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8289|回复: 22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跳转到指定楼层

[中篇]《Hの白物语》“崭新的世界”(进行中)5.25

主题内容概览

带格式的完整版请点击阅读全文

这里是文章概览,浏览图文并茂的全文请点击→[阅读全文]

主楼菜单

一 时间停止 1楼

二 人偶世界 2楼 5楼

三 冰点零度 6楼

四 伪神的神 7楼 8楼

五 操纵人偶 9楼 12楼

六 镜子诱惑 13楼14楼15楼

七 最后余温 16楼17楼

八 崭新的世界 18楼 19楼


番外《真日记》


另……
《猫物语》地址
……比这个写得早……应该比以前有长进吧……

这里是文章概览,浏览图文并茂的全文请点击→[阅读全文]


123

主题

1556

存在感

355

活跃日
EF-新藤景化物语-战场原黑仪化物语-羽川翼化物语-八九寺真宵化物语-神原骏河化物语-千石抚子化物语-忍野忍圣诞特别版卡片-雨宫优子
帅哥离线 「零崎一賊·酸の臆想」
 8 

SOS团五星级★★★★★

10楼
发表于 2010-03-10 | 编辑

猜你喜欢: ady, DIOの世界, 时间停止 H小说, 时间停止的h小说, 时间停止h系列小说


引用第9楼仰视2010-03-09 21:09发表的“”:
操控人偶

我对普通人没有兴趣,如果你们当中有变态,啊宅,画师以及日语帝的话都来找我吧!以上!



对所写的东西无评价

其实我是应召唤来找楼主报道的不解释

「これでおしまいさ」

95

主题

134

存在感

86

活跃日
凉宫春日的忧郁-烟火下の长门有希(~火之云~ 定制)生肖卡-蛇Candy☆Boy-樱井雫Candy☆Boy-樱井雪乃 Candy☆Boy-樱井奏
 4 

SOS团一星级★

11楼
发表于 2010-03-10 | 编辑
引用第10楼零崎闇識2010-03-10 00:20发表的“”:


对所写的东西无评价

其实我是应召唤来找楼主报道的不解释
.......


知道为什么变态会排在前面吗?因为变态很专业~不知道楼上专业不?

95

主题

134

存在感

86

活跃日
凉宫春日的忧郁-烟火下の长门有希(~火之云~ 定制)生肖卡-蛇Candy☆Boy-樱井雫Candy☆Boy-樱井雪乃 Candy☆Boy-樱井奏
 4 

SOS团一星级★

12楼
发表于 2010-03-23 | 编辑
  就在我还在床上对自己自言自语的时候,我听到很轻的敲门声,不得不赶紧穿好衣服出去开门。
 
  “啊?是你啊?”
 
  欧阳继看着我有些许惊讶和失望的脸色会心一笑,换上室内用的拖鞋后笑着说到。
 
  “让你失望还真是抱歉了,我不是隔壁的小姐。”
 
  有种人的存在让人很觉得不自在,就是那些可以轻易言中别人内心的想法那种人。
 
  “你……”我刚想问他过来又什么事情。谁知道他却先一步开口说:“我今天早上仔细想了想,假如我如果不来催促一下的话,估计这个星期都不会离开房间半步。”
 
  胡说!我还没有出去买一星期份的泡面!
 
  “为什么非得回老家一次不可。”我有点抱怨的说到。
 
  欧阳继环视了一下客厅,而后盘腿坐下,“说这种话的人有两种,一种是小学生,一种是傲娇。不知道你是属于那种呢?”
 
  你这让人不爽的家伙就是为了过来给我套傲娇的属性吗?
 
  “抱歉,实际上,我这次来事跟你一起回老家的,不要奇怪的看着我,我们在设定上是老乡。”欧阳继越笑越让人不爽快。
 
  “设定你个鬼……”
  “火车票我都已经买好了,可以的话,下午5点火车就可以带我们走了……”
 
  “需要这么急吗?”
 
  “这种事情你居然问起我来了,你不觉得有点喜感吗?我可是记得某人可是对于蓝色消失的事情牵肠挂肚……”
 
  “那种事情无所谓了!”
 
  蓝色存在也好,不才能在也好,消失了也好,不会出现了也好,这些都跟我没有关系。
 
  “你这样说我很难理解。”
 
  欧阳继向我耸了耸肩。
 
  “行了,事情就这样吧!下午五点钟的车我应该赶不到了。”
 
  “现在还只是两点左右而已。”欧阳看了看他的手表。“明明一定成功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你要放弃呢?我感到很好奇。”
 
  “不需要你管!”我有点厌烦了。“要去你自己一个人去好了!”
 
  “额。打扰你真的是很不好意思。不过我还是那句话,希望你自己至少不要感到后悔。我会在火车站一直等的,希望你能改变自己的决定。那么火车站见了。”欧阳好像预见了我一定会出现在火车站一样爽朗的笑了笑,而后穿好鞋子对我说了一声“拜拜”。
 
  欧阳走了之后,我躺在客厅正中发呆。突然回想起蓝色带来的命题“人偶”。
 
  “人偶”主要是指那些用不同材质制作的人型,大多数都死球形关节人型,那些人形可以根据需要模仿人类的动做跟姿势,在日本还有专门制作人偶的人偶师,那些多数是可以用人偶线操纵的人偶。
 
  而我现在的感觉呢?我就好像是一个没有自主思想的人偶,我不得不根据操控着的想法来做哪些动作,甚至连语言能力都没有,我自能得到幕后者的配音。
 
  这种超不爽快的感觉似乎在什么时候有过一次,那是那一次呢?我实在是想不起来了……
 
  猛然的睁开眼睛的时候……还是下午,不过是下午一点钟。
    没来由的,我突然觉得是不是有人在外面等着,于是很好奇的打开防盗门。我发誓,这个举动绝对只是一种没来由的预感。而后,那个女孩猛的从靠着的墙壁上弹起来,待我看清楚他的脸后我感到十分的失望。这个身形与蓝色相仿的家伙并不是蓝色。而后,那个女孩子看着我很腼腆的叫了一声:“哥哥。”
  我有点捉摸不清楚状况,闷了半响,常识环视四周来找到有无其他可以被叫哥哥的人,很可惜的是,这个不算太小的走廊里面自只有我跟这个年纪比蓝色大好多的女孩。不,也许已经不是小女孩了。
 
  “在……在叫我吗?”我非常不好意思的开口,“请问你是哪位?”
 
  我的私生活貌似没有放荡到再外面有很多妹妹的程度吧?蓝色也只是编辑部的实习生而已,称呼我“老师”。而这个女孩还是女人的人是谁呢?叫我哥哥?我可不记得有一个这么大的妹妹啊。
 
  她看着我的眼睛抽泣了一下,然后就撞到我怀里哇哇哇的哭起来~而且更然我郁闷的是她紧紧的搂住我的腰……这种似乎在某些防骗电视节目的出现过的场景,然我的怒火从后背燃起来,虽然我没有强壮的肌肉,但是把这么小巧的一个女孩还是女人的家伙扯开还是非常容易的。
 
  “喂,我说你啊!不要太过分了,我可不认识你!想要讹诈的话你找错对象的,再不走的话小心我亲自揍你!”
 
  而后我转身想进门,谁料到她居然从后面拉住我的手,处于一级警戒状态的我,本能的把她往地上一摔。
 
  “不要太过分了!”
 
  “哥哥!是我啊!”我关上防盗门后,那个女人还是女孩的家伙像发了疯一样在那里捶打。
 
  “喂!我说你啊!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
 
  那个女人还是女孩的家伙眼泪把妆都弄花了。然后这么大动静,使得住在对面跟我一样全天呆在家里的阵内明絮也闻声出来。
 
  “乐正大哥?出什么事情了吗?”
 
  “阵内啊……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什么人盯上了,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人突然粘住我不放。”
 
  阵内看着坐在走廊上哭的稀里哗啦的女人还是女孩的家伙,然后说出一个让我都惊讶的发言。
 
  “事情好像不是那么简单吧。”阵内直接穿着室内用的拖鞋走出啦,扶起一直呜啦呜啦的女人还是女孩的家伙。
 
“先到我家坐坐吧。”
    三个人沉默了大约十五分钟,那个老式的石英挂钟一成不变的“咔咔”作响,导致大家都不愿打乱这样平静的气氛。
 
  “可……可以开始了吧……那个……这位小姐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你是哥哥的女朋友吗?你是哥哥的女朋友吧!”那个不知道是女人还是女还是的家伙看来不仅仅满足于只糊弄我的那种程度。
 
  “喂!”我下意识的拍了拍桌子。
 
  阵内跟那个家伙吓了一跳,不过我还是发觉我自己失态了,赶忙道歉。
 
  阵内劝说我不要这么激动,然后好心的安抚那个哭的稀里哗啦的泪人。大约有在石英钟的摆布系过了一刻钟。
 
  那个家伙终于开口说话了。
 
  “我叫乐正蓝……是他的妹妹。”
 
  那个家伙看着我的眼睛,似乎用世界上会高明的媚术来博得我的同情。
 
  胡说,我根本没有这样一个妹妹!
 
  阵内很惊讶,相比一下更加惊讶的是不知道自己有一个妹妹的本人。
 
  “啊!原来如此!上一代的故事一定很曲折离奇吧~乐正妹妹,有什么话跟你哥哥说,乐正大哥可是很温柔的人,完全不用担心。”
 
  “才不是这样子的!”没想到我会比那个家伙更加早的吼出这句话。
 
  “那个……乐正大哥……”
 
  “抱歉,我又失态了。”
 
  我有一个叫乐正蓝的妹妹?我本人居然会不知道吗?假使有人对我说:“喂,你叫乐正白吧?你有一个妹妹叫乐正蓝。”我肯定会揍他一顿的。可是,换一个方式的话,某天一个女的跑到我的房间门前来叫我一声“哥哥”,而后得知她是我的妹妹乐正蓝。我真的会笑到失去控制。
 
不过真的发生的话,我是完全笑不出来的。

     接下来的这个自称是我妹妹的人倒是开始说起一个连我都不知道的有关于我的故事。
   
   这样的感觉实在是让我觉得非常的恶心而又反感。在那样的石英石挂钟的“咔咔,咔咔”的声音下的我,犹如空洞的一具人偶一般……感觉背后有一条又一条看不看得见的细线在支配着我。
   
   我叫乐正白,这个我已经算是知道的。我貌似还没有混乱到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的地步。然后,我是一个精神病患者。确实,无法否认,不过我已经安全康复了。那种我从精神疗养院失踪的屁话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我可是在主治医生的看护下出院的!直到现在为止我还有在跟医生联系。
   
   “那么就算我有这样一个妹妹,你是如何知道我住在这里的?”看着阵内吃惊又疑惑的眼神非常不舒服,于是打断这个女人的漫漫长谈。
   
   “是哥哥打电话回家了~就在昨天。”那个女人又搽了搽流出的眼泪,泣声道。
   
   “胡说,我根本就没有打电话回过家。”我根本就没打电话回去的记忆。
   
   “有,妈妈告诉你就住在这里,我就马上赶过来了~”那个女人非常激动,我实际上比她更加的激动,明明就没有的事情,为什么就这样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在之前似乎发生过一次。
   
   明明就在一起生活了很久,那个女孩怎么就消失了?那个叫蓝色的女孩子?乐正蓝?
   
   “等等,你叫乐正蓝是吧?”我应该有发现什么巧合的事情了。
   
   “哥哥连我的名字都忘记了吗~我来看望你的时候你可是能叫出我名字的!每次都‘蓝,蓝,蓝~’的叫我啊!”那个女人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冷静不下来……
   
   “那个……乐正妹妹,你先别这么激动……先放手……”阵内把那个女人从我身上抓开。
   
   “你所说的真是一个不错的故事啊,我可不觉得有一点跟我有关系。除了可以叫出我名字之外,以及你的名字跟我相似之外,我可是找不到其他任何说服自己去相信的理由。我可不是三四岁的小朋友。”我很快就完全厌烦了这个一直哭哭啼啼的女人。
   
   “我……我……”那个女人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果然骗子就是骗子~”我冷笑道,“知道我的病例前来诈骗吗?接下来是不死药开始说我妈生病要几万块钱的医药费了?”
   
   短短的谈话中,我把这个幕后的指使者锁定在一个人身上,那个叫欧阳继的家伙。那个只是眼熟,我却叫不出名字的老乡。
   
   “这些事情恐怕是一个叫欧阳继的人告诉你的吧?”
   
   “什么欧阳继?”
   
   “现在装傻有意思吗?在我没报警前,给我从这栋公寓滚出去吧!”
   
   “我……我……我……”那个女人似乎已经哑口无言了,然后眼泪巴巴的望着阵内,阵内瞟了我一眼,然后很无奈的耸耸肩。
   
   “跟我一起回家一次吧!回到家你就会相信我了~”那个女人又扑过来,我很用力的把她推开。
   
   “你好烦啊,骗人前先把剧本写得真实一点。请你不要在我视野的出现。”我很气愤的打开门想从这个“咔咔咔咔”的房间出去。不过我想应该要嘱咐一下阵内小姐。
   
“阵内,你要轻易相信这样来历不明的人。我先回房间去了,叫她从哪来回哪去吧。”



[ 此贴被仰视在2010-04-04 00:56重新编辑 ]

95

主题

134

存在感

86

活跃日
凉宫春日的忧郁-烟火下の长门有希(~火之云~ 定制)生肖卡-蛇Candy☆Boy-樱井雫Candy☆Boy-樱井雪乃 Candy☆Boy-樱井奏
 4 

SOS团一星级★

13楼
发表于 2010-04-06 | 编辑
镜子诱惑




  昨天发生的事情,真是让我连吃泡面都会笑出声来。
 
  当然,现在不是悠闲的吃泡面的时候,我得赶快把这个月的稿子给赶完,虽然我很想现在就去约那个叫欧阳的家伙出来好好谈谈,不过比起这个来说,下个月的饭票是最为重要的事情。主编已经打过三个电话来催稿了……可是我现在的心思一点都回不到那该死的科幻小说上去。主角是不是应该从敌人那里挑一个女孩谈情说爱,还是现在设定他妻子很早就去世了……我有点搞不懂的就是为什么会有人提议我去刻画这么冷血的主角的温柔一面。温柔这种东西实在是一种不良好习惯。
 
  呆呆的坐在卧室发呆良久,脑袋就像被吸干甜汁的椰子……甜汁?天智?我能想的就只有无聊到都不想说给别人听的谐音冷笑话。谁能拍拍我的后脑勺就好了,搞不好里面的脑汁会因为这样的震动而产生奇怪的化学反应,不过人体大脑的防震能力好像不弱,可是太用力的话……我怕会变成让花屏的电视黑屏那么杯具。不能就这样定在椅子上,灵感一般都是从会动的东西那里产生的,家里静的连自己的脚步声都吵得很。早知道就应该养一只猫咪什么的,说到猫咪,蓝色消失后猫咪似乎就没出现过了……它可是天天从客厅的窗户来往与外界,家里连沙盆都不需要,真是一只省心的猫咪。客厅空旷又狭小,刚开始不放东西的宽阔感在这么久的审美疲劳下每天至少缩小了一平方米,本来需要一个上午才能清洁干净的客厅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花不到一个小时就可以搽到闪闪发亮……而我又不想一天做两次同样的事情。去洗手间看看吧?镜子似乎应该再搽一搽。
 
  打扫确实是一件让内心愉快的事情,尤其是搽镜子那样的感觉,对着镜子哈着热气,然后看着里面的自己模糊起来。不过,只要拿着干净的毛巾仔仔细细的去搽的话,里面的那个人就会明亮起来。脸色有点不好啊,最近生活根本就没有规律,脸色跟腌菜一样暗淡,而且头发也干枯。真是有一点浪费那么明亮的镜子。胡须也该刮一刮了。
 
  “嗡嗡嗡~”
 
  家里真是静得可怕,手机在书桌上震动的声音差点让握着刮胡刀的手抖了一下。
 
  “是我,欧阳继。”
 
  我知道是你,要是主编的话,我会先问好的。
 
  “你那里貌似发生了什么美妙的事情吧?”
 
  美妙的事情?是啊,有一个水灵灵的女孩抱着我哭着喊着要做我妹妹~不过是做实妹。
 
  “呵呵,你应该把人赶走了吧?”
 
  “应该?你不知道吗?”还用什么模糊的词语,欧阳继啊,这个事情你说不是你弄出来的,我有点怀疑,你要是说跟你没有关系,杀了我都不信。
 
  “我猜是那样的。”欧阳继一副此事于我无关的口气打着哈哈说道。
 
  “你的占卜能力还真是有够专业的。”我冷笑道。
 
  “呵呵,占卜我倒是不会,不过我对自己的猜测还是很有自信的,我又猜对了一件事情,你要不要听一听?”
 
  “我很乐意听听你的神级占卜。”
 
  欧阳收起那些让人感到恶心的傻笑,然后用那种班长宣布星期六补课一样有杀伤力的语气说道:“你应该会觉得那个可爱的女孩是我一手安排的。”
 
  不,有杀伤力的不是他的低沉语气,而是他说的话。本来应该去质问他的话,被他这样说出来,我反而有点尴尬得不知所措。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竟然撕破脸,我也不想在去转什么弯了。
 
  “与其无聊的对着镜子发呆,还不如来我这里看一看镜子里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吧!反正你那没人气的连载小说也不见得能拿多少稿费。”欧阳又恢复那种事不关己的口吻,不,应该是自大得觉得什么都很蠢的傻笑。
 
  “镜子再大都装不下自己的心的,乐正……你知道自己的心里有什么吗?”欧阳没等我开口又擅自破坏了这一人一句的通话规则。我被这么突然的一问,感到前所未有的迷茫。
 
  “我干什么要回答你……”虽然是这样说,但是我已经没有什么底气了。
 
  “今天一天我都在家,你什么时候来都可以。明天估计也是。你喜欢镜子是吧?我家的镜子你一定更喜欢。”

“我喜欢你妹!”我已经不知道说粗口以外的台词了。

“呵呵~这个我早就知道了~”欧阳似乎在嘲笑我一般狂笑了一顿就擅自挂线了。

95

主题

134

存在感

86

活跃日
凉宫春日的忧郁-烟火下の长门有希(~火之云~ 定制)生肖卡-蛇Candy☆Boy-樱井雫Candy☆Boy-樱井雪乃 Candy☆Boy-樱井奏
 4 

SOS团一星级★

14楼
发表于 2010-04-22 | 编辑

  高中时候,学校是个古怪的地方。因为学习不是很好,我念的那所高中是处在坟墓堆里面的一个破旧学校。每个星期一早上,我都会在那超长的上坡路上喘粗气。虽然学校没有禁止学生随便外出,不过谁有兴趣在坟墓地里散步。说来也奇怪的是,二年级的时候,后山的坟墓地里面建起了一个拉面馆。在那个糟糕的地方建起一栋二层的小面馆的想法实在是令我感到惊讶。面馆的生意意料之中的差。
多半是因为学校的怪谈总会出现那个面馆的问题吧。

不过,我却是那里的常客。我并不是一个胆子很大的人,而是那个枯燥的学校生活使得我有很大的猎奇心理,不过最重要的是——我很喜欢那个面馆。
面馆十分狭窄,却有两层,一楼因为有厨房的问题,只有三张小桌子,二楼却也只有五张而已。每张桌子只能坐下三个人,桌子贴着墙壁摆放着。一般去那里吃面的人,每天也只有十来个吧。
那里的面实际上难吃的很。

而且,老板是一对五六十岁的老人。
喜欢那里的理由很简单。那里的墙壁居然全部都是镜子!第一次进去的时候我差点惊叫起来,太让人吃惊了!

在这样狭窄的空间里面,因为镜子的存在使得我感觉到这个面馆扩大了十倍以上,不,应该是一望无尽!然后,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在那个面馆打工。当然不可能会有工资,我帮他们把镜子擦得干干净净,使得我能够随时来二楼看书。

那里几乎变成了我的自习室,只是偶尔会有人上楼来吃面。

而那个时候我认识一个其他班上的人,就是那个叫欧阳继的家伙。
我们很少交谈,甚至我根本不找到他是哪个班上的,我们之间的关系只属于那种眼熟到极点知道对方名字的程度。见面就会点头打招呼,会心的微微一笑。而后各自做各自的事情,离开的时候说一声“再见”或者“拜拜”。

有时候我就想,若她是个女孩的话,或许会变成一些更加有意义的记忆。
毕业后的再次见面,让我感到格外的吃惊。而且,似乎他对我格外有好感。其实我也没有讨厌他的理由。但是,每次跟他分开的时候,我局感到一股说不出的厌恶,这种厌恶感让我自己不得不尽量的避开他。

他的能力是“交谈”,而我也拥有不知道名字的超能力。虽然我亲眼确认过,但是我还是无法使得自己不对那些事情感到恐惧。

我不是一个胆大的人,充其量,我只有一点猎奇心理罢了。
然后,我的小说在天黑之前还没有进度。

我索性放弃了,准备去便利商店买点司马能吃的东西。口袋里能用的人民币可是少得可怜。
便利商店就在公寓外面,我推开那扇玻璃门,而后开始跟那个女收银员打招呼。

“李姐,来买点东西了~”

“呵呵,泡面吃完了?”

“不是,我想换个口味,老吃泡面也会厌烦的嘛~”

我很麻利的穿过狭小的过道,走到不常去的架子旁边搜索,完全没有注意有人向我走过来。

“哥……”

我正仔细的看着货架,突然听见旁边传来一声细小的声音。

我转头一看,是上次那个女的跟阵内。

“乐正大哥你好啊~”

阵内眯着眼睛打招呼道。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很努力的压抑住自己的情绪。

阵内把那个女的抓到我面前,而后说道:“这孩子暂时在我家住下了~”

嘛……算了,反正跟我没关系……

“哥……”

那女的有点害怕的轻轻的叫了一声我。

“……”我的心情实在是糟糕透了,匆忙跟阵内告别后回到房间。这才发现,我忘记买东西了。

95

主题

134

存在感

86

活跃日
凉宫春日的忧郁-烟火下の长门有希(~火之云~ 定制)生肖卡-蛇Candy☆Boy-樱井雫Candy☆Boy-樱井雪乃 Candy☆Boy-樱井奏
 4 

SOS团一星级★

15楼
发表于 2010-05-23 | 编辑
= = 哎……我看来是到了黔驴技穷的时候了……这个大坑能填完吗?我还真没信心……


      然后,就如我所想的那般,在吃过晚饭后。早就已经猜测到的事情如期的发生了,欧阳继打来了电话。虽然我从一开始就不想接这个电话,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关机,而是听着让人烦躁的铃声看着一直震动的手机……
    我完全不知道想给欧阳传达什么样的讯息。在我的内心深处一定十分不想跟欧阳扯上任何关系。我可以忍耐的最大范围大约就是两个人在见面的时候点头打招呼,然后说“拜拜”。可是我们的关系却因为从学校出来后莫名的变得十分要好,甚至有点亲昵。
    我应该是厌恶的我们之间的关系吧?欧阳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让我实在是反胃。
    手机一直在响。而且声音似乎越来越,整个房间都被那种急促的铃声给污染了。空气越来越浑浊,我不得不逃到外面去。
    打开破旧的防盗门,外面的新鲜空气瞬间挤进整个狭小的客厅。虽然是想出去,但是我并没有什么去处。到这里这么久,我对这里可是一点都不了解。就算想去网吧呆一会或者去游戏室呆一阵子,我也完全不知道附近到底有没有。
    
    我首次发现原来楼道时那么的窄,地面的水泥地已经坑坑洼洼的。墙壁的石灰已经脱落了好多。一个月五百的房租似乎是贵了很多。找到房子的喜悦感在现在看来完全就是一种愚蠢的情绪。在我内心深处,开始得不到满足,我已经厌倦了接下来的生活。让我感到疲惫无聊的写作生涯,我现在已经搞不懂我当初是怎么想的。
    阵内是个画家。而且就在我对面,我们见过几次面,而每天都开心的散发出那种难闻的油画颜料的味道。我开始觉得异常的纳闷,画画有那么的开心吗?就像我写小说,那种东西对于我来说,只是一种求生的伎俩。我唯一的生存能力。
    不得不开始怜悯自己。
    这个时候,有人跟我说说话的话,那该有多好。这样的念头不知道为什么就在我脑海里面诞生。对面的那扇门在这个时候似乎闪亮得耀眼,心跳开始产生一种多余的力量,那种力量犹如惯性牵引着我走到那扇门前。
    “咚咚。”
    我发誓我压根就没有对右手下达这样的指令。
    里面穿来了莫名的撞击声,以及什么家具与地面的摩擦声,随后,防盗门被用力的拉开。
    “啊!乐正大哥啊!有什么事吗?”
    虽然阵内也是那样的喜欢笑,跟欧阳不同的是,阵内的笑容里面传递出来的是阳光的气息。
    “那个……我能……我能进去坐会吗?”
    就像做了一个令人发笑的预知梦一样……那个女人果然在这里。而且是作为阵内的模特。
    我有点感到吃惊,倒不是因为那个女人在这里。而是因为阵内是个风景画家。
    “我有一个好主意,不如你也来当我的模特吧……”
    “可以倒是可以……不过这个只穿内衣的……也太那个了吧……”
    那个女人有点害羞的低了低头,没有改变跪坐的姿势。
    “不会冷哦,我开了暖气。”
    “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阵内邪邪的一笑。
    “想要我陪你的话就要付出代价的哦~”
    没有办法,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讨价还价。或许在我的内心深处还是有一点M属性,无事可做的时候就会想被人摆布。
    脱下外套后我才发现,跟本就没有暖气那种东西。
    我看着洗手间镜子的我,突然之间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失落感。大概是因为这面镜子是在是太粗糙了。我无法看到自己脸,而镜子的好坏似乎直接决定着我这张脸的好坏。
    “喂,乐正大哥~快一点啦~”
    “T恤是一定要穿的,这点不能妥协~”
    主题是兄妹,可是我却完全想不出有哪个妹妹会穿着内衣靠在哥哥的胸前……
    “哦?不是普通的兄妹关系来着~是禁断的爱!”
    该死。艺术家的狂热症吗?
      禁断的大门,一般会吸引两种人,一种人就是艺术家。而我,最多只是一个糟蹋艺术的俗人。还有另一种人就是变态。
    我绝对不是变态。



[ 此贴被仰视在2010-06-03 14:24重新编辑 ]

95

主题

134

存在感

86

活跃日
凉宫春日的忧郁-烟火下の长门有希(~火之云~ 定制)生肖卡-蛇Candy☆Boy-樱井雫Candy☆Boy-樱井雪乃 Candy☆Boy-樱井奏
 4 

SOS团一星级★

16楼
发表于 2010-06-03 | 编辑
呼,这坑也托得不像样了……故事倒是知道怎么发展……就是脑补转化成文字是在是太不容易了……尽力在周末完结掉~然后开番外的大坑……话说还有还几个没填满……哎哎哎……

  最后的余温
    
    2009年1月1日。
    对面的画家搬走了,她告诉决定去下一个地方找失踪的父亲。
    而与此同时的是,我得到一个非常兴奋地消息。欧阳告诉我,蓝在哈尔滨。
    于是我二话没说就要求他带我去,欧阳不像平日那般傻笑,只是平淡的告诉我要多保重,他估计最近会因为公司的事情出国一段时间。有事情的话,发邮件给他。
    而后我收拾了一下东西后,买好火车票,当天晚上就上了去哈尔滨的火车。
    实际上,我老家就在哈尔滨。只从爷爷奶奶相继过世之后,我都没回过那栋老屋。据说,那栋老屋有人在帮忙看着。大概是哪位亲戚吧?我们虽然是本家,不过早就衰弱得不成样子了。
    我在火车上呆了漫长的一夜,直到中午才到哈尔滨。出火车站后,换长途车进市。
    那个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还好,这个地方根本就没有什么变化……我提着半箱子行李还是很轻松的在这么冷的天空下行走。
    老家这种刻在骨子里的寒冷,我怕是下辈子都无法忘记。摸着黑进村后,我有点佩服自己的记忆力。
    老屋的木门紧紧地关着……门上的铜环不知道什么时候少了一个。让我还仔细的看了看那对铜狮子的形状,确认是否找错门了。
    仔细确认无误后我抓着左边的铜环用力的敲了三下。
    良久,我听到里面有动静,有个女孩子喊了一声:“谁啊?”
    我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
    “我是乐正齐的儿子小白~从外地回来了~”
    “啊?是哥哥啊!”吱吱呀呀呀的一阵开门声后……我看到了迄今为止的最难忘的画面。
    “蓝……妹……妹妹……”
    手里的东西扑通一声掉在地上。
    慢着……我需要冷静一下……
    这根本就不是人类……已经发黑的木质人偶。不管是做工还是染色都一塌糊涂的木制人偶……
    “你终于回来了~哥哥~”
    人偶就在这个时候吱呀的倒下了……那颗已经裂开的头颅滚落在我的脚边。我的心脏都差不多要因为充血而爆掉!
    我的耳朵嗡嗡作响。
    感觉四周的空气在不断地向我这里挤压……
    我突然回想起来,欧阳第一次邀请我出去的时候,那个时候我感觉到一股脑震荡般的痛苦……而我现在的感觉,就是那样子的。不,也许更为猛烈。

95

主题

134

存在感

86

活跃日
凉宫春日的忧郁-烟火下の长门有希(~火之云~ 定制)生肖卡-蛇Candy☆Boy-樱井雫Candy☆Boy-樱井雪乃 Candy☆Boy-樱井奏
 4 

SOS团一星级★

17楼
发表于 2010-06-19 | 编辑
    
    我到底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猛的醒悟过来,发觉我正一辆小货车上。
    啊?原来我只是做了一个噩梦。下车后,幸运的坐上了顺路车。司机是一个普通得再也不能普通的庄稼汉。
    “原来是乐正家的公子啊~呵呵,我是欧阳家的。”
    “欧阳啊,是东边的大姓嘛……”
    司机笑了笑,然后抽了口烟。
    “虽然外人不能过问你们的家事,不过小伙子以后的路还长……不见外的话,我们欧阳家会在其他方面帮帮你们家。”
    “不用了,就这样就可以了……”
    司机送我到离家不远的马路边上,而后向我告辞。这条马路的另一端就是这里的第二大姓欧阳。
    不过,那是以前的事情了。
    乐正家已经从这里消失得差不多了。
    
    我用手电筒仔细的看了看这扇几百年了的厚木门,门上的铜环不知道什么时候少了一个。如果我还够幸运的话,里面应该有人在吧?
    “咚咚咚……”我敲了三下。
    果然,里面有人应了一声,问道。“是哪位啊?”
    这声音是有点沙哑的大叔。
    “是我,乐正白。”
    
    “是少爷啊……”
    开门的人,是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奇怪男人。
    “你是?”
    
    一头长发遮盖了半张脸孔,全身上下却一丝不苟。我借着昏暗的的光线,从他眼睛里面看到很尖锐的光芒。
    
    “小姐在下面等着你呢!”
    
    他说完后便转身消失在黑暗的大厅。
    
    “额……”我挣扎的坐起来。透过玻璃我看到的是黑暗的夜路。
    “怎么了?”司机是姓欧阳,现在是这里最大的家族。
    “没什么……刚才做了一个噩梦……”我用双手拼命的揉着略白的脸孔。
    司机点起了一只烟。
    “不知道方便不方便……我有个问题想问问……”
    “恩,说吧。”
    欧阳家,历来跟我家有来往。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东西不可说。
    “我们家公子的去向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他已经十年没有回过这里了。”
    我并不是想隐瞒什么,而是,很早的时候就跟欧阳约定好了。
    “不,我不知道……他也没来找过我。”
    “这样啊……”司机略带失望。
    “如果,遇到他的话,记得告诉他,老爷很想他……希望他快点……回来……”
    我稍微能够理解这样的情况……要不是我父亲是个古板的人,我也就不会连孝服都没机会穿了。
    但是,现在我没有空去管欧阳继家的事情。
    很快司机便把我放在路口,然后他对我说了声“多保重”后,踩了踩油门消失在夜色里。
    我踏着已经陌生的鹅软石路面,找到了自家的大门。
    我敲了那残留的铜环三下。期待着能够听到什么。假如里面没有人的话,我今晚估计是没地方去了。
    让我感到诧异的是,铜环居然是温温的。
    而后,门没有预兆的“吱”的一声打开。
    
    一束强光从里面透出来……
    
    不,我只是看到身后来了一辆大卡车……卡车前灯的强光把我整个人都淹没了。
    
    “师傅,能载我一段路吗?”
    司机把车停了下来。
    “喂,要去哪?”
    我赶忙跑到窗前:“送我到前面的村子~”
    司机有点诧异,问我是谁。
    我告诉他我是乐正齐的儿子,乐正白。
    而后,司机很惊讶的仔细打量了一下我,开门让我坐在副驾驶座上。
    
    “没想到……乐正家的公子回来了……”
    我惨惨的笑了一笑。
    “我……我想看看家里怎么样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司机说完后就再也没开口了。于是我想着是不是能小睡一会……
    
    
    “喂……你想起来了吗?”
    
    睡梦中我听到这样的一句声音。我缓缓的睁开眼睛,看见欧阳继穿着燕尾服站在我面前。
    “这里是?医院?”
    我惊讶的看着整个狭小的病房。
    
    欧阳指了指我的右手。
    我才发觉我似乎握着什么东西。
    打开自己的手掌后发现,一枚长满铜锈的铜环……而这上面有三个突起的字。
    “乐正蓝”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个是我妹妹出生的那一天挂在老家的木门右边的铜环。
    “你终于想起来了吗?”欧阳笑了笑。
    
    “啊……我还想起一件事情……”我紧紧握住那枚铜环。
    
    “什么事情?”
    
    “我妹妹是我杀死的。”
    
    欧阳继恍然大悟般的笑着。
    
    “哦?原来如此~”欧阳转身对着我,而后从旁边的架子上拿起一定黑帽子,戴在头上。
    
    “假如我告诉你,有可以回到起点的方法,你信么?”
    
    我看着他的背影,这个暗黑色背影,把仅有的那丝阳光都遮挡住了。
    
    “我想试一试……”
    欧阳和满意的走出病房,在关门前,探进头来对无声的用口型对我说了一句话。
    而整个时候,我的头感到微微一晕,听到清晰无比的四个字。——“我是死神。”



[ 此贴被仰视在2010-06-19 02:47重新编辑 ]

95

主题

134

存在感

86

活跃日
凉宫春日的忧郁-烟火下の长门有希(~火之云~ 定制)生肖卡-蛇Candy☆Boy-樱井雫Candy☆Boy-樱井雪乃 Candy☆Boy-樱井奏
 4 

SOS团一星级★

18楼
发表于 2010-06-19 | 编辑
崭新世界    
    
    
      我很快便出院了,而后便回到之前医院找主治医生。就我所能想起来的事情,我觉得最了解我的信息的人,恐怕就是她了。
    
    她得工作相当辛苦,虽然我不知道她具体有什么样的工作,承担了多大的工作量。但是从我一点钟来到这里,一直到下午六点,我都一直在大厅等她空闲的时候来找我。原本以为她说的稍等是很快的时间。导致我在大厅白白的浪费很多时间连午饭都没吃。就在我想着好歹晚饭不能错过的时候,她总算是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从里面走了出来。
    
    我对她得样貌印象并不大,最多的是声音。我看见女医生从里面走出来后,还是呆呆的坐在大厅,根本就不知道我所等之人就是这位女医生。
    
    于是,等到她快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才恍然大悟,这位医生看起来非常眼熟。
    
    “怎么?你该不会认不出我了吧?”她走到我面前,故作惊讶的说道。而后继续说道:“我们一起吃饭吧。”
    
    我应了一声,然后表示午饭都没有吃。她笑了笑,对我说了句抱歉。
    
    “我没想到会一直等这么久~”这倒并不是因为想责怪她,而是我确实对如此漫长的等待感到惊讶。
    
    医院外面便有一家很一般的餐厅,其实也不能说一般,里面卖的是各种料理,假设你愿意的话,可以吧烤牛排跟鳗鱼寿司一起品尝。那就得看今天的菜谱是什么样的,我并没有吃过这些东西的正品,所以我不敢保证相对廉价的消费可以换来实惠。
    
    凌医生我还是再次介绍一下吧,连高中毕业的记忆都没有的我就是在她所在的医院接受治疗。太复杂的医学学名我也无法记得,反正我就是得了一种精神失常的疾病,丧失了自主行动的能力,不过却也不是什么给人增加麻烦的事情。大概吧……具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就是发呆,然后突然做些无法理解的动作什么的。这倒不是什么很严重,不过会间歇性的进入休克。原因我们直到你突然痊愈都无法知道,而且你的病例和观察报告成为了医院的某种至宝了~呵呵~”凌医生笑了笑,而后继续说到:“不过想起你在医院做过个各种事情,还真是超有趣啊!”
    
    我很郁闷而后便回了一句:“今次我可不是又来被凌医生取笑的……”
    
    凌医生整理了下绑在后面的马尾,而后恢复到以往那种严肃的面孔。
    
    “嘛……只是没想到乐正也是会跟‘伪神’扯上关系,说是意料之外呢?还是说意料之中呢……”凌医生小生的嘀咕了一下,不过我并不像欧阳那般对这些如此敏感,并不介意凌医生提及“伪神”之类的事情。换而言之,我此次的目的之一也是希望凌医生给我解说下这些欧阳称之为“不符合常识的存在”。

color]


[ 此贴被仰视在2012-05-25 13:59重新编辑 ]

95

主题

134

存在感

86

活跃日
凉宫春日的忧郁-烟火下の长门有希(~火之云~ 定制)生肖卡-蛇Candy☆Boy-樱井雫Candy☆Boy-樱井雪乃 Candy☆Boy-樱井奏
 4 

SOS团一星级★

19楼
发表于 2012-05-25 | 编辑




   “不知道凌医生知道不知道一个自称‘九尾’的人?”我声音控制得很平和,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所说的东西对于这个正常的世界来说是什么程度的异常。凌医生似乎在脑海里面检索与这个古怪姓氏相关的信息。于是为了能够让她更快的想起什么有关的东西我就连忙补充道:“大概是个扶桑人吧,不过中文却说得很好。”

“嗯?你怎么确定他是一个扶桑人?”凌医生好奇的问道。

“虽然说中文很流利,不过说起话来感觉有点扶桑人的感觉。啊,我不是跟你提及过上次那位扶桑来的画家么。跟这家伙说话的方式很像。”

凌医生似乎想起来什么,而后对我说道:“九尾应该并不是姓氏。或者说是姓氏也成。你应该知道‘九尾’是什么东西吧?”

“嗯,九尾妖狐吧?在印度中国以及日本都出现过的妖怪。假若我没有记错的家,扶桑那边应该是‘玉藻前’这个名字,而中国则是‘妲己’。”我对神话故事没有什么研究,这些都是道听途说的,本来以为凌医生会点头默许,没想到凌医生对这件事情却十分严谨。

“不不不,虽然如本那边的‘玉藻前’确实是传说的‘九尾妖狐’。实际上,中国古代最早的九尾妖狐是夏禹的妻子。”

嗯?这种事情我是第一次听说。我发了一会呆。而后服务生才过来问我们点什么菜。凌医生问我要吃点什么,我随口说跟她一样。而后等凌医生打发走了服务生后我迫不及待的追问,夏禹的妻子是什么样感觉的妖狐。

“敬而不远之的人吧。”凌医生笑了笑,而后补充道:“虽然吃人,但是见之则吉。”
“呵呵……”我也笑了笑,心里想着凌医生恐怕也是一个敬而不远之的人吧。

关于我们|无图版|SOSG WIKI |投放广告

Copyright © 2006-2017 SosG.Net
Total 0.033150(s) query 6, Gzip enabled,  沪ICP备07006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