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9402|回复: 15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跳转到指定楼层

[短篇] [卖肉] 菜刀与料理心情

159

主题

493

存在感

132

活跃日
迷糊餐厅-轰八千代绯弹的亚里亚-神崎·H·亚里亚
帅哥离线 (◕‿‿◕)
 5 

SOS团二星级★★

发帖: 1868
SOS币: 36989
社团: 正义大叔团
社团: SOSG迷途猫同好会
社团: SOSG推倒协会
社团: SOSG水产团
注册: 2011-01-28
访问: 2015-09-03

楼主
发表于 2011-05-16 | 编辑

猜你喜欢: 把牛奶搞到墙上怎么除, 牛奶溅到墙上怎么办, 血溅在墙上怎么处理, 墙上有血怎么去除, 血溅到墙上 动画


[序]

  (盈雪的独白)

  “我的想法真的变得奇怪了,自从遇上了他。”

  “或者说,如果当时只是跟他擦肩而过,现在我可能还只是一个畏首畏尾任人摆布的小丫头。”

  “但是我不会感谢他。他充其量只是打开了属于我的潘多拉的魔盒罢了。”

  “现在每天回到家,只是感受到眩晕与怒火。”

  “曾几何时,原来无知的自己是何等的幸福。”


[觉醒后的傀儡]

  盈雪推开了家门,堆起了笑容:“爸爸妈妈,我回来了。”

  “阿雪,都在等你吃饭呢,来,先喝汤。”雪母随即走到门口迎接。

  “都这么晚了,下次记得先打电话回来,别让家人着急呀。”

  家人呀,什么叫家人?我听到都想吐了。

  盈雪心里这么想着,温和地回了句:“学生会的事情太多,不小心忘记了时间。”

  雪母有点担心:“阿雪啊,学生会的事情是其次的,不要累着自己呀。”

  所以说,我的事情都是次要的,你们让我做的事情才最重要。

  “不必担心。”答得有点生硬,盈雪于是又一个微笑:“累不累我自己可以把握的了。”

  餐桌上。

  雪母:“阿雪多吃点,看你还这么瘦,要补充营养,今天多吃碗饭。”

  请不要把我当作是一头猪去圈养,拜托。

  雪父:“现在当老师待遇好,市内的那间师范学院就不错。”

  呵,老爸,你为何不先问我喜欢的究竟是什么?

  雪母:“是呀,阿雪,你要好好读书。”

  在说什么来着,好好努力吧,奖品却是一件不讨我喜欢的玩具。

  “阿雪,这个周末公司有个家属聚会,你也准备过去吧……”

  盈雪立时双手用力支着桌子,脸一沉,嗖地站了起来。

  只听见椅子与地面摩擦而传来的不协调声音,三人的对话戛然而止。

  但又盈雪在下一秒就换上了笑脸。

  “马上期中考试,我想好好准备一下,可以吗?”盈雪并没有征求对方意见的意思。

  “我吃饱了,先回房间了。”

  回到自己熟悉而陌生的房间,把门关上,整个人连表情也顿时崩坏。

  我就是身处这样的一个家。

  父亲已经失去了晋升空间,但又不甘现状。

  所以把所有希望押在女儿的身上。

  女孩子嘛,只要用心去养,遗传方面又没有大碍的话,成为好货色并不是问题。

  现在只要女儿能找到个好男人,具体来说是好背景的男人,就可以告别困窘的生活了。

  十六岁的我,已经被贴上标签陈列在柜台待售了。父母对我无比呵护,四处为我寻找买家,为的就是卖个好价钱。

  之后嘛,如果被卖掉的女儿还能感谢父母的用心良苦,并好好地养老送终,那就再好不过了。

  “有些父母会对孩子说:为了你,我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拼命地工作。他们这样做,实际上是想操控孩子,使孩子丧失维护自己权利的伦理立场和道德勇气,对父母哪怕是无理的要求,都无条件地服从。”一位心理学家在写给女儿的信中很坦然地说

  不觉在床上躺着,想起了最近的种种,想起了枫。

  假如那时他没有拉住我的手……

  不行,都是鉮枫害的,我得找他算账。

  “所以,鉮枫同学,请你负起责任来!“于是我没有任何的转弯抹角,率直而认真地对他这样说道,在学校的天台上。在墙角处冒泡的几位在课间无所事事的同学比起当事人显得更加惊讶。

  当事人的眼神认真起来了。万一他兽性大发,一手将我抱起那个啥然后推倒的话……算了,这个没有干劲的不合群的家伙……他对人类究竟感不感兴趣还真是个问题。

  “不觉得省略了太多的步骤?”他换了副调侃的眼神,看来理解了。

  理解了,也没法改变什么。电视剧里面念着“孩子的幸福就是我们的幸福”的台词的好父母不是想要就有的。

  “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这家伙!

  “呀,我这么一个迷惘的少女想要寻求一点安慰你也无动于衷?”

  “在说什么呢”他回头丢下一句话:“事情不正往好的方向发展吗?”


[恶化]

  期中考试没有考好。父母看到成绩单后意见很大。事情变得更糟了。

  看来还是应该用动物小肠加工而成的医用外科手术缝合线把这些家伙的嘴缝合起来就好。

  有完没完?倒是小学文化的老妈在质疑我的学习了,什么十佳校园之星没评上的事也翻出来说。我就应该拿第一吗?谁规定的?我知道的,老妈你小学四年级时是全班第一,很有优越感对吧?面对什么考试什么比赛,一句不负责任的“考第一不就行了”--整天只会做家务你的脑袋已经全变成肌肉吧?

  “那么努力,为了什么?”不好,我不小心说出口了。

  老爸怒了,看来最近他在工作时没少受奚落:“阿雪,你怎么如此不长进?你既不好好读书,又不肯参加我准帮你准备的相亲,这样下去你有什么用?真的是白养你了!”雪父想了想,又补了一句:“这关系到阿雪你的将来,我们都是为你好!”

  雪母表示担忧:“这孩子一天到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唉。”

  老爸,我知道的,这关系到你们的将来,你们都是为了你们好。

  老妈,我知道的,总之不要多想对你们言听计从就对了吧?

  看不见未来。

  感觉我的日子已经支离破碎了。

  都是因为他俩。

  所以那天晚上,我拿起那把粉红色刀柄的菜刀,把老爸老妈给捅了。

  大概事后处理起来,会比较麻烦。不过,想要自由,肯定要牺牲一点什么。

  “阿雪,还不起床?快迟到了,真是的”一大早就传来老妈讨厌的声音。

  早上还要与老爸老妈一起用餐,唉。不过,万一他们不在了,譬如象昨晚的那个梦那样,我就真的要早点起床做早餐了。话说回来,我的粉色菜刀为何放在书桌上?谁拿了出来?--今天早上要开全校大会,只带下午的课本就可以了……--我在自己给自己打个什么岔?大概没哪个孩子想要把菜刀作为生日礼物吧。好像在我七八岁时曾嚷着说要学做菜,梦想是做一名漂亮的新娘……老妈还为难了很久,最后老爸拍板给我买下了这把三菱菜刀。小时候的事呀,还真令人怀念。为什么长大后就变成这样子呢?

  “哟!”校门口遇见鉮枫。

  不对,是因为遇见这家伙才变成这样子的。

  “喏”我把书包递给了枫。“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跟班一号。”

  “不为什么,我从你渣的眼神里看出了你作为M的无限可能性。给我拿好。”

  枫依旧慢了半拍,端详了我一下,冒了句:“据说儿童强迫症的患儿智力一般都正常,原来是真的……”

  对话无法成立。

  “所以说你这个无论从生物学或是方法学角度而言,都是一个十分复杂的疾病。就精神分裂症而言,有些人认为它也是由许多因素综合作用引起的……”

  上钩拳不解释。


[恶化II]

  夜,深遂的夜。

  狂躁的心跳已经停不下来了。

  我已经刺了老爸胸口多少刀?也许是倦了累了,此刻正骑坐着父亲的我,停下来喘息良久。眼前老爸已经完全不行了,狼狈的姿势,扭曲的面容尽收眼底。一片鲜红的颜色让我亢备不已,痛快呀,呵呵,另一方面老妈已在床上被我割喉多时,是往喉咙猛割了一刀放血哦,宰杀禽畜的手法哦……嘿,老妈你的睡相还真差呢,头拧得就像断了一样,哈哈,活该……

  “阿雪,七点半了哦”被窝外传来老妈一成不变的催促声。

  好困,好困呀~~刚才的梦算是啥?都成了连续剧了……床头上……我看了一下床柜上,那把粉红色的菜刀闯入我半眯的视线--有那么一刻我的心是“砰”地撞了一下肋骨,但又立马平静下来自嘲:什么时候养成了把刀放床头上的习惯了?也貌似是昨晚想些有的没的想太多了一点。不好,快迟到了,赶紧下楼跟老爸老妈吃早饭。

  “想要有新的进展,首先最重要的就是吃饭”。枫在代理学生会委会临时会议上如此发言。

  “行贿吗?亏你想象出这种下三流手段?”凉涧的正义感爆发了。

  “各位代理委员,你们听说过杯酒释兵权的典故吗?”盈雪稍作思忖,理解了其用意。

  “就是宋太祖老赵在酒宴上解除将领的兵权,让众将领告老还乡的典故吧。”

  “所以我建议马上组织一次外出活动,以犒劳前辈们为学生会的付出。”盈雪干劲来了。

  “然后就很得体地结束掉这些元老对现在学生会的干预了。”凉涧扶了扶眼镜:“鉮枫同志,你真不愧是不容小觑的角色呀……”

  “鉮枫已经溜掉了哦”


[肢解]

  半夜醒来,回到了那个满地是血的家。血溅到墙上,家具上,整个大厅彻底地变了样,活物死亡的新鲜气味充斥在每个角落。老爸身中多刀,血肉模糊地躺在了客厅地板;老妈双目圆睁,头部以非常别扭的姿势横在床上,不断流出的血把惨白的床单染红色,较早前的血渍已凝固发黑。

  总之不能就这样放着不管把。我把老妈所在的主卧室锁了起来。转头走向客厅,打算先从老爸处动手。

  先拿个什么东西装起来吧?但是我没有那么大的箱子。

  看来只能肢解了。

  我小心地用那把粉色菜刀把朝老爸的胳膊上一划。血出来了。怎么还有血?我顺着肌肉纹路切下去,安慰自己说这个奇妙的切割感同做饭时切猪肉差不多。恶心的气味越来越浓。我高举粉色菜刀,对准他的肘关节……死寂的夜里只听见“嘟咚”地一声闷响,希望别影响到楼下的休息吧。

  嘟咚。

  咔,嘟咚。

  深夜里的切菜声果然非比寻常,可能一些人听了会觉得毛骨悚然。但是我仍然相信这对他们的睡眠不会有太大影响。

  咚,咚。

  没有比这个更费劲的屠宰了。

  我正在把本来已经够可怕事情变得更加可怕?……

  出了一身汗,索性把衣服脱下吧,血迹是很难清洗的。

  但是一想到自己的身体上会沾染别人的血液,很是恶心的感觉。

  接下来还要正常生活,反刑侦什么的吧,但眼前并排放着的两条分离的胳膊让我无法好好冷静下来思考。

  大腿也已经连裤管子一同顺利地切下了。男人的下面意外地柔软,我隔着衣服拔弄尸体上的各种器官,但不消几秒我即对这些肉块失去了兴趣。

  接着在切脖子的时候遇到了一些麻烦。人的咽喉处,不切下去还真不知道血管多。不行,这味道……于是我跑到厕所里呕吐,也忘记这是多少回了。待感觉已经吐不出什么东西的时候,我擦了擦眼泪,盖上马桶盖,把头靠在水箱处,休息了几秒。

  抬头看镜子,浑身沾满血迹的我是那么的陌生。

  不行,我要振作呀。

  于是我把衣服都脱了剩一条内裤。稍后再洗个澡吧。

  我来到自己的房间,把床底下1.5米长的半透明带盖子的塑料大盒子抽了出来。这个沉沉的盒子里装满了我珍惜至今的玩具。我把这些布偶、游戏机游戏卡片大富翁套装等等全塞进我的衣橱,腾出来的空箱子把老爸七零八落的身体装上,吃力地拖到楼梯口--然后……这不--我后悔了。

  我怎么样才能把现在这个一百多斤的盒子搬到楼上呢?

  枫那个家伙在的话,一定会费尽心思来嘲笑我吧。

  不行了,只能靠蛮力了。

  平常的我,肯定是不行的。

  但这一刻的我,或许能行。

  一,二!

  我抱着大箱,踉跄地往前窜了三步,一口气上了两阶楼梯。

  然后,我抬起了左脚……难不成我其实是左撇子?不对,左脚对应右手……

  我不小心失去了平衡,往退了一步,左脚踩空了--看来我没有身为右撇子的自觉……

  一瞬间整个人都失重了。
此帖被评分,最近评分记录
SOS币:50(Grandia冰-蒂亜)

sosg_blocked

361

主题

228

存在感

205

活跃日
游戏王-武藤游戏游戏王GX-游城十代游戏王5D's-不动游星游戏王ZEXAL-九十九游马EVA-碇真嗣NEW GAME!-凉风青叶『不得了』Angel Beats!-立华奏(乖巧ver)
帅哥离线 每个月总有几天飒爽飒爽
 6 

SOS团活动组

1楼
发表于 2011-05-16 | 编辑
照顾一下看到前缀点进来的人的心情啊!中二妹子真可怕!感情描写是可以啦,细节处理得不上不下的…

159

主题

493

存在感

132

活跃日
迷糊餐厅-轰八千代绯弹的亚里亚-神崎·H·亚里亚
帅哥离线 (◕‿‿◕)
 5 

SOS团二星级★★

2楼
发表于 2011-05-16 | 编辑
引用第1楼xxzxjzxj2011-05-16 14:46发表的“”:
照顾一下看到前缀点进来的人的心情啊!中二妹子真可怕!感情描写是可以啦,细节处理得不上不下的…



■ 表示宰杀细节参考了本地真实案件。大丈夫,接下来让妹子萌起来
sosg_blocked

827

主题

1741

存在感

823

活跃日
Clannad-杏
喵~离线 一只讴歌黄昏的小乌鸦

禁止发言

3楼
发表于 2011-05-18 | 编辑
No permission to view this article
轻音战奇谭------百合的特别时代剧
轻小说社3.5------润,你真的不是幸村吗?
隐剑百合抄-------向藤泽周平致敬的百合武侠

1

主题

10

存在感

0

活跃日
 1 

参观生

4楼
发表于 2011-06-15 | 编辑
寂寞地等待,寂寞地更文

======================================================

[难熬的早上]

  心一慌,我挣扎着醒来了,发现在自己在床上。

  眼前是我熟悉而陌生的房间。

  “最近的梦都很厉害呀……”我自己跟自己解释个啥。

  但是心里有点不踏实。

  “阿雪啊,醒了吗?”房间外传来老妈亲切的声音。感觉得自己得救了。

  “今天你爸好像有事,我醒来时他已经上班去了。所以……”门开了。

  “所以?”不好,我的声音有点抖。

  “所以早餐是牛奶加面包。”

  “牛奶面包!好呀!”我故作兴奋。

  “傻孩子兴奋个什么啥。”呀,我的口头禅。老妈关门下楼去了。

  又回到了心里不踏实的状态。各种恶心的记忆仍然历历在目。

  要不把床底下的玩具大盒子抽出来看一看?

  不要这样了,我这是在给自己开什么玩笑呢?这样很好玩吗?我就这么径直朝衣橱走去。

  一看,衣橱的门有点没关好。

  好几秒,我才继续呼吸。要不回头看看床底下?

  真的不要自己给自己开这么恶劣的玩笑了,怎么可能呢……

  回头只见在床底下的落地的床垫裙边中,隐约露出了老爸的白色衬衣袖子的一角。

  我没看错。我可以发誓。

  要抽出来看一看吗?

  不要。

  我才不那么傻呢。

  但是脚粘在了原地。

  “还是不要看了吧。求求你了。”原来也有自己求自己的时候。

  我擦了擦眼泪。说不害怕的话是假的。

  我真的想马上冲上前抽出那个大盒子,证实自己刚才是多么的愚蠢可笑,但是我却一味地害怕得不能动弹。

  不看了,真的不看了。

  但务必还是要看一看,不然我可能一下秒就会疯掉。

  我于是跪在床前,颤抖的双手在空中进退两难。

  落地的床垫裙边里面,藏着一个未知的恐怖世界。

  真的不敢看。

  这样吧,我不掀床垫,伸手进去掂量一下盒子有多重。那些布偶与卡片,怎么说都不会有一百五六十斤吧?

  真是个好主意。我把下巴搁在床边缘,就这么伸手进去掂量。

  唉?

  这也太重了吧?话说一百多斤有多重?

  假如老爸真的在这盒子里面?别瞎想!呀,我是真是呆子……但是双手仍然发抖。

  是因为使不上力才觉得重的吧?
此帖被评分,最近评分记录
SOS币:15(Grandia冰-蒂亜)

159

主题

493

存在感

132

活跃日
迷糊餐厅-轰八千代绯弹的亚里亚-神崎·H·亚里亚
帅哥离线 (◕‿‿◕)
 5 

SOS团二星级★★

5楼
发表于 2011-07-01 | 编辑
于是接卖萌的楼上

================================================

[令人抓狂]

  呀……

  呀呀!!!我抓狂了!

  一把捏住那一角的衬衣袖子,抽出了一件惨白的衬衣,是老爸的无疑。究竟是哪个该天谴的家伙乱丢东西?我愤愤不平地踢了床角一下,一把将床底下的大盒子抽了出来,依旧是那些舍不得丢掉的目面狰狞的布偶与卡片。

  真是的!真是,真是……真是太好了……我就这样伏在箱子上哭了起来。

  好吧,收拾完心情,伸手把盒子推回去,大概推到这个位置就行了吧?我继续将下巴搁在床边缘,把盒子送到那个所谓的恐怖次元。那时并没有抱着什么特别的想法。

  只感到一阵被轻轻抚摸的触觉,从我的左手手指第一关节到手背传递过来,我本能地立马将手缩回。

  房间一片死寂,这个早晨也太冷清了吧?

  或者是谁藏在床底下戏弄我?但是刚才令人毛骨悚然的轻抚,并不带任何体温。

  我的心跳有点紊乱了。本能地后退,真至后背靠到墙壁上。

  达达达,像是稿纸磨擦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逃走吧?可是我站不起来。

  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出现了。

  然后一只蟑螂不孚众望地出现了。

  什么!区区一只小强!

  我上前灭之。

  之后老妈说我长大了,不久前还怕得要命。



[学生会维稳处罚条例]

  “所以说,建议增加一项捕蟑螂罚,受罚者须捕获指定数量的蟑螂。这样对环境有好处,又能起到震慑的作用。”盈雪如此提议。

  “恶魔呀!怎么能这样做呢?”连平常总是笑眯眯的小蓝都起来反对这个什么破条例。

  “呀,名符其实的反动集会呀,知趣解散掉吧,解散掉。”枫在一角有点无聊地说道。

  “你这个学生会以外的人员,请注意你的用词。”凉涧扶了扶眼镜。“虽然我很赞同你的意见。”

  “看来,大家都很害怕小强呀。”盈雪有点得意。

  “今天的会长与平时不太一样。”枫与身旁的一位仁兄同时说了这句话。

  “虽然以前认真的眼镜女仆性格感觉很好,但是现在果然傲娇才是王道呀。”不明男子上前,不断蠕动两只触手。

  “这家伙是谁?样子好像有点不对劲。”

  “这个可疑的男子就是咱们的生活部长同志啦”小蓝介绍道。

  “没错,我就是阅人无数,惟鉴务之(正确的句子是“惟务鉴之”)的生活部长,简称‘生·长’!”(谐音伸长)生活部长还挺腰做了一个示范。

  冷场了。

  “那么下一个议程。”盈雪继续主持会议。

  “请问被小强爬上手背是怎么样的感觉?”枫不知好歹地问道。

  盈雪被戳到痛处。

  “我在想,会长你今天课间一个劲地洗手,现在又提到小强。”枫在客观地陈述事实。

  众委员议论纷纷。

  “我的女王SAMA呀,就算你的手被蟑螂摧残过,我也依然不会介意每天都握着它、抚摸它、摩擦它,以及用来做些XOXO的事……”

  生活部长被盈雪肘击之,脑袋嘭地在会议桌上着陆。听起来好像什么东西碎了。

  大家很安静。

  “那么继续进行会议。”盈雪微笑道。

  大家很听话。
此帖被评分,最近评分记录
SOS币:15(Grandia冰-蒂亜)

sosg_blocked

159

主题

493

存在感

132

活跃日
迷糊餐厅-轰八千代绯弹的亚里亚-神崎·H·亚里亚
帅哥离线 (◕‿‿◕)
 5 

SOS团二星级★★

6楼
发表于 2012-01-26 | 编辑
[肢解II]

  夜里,我睁开了眼睛。还在自己的房间里,身上只穿着一条内裤的我,手上还握着刀。

  不掀床底了。我打开衣橱,几只眼熟的面带笑意的布偶掉了下来,里面被塞得满满的。

  所以说懒得再看那盒子了,我下楼到主卧,拿钥匙开了门。

  一股恶心的腥臭味扑面而来。

  究竟是谁安排这种工作给我的?这算是什么意思?有什么道理?

  尽管抱怨不断,我还是把老妈的尸体给肢解了。中途只呕吐了三次。

  接下来怎么办?我可没有第二个大盒子了。

  打开冰箱一看,里面还比较空荡荡。

  于是我把冰箱里所有占地方的食物都放在饭桌上。腾出来空间,动手把老妈的尸块填塞进冰箱。躯干与头部分放在了下层。需要打保鲜膜么?但膜不够大。

  总的来说,我对这冰箱的容量很满意。中途由于一些尸块不太好放,我又合理地细剁了一下。

  或许我应该再购置一冰箱。

  “放进冰箱里的生熟食物都应使用保鲜膜,这是生活常识。”盈雪在学生会保持团员先进性大会上提到了这个议题。

  “要从保先大会过渡到保鲜常识,这其中的逻辑要经历多少曲折与磨难呀。”枫吐槽道。

  “哦,了解!”小蓝把手上的小碟田螺包好,放进了学生会会议室归属不明的一冰箱里。

  “这是小蓝你抓到的么?”

  “是的。”

  安静。找个人来吐一下槽呀~~

  “膜,是个好东西。”再次出席的生活部长如此断言。

  “谁来制止一下他如野马脱缰般的XE妄想呀?”盈雪受不了。

  生活部长拿起那卷保鲜膜:“小蓝同学,你平时用什么牌子的膜?”他突然一本正经地进行市场调查。

  “那个,记不清了,都是些杂牌子吧”盈雪倒是第一个响应这个问题。

  “我没有使用的哦,因为我家没有冰箱。”

  安静。

  “那么,小蓝同学”生活部长煞有介事地说道:“待哪一天你要使用的时候,我强烈推荐一个国际品牌,不贵的,防漏出色,轻薄易用,这就是大家所熟悉的--”

  生活部长一字一顿地说:“杜蕾丝……”

  盈雪上前华丽一击:“谁才熟悉这个什么破品牌呀!!再说这个牌子出保鲜膜会有人买吗?”

  看来这个国际品牌还是被广泛认可的。(杜蕾丝为常见的避孕套品牌)


[崩坏]

  我半夜里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家里的楼梯上。于是走到客厅,看到饭桌上格外不协调的牛奶与香蕉,还有一小盘熟食等等,这些原本应该放在冰箱里的呀。我也懒得打开冰箱看了--以后万一忘记老妈在里面了,打开冰箱后的冲击性也太大了吧。于是我从电视机的小柜台里找来封箱胶,轻轻地在冰箱门把附近贴了一下。

  老爸的话就这样在楼梯旁放着也不是办法。我凑近看了看,不行,已经有尸臭了。

  要让生肉不臭的话,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将其煮熟。

  那么就开始烹调吧。这还真是人类可以想象到的最糟糕的一次做菜经历。

  我翻出家里最大的锅,开始煮了起来,首先下料的是老爸的手臂。躯干方面太大了,一定要进一步切开才行。看来我已经不介意肠子什么的内脏了。这还真是个大工程呀。

  下一秒,我愣住了。

  这菜,做出来给谁吃呢?

  带着这个疑问我醒来了。手上握着那把粉红色菜刀。

  坏了。

  没事,天已经亮了。虽然由于下雨的缘故比较昏暗。

  “这样不行呢,我是自己作弄自己手握菜刀睡觉,所以净做一些很厉害的梦呢……”我自己给自己解释个什么劲。

  看一下衣橱吧。

  心跳得很紧,不过我还是打开了。

  恍惚间看见尸块。

  在下一刹那,却只见我那一排井然有序的衣服。当然衣服中间不可能有什么异物。

  很危险呢,我还真是的,神经衰弱得都看见幻觉了。

  于是我下楼,跟那两个梦里的尸块一起温馨地吃早餐。

  谁那么无聊在冰箱门把附近贴了一小段封箱胶?

  正这么想,一回头--没事,老爸还是在看报,老妈还是在唠叨。

  他们都活着。

  明明是这么的理所当然,但是我总是生怕下一秒钟他们会变回一堆尸块。

  他们会被我杀掉。

  杀掉他们并非我所愿。但是我这么期盼着,期盼着得到解脱的这一天到来。

  我想把他们杀掉。

  即使是整天装疯扮傻,无忧无虑地在学校厮混--明明这样的像傀儡一样生活着就好了--即使这样自欺欺人,我的精神状态也到极限了。

  没有学校的那班家伙,也许我早已在街上歇斯底里地尖叫了。

  不想放学,更不想回家。

  今天是周六了。告诉了老妈我在同学处住一晚,所以不回家了。

  我在想,即使我不回家,晚上他们还是会变成尸块吧。

  但最糟糕的结果还是在新的地方出现新的尸块。

  不行了,我只能流落街头了。

  半夜里把路人给杀了也是不好的。所以要找一个没有人到来的地方。

  可是我又没有胆量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待一晚。

  说什么呀,我明明都连杀两人了,居然还没有这个胆量。

  夜幕降临。如果身边有人来陪,那还可能安稳一些。

  但如果陪我的人成了牺牲品?这么想我还是不可能获得下一刻的安宁。

  找爸妈陪我?才不要呢,醒来发现身边是两堆尸块,我可受不了。

  不行,我要找点事来干,不然只是会往死脑筋里想。

  做作业吧?那啥,我还是傻冒了。
此帖被评分,最近评分记录
SOS币:25(Grandia冰-蒂亜)

sosg_blocked

4

主题

88

存在感

64

活跃日
南家三姐妹-南千秋妖狐X仆SS-髅髅宫歌留多一起一起这里那里-御庭摘希
 4 

SOS团一星级★

7楼
发表于 2012-01-29 | 编辑
这真的是短篇么==嘛这不是重点~
感觉有点猎奇阿~
莫名想到了由乃酱……

期待更新~

9

主题

31

存在感

4

活跃日
这个是僵尸吗?-春奈
 3 

SOS团新手

8楼
发表于 2012-02-04 | 编辑
LZ写得很从容,所以比较详细,不过味道淡,绝望不够,无数次绝望后找到希望再失去然后逃避,自我安慰,自我欺骗,被折磨,被摧残,直到坏掉
转而成为可悲的加害者,加害他人,拯救他人,自己却活着,不得不活着,只允许活着.....

不这样不行呢
仅为天枰,即其存在本身毫无意义

159

主题

493

存在感

132

活跃日
迷糊餐厅-轰八千代绯弹的亚里亚-神崎·H·亚里亚
帅哥离线 (◕‿‿◕)
 5 

SOS团二星级★★

9楼
发表于 2012-02-04 | 编辑
引用第8楼天枰其本身2012-02-04 21:51发表的“”:
……不过味道淡,绝望不够,无数次绝望后找到希望再失去然后逃避,自我安慰,自我欺骗,被折磨,被摧残,直到坏掉
转而成为可悲的加害者,加害他人,拯救他人,自己却活着,不得不活着,只允许活着.....

不这样不行呢



原来每个这在里码字的人内心都有个老虚啊

我个人的喜感太强烈了,该认真严肃严肃的时候老是板不下脸来
sosg_blocked

关于我们|无图版|SOSG WIKI |投放广告

Copyright © 2006-2017 SosG.Net
Total 0.033199(s) query 6, Gzip enabled,  沪ICP备07006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