻的称呼。

“……啊,有什么事吗?”如果是啊叶的话,我绝对是会毫不犹豫的回礼,把肉麻的台词继续下去。
不过鉴于男女问题,我还没开过那样的玩笑,哪怕是跟妹妹。


“当然是有事了~拍摄地点找到了,明天我就和永斌兽一起归来接你们过来~是一个好地方的说,有山
有水~肯定比你们上次无聊的‘昆虫采集’要好玩的多。”如果能看到表情的话,伊风现在眼睛里肯定
闪烁着某喜悦的光线。

“……啊,不是在县城拍吗?”虽然很高兴,但是好像要去别的什么地方去,我有点为难。

“不要看暑假才开始不久,现在不好好玩一次,暑假过了就会后悔的~你也想让妹妹能开心一点吧?
不如带妹妹过来怎样?让她放松一下~”伊风换回正常的语气,言语中对我妹妹的担心还真让我有点感
动。高中没考上好学校的压力,就是我抑郁的开始,我的妹妹可不能有那种不洁残留!


“话是怎样说……可是……”我有点动心了,不过这个事情不是我一人能做主的,老爸老妈那里以及
妹妹的自己意愿,都是无法确定的因素。

“小莫啊~这样可不行的,做事得有热情~要有爱啊!给你三分钟思考,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吧~”伊
风语重心长的对着我这个长辈教导道。

“好吧,我努力试试……”我望了一眼妹妹,下定决心要带妹妹出去玩那么一次。这种机会,恐怕再
也不会有了。

“晚上在打给你~我去通知其他人了~”伊风满意的挂断电话。

话是这样说了,如何动员妹妹实在是一个难题,我满怀着心事倒在床上乱翻着动漫杂志,在脑海里模
拟着N个场景来进行攻略。

“恩……”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老在我旁边转来转去的~我都没办法安心的写作业。真是的,哥哥你能不能别
像小孩子那样~”


  我完全没有感觉到自己在妹妹周围绕来绕去是如此的明显,妹妹很不满的噘着嘴对我批评道。

“那个啊~~嘿嘿~”我跪坐在地板上,仰视着妹妹那双清澈的眼睛,小心翼翼的询问着,“啊泠有没有
想去哪里玩?”

坐在椅子上的妹妹咬着圆珠笔看着言行举止古怪的我,不由自主的眨着那双疑惑的眼睛,“……没,
没什么特别想去的……”


  “我们不如去山里玩如何!”我闪动着充满着期待的眼睛,抓着妹妹的双脚激动的对她说道。其实
这个只是攻略妹妹的一个方案……我还是跟以往的方式一样,很平和的向她讲述事情的全部经过。

“……事情大致就是这样,你觉得如何?”虽然事实上我确实把手搭在妹妹的膝盖上……

“那个啊……”妹妹果然很为难,对于我的请求似乎不好拒绝。


“不行吗?”从理论上说,勉强别人是不会得到开心的回忆。不过在主观上我对犹豫不决的妹妹,流
露出一副“妹妹不去,哥哥我好失望。”的感觉。到底是为了妹妹还是为了我自己,我自己都无法肯
定。但有一点我绝对敢保证的是,我很希望妹妹能够跟我一起去。

“……去是想去,可是怎么跟爸爸妈妈说?”妹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我想多半是因为我的邀请实
在是难以拒绝的原因吧。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感觉到自己很恶心。内心十分反感的我开始放弃这个念
头。

妹妹对兄长的尊敬实在是很美妙的事情,如果借用这样的手段来满足自己见不了光的目的……说实
话,作为一个精神上的洁癖者实在难以接受。

“说的也是,还是算了……”我再三思考,还是放弃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为了让自己下定决心,我
马上就打电话给伊风。

“喂,是我。”

“啊冰啊~决定要去了吗?”

“不去了……”

“啊?真的不去?”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吧……毕竟这样的事情老爸老妈不可能答应的。我倒是无所谓,妹妹可不能私
自外出。”

我回头看了一眼妹妹,妹妹突然转过头来望了我一眼,我想大约是因为说户话声音太大的原因吧。于
是我干脆走出房间坐在3楼的客厅沙发上。

  我很坚持的拒绝伊风的要求,不过虽然是如此的说,伊风告诉我啊叶和粉大都决定要去。我开始有
点摇摆不定……如果他们都去了的话,我不去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

“嘛,这样吧……我去,不过带妹妹来是不可能的啦,你死心吧。”

不知道为什么伊风为什么坚持要我把妹妹带过去,不过死心的其实应该是我自己。

于是乎我答应明天早上10点左右去车站等伊风来接我们,我是这样说的——“我一定会赶到。”  

松了一口气后,我开始去顶楼收换洗的衣服,呆那么多天的话,洗澡时必须的。然后是去洗手台上把
牙刷和毛巾放到我的那个小背包里面。

“假如可以的话……那个,那个……我……我还是很想去的……”在我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妹妹从
房间探出一个声音细小得如蚊子一样……不过,我还是把每一个字都听得很清楚。



仰视出品,份属物品。


[ 此贴被仰视在2010-03-08 07:02重新编辑 ]

95

主题

176

存在感

86

活跃日
凉宫春日的忧郁-烟火下の长门有希(~火之云~ 定制)生肖卡-蛇Candy☆Boy-樱井雫Candy☆Boy-樱井雪乃 Candy☆Boy-樱井奏
 4 

SOS团一星级★

2楼
发表于 2009/11/11 | 编辑


“能聊聊吗?”

我一个人在阳台上发呆,不知道他从什么地方走到我旁边。从幻想中惊醒的我看着他那张感觉非常温和的脸无法拒绝的回答道:“好……”

“你和永斌是同学吧?”他转过身靠在阳台的围栏上,歪着脖子展开话题。

“恩,高中时期的同学。”我不太善于和别人交谈,只能做一些简单的回答。

“哦~据说从高中时期开始,阁下就开始对写作很有兴趣。”他说话的方式依旧还是那么的奇特。

“恩,因为我从小喜欢阅读的原因吧,总会有很多感触想写出来。”我很有感触的回想着与大家一起写东西的日子,“这是一种想要交流的欲望……”

“是啊,比如说这次的剧本。阁下的感触很多啊~”他把自己的那份拿了出来,翻开了几页。读出本来属于自己的台词,“理论只是想证明自己的存在,我选择的理论一定是属于我的意志。现在我根本就不想把自己的意志交由他人的理论……不管机关接下来有什么行动,我都会站在凉宫春日同学身边。我不知道也无法确定那个世界的我为什么会呆在凉宫春日同学身边。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世界的我是这样……”

“说实话,被从‘古泉一树’这个角色换下来后,有点失望。‘古泉’这个角色的魅力真的是非常的特殊。当然,我没有说‘新川’的存在没有价值。”从“古泉”变成“新川”的夏月,似乎对我的剧本很有兴趣。

“是啊,虽然本来我想扮演‘阿虚’,不过能够作为‘古泉’我还是相当的满意。”

“哦?哈哈~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一时误解,我突然感觉到阁下一个非常有趣的形容……”夏月仍旧是那样一张人畜无害的笑脸。

“什么?”我感到有些疑惑。

“不,没什么……只是觉得你至少是一个有趣的人。”夏月再次对我微笑,然后把笑脸收起来,脸色变得很严肃的对我说:“如果可以的话,我倒希望你能够一直扮演‘古泉’。恩,刚才拍戏很累,我先下去休息了。明天见。”

“哦,再见。”夏月再次仔细的打量了我一遍,而后脸上重新出现那种笑容,转身离开了阳台。这个时候我才能从刚才那种极度压抑的环境中走出来……《凉宫春日的狂热》中“古泉一树”最后一个场景……不知道为什么,身为副导演的伊风要在我们刚到这里的第一天晚上开拍。

这个时候我突然很后悔把妹妹带到这里,一种不知道为什么的不安感觉,好像将会发生一些像陷下去的太阳那样无法避免的非常不好的事情……但愿这个只是一个错觉吧?但愿……

第二天,我刚起来,就被伊风拉去参观这个废弃的学校。昨天在车上伊风的对不断的对我描述这里的环境是如何的适合这个剧本。因为下车后我呆在寝室修养了一个下午,晚上忙着拍戏的原因,伊风把这个必要的环节放到今天清早。

上学时候的斜坡……嘛,这里本来就是处于山上。一个可以充数的球场,虽然是个小学校,不过作为一个高中有一辆个篮球场一点也不奇怪。三栋教学楼……本来就是学校,有教学楼是基本。

“最最最关键的就是!所有道具浑然天成!”伊风就像真的变成“团长”一样,活力十足。可是啊,

“团长”大人,我是“古泉”啊!其实冷静一点就不难发现,说这个地方与凉宫春日同学的学校十分相似实在是牵强。

“什么嘛!说的自己好像不是凉宫控一样……”伊风不满,“我可是为了你才找到这么好的地方!”

“啊……对不起,我失言……”其实这个学校到底跟你有什么关系呢?这个学校以前的私立校长姓左,是永斌他爸爸……而你?只不过是刚好路过的群众演员罢了……

不知道为什么,身为“古泉”的我要享受“阿虚”般的待遇……恩,要是真的可以一直住在这样的地方的话,或许真的很不错。四面围绕着的是正真意义上的森林,虽然只是一些单调的松树,不过偶尔夹杂着一些阔叶果树,不管是看还是闻起来都是那么充满幸福的味道。不过让我为之动心的是学校后山的一片竹林,那种宁静的感觉就算是山风从竹林外刮来,在竹林深处闭着眼睛靠在古竹上的我,完全失去所有的感官,唯一可以感受得到的就是那种翠竹特有的宁静的气息。

“在想什么呢?”

不过我稍微有点觉得不完美就是,伊风的存在。我无力的靠着竹子滑下来……厚厚的竹叶如积雪般的柔软……

“喂!你发病了!”

“啥啊……你好吵……”

我睁开死鱼眼看着压在我身上的伊风,这种从三米外看起来像逆推得姿势,让我连滚带爬的跑出伊风的控制范围。

“切,吓死我了……没事别装死!”伊风不知道为什么很生气踹了我一脚……顺着那一脚的力气,我完全的倒在那些落叶上面。

“感觉真好……”我没有说出口,因为我不是一个M体质的人,我感觉到的是露水留下的温馨。

“走啦~你这个受虐狂~”伊风娇骂道。

“哎哎哎……给我三分钟……”

我就想在赖床的小学生一样,不,就算是大学生的我依旧有赖床的恶习。不过在伊风的玉手擒拿下,我好歹是愿意从后山下来。

“真是的!你还是小学生吗!”

“对不起……我只是想起很多事情而已……”

我一边谦卑的向错过早餐的伊风道歉,一边把妹妹为我留的地瓜粥分一半给伊风……这种从夏月手里熬出来的粥好喝到不会剩下确实有道理,因此我已经决定明天清早去厨房请教夏月。

不过拍摄的进度可没有我内心那么悠闲,因为大家都想尽早回家的原因,除了没什么戏份的夏月在厨房善后,其他人都赶到那间特别制作的“SOS团”教室进行拍摄。

这次主要是讲凉宫春日突然要解散“SOS团”……于是五个人在社团教室开会……作为“古泉”的我我来由的缺席了……也就是其实这场也没我什么事。然后客串“谷口”的永斌导演,以及女版“国木田”的我妹妹依次在教室和扮演“阿虚”的啊叶对话……总之这个故事其实很悲伤,就像有什么东西想卡在喉咙里一样。

大约在快到吃午餐的时候,其实这个时候午餐已经早就准备好了。加上在旁边陪着女朋友傅颖的夏月,全部十人一个不漏的全在这个不是很大的“SOS社团教室”当然,暂时空闲的我和夏月在走廊上呆了好长一段时间。

实在是无法避免和这个经常跟我找同一个地方发呆的人交谈,这次为了找回一点主动权我打算先开口。

“你和傅颖是男女朋友吗?”我其实对这个完全不感兴趣,只想让他认为我是一个正常得不能正常的人,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他能稍微的把我从有点好感的地位降落在有点反感。

“恩,实际上我们不只男女朋友这么简单……”他先惊愕的看了看我,而后像突然想起来要摆出那张虚伪的笑脸一样看着我边笑边委婉的说道。

“哦,这么说是准备结婚那种类型了?”到这里我倒是觉得事情突然有趣起来,首先,就从我的视角看到的来说。在傅颖身边转悠着的男人,只是只有夏月一个。还有那个扮演同朝比奈一样是未来人的——李明。单是这样貌似没有什么趣味,最主要的喜感就是,夏月对李明似乎有忌畏;而傅颖则是虽然是极度厌恶李明,却压着怒火不发泄。有一个很有代表性的场景就是,昨天傅颖要求去厨房帮夏月准备晚餐时候,被李明借以散步理由强行带走,而夏月还是摆着那张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笑脸对他们告别。

“谁知道呢?”夏月突然用这种很不符合印象的哀伤神情轻轻的叹了口气。而后终于发现与我聊天只是单方面的添堵,对我微笑着告退了。

“我去看看他们是不是快结束了,午餐到现在为止已经凉得不能在凉了……这真是伤脑筋啊。”
伤脑筋的应该是另有其事吧?

不知道夏月进去跟伊风说了什么有建设性的台词,比团长还狂热的伊风好歹是肯放大家一马,命令导演可以放饭。什么时候开始导演是副导演的下属?这个问题还真是微妙。

我带着妹妹等永斌把器材都稍微放好后,领着大家从3楼的社团教室踩着似乎已经朽掉了的木质台阶提心吊胆的下楼。宿舍就在这个老教学楼的后面,不过被一大片高大的松树给围绕起来,就算是夏天也感觉有点阴森。

因为这里处于山地地带,所以几乎可以说被孤立出来的一个学校,与外界的沟通十分不方便,山下小镇大约有近一个小时的山路。而且这里废弃很久的缘故,那些本来泾渭分明的小道杂草都不知道奔放到何种地步。所以看到午餐的菜式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不是土豆就是南瓜冬瓜丝瓜之类的;虽然不知道谁把一个小冰箱搬到这里来,我不觉得有去买些青菜放进去的必要。

其实,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观察别人的习惯。当然,只对感兴趣的人,不过很巧的是,我的兴趣很广泛。

啊叶不知道为什么吃饭开始狼吞虎咽,这个孩子貌似有什么微妙的改变。然后就是依然很慢的妹妹大人,已经贪吃到一点特点也没有的壮汉粉大,吃饭拘束的猛男导演。这些都是意料之中的。接下来的事情我有点没想到,夏月并没有一起用餐,用他的话说就是,“其实我有一种试吃的习惯,不过大家放心,这些饭菜没有什么放什么古怪的东西。”然后看到他在隔壁的教室楚楚进进,大约是在做什么整理吧?珊瑚……珊瑚原来很很健谈的女孩,这点虽然以前也有觉得,不过能和大家谈的如此开心这也是某种才能吧?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从刚才开始……你就……”

“啊!不,这是错觉……”

珊瑚能在交谈的时候发觉如此无聊的我……这种敏锐的第六感真是恐怖啊!

李明的吃相很让人讨厌,用筷子在盘子里面搅来搅去的,是不是还用那双似乎粘着饭粒的筷子给坐在身边的傅颖夹菜,我还真是同情长得漂亮的女孩子啊!

“哥哥,我想去外面吃……”妹妹突然拉拉了拉拉我的T恤,十分轻声的在我耳边说。

“啊?为什么……”我有点明知故问的看着她那双因为怕生而怯羞的眼睛。

“陪我去嘛~”妹妹把脸贴过来,一字一句的的说道,洁白的牙齿和淡红色的嘴唇就在我斜下方10厘米之内的感觉……

“恩。要夹得什么菜吗?”

“土豆块……还有冬瓜……”妹妹望了大家啊一眼,更加害羞的的贴着我的耳朵说。

“我出去了……”我有点尴尬的向大家笑了笑,特别的跟啊叶和永斌再说了次,带着妹妹离场。

吃饭用的教室旁边其实是用来放杂物的,夏月就在这里不长得瞎忙什么。我和妹妹去他那里搬来张长凳,然后在松树林旁边坐下。不过,我刚觉得要开始说点什么的时候……伊风不知道怎么就端着饭碗跑过来了。

“妹妹好唉!”我不知道为什么觉得17岁的伊风如此居高临下对15岁的泠说话而感到喜感……话说,你们应该是属于同年龄段的人吧?恩?

“真想不到啊冰有如此可爱的妹妹啊!妹妹读几年级来着?”伊风倒是一点都不见外,直接坐在妹妹旁边。

“初……初中三年,三年级……”妹妹吃力的回答,然后稍微的向我这里挪了挪。

哎?我说……你也就是高中一年级吧!我怎么觉得这个年龄差很微妙!

“唔,真的吗?我怎么觉得好像小学五年级生的感觉,真是很萝莉的妹妹啊!”

“咳咳咳……”饭粒从我鼻子里喷出来……喂!我说你注意用词!

“什么?”伊风觉得很无辜的望着我。

“我说你是故意的吧……”喷饭后的我不得不,把伊风叫到一边进行学长的常识训话。

“啊……总之!不准让我妹妹接触奇怪的词汇!”伊风一味的装傻,我不得不对她下达高级命令。

“恩,好了,你可以回教室吃饭去。”

“你们在说什么?”啊叶不知道什么时候跟永斌一起过来搅浑水。

“没什么,爱的告白而已~”伊风倒是越来越不知廉耻了……

“安啦,你们换个地方吧~别过来瞎捣乱,永斌,把伊风带走……”我拍了拍永斌肩膀,然后回到妹妹
那里。

“喂,我筷子被你拍掉了……”

“靠!你自己不知道去换一双!”我远远的对永斌骂道。

伊风似乎很不满的对永斌说的什么,在啊叶的劝说下好歹是回到了教室。

“觉得怎么样?开心吗?”我看着一碗冰冷的饭菜,已经没什么食欲了。于是干脆把碗筷放在一边,对细嚼慢咽的妹妹问道。

“就是晚上有点怕……”妹妹咀嚼了很久,吞下实物后,有点不好意思的对我说。

“还是那样吗?都已近这么大了啊……晚上不会还会哭吧?”我稍微有点嘲笑她的意思,不过我更想让她能坚强点。

“你想啊,枕头被子,还有房间全都不一样的说!而且身边还睡着陌生的人!两个人说话的时候还好,等她睡着了之后总觉得她会突然变成僵尸什么的站起来似地!好恐怖啊!”妹妹一口气把全部的觉得“很恐怖”的理由说出来。嘛,虽然我的感觉也是那样,不过,要知道现实世界可是不存在那样的东西。

“我也知道不存在啊!可是就是害怕……”妹妹好像回忆起害怕的时候一样,不由自主的深吸一口气,无奈的吐出来。

“啊,那个……虽然打断你们聊天很不好意思,‘古泉’你能不能过来帮帮忙?”气氛刚好很温馨的时候,该死的夏月突然从后面拍了拍我肩膀。

“哇!你想吓死我!”我差点就以为树林里什么山精妖怪找上门来。

吃饭前,伊风下达了一个……不,应该是导演永斌代伊风下达一个“为了使大家能够融入到自己的角色之中,大家私下只能用角色名字称呼!”的脱线命令。嘛,“古泉”也就是我了……



[ 此贴被仰视在2010-03-08 07:00重新编辑 ]

95

主题

176

存在感

86

活跃日
凉宫春日的忧郁-烟火下の长门有希(~火之云~ 定制)生肖卡-蛇Candy☆Boy-樱井雫Candy☆Boy-樱井雪乃 Candy☆Boy-樱井奏
 4 

SOS团一星级★

3楼
发表于 2010/03/08 | 编辑
“哦?什么事?”我站起里看着汗流浃背的“新川先生”,也就是夏月。

“跟我来。”“新川”带我走到隔壁的那件教室,然后指了指一堆的木炭和一些木材之内的东西对我说,“下午你应该没有戏份吧?不如帮我把这些东西帮到后山上的那个小木屋。冬天的时候那里会有人借住。”

“啥?远不远?”我看着“新川”那张摸不透的笑脸很不想去的问道。

“不好意思,我没有测量过距离,我想应该是比较远的地方……”“新川”正在用言语让我觉得无法拒绝。

“那样啊……好吧……我先去跟别人说下。”其实虽然我有多么的不愿意,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都会答应帮别人忙,这种乐于助人的人格我真的觉得也许我应该属于雷锋之类的人。
我小跑着跑到妹妹身边,大致的说了一下事情的经过,许诺一定会很快就回来后,再把她交托给啊叶。对大家打了告别后,跟夏月一起扛着一大筐的东西向后面茂密的林地触出发。其实我有点怀疑夏月是否真的认识路,虽然我对自己的方向感根本就没有自信,不过好歹是在落日之前达到这个我差点就完全否定它的存在的小木屋……

“实际上刚才我走错了一点路。”下月把东西放下后,很虚伪的笑了笑,感觉好像是在为之前所说的

“不是很远”圆谎。
我感觉老大的不爽,“差!很远你就直说,有必要说话这么滑溜么!”我不是一个脾气大的人,这样的情形如果还可以像他那样笑笑了事的话,我真怀疑我是不是从天主教那边过来的。
就算是天主教的神父也不愿意被人这样套着走吧?当然,这种行为还不是属于欺骗。

“十分不好意思,为了能让你过来这里,我不得不出此下策。”夏月居然对我深鞠一躬!我差点吓到了。

“不,也没到那么严重……我只是觉得有一个更好一点的方式……实际上我还是很容易相处的人……”我觉得夏月应该不死属于那种会让我真正觉得讨厌的人,实际上我在很多方面还很羡慕他。你看,长得很高,也很帅,说话很有礼貌,有着无法形容的厨艺……嘛,假使我是女孩的话,没理由不喜欢这样的人吧?

“莫流冰。”夏月突然叫了我的全名,我慌忙应了一声。

“其实我个人还是觉得你现在一个人回去会更好一点。”夏月又摆出那张伪善的笑脸,让我琢磨不透。

他靠在木屋的墙上,一直没有打开那扇木门,好像是让我休息一下,让我去思考一下。我隐隐约约的觉得,夏月好像在对我说什么重要的事情。

“什么?回去?可是我不知道回去的路啊……”一种焦急时候牙齿痒的感觉在这个时候出现。有什么东西在牵引着我的内心吗?是什么?会让我觉得很不安心的东西……

“你还真的是路盲啊?”夏月一副没想到果真如此的样子看着我,随后又诡异的笑了一笑。

“那样就没办法了,太阳都已经完全沉陷下去了……我们进去吧。”他从口袋里拿出那枚生锈的铜钥匙,把那个厚重的锁给打开。

“晚饭可能有点单调。”夏月点上挂在天花板的油灯,让我看清楚整个木屋的摆设。

在很多漫画和电影中看过那些为了让人暂住而建的木屋,里面一般都有一个放着粮食的柜子,有一堆不知道有什么用的干草。正中有一个悬吊起来的大锅,下面的一堆木灰中还可以看到一些没有燃尽的干柴。

如果大家都这样想象得话那确实跟我一样失望了……首先映入眼帘的虽然是一个放着很多东西的老木柜,不过漆黑的煤球堆取代了干草,中间放置的是一个大煤炉,那种一次使用9个蜂窝煤的那种。

“粮食有大米,绿豆和黄豆,你觉得是煮还是炒好点?”夏月查看了下木柜里面的瓷缸,询问下我晚餐的意见。

“熬粥的话估计会要很久吧?”在进来之前我的口腔就一直在分泌唾液,胃里面酸溜溜的。

“那也不见得,要看怎么做了。”夏月数着蜂窝煤对我说。

“我只希望能快点开饭就好了。”我好不容易把木炭点着,放进煤炉里面,在上面加上蜂窝煤,听着“啪啪”的声音,用嘴在上面吹着气。

“呵呵,你不觉得,烟很呛吗?”夏月在旁边幸灾乐祸道。

“我可是饿扁了……”

“这里就交给我吧,你去外面的水井边把大米和黄豆洗一洗。”夏月把装着大米和黄豆塑料盆递给我后,往煤炉里面放散了一些碎蜡烛……

哼,这小子还真乱来。这样一来烟不就更大……

反正能吃到不错的炒饭,虽然似乎有点蜡烛的残留味道……

我很勉强的把餐具洗干净放回柜子里面,然后坐到铺好的席子上看着昏暗的油灯,大约是光线太暗的原因,我越来越觉得眼皮好重,于是便倒下去打算睡觉。

“枕头不要吗?”夏月的声音很模糊,我实在是困意来了,含糊的回了一句话,而后就再也不想动了。

14

主题

35

存在感

12

活跃日
 5 

SOS团二星级★★

4楼
发表于 2010/03/18 | 编辑
还不错诶,加油吧
◇◆ ヽ没有什么过不去,只是再也回不去。


4

主题

13

存在感

2

活跃日
 1 

参观生

5楼
发表于 2014/04/27 | 编辑
看不懂。。。怎么破。。。


0

主题

13

存在感

0

活跃日
 1 

参观生

6楼
发表于 2014/04/27 | 编辑
看不懂怎么破


1

主题

10

存在感

0

活跃日
 1 

参观生

7楼
发表于 2014/07/24 | 编辑
加油加油加油。。很不错

8

主题

92

存在感

54

活跃日
南家三姐妹-南春香南家三姐妹-南夏奈南家三姐妹-南千秋Let's Go! Live——秋山澪(木下林檎定制)东京食尸鬼-金木研东京食尸鬼-雾嶋董香月刊少女野崎君-佐仓千代
美女离线 第一张团长卡在哪里~
 5 

SOS团二星级★★

8楼
发表于 2014/07/24 | 编辑
看到有人回团长的帖子太高兴了

4

主题

13

存在感

0

活跃日
 1 

参观生

9楼
发表于 2015/05/13 | 编辑
膜拜= =  一章1W多字.....小生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写..

关于我们|无图版|SOSG WIKI |投放广告

Copyright © 2006-2020 SosG.Net
Total 0.104774(s) query 8, Gzip enabled,  沪ICP备07006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