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6828|回复: 30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跳转到指定楼层

治愈系战争小说,击落月球之时



7

主题

21

存在感

6

活跃日
 2 

实习生

发帖: 98
SOS币: 2948
G币: 0
注册: 2011-05-08
访问: 2017-12-28

楼主
发表于 2011/07/06 | 编辑

猜你喜欢: muv, 击落月球之时, muv-luv su-47


首先声明:这是一个治愈系的战争故事,手动斜眼。某几位可能以前见过,但是我非常期待sosg众的吐槽!

第一章 破碎的战线

1月5日,斯摩棱斯克前线
失陷的城市已经看不见了,战线在一夜之间后退了40公里。
在凌晨的天光下,雪原是一种平添寒冷的暗蓝色。在远方的各个方向上,被击毁的坦克们冒出一道道黑色的烟柱,因为一夜无风,这些烟柱笔直地向高空升去,好像是连接天地的一条条细长的黑纱。顺着这些烟柱向上看,刚刚显现晨光的天空像是被一团巨大的白色乱麻充塞着,这纷乱的白色线条仿佛是一个突然获得神力的后现代画家欣喜若狂地划在天上的。那是混杂在一起的战机航迹,是俄罗斯空军和同盟国空军一夜激战留下的。
来自空中和远方的精确打击也持续了一夜,在一位非专业人士看来,打击似乎并不密集,爆炸声每隔几秒钟甚至几分钟才响一次,但每一次爆炸都意味着一个重要目标被击中,几乎不会打空。这些爆炸的火光,仿佛是昨夜这篇黑色画布上的一道道荧光颜料。而画布又是被前一个后现代画家涂黑的。
尼克莱•维多维奇中尉正缩在一辆已经没有什么行动能力和使用价值的BTR80指挥车里,“抢救”着文件。所谓的抢救,基本上是按照哪些纸上面有他修改更正过的数据或者亲笔的涂鸦而定,其他的留在原地。打扫战场的北约盟军士兵们不一定会对这些资料感兴趣,毕竟他们随时更新的数据库中肯定存下了由电磁天线系统反向计算下来的每种俄罗斯电子战兵器的信号特征和其他的信息。
而且,他们肯定也随时能捡到这些操作指南,俄国军队的每支电子战部队,不论规模,都会有大量的分发,但是这些纸上面的数据高度统一,而据尼克莱的经验来看,局限性非常大。
“幸好俄罗斯森林资源充足。”尼克莱看了看被他分为“废纸”的那一大摞文件,抓起了身边的RPK轻机*和电脑,跳出了车门。
他把缠在一起的RPK74和电脑包的两条背带解开,然后挎在肩上。这时,他听到有人在喊他:“维多维奇!竟然还有个同志在坚守阵地!”
“少校同志真是让我敬佩啊!”尼克莱发现了靠在一个弹坑边说话的人,是他的上司,营部的电子部队总指挥卡琳娜。“对我来说,坚守阵地没有坚守现在这个发型困难啊,他们总说,军队剃光头是因为战场上头发会被烧着,提前剃了得了。”
“还有人在战斗吗?”卡琳娜不想和尼克莱探讨平头比光头有什么优点,说起了更严肃的话题。
他们所在的电子对抗排是在半夜被毁灭的,当时这个排所在的位置上遭到了一次由盟军的新型电磁指引系统引来的精确空袭。临时加装干扰机的BTR80还在燃烧,大部分的电子战车辆现在都变成散落在周围雪地上了一堆堆黑色金属块。
“应该有很多。情况还行的,要是我来判断形势的话,咱们赢的概率还是挺不少的。毕竟是俄国开的战,先发制人的干掉了轨道上所有卫星。”
卡琳娜从弹坑里站了起来。“要是我,在刚开战的那几个星期,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盟军有……”
尼克莱打断了她的话:“我知道,那个我老乡发明的电磁天线。克罗地亚出品,质量好到难以想象。”
“你说什么,老乡什么意思?”
“很久远的故事了。现在,美国在阿拉斯加和月球上建起的电磁天线系统,最初的概念和样机,就是我的克罗地亚老乡尼克拉•泰斯拉发明的。我以为那些挤对我的家伙们已经把这个故事已经把这事传到营部了。”维多维奇又是有点不耐烦,又是有点自豪地说。
这时,一个灰头土脸,扛着RPG27火箭筒的坦克兵从维多维奇身后跑了过来。“Maya babushka! Моя бабушка!”他大喊着。
“喊你的奶奶?”卡琳娜看着他,觉得这个坦克手可能是吓得神经错乱了。
“听着,我找到一辆能开的车,同志们快撤!”坦克手指了一下不远处一辆UAZ吉普。然后,他仔细看了看两人:“啊啊,电子部队的啊,我听刚才路过的新内务部的同志说,让我带着我见到的所有电子对抗部队的人到最近的指挥部。”
“新建的内务部还真能承担什么特别命令?我还以为那里有点脑子的人都叛变了之类的。”维多维奇有点怀疑。
“不管了,走吧!”卡琳娜决定放弃阵地。
刚才战场上的天空像是疯狂的巨大画展,而现在的斯模棱斯克郊区,也变成了身怀神力的实验派艺术家们的雕塑展示场。灰色的房屋在凌晨的阳光下照得鬼影幢幢,那些恪尽职守的路灯们发出的黄光让这一幕更加诡异。在这些废弃的楼房后面能看到黑烟升起,还有俄军的探照灯在试图搜索像裂了缝的玻璃一样的天空。
“同志啊,你刚才喊‘我奶奶’是什么意思啊?”维多维奇在吉普开了一段路之后问。他把RPK74的弹匣卸了下来,手握*管,准备如果坦克手发疯就给他一闷棍自己开车。
“我告诉你们,如果以后要是有了自己的车,无论是摩托,还是汽车,或者是坦克什么的,一定要在上面喷上моя бабушка! 没有人会去撞写着‘我奶奶’的车尾巴,对吗?还有坦克也是,如果上面写着‘我奶奶’,敌人看见就会想,‘它上面怎么写着“我奶奶”?我该怎么报告战绩?’他们不会对你开炮!”坦克兵说得头头是道,看起来还挺清醒的。
很快,他们碰到了一辆BMP-3和两辆T-80U组成的车队。现在担任吉普司机的坦克手停下车,向BMP炮塔上面露出头的军官挥挥手:“他们就是从那个被打成渣的干扰排找来的,内务部同志!”
内务部军官缩了进去,从后门出来,欣喜若狂地大喊:“尼克莱啊!我以为你下放到前线部队之后就没机会看到你了!”
“伏拉迪米尔,好久不见。”尼克莱向卡琳娜介绍说:“这是我特种部队训练时的朋友,普加乔夫同志。现在……你混到少校了?伏拉德,这是卡琳娜,也是少校军衔。”
“你好,少校同志……咱们好像以前在军区会议上见过?”伏拉德让两人进到BMP里面,然后又让后面的T80U把吉普车挂上,作为感谢带坦克手一路。
“我不能坐BMP吗?”坦克手觉得有点吃亏。
“军衔不够,同志。”伏拉德关上了BMP的门。

1月5日(时差不计),月球表面103区基地
月球上最大的,也是唯一的永久性人造设施正在维持着全球很大一部分的北约盟军通信。基地的十几座泰斯拉电磁全波段天线都在各司其职的发送和接收电波,输送战场信息和从地球磁场中提取电力。
这十几座天线看起来就像十几根教堂的尖塔一样,撑起这个有点让人匪夷所思的时代。基地的命名本身就很有问题。比如,它根本不在月球的103度经线或者纬线上,也不在NASA的月球分区103区里面。官方的解释是这个基地的开发进度处于登月计划的第1阶段第3步——永久设施,但是它居住区的规模可是达到了第2阶段的水平——足足1500多人。唯一可以和它在尺寸上相提并论的是俄罗斯的巨型空间站“暴风雪-10000”,由数台核脉冲引擎推进,现在在L4平衡点待机,不过因为盟军的飞船都在中转地球上的通信,没有什么能威胁到那艘飞船。
在去年11月开战时俄罗斯对地球轨道上卫星进行的空射弹道*袭击之后,全球卫星通信断开,现在这里连同几艘美国和联合国的飞船一起,承担着全地球无线交流的信息量。本来泰斯拉天线传递信息还是个实验中的小项目,但是突如其来的需求让这里成为了掌握地球命运的地方。各国派到月球上的科研人员倒是也非常“以大局为重”,没有发生派别斗争。
“把中转飞船的人叫回来换班吧,尼克。”基地的技术主管普拉顿博士在主控室里对着面前固定在墙上的麦克风说。
“了解了。”普拉顿身边的屏幕切换到了观察外界的摄像头画面。“你也该换班了,雨果博士正在往这边过来。”切换画面和说话的是103区的天线系统管控电脑,它以电磁天线技术的发明者,尼克拉•泰斯拉命名,但是基地的一大半人喜欢叫它“哈尔”,因为它几乎像《2001太空漫游》里的电脑一样全知全能,也在很多人心目里一样可怕。
“中午好!”艾雷恩•雨果博士按着门铃,在门口摄像头用的屏幕里说。
“今天,对地攻击的申请我一个也没同意。”普拉顿告诉她,“他们已经有足够的常规武器去把敌人揍个半死了。而且目前,没人知道一次离子攻击的辐射对土地有什么影响。”
“在四五点钟的时候还是有几次轰击的。是阿拉斯加的人自作主张吗?”尼克提醒两人。
“我做的批准。现在世界要的是尽快结束这次大战。”艾雷恩说。
“为什么?”
“如果我们让战况进入胶着状态的话,对以后几十年的重建是很不利的。而我们又不能直接用伪造信息什么的办法让他们停火,只能加快战争了,普拉顿博士。”
“好吧,现在,新搬来的邻居怎么样?”普拉顿叹了口气。
“暴风雪飞船吗?什么动作也没有。据说是里面都搬空了,宇航员们下到地球打仗去了。”
“我们在这里,其实和他们在地面上战斗,是差不多的吧。”普拉顿若有所思地说。
1月5日(莫斯科时区同步),L4平衡点,“暴风雪-10000”号  
“暴风雪-10000”太空组合体有一座小城市那么大,它的体积相当于两艘巨型航空母舰,计划中能使5000人同时在太空中生活。当组合体处于旋转重力状态时,里面甚至有一个游泳池和一条小河流,这在当今的太空工作环境中,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奢侈。但事实是,“暴风雪-10000”号是自“和平号”以来俄罗斯航天界一贯的节俭思维的结果。它的设计思想是:在一个构造中组合太阳系内太空探索的所有功能,这样虽一次性投资巨大,但从长远看还是十分经济的。这艘飞船可做为空间站在地球各个高度的轨道上运行,也可以方便地移动到月球轨道,或做行星际探索飞行,甚至作为殖民卫星,试验太空城市也完全可以胜任。以它那巨大的体积,等于把一个研究院搬到了太空中,就太空科学研究而言,它比西方那些数量众多但小巧玲珑的飞船具有更大的优势。有点讽刺的是,威胁着它的103区基地的相当一部分建材都是在国际太空合作项目中,由它作为中转站来运输的,而现在环绕着地球指挥北约军队的美国宇宙军舰队,在战前也用它来当补给站。
当“暴风雪-10000”号准备开始前往木星的为期三年的航行时,战争爆发了。当时它上面的一百多名乘员全都返回了地面,他们大部分是空军军官,只留下了米沙一个人。这时“暴风雪-10000”号暴露出它的一个缺陷:在军事上它目标太大,虽然外表形似要塞但是没有任何防御能力。这曾经被归罪于建设是国外科学家和机构对空间站的投资,认为是设计图由被西方势力收买了的科学家篡改过。但其实俄国设计者们一开始就没有预见到后来太空军事化的进程。战争爆发后,“暴风雪”号只能进行躲避飞行。
一束如游丝般的电波把飞船上唯一的乘员米沙同地球连接起来,也把那遥远世界的忧虑带给了他。他刚刚得知,莫斯科近郊的控制中心已被*摧毁,对飞船的控制转由设在古比雪夫的第二控制中心执行。他每隔5个小时接收一份从地球传来的战争新闻,每到这时,他就想起了父亲。

1月5日,莫斯科总指挥部
俄军总司令米哈伊尔•列夫森科将军和西线战区司令亚当斯基将军面对着一面巨大的屏幕,上面是全俄国的形势:代表北约联军的蓝色已经在代表俄军的红色左边形成了一堵墙;支持旧势力的军队,以及旧内务部的原反恐部队用黄色表示,也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亚当斯基一根接一根的抽烟,时不时地用烟在屏幕前比划着两三下,想找到一个突破口,但怎么都找不到,列夫森科就在一边无言地看着。终于,他开口了:
“同志,你来说说具体情况。”
亚当斯基刚抽完一根烟,又从盒里拿了一根。他听见问话,刚拿出来一半就放下说:“北约在斯摩棱斯克一线的兵力已达七十五个师,攻击正面有一百公里宽,多处都被突破了。”
“东线的白军呢?”列夫森科问。
“白内务部的精锐部队,反恐部队什么的,再加上反对捷格加廖夫同志的第11和14集团军,二十四个师左右。现在在围攻雅罗斯拉夫,不过很慢,否则很可能会从伏尔加河顺流而下。”
“他们只是吸引火力而已!帝国主义的头头们是不会让他们抢风头的。”列夫森科笑了一下说,“从战略角度来看问题吧,亚当斯基同志!而且他们自己也只是在试探。你认为他们用多少时间能把雅罗斯拉夫占领?”
“确实是慢了一些。11和14集团军的兵力,加上旧内务部的巷战能力这么慢有点说不过去。”
“因为旧政府的号召力东线的几个集团军叛变,确实是在我们背后捅了一刀,但一些指挥官在心理上把这当做借口,使我们的作战方针趋向消极,这种心态必须转变!当然,应当承认,要从根本上扭转战局,莫斯科战区的力量不够,我们的最终希望寄托在南方军区增援的高加索集群和乌拉尔集群上。”
“较近的高加索集群要完成集结并进入出击位置,最少也需一个星期,考虑到制空权的因素,时间可能还要长。”亚当斯基回答的有点忐忑不安,把他的烟整盒递给了列夫森科。
1月5日,西线某盟军机场
刚结束巡逻任务回来的第80战斗机飞行中队队长克洛维斯•桑格列少校从他的英国空军版EA-18G“咆哮蜂”上面走了下来,摘下头盔准备抽根烟。
“在二战的时候,我们的前辈们也是这样吧?”他的僚机,同时也是中队里资历最浅的队员问。
“有挺大差别的,兄弟!”克洛维斯回答,“首先,二战的时候,我们80中队驻守在中东,地中海那里,从利比亚到希腊,再到以色列。虽说是节节败退,但是也一直在英国战斗的第一线。天气有差别啊!在那里你开着“飓风”飞起来能冻得半死,地面上你能热得半死。”
几个也是刚飞行回来或者等待出击的飞行员围了上来。
“我们当时的通信非常的差。基本上,所有敌人动向都是由希腊的游击队给我们用电话报告的。而且机场和飞机之间几乎没有无线电通信!虽然吗,现在我们的卫星系统被破坏了,但是ORH-66观测直升机还有现代的短距通信可是有效率多了。”
“我想我还记得当时那些参加过不列颠空战的老兵们来参观的样子。”一个飞行员说。
“希腊空战和不列颠空战是很不同的!”克洛维斯有点恼火地说,“几乎一切情况都不一样。我的曾姥爷是当时希腊军队的陆军士兵,他告诉我,有几个星期的时间,整个希腊只有15架可以飞的英国飞机,是我们的80中队!而且伦敦的喷火战斗机的驾驶员们都是英雄,我们不是。几乎没有人可以看到我们的行动,没有多少战士们在给李•恩费尔德*装*时会想到,给他们运输弹药的船是谁护航的。我们也没有多少机会在雅典市区之类的地方给市民们展示一下,因为我们数量太少了。我们最后的一次大规模行动,就是以残留的12架飓风战斗机列队飞过雅典上空,去面对一百多架的德国战机。这就是英国式的勇气!
“当然,这种勇气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那天战斗之后,全希腊只剩下了7架能飞的盟军战斗机,它们被送到克里特岛进行最后的抵抗。这里,我想让你们记住,我们当时的通信非常的差!这7架战斗机在去克里特岛之前,奉命掩护陆军的撤离船队,但是糟糕的通信让他们找不到船队的位置,还因为时机不当,因为德军的袭击牺牲了两架。
“我曾姥爷的船躲过了空袭,在5月克里特岛失守前几天见到了在希腊80中队的5架飞机里,最后的飞行员。他们都说,空地通信失败是当时英国和希腊的联军损失惨重的很大一部分原因。虽然我快退役了,但是我报名来俄国作战就是不想再看到1940年的那种情况,以前陆军的后代,现在当当空军来保护陆军的战友们。”
第80中队的飞行员们感到了一种奇怪的使命感。有人认为,桑格列少校预知了几天以后会发生的事,这样队员们就有了违命出击掩护被围困的陆军部队的决心。

恶搞/致敬点:
моя бабушка
我认识的一个俄国朋友的名言,除了奶奶和感叹之外还有一重意思。

发型
有一个原因是故事中2018年的俄军很大一部分是剃光头的民族主义者,也就是красно-коричневый的光头党。

这十几座天线看起来就像十几根教堂的尖塔一样,撑起这个有点让人匪夷所思的时代。
来自钟楼怪人歌剧版的名言。

80战斗机飞行中队
来自二战时1941年驻希腊的最后一支盟军飞行中队,现在其实已经被裁了。

克洛维斯·桑格列
赫克托·蒙罗一些短篇小说中的主角,原来是英国人(现在也是)
此帖被评分,最近评分记录
SOS币:420(葉月紗重)

http://tieba.baidu.com/f?kz=1072468860

827

主题

1741

存在感

823

活跃日
Clannad-杏
喵~离线 一只讴歌黄昏的小乌鸦

禁止发言

1楼
发表于 2011/07/07 | 编辑
No permission to view this article
此帖被评分,最近评分记录
萌度:1(灼眼.の.夏娜)SOS币:50(葉月紗重)

轻音战奇谭------百合的特别时代剧
轻小说社3.5------润,你真的不是幸村吗?
隐剑百合抄-------向藤泽周平致敬的百合武侠

37

主题

555

存在感

210

活跃日
海猫鸣泣之时-路西法海猫鸣泣之时-雷维阿坦海猫鸣泣之时-撒旦海猫鸣泣之时-贝露菲格露海猫鸣泣之时-玛门海猫鸣泣之时-贝露赛布海猫鸣泣之时-阿丝磨德乌丝东方-八云紫魔法少女まどか☆マギカ-佐仓杏子Durarara!!非日常~池袋的少男少女上海ComiCup纪念版SOS姬广州ADSL纪念版SOS姬
美女离线 首吊人形。
 5 

SOS团二星级★★

2楼
发表于 2011/07/07 | 编辑
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看的。说真的这个文章我看完之后,脑子里首先跳出的是一个人名(大刘)然后就是『全屏带干扰阻塞』


7

主题

21

存在感

6

活跃日
 2 

实习生

3楼
发表于 2011/07/08 | 编辑
引用第2楼葉月紗重2011-07-07 22:31发表的“”:
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看的。说真的这个文章我看完之后,脑子里首先跳出的是一个人名(大刘)然后就是『全屏带干扰阻塞』


没错,这部战争小说正在通过一道名为治愈化的工序,治愈化
http://tieba.baidu.com/f?kz=1072468860


7

主题

21

存在感

6

活跃日
 2 

实习生

4楼
发表于 2011/07/08 | 编辑
第二章 通向你们的路

1月5日,俄罗斯军队前线参谋部
虽然离开会还有些时间,一群电子战部队或者学过电子战相关知识的军官们已经聚在了前线参谋部的临时建成的会议室门口。他们有的像卡琳娜和尼克莱一样刚从战场上死里逃生,灰头土脸,其他人虽然还没有去前线,但是看到这些战友们的样子都不寒而栗。
很快,另外一群人也来到了会议室的门口。这些是陆军部队的前线指挥官,他们从穿着和神情上面都和技术军官们相当不同,身上都是同样的棕绿相间的野战迷彩,有人戴着苏联时代风格的毡帽,有人直接戴着头盔走进来,只是把风镜推到了脑门上。他们可没有像后方通讯员们那样被从前线逃回来的电子战军官们的惨样吓到,而是脸上都带着点兴灾乐祸的意思。
“我说,这些大学生同志们,终于看到战场是什么样子的了?”一个身上还背着弹匣包的少校说。
“喂,师长同志,从开战起我们可都是在步兵部队的第一线作战的。”尼克莱注意到顶嘴的人军服上有和刚才那个少校一样的标记。不知道他是怎么有了这么大的胆子,也许是因为现在所有人都因为战争变得焦躁了。
“你们的师把通信兵直接放在步兵部队的第一线?这算什么战术运用!”另外一个技术军官这边的人说。他身上还背着电台,看着像是空降部队来的。
“住嘴,谢苗诺夫。你在叛逃白军未遂之后还没进惩戒营就是万幸了。”尼克莱看到,竟然连政委也要参与到这场关于本来应该是关于电子战的争论中来。
“我们前线的大部分电脑最近以来经常显示不能和作战中枢系统连接,就说今天早上吧,我们部队在自己的战区正面和两翼的情况全不清楚,只接到一个命令:接敌。唉……假如能知道敌方及时的动向,投入一半的增援兵力,敌人就不会在我们的位置突破。整个战线的情况,大概都是这德性。”终于有人谈到了正事。
“我们的电脑连不上线,肯定是敌方在进行信号干扰,中断了我们的车载无线网络。”第5集团军的一名上校说。
“敌人在从内部开始搞破坏!我们的战局联网系统是建立在什么样的软硬件平台上?为了省钱用LINUX,基层的机器直接用民用版WINDOWS,CPU是INTEL和AMD!这是用人家养的狗给自己看门!在这种情况下,敌人可以很快掌握诸如跳频规律之类的电子战情报,同时用更多更有效的纯软件攻击加强其干扰效果。总参谋部曾经大力推广过国产操作系统,但到了下面阻力重重,你们集团军就是一个最顽固的堡垒……”卡琳娜慷慨激昂地说。
尼克莱突然想起了什么东西,把笔记本电脑从包里抽出来,又拿出一张光盘,说:“这个问题,不要提高到政治高度吧。我这里有以前我的同学做的破解版WINDOWS MK.B,是用微软内部的自用WINDOWS改出来的。只要不嫌它有点修正主义,完全可以胜任我们的保密和操作速度的要求。”他把系统盘给旁边的其他技术军官们看了看。
突然,争论不休的两伙人都肃立起来,向着走廊的方向敬礼。原来是列夫森科将军来了。尼克莱赶快把电脑和系统盘收进了挎包。
“同志们,你们现在说的就是今天我们要解决的,我们在会上来讨论吧!”列夫森科将军说。
大家很快在地图前坐好了。和在门口时一样,来开会的人旗帜鲜明地用座位分成了互相怒目而视的两派。
现在直线距离最近的技术军官和指挥官是卡琳娜和列夫森科将军,他们两人都没有入座,而是在门口窃窃私语似的说着什么。两人说完话,就分别坐到了技术人员这边的最后面和大屏幕控制面板边,变成了离得最远的人。
“同志们,让我们来重新换个角度感受一下这黑暗。”列夫森科关掉了大屏幕和所有光源的开关,会议室顿时漆黑一片。
“同志们,我们要明确的是这样一点:目前,电子战是我军夺回战争主动权的关键!我们首先必须承认敌人在电子战方面的优势,甚至压倒优势,然后我们必须以我军现有的电子战软硬件条件为基础,制定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战略战术,这套战略战术的目的,是要在短时间内,使我军和北约在电子战方面形成某种力量上的平衡。也许大家认为这不可能:我军上世纪未以来的战争理论,主要是基于局部有限战争的,对目前在军事上如此强大的敌人的全面进攻,确实研究得不够。在这样严峻的形势下,我们必须以一种全新的方式思维,下面我要介绍的新型电子战战略,就可以看做这种思维的结果。”
“我们要达到的是逆向对等吧,要瞎两边一块瞎?”尼克莱飞快地抢了一句话,然后拼命地想把这句话咽下去。
“这位同志说的很好,思维方向不错!”列夫森科不但没有发火,反而称赞了尼克莱。“在一个月以前,我们使用空射弹道*和反卫星火箭进行的对于北约通信卫星的攻击,其实就是一种得到逆向平衡,或者说共享弱点的方式。我们应该记住,是北约,而不是我们俄罗斯人什么事都要依靠技术优势!他们可是被科技给惯坏了,实际上没有什么打硬仗的意志!”列夫森科将军肯定不知道,在几十公里外的一个机场上,有个北约飞行员对他的这种评论很有意见。
有人开始笑了起来:“这就是所谓的‘把智商降到一个水平,再用经验……’”
“虽然说的有点难听,但是,现在这就是打败北约的办法。”
现在所有人都在黑暗中肃静地听着将军。
“我们的秘密武器,是由刚才的卡琳娜•留布科夫同志和她的研究小组开发出来的陆基EMP全频率干扰站,它的代号是洪水。它的大小可以装入一辆装甲车,能同时发出3KHZ到30GHZ的强烈的电磁干扰波,覆盖了除毫米波之外的所有电磁通讯波段。知道吗,同志们,”列夫森科苦笑了一下,“这种武器在西伯利亚某基地进行的第一次试验就给我们军区惹来了一屁股官司:附近那座城市的电磁波通讯全部中断,手机不通了,传呼机不响了,电视机和收音机都收不到信号,对银行和股市的影响更是灾难性的,地方上把造成的损失说成了天文数字。甚至呢,还有人发誓在那天看到北极光了!”
听众们都小声地笑了起来。
“‘洪水’的灵感来自于电磁*,原理就是通过*连续起爆,在一次性线圈中产生强烈的电磁脉冲。所以当时我们试原型“洪水”的时候,它工作起来简直就像火箭发动机一样,产生的噪音足够震破附近的窗玻璃,这就决定了它只能遥控操作,而就算距机器有二三千米,我们的操作人员还得穿上防微波辐射的防护服。那时候‘洪水’在总装备部和总参的电子战指挥机构引起了很大的争论,大部分的人认为它没什么实战价值,在有限战场上使用它,就如同在巷战中使用核武器,对敌我的杀伤力都一样大。不过呢,现在就是使用洪水系统的最好时机。”
听众们又都肃穆起来。确实,这就是引领俄军走向胜利的最好办法。列夫森科打开了灯,几分钟后大屏幕上出现了洪水系统的设计图。尼克莱对着卡琳娜肃然起敬,但是在他正要恭维一下的时候,突然有人走进了会议室,和列夫森科说要找尼克莱。
来的人是普加乔夫,他声称有新内务部的命令要给尼克莱。
“听着,兄弟,这任务估计只有你是合适人选。”普加乔夫又把尼克莱带到了刚才那辆BMP里面,然后告诉司机要去古比雪夫的宇航控制中心。
“你该感谢你的头发,尼克莱!你现在有个万里挑一的职位,是潜入月球的美军基地!”普加乔夫关上了一切车门之后对尼克莱说。
“什么意思?我去月球?”
“正是这样。新内务部的特种作战专家们想出来了一个消灭北约电磁优势的办法,直接干掉他们的第103区基地!”
“为什么不找你?”尼克莱半信半疑。
“同志。其实吗,咱们两个当初参加的训练,就是给在宇宙中进行特种作战做的准备。现在吗,合适的人选不是都跑了就是像我一样事务缠身,而且他们还是要找一个足够西方化的人,这得归功于你的发型,你被抽中了!”说着,普加乔夫递给尼克莱一沓又一沓文件。
“首先,尼克莱,我们会把你发射到轨道上,然后和暴风雪空间站会合,在那里你会得到混进月球基地用的身份之类的东西,接下来就是到宇航中心之后再说了。”
一路上,尼克莱一边看着资料一边暗暗地对现在战争的走向不寒而栗,他觉得,虽然自己要进入太空,但是很快世界就要倒退到宇航时代之前了,说不定还会倒退更多。

1月5日,北约前线指挥部,司令办公室
北约军队总司令米莱斯基将军看上去要比他的对手列夫森科放松很多,无忧无虑。他被塑造成一个典型的军事家,对战术战略层面上的指挥都深有造诣,而且个人生活作风也相当优良。但是,他和他儿子的关系相当差,以至于被挖苦他的人称为现在战局里唯一能让米莱斯基作出战略失误的事。
“您儿子从奥马哈,战略空军指挥部来了电子信息,长官。”他的通信员报告说,“信息有点不礼貌,我就不念了。”
“没关系,我不挑剔。”将军盼望着自己的儿子能赞同自己。
“他说,如果你能把这场战争打赢,他就把crack戒了。”通信员还是没有把信上面带着的脏字带上,“好像他不信我们能胜利似的。”
米莱斯基叹了口气,在这之前他还不相信自己儿子会磕药。现在这小子还用了战略空军指挥部宝贵的泰斯拉通信系统来打击自己!
“还有呢,将军,有俄国记者要问你,作为美国的俄国移民后代,攻打俄罗斯时有没有良心谴责?”看来精神打击是一个接一个。
“告诉他,就跟肖邦写反对俄罗斯沙皇的音乐的时候感觉差不多。我不是俄国人,我的祖先也不是,只是生活在被沙皇占领的土地上的东欧人,像肖邦那样。”
1月5日,古比雪夫宇航中心
尼克莱万万没有想到,接到临时调任的通知之后,接着的真的就是今天飞往月球的命令。他在宇航中心接到了小米哈伊尔•列夫森科的远程通信。他想,接下来他的长官就从老列夫森科变成他的儿子了。
“很高兴见到你,维多维奇同志。我听说你不光是特种作战的专家,你也对电磁技术有些研究?”
“是的首长,这个任务我会不遗余力的完成。”尼克莱尽量毕恭毕敬地说。他几乎完全不了解小列夫森科。不像总统的儿子亚历山大,米沙没上军队大学,没有参军,尼克莱只知道他在战争前是个物理学家。“身为特种部队的一员,我会尽我的职责,把电磁学的知识用来为我们的胜利服务。”
“……谢谢,维多维奇同志。是啊,科学应该为我们的胜利服务。”不知道为什么,米沙一开始说话时停顿了一下,也许是因为信号问题。尼克莱还觉得,米沙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无可奈何。
米沙请了一下嗓子,又说:“现在我来说一下我们的任务吧。趁着洪水系统造成的电磁混乱吸引走美国轨道舰队,空军的同志们会把你发射到轨道上。接下来我的飞船会和你会合,维多维奇同志。你会去月球,潜入北约的基地。你的电磁学知识会派上用场的。你得想办法收集北约军队调动的情报,我会用“暴风雪”来接收再发给地面上的同志们。”
尼克莱听着这些近乎疯狂的任务目标并不害怕。因为他感到这任务可以让他更接近尼克拉•泰斯拉,他充满神秘感的“老乡”和他的科学遗产,而且还有一种他自己也说不清的神秘力量鼓动着他,像是来自远方或者未来的呼唤。
“明白了,列夫森科同志。”
“月球上的那些美国人,一定是一些缺乏美感的人。”不知道为什么,米沙说起了和任务无关的话题。“他们把月球变成了兵器,地球的磁场变成了弹药,对宇宙和自然的内在美有深刻感觉的人,是不会去进行战争的。更不用说这样的煮鹤焚琴……”
“非常正确,首长。”但是,尼克莱私下却对103区的研究和它的巨大力量更有兴趣了。
尼克莱的武器是一把经过改装了的 “野牛”*和一把PSS气密*。他知道103基地里有美国专门建立的特种部队,月球陆战队保卫。从已知的情报来看,月球陆战队装备有专门进行过宇宙战改装的XM9突击*以及UMP45还有TDI Vector*,虽然口径和他挑选的装备的并不一样,但是一般来说,如果消耗完了自己的弹药需要去缴获敌人武器补充,也和任务失败没有什么区别了。
在尼克莱之后,又来了一个看上去很重要的人物。新内务部的人看到来者后,把尼克莱带走了,让来者到主控室去和“暴风雪”通话。尼克莱在出门前突然发现,那人正是当时反恐部队学校里的前辈,现在捷格加廖夫总统的儿子亚历山大。
现在,俄罗斯的总统和总司令的儿子“面对面”地在宇航中心里见面了。亚历山大和米沙从本质上来说是相当不同的人,但是他们现在要为改变战局而合作。比如说,一般男孩子喜欢的东西米沙一点兴趣都没有。隔壁当时还是空降兵参谋长的捷格加廖夫家的小胖子亚历山大,偷拿爷爷参加卫国战争时的TT33*玩,结果走火把大腿打穿了;参谋部将军们的那些的男孩子们,如果能让爸爸领着到部队的靶场上打一次*,就是得到最高的奖赏了。但男孩子对武器的这种天生的依恋,在米沙身上丝毫没有出现,从这点上来说他确实不象男孩子。元帅对此很不安,他几乎无法容忍自己的儿子对武器无动于衷,以至于后来他做出了一件至今想起来仍让他很不好意思的事:有一次,他把自己刚升上少校时自己的将军赠送的马卡洛夫PM-M式*悄悄放到了儿子的书桌上。放学回来后不久,米沙就拿着*从他的小房间中出来,他像给人递剪刀那样,小心地握着*管,他把*轻轻地放到父亲面前,认真又有点惊恐地说:“爸,以后别把这东西乱放。”
在小时候,亚历山大有一次给米沙显摆过自己的宝贝,那是从特种部队装备部要到的一把用*的边角料和最好的弹簧*零件制作的VSS消音*的模型,还告诉他这上面的瞄准镜就是真的PSO-1型。米沙一下来了兴趣,把VSS借回了家,不是干别的,而是晚上用PSO瞄准镜看起了落日……这导致本来就比较拮据的列夫森科带他上了不能报销的专门眼科医院,然后又在家陪了他相当长时间。老捷格加廖夫也一直因此感到过意不去,经常帮助列夫森科家。
“米沙,我们说说第二个计划吧,你从科学角度上提出的建议是什么?”
“第二个计划,我们放弃它吧。我刚才还在谴责103区的人,但是我很害怕为了求生,这个计划是比他们做的事更人神共愤的。”米沙有点垂头丧气地说。
“没有关系,米沙。俄罗斯需要所有求生方法。”
“好吧。你知道,我们现在对恒星的研究,要比对地球的研究透彻的多,太阳是一个相对稳定的巨大等离子体,是不是?只用数量目不多的几个优美的方程式就能精确地描述这一切,用这些方程式建造的数学模型能极其精确地预言恒星的一切行为。甚至我们对自己星球上大气层的数学模型,精确度都要比它低几个数量级。”
亚历山大点了点头,让米沙继续说下去。
“从数学模型中我们得知,太阳是一个极其精细和敏感的能量平衡系统,如果计算得当,一个微小的扰动就能在太阳表面和相当的深度产生连锁反应,这种反应扩散开来,使其局部平衡被打破。历史上有过这样的先例:最近的记载是在1972年8月初,在太阳表面一个很小的区域发生了一次剧烈的爆发,这次爆发引起了对地球产生巨大影响的一次电波风暴,飞机和轮船上的罗盘指针胡乱跳动,远距离无线电通讯中断,在北极地区,夜空中闪动着眩目的红光,在乡村,电灯时亮时灭,如同处于雷暴的中心,这种效应在当时持续了一个多星期。当时所有人都想不到,现在它会有什么意义。
“现在呢,我们用计算已经知道了如何去人为制造一次全球,至少是北半球范围的电磁混乱。我们可以用模拟太阳电磁波风暴的方式,用人造电磁武器猛烈扰乱对于短波通讯十分重要的电离层,从而改变电离层的性质。在这种扰动发生时,地球表面除毫米波外的绝大部分无线电通讯都会中断。
“简单的说,在高空的电离层,引爆一颗EMP*就可以制造出人造电波风暴了。不过这么说来,我也是把地球的磁场当成弹药了……”
这时,列夫森科将军已经站在亚历山大身后了,向他的儿子招了招手,大气地说:“我得承认,知识真的就是力量呀!”
米沙听到了赞赏并没有高兴起来:“我希望我的思想还没变。现在,地球上的战火让人们不能感受到和平的可贵,太空中星星的美好。而且,我看着飞船上其他人返回地球,我觉得我要为俄罗斯出一份力。像刚才的维多维奇同志那样。我希望,他能帮我们扭转战局,让我们不用使用这最后一招。”
“米沙,现在的战况已经好转不少了。你知道,卡琳娜的‘洪水’,解了我们燃眉之急。多亏了她。多亏了你告诉她的那些知识。”
“列夫森科将军,我就把米沙的计划叫做泄洪作战好了。以备不时之需,我会把它报告给总参谋部。”亚历山大说。
这时,列夫森科注意到了米沙听到卡琳娜时脸上的表情,又想起了米沙最早认识卡琳娜的那次演习。那是五年来全俄罗斯最大的演习,非常有苏联的风貌。上午进行的项目是一个装甲师进攻一个高地,米沙同一群地方官员一起坐在观摩台的北侧。这次观摩台的位置虽在安全距离上,但应那些猎奇的地方官员的要求,比过去大大靠前了。一架由亚历山大驾驶的Tu-95MS轰炸机掠过高地上空,一枚云爆弹落下,一座标着“敌人阵地” 的山头变成一个喷发的火山口——他又想起来,这云爆弹和炸毁脱离俄罗斯而引发这次世界大战的加里宁格勒的那枚属于一个型号,而且那时候也是一架Tu-95MS轰炸机投的弹——这时,那群地方官员才明白真实战场同电影里的区别,比起格罗兹尼,这才是炼狱。在那地动山摇的巨响中,他们全都用双臂抱住脑袋伏在桌子上,有几位女士甚至尖叫着住桌子下钻。但元帅看到,那里只有米沙一个人仍直直坐着,仍是那付冷漠的表情,静静地无动于衷有看着那座可怕的火山,任爆炸的火光在他的墨镜中狂闪。这时,一股暖流冲击着列夫森科元帅的心田,儿子,你的身上到底流着军人的血啊!

1月6日,斯摩棱斯克附近空中
“机械妖精-01,呼叫基地!重复,这里是机械妖精-01,基地受到请回复!所有友军单位,收到请回复,有人回答就行!”克洛维斯孤单的EA-18G飞行在荒凉的大地上,像是上帝发怒之后被派来检查不信教者是不是足够畏惧的天使。现在,他感到了几十年前在希腊的那些皇家空军飞行员的孤独,不光因为孤身一人,也是因为失去了以前因为通信系统知道友军近在咫尺的那种安全感,他还有了那种他最害怕的不能帮助战友的无力感。
终于,他看到了附近天上出现了一个小黑点,靠近跟踪了一段,他确认这是一架美国空军的F-15V。当他飞近之后,那架F-15V竟然调过头来,向他发射了一枚*,不过幸亏因为无法锁定而打空了。
“喂喂!我是友军啊!”克洛维斯向F-15V大喊。两架飞机上的无线电竟然都能使用,美国飞行员连连道歉。
“我们回基地吧,现在躲起来比较好!”克洛维斯建议。
“飞机上的导航系统已经没法用了啊!”
“用以前的办法,肉眼去找吧。”克洛维斯又想到了他的曾姥爷,但是坚信这次在同样信息不通的战场上,80中队会做得更好。
突然,一架造型奇特的战机向他们两架冲来。“终结者!”美国飞行员大叫起来。原来是一架罕见的SU-47M前掠翼战斗机,它在军事爱好者们口中的外号是“终结者”。 这可是一种以性能不稳定而闻名的实验战机,本来为了安全起见它应该在博物馆里呆着,因为俄罗斯空军飞机短缺而被拉上了战场。现在两人能遇上一架,驾驶员应该要么是水平比那些开SU-40“猛禽斯基”的王牌们还要高的人,要么是临时配发飞机的志愿兵炮灰。但是,SU-47却没有要攻击的意思,只是靠近了他们一下就飞走了。
SU-47M的飞行员基辅列夫上尉正想理清一下今天早上出了什么事。首先,他看到了两三次,一架孤单的ORH-66“科曼奇哨兵”观测直升机长时间悬停在离俄军阵地很近的地方,既不发起攻击也不呼叫火力支援,更像是因为系统故障,里面的操作员在反复操作而浪费时间。俄军的防空*对这些近在眼前的敌人也无可奈何,因为*根本没法锁定目标。刚才他又看到了美国战机向英国战机开火,都相当不可思议,还不用说他自己的通讯失灵。
基辅列夫像克洛维斯一样,想赶快回到机场去,他并不想偷袭落单的美军战斗机。他不是那种追名逐利,想尽量增加自己击落数的人。他只把驾驶SU-47M看作是工作,因为他从十几岁起就是一个试飞员,在SU-47还被叫做SU-37的时候开始驾驶运动飞机了。他只是因为可以驾驶飞机,战争时期又找不到其他工作才应征当飞行员。
以前,他妈妈曾经抱怨过试飞员的工作太危险,他说:“没关系的,出空难事故自己掉下来的飞机可比被击落的战斗机少的多!”基辅列夫并不希望自己因为击落数出名,有些过时地认为飞行员们都应该站在一条战线上,像运动员和宇航员们那样,为人类和航空技术的进步而战。
现在,人类在太空建立起了军事基地,宇航员们还能像以前那样无国界地相处吗?基辅列夫应该问尼克莱,他会在宇宙中回答的。

一些槽点和亮点解释:

通向你们的路
来自比尔·布莱森的《万物简史》中讲述进化的《通向我们的路》,隐藏含义清自己发掘……

这就是所谓的‘把智商降到一个水平,再用经验……’
当然了……

晚上用PSO瞄准镜看起了落日
绝勿在家尝试!

比起格罗兹尼,这才是炼狱
以前有部讲格罗兹尼战役的电影叫炼狱,这个地方也是要突出其实步兵不被重视,头头们都喜欢看大场面。

机械妖精-01
出处是罗奥·达尔的《机械妖精》,世界上第一本讲述核战争和人类灭绝的小说。

终结者
不是官方称呼(金雕),但确实是美国军迷的惯用称呼。在Muv-Luv Total Eclipse里面出现的人形SU37也叫终结者。
http://tieba.baidu.com/f?kz=1072468860


7

主题

21

存在感

6

活跃日
 2 

实习生

5楼
发表于 2011/07/08 | 编辑
引用第1楼罗严塔尔2011-07-07 21:22发表的“”:
标题党,标题党呀,因为不认为这样的完成度能算是小说,所以就不吐槽你以战争小说自居了。连起码的世界观(设定)展开能力都没有……还想挑战架空战争?

只会在那里自HIGH一样堆砌点支离破碎的场景,国产YY看多了看昏头了吧


这里的世界观是散见于各处的。大部分设定都是直接从现实世界拉来或者发展的:特斯拉是谁?俄罗斯团结党主张什么思想?哪年的世界杯在莫斯科举行?
(克罗地亚/南斯拉夫出身,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美国电气工程学家;大俄罗斯主义加纳粹思想;2018)
http://tieba.baidu.com/f?kz=1072468860

113

主题

492

存在感

298

活跃日
喵~离线 不可燃不可萌
 9 

SOS团之无敌水王!

6楼
发表于 2011/07/08 | 编辑
引用第2楼葉月紗重2011-07-07 22:31发表的“”:
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看的。说真的这个文章我看完之后,脑子里首先跳出的是一个人名(大刘)然后就是『全屏带干扰阻塞』


被抢先说了啊……这个全屏带阻塞干扰的即视感太强了


话说 全屏带干扰阻塞自重啊……

93

主题

532

存在感

170

活跃日
Little Busters!-枣铃sola-森宫苍乃SP
 5 

SOS团二星级★★

7楼
发表于 2011/07/08 | 编辑
我不喜欢这样的故事叙述。就好像是电影的开头拍的是一群慌乱跑动的蚂蚁。你既不知道他要讲的是哪只蚂蚁  又不知道这些蚂蚁要准备去哪 想干什么。 真是无比的纠结……  
文笔看上好像很老练 就是稍微有点COSPLAY  虽然我读的书不多 不知道COS的是哪位的文风啦,但是因为光有形  而没有实在  稍微让人有些郁闷就是了。。。。
嘛……总体来讲 算写的不错了  以这个文区的总体水平而言,真的算是不错的了  同学加油更新吧
据说,当一个人将挖坑贯彻到底的时候。世界是能变成平地的

113

主题

492

存在感

298

活跃日
喵~离线 不可燃不可萌
 9 

SOS团之无敌水王!

8楼
发表于 2011/07/08 | 编辑
引用第7楼凉音YORU2011-07-08 13:07发表的“”:
我不喜欢这样的故事叙述。就好像是电影的开头拍的是一群慌乱跑动的蚂蚁。你既不知道他要讲的是哪只蚂蚁  又不知道这些蚂蚁要准备去哪 想干什么。 真是无比的纠结……  
文笔看上好像很老练 就是稍微有点COSPLAY  虽然我读的书不多 不知道COS的是哪位的文风啦,但是因为光有形  而没有实在  稍微让人有些郁闷就是了。。。。
嘛……总体来讲 算写的不错了  以这个文区的总体水平而言,真的算是不错的了  同学加油更新吧


只是有点想玩大吧……看驾驭能力了


引用第1楼罗严塔尔2011-07-07 21:22发表的“”:
标题党,标题党呀,因为不认为这样的完成度能算是小说,所以就不吐槽你以战争小说自居了。连起码的世界观(设定)展开能力都没有……还想挑战架空战争?

只会在那里自HIGH一样堆砌点支离破碎的场景,国产YY看多了看昏头了吧


写科幻用专门文字展开世界观窃以为是失败的……
如果科幻看得多的话自然就懂得了
原作也如此啊


引用第3楼*鲨2011-07-08 00:51发表的“”:

没错,这部战争小说正在通过一道名为治愈化的工序,治愈化


啊……改编请明说 不然就会被像1L乌鸦那样说的……





然后 槽点真多……看完以后都忘记要吐什么了
话说 既然武器名称基本都写实了 就不要搞一些XM9之类的嘛……F-15V还可以理解(不过都2018了 真够老的


[ 此贴被AW50在2011-07-08 15:32重新编辑 ]


7

主题

21

存在感

6

活跃日
 2 

实习生

9楼
发表于 2011/07/08 | 编辑
引用第7楼凉音YORU2011-07-08 13:07发表的“”:
我不喜欢这样的故事叙述。就好像是电影的开头拍的是一群慌乱跑动的蚂蚁。你既不知道他要讲的是哪只蚂蚁  又不知道这些蚂蚁要准备去哪 想干什么。 真是无比的纠结……  
文笔看上好像很老练 就是稍微有点COSPLAY  虽然我读的书不多 不知道COS的是哪位的文风啦,但是因为光有形  而没有实在  稍微让人有些郁闷就是了。。。。
嘛……总体来讲 算写的不错了  以这个文区的总体水平而言,真的算是不错的了  同学加油更新吧


一开始这么换视角是为了“伪”寄生《全频》的特别处理,把“原作”的主要人物轻度路人化(最后也会拉回来)。
要说cos的话,有些地方试验了尼尔·盖曼的视角切换方法,总体还是自己的摸索。
http://tieba.baidu.com/f?kz=1072468860

关于我们|无图版|SOSG WIKI |投放广告

Copyright © 2006-2019 SosG.Net
Total 0.069282(s) query 8, Gzip enabled,  沪ICP备07006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