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183|回复: 10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跳转到指定楼层

凉音同学与大家的胡思乱想  原创世界观与设定收集于此(欢迎投稿~)

主题内容概览

带格式的完整版请点击阅读全文

这里是文章概览,浏览图文并茂的全文请点击→[阅读全文]

此楼收集大家的奇思怪想。可以将自己的原创世界观与设定放于此楼,以便交流之用。 
虽然是我事先没说,不过还请各位尽量只用一楼哦? 
可先占楼  占楼24小时内不编辑会联系版主删除,还请注意。

===== 1楼 ======
   凉音的胡思乱想

===== 2楼 ======
   检索者的胡思乱想

===== 3楼 ======
   七娘子同学的胡思乱想

=== 4、6、7楼 ======
   仰视君的胡思乱 ..

这里是文章概览,浏览图文并茂的全文请点击→[阅读全文]

118

主题

146

存在感

125

活跃日
帅哥离线 逻各斯的探索者
 5 

SOS团二星级★★

10楼
发表于 2011/03/14 | 编辑

猜你喜欢: 卡琳叶月, 东京热卡琳叶月


《逻各斯幻想曲》设定 1.1
【第九世界手记】
这是一个世界,曾经被认为是最好的世界,也曾经被认为是最糟糕的世界。但至少,过去我们认为这是我们的世界。可惜后来我们发现,我们错了。
骄傲作为一种罪恶,实际上是甜美的。他的本质基本上与餐后酒相同,是胜利之后用来滋润胜者的饮料。开头几杯是十分甘甜爽口的,但是如果水果和甜食的时间还是没有停杯,那样的话之前一切努力克制的礼仪都将化为无用。
我们是在是太骄傲,这一顿大概已经喝到了夜宵的时候。之前这个世界的人类一直作为胜利者。所有的野兽都被击败了,大地的每一个角落也都被探索了,我们甚至还潜入到了海洋的最深处,就连最初以为有神居住地天空也已经开始被我们了解。如果没有后来发生的事情,我们就将会作为,或者说以为自己是能代替神的种族,永远的君临这个世界。
大地首先对人类做出了回答,四根巨柱相继从地面升起。第一根,泰利斯之柱。它洞穿了大海正中的赫布亚岛,那个时候,就连最懵懂的人类也感到了从其中喷涌而出的能量。第二根柱子,阿纳克西美尼斯之顶。它既是以实体形态从东方的巨峰——艾斯霍德中破冰而出,同时又带着震撼般的感应突破了人类的灵魂。第三个出现的是,利斯摩斯之塔。它从最巨大的毁灭之坑,西方的培雷希尔火山中很恰当的诞生。它的出现让之前升出的泰利斯和阿纳克西美尼斯几乎鸣叫起来,无论是能量还是灵魂都瞬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活跃。如果说泰利斯是静静的将自己的能量充漫布了这个世界,阿纳克西美尼斯对于人类就好像唱着歌的诗人,那利斯摩斯绝对是带来了灾难。它打破地壳,让熔岩喷涌而出,它搅动海水,将陆地变得更小。就这样在第四根柱子,诺姆之桩到来之前的那一年时光中,人类几乎毁灭。诺姆之桩与前面两根柱子比起来显得矮些,只有5000米高,但是它的面积却有666平方公里,将小国——奥列里乌斯全境一下子抬到了天空。不过奥国一国的危机却是世界的福音,诺姆之桩就好像一位长者,它安抚了这个不安分的世界,在它面前利斯摩斯之塔竟然也安静了,下来,世界开始趋于冷却。
这个时候,人类赞美着诺姆之桩带来的福祉,从之前的灾难中又开始重新繁荣了起来。奥列里乌斯成为了新的圣地,诺姆教取代了之前所有的宗教宣扬着新的真理。能量的流动,传输,活化与约束的系统,在四根巨柱之间被发现了。诺姆教教士们相信,有一条能量的溪流,从泰利斯涌出,在阿纳克西美尼斯泛滥,有利斯摩斯荡起浪花,最后在诺姆被约束。世界发生着比表面看起来更加巨大的变化。在这些奇迹的影响下,“觉者”开始从凡人中诞生,他们被认为是最能够理解诺姆智慧的天生圣人。他们是稀有的,数以十万计的婴儿中只可能有一个带着觉者的天赋。觉者们带着诺姆的智慧,他们操纵着那条在概念中存在的能量长河,表现出用精神制造物体的能力,用精神实现效果的能力,用精神毁灭造物的能力。为了寻求这力量,没有才能的人抛弃自己的过去皈依到诺姆教中,希望能通过后者秘传的冥想方法来掌握这个世界,但同样也只有少数人成功。可无论如何当时我们真的以为自己又一次战胜了苦难,进入了一个新的,更加幸福的纪元。
我们再次过分的乐观了。就连最有智慧的诺姆教先知也没能思考出这四根柱子出现的意义,最后说出真理反而是最悲观的苦修派贤者。人类的出现繁荣只不过的是个小插曲罢了,就连我们为之奋斗的这个世界也不是为我们准备的。在这个适合生存的球体上,所有的事物不过都只是环境罢了,是将多个世界视为自己家园,并创造了多个世界的种族——“逻各斯教导者”为自己留下的备用地。人类几乎等同于他们后花园里的土拨鼠一样的存在,偶尔分享一下他们掉落的残羹冷炙,就连现在诺姆教的根本——四个世界之柱也一样。那四根柱子虽然带给了人类新的力量,但同时也是逻各斯人驾临这个世界的前兆,就好像野餐前下的食品篮子。黄金般的岁月仅仅过了不到200年,正当我们欣喜于新的力量的时候,逻各斯人所建立的比世界之柱更加雄伟,更加不可思议的造物,天之宫——星环出现在星球的上空,将这个球体包围。实际上就连人类的诞生也似乎暗藏着戏弄一般意义,原因是人类竟然和逻各斯人一摸一样。也许他们是想常识一下于自己争斗的感觉,又或是拥有和自己近似资质的人更是和做奴隶。
不过这种近似确实1与2之间的差别,虽然人类也有掌握掌握“罗格斯力量”的能力,也就是有“觉者”存在,但是比起逻各斯人却有着天与地的差距。觉者的能力来源,也就是诺姆之桩与逻各斯人的星环比起来很直观的低了一个位阶。诺姆教的基础理论并没有错误,四个巨柱确实形成了一条能量的河流,而河流的运转方式也确实如他们所想的那样,但是问题在于能量真正的归宿。大多数的能量都传送给了天上那巨大的星环,能量在那里完成最后的约束与使用,之后再次被打散,像水晶碎屑一样洒落回地面。
巨柱,星环,还有水晶般的雨。确实人类到达了一个诗人幻想中的世界,但是我们却已经没有精力享受了。因为首次的全体人类都遭到了逻各斯人的奴役与杀戮,因为似乎就连人本身也是星环这个能量系统中的部件之一,以庞大的数量弥补着单独个体力量上的部族,为逻各斯的星环提供着各种功能。一些哲学家在濒死的疯狂中开心的笑着,因为人类首次迎来了平等。
诺姆教已经转入了幕后,在暗地里他们的教士以及觉者仍然在努力地提升着自己的力量,仍然开发着能供普通人使用的圣武器。他们预言将会有救世主。不过但愿他或者她能在人类完全绝望之前诞生。

【设定系统的深度说明】怕麻烦的人略过
关于四柱以及星环系统,实际上的目的是提供了一个可以允许任何事情发生的平台,也就是它可以为我们所设想的任何幻想故事提供实现的依据。
所谓的罗格斯教导者,实际上就是人类本身。他们从很早的时候,大约相当于我们所知的人类发展史中的中世纪左右的样子,就踏上了一条和我们不一样的发展道路。在他们的并没有去着重开发煤炭、石油等低效的化石能源。相对的他们发现了另一种物质,在他们作出的宗教中,这种物质被解释为“上帝的粘土”,即一种可以仅通过精神干涉便可以改变状态的物质。这种物质被确定为世界所有事物的基础,在第一世界的“哲学革命”之后被正式命名为“结构以太”。
“哲学革命”使第一世界人类完全掌握了“结构以太”的使用方法,这种方法被称作“逻各斯”。在最初的一段时间里,他们发现使用这种物质是十分危险,因为一旦出错,所产生的“结构污染”在理论上被证明将会动摇世界的基础,而且“结构以太”就好像镶嵌在坚硬岩石中的矿物一样难以开采,或者说是活化。所以他们建造了用来在活化“结构以太”的同时维护世界基础稳定的四柱,也就是“泰利斯”,“阿纳西梅尼斯”,“利斯摩斯”和“诺姆”。“结构以太”在最初发现的时候被归纳为四种类型,而这四根柱子就是对应四种类型的力量而建造。在第一世界之后的很多个世界中,也有人认为“四柱”就是产生“结构以太”的发动机,那实际上是认识上的错误。四柱,只是为了能让人更好的使用“结构以太”而存在。
可即便建造了四柱也无法将“结构污染”完全清除,第一世界最终的命运颠覆于无法改正的“基础错误”造成的世界崩溃。不过第一世界的研究成果并没有因此作废。在被不可抑制的“结构污染”困扰的同时,第一世界的人类观察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即“结构污染”可以相互湮灭,归于0。比如说,甲使用逻各斯的力量驱动“结构以太”将苹果变成了梨,这个过程中将会产生一定量的“结构污染A”(当然这种级别的“结构污染”通常都会被四柱系统清除)。如果在世界另一处的乙也使用这样的方法把梨变成苹果,也就是甲的逆过程,这个过程就会产生相同量的“结构污染B”。当A和B同处于同一个世界的时候,就将发生相互湮灭,归于无,这样污染就被清除了。
根据这个湮灭的思想,第一世界的遗民,自称为“逻各斯教导者”,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复兴逻各斯技术的文明,开始了无休止的远征。四柱系统的后继设备——“星环”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开始的。
在末日之前,逻各斯教导者的祖先也常识探索位于外太空的可居住环境,但是他们发现根本找不到这样的地方。更加可悲的发现是,他们实际上是被限制在一个半径300亿光年的球体中。虽然可以看出去无限远,但是一旦到达300亿光年的界限便不可能向前再走哪怕一步。所以他们在绝望之余转向对平行世界的探索上。
根据他们研究所产生的概念模型,所有和第一世界类似的世界就好像一个个镶嵌一块坚硬岩石中的球体,也就是说球体与球体之间存在这巨大的阻碍。好在这个所谓的坚硬岩石也是由“结构以太”凝聚成的,在掌握了逻各斯技术之后便可以在岩石中打出通路。
第一世界的遗民,逻各斯教导者的计划是这样的。向四面八方的平行世界开始远征,在战争中将“结构以太”的学说传播出去。他们的人数很少,甚至每一队的成员数常常为个位数,但是通过在新发现的世界建立四柱,并且使用比新世界更先进逻各斯技术,他们总能够在与原住民的战争中占到上风,在有些世界中他们甚至能够以神自居。
这种以战争为手段推行“结构以太”技术的手段虽然十分的粗暴,并且常常被部分逻各斯教导者自身的野心所利用,但是却十分有效。那四柱就坐落在地面上,而且禁锢的重压更是加深了各个世界原住民对于“结构以太”的好奇与探索。甚至在有些世界中,当地的原住民还击败了前去播撒战火的逻各斯教导者,并且还主动继承教导者们的衣钵,形成新的起点向更多的世界探索出去。在这样的计划下,“结构以太”的应用技术在相当多的世界中都得到了应用,作为副产品“结构污染”也相应的大量产生。这种情况达成的重要性在逻各斯教导者的计划中占有50%的重要性,另外50%就是星环。
在很多个世界中,当地的住民将星环错误的理解成了一个象征逻各斯教导者王权的,高耗能设备,但那是完全错误的。星环,这种环绕星球一周的造物,虽然也有进一步协调“结构以太”控制的能力,但它更多的是起到传输管道的作用。因为那条已知的现象,也就是“结构污染”在同世界中存在相互湮灭的现象,所以在创造了足够多的“结构污染”之后,剩下的问题就是如何将它们集中在一个世界中,这就要依靠星环的功能。
每个星环都是第零号世界的门,虽然这个世界是由逻各斯教导者凭空创造的,极度空洞的世界,但是就算是它的创造者也对于这个世界只知甚少,只知道理论上它应该是空的,没有意识存在的一个空间。当然这并不是说这个空间什么也没有,只是意味着那里没有任何有意识的事物,大概是由一个已经毁灭的世界演变过来的。选择这样的一个世界的好处在于,它可以没有怨言的接受大量的“结构污染”,并且让“结构污染”在此处相互湮灭。由于已经开辟的了大量的使用“结构以太”的世界,所以“结构污染”随机产生,这里面包含了大量成对的“结构污染”,于是湮灭理论在第零号世界中很好的进行着。湮灭将产生新的“结构以太”,这些新的能源最后又流回到整个系统中。

至此对于整个系统的说明就到此结束了。怕麻烦的人也可以完全无视,只要记住,这个世界观中有可以实现各种事情的系统,以及数量庞大的平行世界就好了。

【四柱说明书】
四柱是由逻各斯教导者制作的“结构以太”控制设备的主体,分为四部分设置在星球的各处,但实际上他们是一个整体,人们在使用完整的逻各斯技术的时候实际上是同时从四柱中得到辅助。在设定上基本上参考了“四大元素”,其中也不少设定者本人妄想的东西,大体在感觉上合情合理的东西也都可以,所以也不必太过教条。
《泰利斯之柱》:第一个诞生的柱子,在整个系统中作为能源系统存在,可以认为是四柱的起源。根据四大元素的概念,可以简单的理解其属性理解为水。如果使用“不完整逻各斯技术”(并未从整个系统中获得辅助)的话,泰利斯之柱会体现出水属性的力量。在更加广义的范围上,它拥有“形状”,“能量”等相应的功能。
《阿纳克西美尼斯之顶》:在系统中辅助能量的传输。更具四大元素概念,它代表了气。需要说明的是,所有和精神领域的逻各斯技术都要用到这一柱的力量。
《利斯摩斯之塔》:毁灭之塔,在四大元素中代表了火,是系统中类似变压器的部分。而且可想而之,它的力量最适合破坏和战斗。
《诺姆之桩》:系统的末端,相当于等个系统的人机对话界面。通过诺姆之桩人们才能很好的利用“结构以太”,并且还有一定的限制能力,控制系统不至于暴走,在原本的设计中也是作为“结构污染”治理装置而诞生的部件。用四大元素形容的话就是“土”或者“地”。

【关于平行世界】
为了避免被认为从基础上设计漏洞,为主角谋福利等等的质疑,在这里要对《逻各斯幻想曲》世界观中的平行世界进行一下说明。在本设定下的平行世界与在《蝉鸣之时》等等动漫作品中出现的那种平行世界不同,可以理解为相互之间独立发展的世界。用比较容易理解的例子就是,在哥伦布发现美洲之前,美洲和欧洲就好像两个平行世界。就算有时两个世界在某些地方具有相似性,但并不意味着在一个世界中存在的角色就在另一个世界中存在。
另外关于平行世界之间的时间关系,需要注意的是“介入时间随机原则”。也就是说当从世界A进入世界B的时候,无法选择在世界B出现的时间。比如在第一世界逻各斯教导者的时间轴已经进行到了将“结构以太”技术完全实用化的年代,但是当他们介入与他们平行发展的第二世界的时候,并不一定可以进入相同的年代,而是随机出现在第二世界已进行完的时间轴上的某一点。这条原则一直到介入为止均有效,当介入完成时,两个世界的时间轴将以介入的时间点为准重新开始同步。并且这种同步在相连的平行世界之间可以传递。

【其它概念】
(注:各种概念在不同的平行世界中都可以进行一定程度的修正,此处以第九世界为例)
《觉者》:除第一世界以外可以使用逻各斯技术的人类。在四柱系统形成之后开始从普通人类中变异而来,一开始出生率极低,但随着人类在系统中生存时间的积累,这种变异将会逐渐增多。觉者的能力分为使用“完整逻各斯技术”创造实物的能力,以及使用“不完整逻各斯技术”创造效果的能力,同时使用两种技术“效果赋予”的能力。
-《完整逻各斯技术》:简称“白术式”,同时使用整个系统的力量制造出稳定的实物,由于得到系统的完全认证,实物就此可以独立存在。但实物的强度和功能不能超出常识的限制,比如你造出一把*,那这把*无论造的多么的精确,它的极限也就是人们常识中宝刀的水平。
-《不完整逻各斯技术》:简称“黑术式”,未使用全部系统的力量制造出来的效果,没有得到完全认证,所以效果不能长久的独立存在。也就是说虽然你可以利用“利斯摩斯之塔”的力量制造出一团火,但是由于其它的三柱并没有认证这个效果的存在,其存在类似于“结构污染”,所以除非找到常规燃料,火焰会在很快消失。并且仅使用自身的“结构以太”维持效果会消耗巨量的体力。
-《效果赋予》:在白术式的基础上添加黑术式,以此将黑术式固定的技术。引用前面两个例子,如果你想要制造一把“火焰刀”的话,只要在白术式所制造的实物上设置想要添加的黑术式效果即可,这样本来无法独立存在的黑术式就能被“固定”下来了。不过并没有说得这么简单,这种技术需要比前两者更高的集中力,是“优秀觉者”的象征之一。
-《觉者的限制》觉者受到自身精神集中力以及记忆力的限制,无法在脑中完全浮现实物就无法使用白术式,认为效果无法独立存在就无法使用黑术式。于是使用这两种技术都需要消耗一定的时间,并且受到超过集中力的干扰还会使术式中断。针对这种缺点觉者开发了“高速制作”的技术,可以伴随说出实物或效果的名字,在脑内应激式的完成制作的全部过程。但缺点是由此制作的实物将会缩短存在时间,效果将会削减威力。
《特殊种类的觉者》:
-《刹帝利》:觉者中的武士。他们使用镶嵌在自身“结构以太”中的“设计图”可以回避觉者的弱点,比一般的觉者更加适合战斗。所谓“设计图”本身就是一份特殊“结构以太”,可以理解为一件仅存在于概念中的武器,同时兼具白术式和黑术式的内容,可以制作出实物也可以嵌入到觉者的体内。当嵌入使用者的“结构以太”中后,使用者可以即时使用当中的黑术式产生效果,完全觉醒后还可以随时拿出其中白术式所制造的实物,将效果发挥到更大的级别。如果刹帝利有意愿,可以主动转让设计图。当刹帝利死去,设计图也可以从其尸体中再次提取。这种设计图按类型分类保存在相应的“柱”中,需要经过很精密的解读才能使用,并且“柱”的附近还有逻各斯的部队看守,所以设计图很难获得,刹帝利的数量也相当的少。另外刹帝利在集中力与记忆力上相比普通觉者较弱,所以使用术式反而不是他们的长项。
-《第一觉醒者》:在四柱诞生之前就觉醒的人。类似于一种特殊的刹帝利,但在体内保存的确实星环之下所有设计图的索引。这种特殊的设计图在觉醒的初步阶段提供拥有完全理解力的“超知觉”能力,在觉醒的中段提供可以模仿接触到的其它设计图的能力(效果有所降低),最终觉醒的是由第一觉醒者选定的武器。
-《旅行者》:特种刹帝利,体内带有从星环中得来的稀有设计图“旅行者”。唯一可以在不借助星环的情况下,在各个世界中移动,并且可以将其它世界的物体同步其它世界的人。没有设计图的最终觉醒状态,也就是没有专属武器,但可以使用自己已知世界的所有武器。缺点是在自己本来的世界无法发挥力量,甚至比普通觉者还弱。
-《完全觉者》:理想中最强大的觉者。无论白术式还是黑术式完全觉者都可以即时完成,能够与逻各斯教导者一对一较量的觉者完全型。这一类型的觉者无法通过努力后天达成,完全取决于觉者的天赋,是与整个系统契合最好,向觉者变异最完全的人,因此也极其稀有。在第九世界,诺姆教第一圣女是唯一已知的完全觉者。
-《逻各斯教导者》:第一世界的遗民,或击败了逻各斯教导者并继承其理想的其它世界觉者。每个都有相当于完全觉者的能力,其实本体也就是其它世界的完全觉者。以小分队的形势向其它世界进行探索,当完全占领一个世界之后,就会同这个世界的完全觉者向下一个世界继续前进。给每个世界分配的逻各斯教导者通常都很少,最多也不超过五人,甚至有只有一人的情况,这也是因为完全觉者十分稀有的缘故。也是因为人数很少,所以对与各个世界接触的风格完全取决于逻各斯教导者本身的行动风格。在第九世界逻各斯教导者向原住民发动了猛烈的进攻,但是在其它世界也存在采取融合手段的教导者存在。
《其它单位》:
-《傀儡》:逻各斯教导者军队的主要组成部分,外形没有特定的规格,既有动物形的,也有人形的,不过通常都已便于作战为首要条件。是存在一定智能的白术式造物,但智能十分有限。单体的傀儡智能仅仅和一些昆虫差不多,当复数个傀儡集中在一个区域内是才能产生更高层次的智能。无法使用逻各斯技术,攻击手段一般仅有与其形状相关的物理攻击。不过“效果赋予”的技术同样也适用于在傀儡身上增添附加效果,所以也存在特殊种类的傀儡。
-《柱神》:逻各斯教导者在地面上的代理人,通常都以自己柱的名字作为代号,拥有自我意识,掌管着保存在各柱中的设计图,可以使用与自己所属的柱相关的所有设计图,但却不能使用逻各斯技术。正体不明,大概是改造过的普通人,也有人认为他们特殊种类的傀儡。需要说明的是,泰利斯之柱没有柱神,因为那里是星环中逻各斯教导者居所的正下方,类似于直辖地区。
-《妖精》:设计图也存在自己觉醒的情况。因为一个设计图中包含的“结构以太”本身就不低于人类,如果设计图自身觉醒出意识就会成为妖精。其外形与人类几乎没有区别,能够使用设计图中的能力,也可以认为是从另外一种途径中产生的刹帝利。在原住民和逻各斯教导者两方都有一些妖精加入。
《秘宝》:秘宝是设计图已制作成实物的情况,只要使用者满足其使用限制,就能够将秘宝的威力发挥出来,是相对来说比较便利的道具。


【The 22nd】自我成长的世界
    人类无法在毫无压力的环境中进化,第二十二世界为这一理论提供了佐证。
    在逻各斯教导者这一群体内部意见也并非是统一的,作为个体他们都有着各自的主张,而如果意见基本相近就会促成同盟的诞生。基本上每一支探索队伍的成员都处于这种状态下,及他们对日后行动都有着相似观点和准则。发现第二十二世界的队伍所持有的观点,形容起来就是温和派。即他们并不主张通过对该世界的原住民发动战争来促进其“结构以太”文化的发展。
    在第二十二世界,逻各斯教导者不仅没有对那个世界的人发动任何战争,而且正相反,他们甚至没有做出任何除了建设四柱和星环以外的干涉。他们将力量丢在那里,等待人们自己去发掘,然后就主动消失了。
在这种情况下,第二十二世界虽然之前的发展历程和第九世界以及其它多个世界一样,但是当四柱和星环稳定下来之后,那个人类世界也随之恢复了平静。
在四柱形成的在灾难中逐步形成的,以研究“结构以太”使用方法为主的诺姆教由于没有受到逻各斯教导者的打压而兴旺起来,成为了遍及整个世界,掌握着最先进的“结构以太”技术,无视国界的超级宗教。由于把持着全部的柱子,所有国家凡是和“结构以太”工程相关的事务都要和诺姆教发生联系。并且在“结构以太”技术最终取代了旧时代的技术之后,这种联系被加强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可以说诺姆教已经成为了第二十二世界的核心,一切权力实体的大宗主。在这种情况下,原有的国家概念变得不再适用,或者说是无所谓了。
但是这种旧有的将世界按照各种标准划分成多个国家的体制还是存在了很多年。和原来使“用代表暴力的军队维系国家的存在”不同,这种体制在第二十二世界没有消失的原因到最后只是因为人们的习惯,不愿意也没有契机来抛弃旧有的事物。不过该消亡的最后还是会消亡。
促成世界最终统一的是一个叫做“逻各斯长老会”的诺姆教支派。在四柱以及星环系统的研究中,“逻各斯长老会”可以算是最早的一支,于是他们的权威得以确立,成为了结构松散的诺姆教的实际支配者。这样的一个组织比大而松散的诺姆教更加强而有力,更适合成为统治者。他们先是确立了精英体制,从分散在各国的教会邀请最有能力的“结构以太”技师加入。通过这条路他们进一步巩固了自己的权威地位。同时,他们又首次使原本以技术研究为主的诺姆教拥有了军队。在那个改革之后,每一个长老会下属的研究所都配备上了完全由觉者构成的小而精锐的部队。有了这两点,再加上本来就拥有的经济实力,以第十六代长老会牵头的诺姆教便开始了对全世界所有国家兼并。这个过程中自然是充满了无数的媾和,利诱,威胁和武装冲突,但人们还是相信这个痛苦的过程是值得的。因为他们很确信,这种对全世界国家的兼并是为了达成一个美好的目的,为了使人类达到在旧日未能达到的高度。
在人们的努力下,耗费了百年的时间,长老会所提出的“创造一个没有隔阂的和谐世界”的理想无限接近了实现。先是旧的国家观念被消除,然后是民族之间的逐渐融合。虽然分歧总是存在并且是不可能完全消除的,但世界确实比过去任何一个时代都更加的统一。可不幸的是长老会却在这个过程中逐渐变质了。
关于长老会的的堕落,有人说那是长久以来掌握权利的必然结果,但实际上却是因为出现了一个契机,使这个过程加速了。
有一个问题一直很有意思,那就是如果真的有一天教皇和上帝相遇了的话,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我想那一定是有些尴尬,尤其是对于教皇来说。这种事情就发生在了长老会头上。
在开始对星环展开进一步探索的过程中,长老会的探险队和逻各斯教导者们相遇。长老会虽然一直以来居于“结构以太”技术开发的权威地位,但是他们并没有确认过逻各斯教导者的存在。他们在解读从四柱中取得的设计图时确实经常出现“逻各斯”这个名词,不过他们毕竟更看重技术的实际应用,而对于与技术相关的史学知识并没有多大的兴趣,所以他们一直将“逻各斯”这个词当作一个抽象的概念理解。于是当他们见到具体到人形的逻各斯教导者时,可以想象他们是有够惊讶的。
在身为统治者之前,长老会是一个崇拜技术的宗教团体,本来他们心中的神就是四柱和星环这些无意识事物。现在一个有生命的神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动摇的并不仅仅是他们的信仰,更是威胁到了建立与这种信仰之上的权利。他们的权利来自于第二十二世界的人类对他们的依赖,支撑这些依赖的是他们所持有的绝对技术。原本他们并没有十分清楚的认识到这些,而是醉心于研究和经营。现在真正掌握着“结构以太”技术全部知识,编写逻各斯体系原典的人们就站在长老会的面前。这给长老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那个时候距第十六代长老会成员建立涵盖整个世界的巨大联邦已经很久了。这时的长老会的人员构成早已不是当初那些人,而且他们也习惯了掌握着权利,已经变得和旧时代的政客有几分相像了。他们现在感觉到了害怕,害怕掌握着真正技术的逻各斯教导者会代替他们。于是他们背弃了那不确定的信仰,牧师将刀刃挥向了自己的神。这样看来,逻各斯教导者和人类之间的战争也许真的就是宿命吧。
第二十二世界的逻各斯教导者虽然比较温和,但他们的数量确实各个世界中最多的。根据战后的情报总结,完全有理由相信第二十二世界的逻各斯教导者超过了五人,似乎有多个世界中完全觉者在成为次代逻各斯教导者之后也加入了这个队伍,他们每个人都相当于一支军队。所以长老会所要面对的是比其它世界都要多的,逻各斯教导者的大军。
不过第二十二世界也并非没有优势。他的“结构以太”技术由于只是间接的学习逻各斯教导者的原典,所以他们的技术可以说是另辟蹊径,有些教导者都没有完成的技术在他们这里却完成了。那就是人工制造觉者的技术。
虽然对普通人类为什么会觉醒成为觉者这个问题仍然难以解答,但是长老会使用一种类似于逆推的方法。从结果看来,觉者之所以是觉者,表现在他们与四柱系统的亲和力比较高的这一点上。并且觉者在使用四柱系统的时候还会有“放射光”的现象产生,不同的力量等级和不同的光谱存在着对应的关系。长老会就是从“如何提高觉者甚至普通人对四柱亲和度”这个方面展开了对人造觉者的研究。
一开始研究的进展并不顺利,完全就是东一下西一下的随机试探。但在确实开发了储存在星环中关于傀儡的资料之后,长老会的一些成员提出了一个相当大胆想法,即将傀儡的结构以太和人类的结构以太相融合。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讲,人类甚至是普通人类与傀儡正好是处于对立且互补的关系。普通人类有足够的意识可以驾驭结构以太技术,但却没有足够的“亲和度”。而傀儡正相反,它们作为结构以太技术的造物有相当高的“亲和度”,但却意识底下。
一开始这个计划遭到到了伦理方面的质疑,因为他们还不知道制造出来的到底将会是什么,不过这个计划确实是足够诱人。为了平衡这两方面的因素,长老会下属的数个研究所转入了无人所知的幕后,开始了这个被命名为“Damgel”计划。在经过无数努力和失败之后,成果最终还是出现了。
这个所谓的成果是一个女孩子,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实在无法想象她是最初设想的那种可以应用于实战,并且可以和逻各斯教导者一对一较量的人。但事实却是她在于四柱系统发生链接的时候产生了最高等级的绿色放射光,用她的开发者们的话说就是“向翡翠一样美丽”。她是由脑力最强,形象思维最好的人类和超过柱神等级的傀儡融合出来了,比当初设想的还要好。实际上她可以看成是一个因为人类的意识而在傀儡的结构以太基础上觉醒出来的妖精,其实力已经与完全觉者没有区别了。这就是人们所期待的守护天使,其代号直接沿用了项目的代号,即“Damgel”。
但还有一个问题,她确实可以达成作战的目的吗?再虑什么她到底是人还是武器之类的事情已经过时了,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这个,她作为一个有着人类一切特征的武器,确实能够像武器那样有效率的达成目标吗?事实证明在这个方面确实受到了一些影响。这不是技术上的因素,只是因为她太聪明了,或者说有一个作为正常人必然的那些思想。而且她的性格无法强硬到能够和武器相提并论的那种程度。所以最后她仅作为“试作型”被编入了对逻各斯教导者作战的军队中。
于此同时可用性更高的Damgel也开始加紧制造,由此产生了名为“Damgel plus”的新型号。这一次计划的实施者不再过分的对作为基础的人类部分作出过高的要求,而是直接从赞同长老会目标的觉者中选择自愿者,这些人一般都来自长老会组建的觉者军队。由于女性被认为在形象思维方面确实更有天赋,所以人员选择也以女性为目标。这样一来Damgel plus与其说是人造觉者,还不如说是对觉者的强化。可十分奇怪的是Damgel plus的放射光却反倒不能像以普通人为基础制造的原型Damgel那样达到最高的绿色,而是总是偏向于四柱中某一柱的颜色,比如有些是蓝色,有些是红色,甚至还有黑色和白色这种更特别的情况。虽然说他们的力量也很强大,有些类似于其它世界中“刹帝利”的强化型,可以使用设计图战斗,但比起原型Damgel的全面来自然不能让人满意。
不过这样算是足够了,第二十二世界软弱的逻各斯教导者虽然数量多了一些,但作战之类的并不在他们所专长的领域之类。相比起来为了保护自己的世界,或者为了被保护自己的权利的人类来说,这些逻各斯教导者即使走在“结构以太”技术发展历程的前面也无济于事。相比起连续进行了三十年拉锯战仍然不分胜负的第九世界,第二十二世界的战争持续了不到三年的时间就结束了。原型Damgel以及Damgel plus作为这场战争的核心,在战后受到了女神一样的礼遇。可这个时候原型Damgel却消失了。
按照官方说法是原型Damgel在与逻各斯教导者的正面对抗中遭到了不可恢复的损伤,所以说她报废了也好,病逝了也罢,总之她已经死了。但那件事的真相却作为一个秘密由那一代的长老会和Damgel plus隐藏了下去。事实是原型Damgel在战争结束后对长老会作出了背叛行为,并且长老会也不愿意看到一个新的逻各斯教导者诞生,所以由其他的Damgel plus执行,将其重创。由于长老会不忍心损失这个唯一的完全型Damgel,所以并没有将其报废,而是作出永久封存处理。
战后的长老会因为经过逻各斯教导者这一危机,变得愈加保守起来。新设计图的研究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监控。民间研究机构不得进行应用技术研究以外的项目,所有的新设计图研究和“结构以太”技术的进一步开发都被长老会旗下的研究所垄断了下来。四柱系统与人类的管理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封印,使人类与系统的亲和度无法进一步继续提高下去。并且长老会也丝毫没有放松对新诞生觉者的观察,他们建立一套相当完善的学校体系,对全体国民的系统亲和度做了详细统计,亲和度相对较高的就选入专门的学校进行规范化教育。
在政治方面加强控制的同时,军事方面长老会也作出了相应的改革。虽然统一世界的联邦已经建立,但要维护这个联邦就需要比之前更加强大精锐的军力。Damgel试制成功给长老会的军队带来了新的起点,即组建由Damgel构成的警备部队。唯一的问题就是Damgel的成本,要知道别说是原型Damgel那样完美的形式,就连Damgel plus要想作出十个以上也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驱逐了逻各斯教导者之后,长老会所面临的敌人不再向过去那样强大,所以是时候开发廉价版的Damgel了。于是Damgel type grey的设计被提了出来。
这种Damgel在基础上与Damgel plus一样,从受过军事训练的觉者中选择志愿者接受强化。但强化的过程为了降低成本所以进行了简化,不再为其装入设计图,而只是提高系统亲和度,缩短其使用各种逻各斯技术的耗时。作为补偿,type grey可以使用设备的传送装置,随时从相应的本部获得装备。



[ 此贴被迈里萨中士在2011-03-14 19:04重新编辑 ]
此帖被评分,最近评分记录
SOS币:260(葉月紗重)

中士闻道,若存若亡。

关于我们|无图版|SOSG WIKI |投放广告

Copyright © 2006-2019 SosG.Net
Total 0.078352(s) query 8, Gzip enabled,  沪ICP备07006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