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7281|回复: 10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跳转到指定楼层

【短篇】《花信风》-上 (夏目友人帐-四季文之番外)

13

主题

32

存在感

0

活跃日
 2 

实习生

发帖: 91
SOS币: 2800
注册: 2009-05-01
访问: 2013-04-27

楼主
发表于 2012-05-13 | 编辑

猜你喜欢: 夏目的猫我们叫它?, 夏目的猫我们叫它, 夏目的猫, 夏目的猫我们叫它?, 夏目的猫我们叫它娘口




※本文谨贺,《夏目友人帐》TV第四季 人气完结!



    【浮】


    [春天,是花草树木、鸟兽鱼虫,万物新生的季节……]
    抄到这里,少年停下手中的作业,视线不由地转向窗外。和别家的不同,院子里的樱树依旧没有要开花的迹象。记得来到这个“家”的第一个春季,留给少年印象最深的,就是这株盛开着纯白色花朵的樱木。
    单一色的花瓣,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倒是和记忆中,自家的那株十分相像。可惜……第二年开始,就再也没片朵盛开过。
    “那个……猫老师,你说今年,它会开花吗?”
    少年说的很轻,更像是在喃喃自语。不过很快就有另一个声音回应道:“傻瓜,都说了多少次了,那棵树已经死了。人类真是迟钝的生物啊。”
    房间里没有其他人,只有一只长得酷似招财猫的猫咪依偎在窗台上。懒洋洋的回应,正是出自那只猫的小嘴。
    少年不甘地想反驳些什么,但很快就被门外的声音打断了。
    “贵志君!晚饭准备好了,快下来吧!”
    听到女主人的呼唤,原本半眯着的懒猫,瞬间活跃了起来,兴奋地扑腾出了卧室的房门。
    “马上就来。”
    真是的,一听到吃饭就变成这幅德行。那家伙……被唤作贵志的少年无奈地叹了叹气。

    
    他的全名叫夏目贵志。除了拥有可以看到妖怪的能力外,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国中生,过着平凡的生活而已。目前寄住在藤原夫妇的家里。因为没有自己的小孩,所以藤原夫妇把所有的关爱都给了夏目,让他感到了久违的“家”的温暖。
    当然以上都只是他自己认为的事实。
    自从继承了奶奶玲子的遗物——夏目友人帐开始,麻烦总会时不时地找上门。虽然以前也是麻烦不断的样子,但夏目贵志做梦都不会想到,会有一只死皮赖脸要当自己保镖的妖怪闯入自己的生活,并自作主张地住了下来混吃混喝。没错,就是那只会说人话的“招财猫”。
    他曾想赶走这个自恋的家伙,不过看在它帮过自己好几次,藤原夫妇也已经把它当做家里的一员的份儿上。夏目渐渐地开始习惯了这只妖怪的陪伴。
    天晓得认识这家伙,是缘还是劫。


    好香啊!
    走到一楼楼梯转角处就能闻到各种炖蔬菜的香味。今晚的料理是日式火锅吧,少年心想着却忽然被叫住了。
    “贵志君,先过来帮个忙好吗?”
    只见藤原叔叔在客厅里向自己招招手,少年连忙跑了过去。
    可能是春初,天气还是较为寒冷的关系,今天的晚饭,被安排在了客厅。像这样在房间中央摆上传统的坐布团,围在一起边看电视边吃火锅,似乎比平时更有气氛呢。
    “没想到这个茶几还真沉。”
    和大多数家庭一样,客厅的中央位置由茶几占据着。如果要摆坐布团的话,先得将茶几挪开才行。
    “果然人老了,以前一个人就能搬动的东西,现在不行咯。”
    “请不要这么说。”夏目这边也卯足了力气,才勉强将他手边的茶几抬到和藤原叔叔那边一样的高度。然后俩人小心地齐步向墙角移动。
    看似矮小不起眼的茶几,抬起来竟然是原来的三四倍的重量,多半是因为上面摆着不少东西的关系吧。南部名产的砂铁茶具,果盆和糕点,当然看不到的茶几里层,一定还少不了塔子阿姨平时爱备着的零食。不沉才怪呢!
    大约花了近一分钟的时间,两人才摇摇晃晃地将茶几安置妥当。这时,嗵!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茶几上掉了下去。夏目连忙俯下身,在茶几底下寻视着,只见一把漆器似的东西老老实实地躺在了茶几与墙根的缝隙中。
    那是一把匕首?!
    夏目小心翼翼地将手伸了过去,就在指尖触碰到木质手柄的一刹那,他的眼前出现了幻觉。
    茶几底下的黑暗被白茫茫的一片所替代。就在他不知所以的时候,白光中出现了一位身着水手服的少女。逆着光,他看不清少女的表情,只能依稀看到她的侧脸,和几缕被风带起的淡栗色的发丝。
    那个人是……
    “贵志君!贵志君!你没事吧?”
    耳朵嗡嗡作响,朦朦胧胧听到藤原叔叔焦虑的呼唤,夏目才猛地清醒过来,发现自己正瘫坐在地板上,手里倒握着那把朱红色手柄的匕首。
    “身体不舒服吗?”
    “不,我没事。”微微摇头,人还有点恍惚,夏目努力地凭着自己的力气站了起来。刚才的幻觉之中,他好像看到奶奶玲子的身影……难道这把匕首和玲子有关吗?
    这种状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虽然不会造成什么有害的影响,不过自己刚才的样子,难免又叫家人担心了……夏目暗暗地叹了口气。
    因为不想给家里人带来麻烦,也不想被误解,夏目一直对藤原夫妇隐瞒了自己能看到妖怪的事实。面对别人的关心,不能坦诚相对,愧疚感油然而生,却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这个是……”
    “啊,这个啊。是我今天在跳蚤市场买的。老板很热情地帮我推荐,听说是很灵验的镇宅宝贝呢。”
    说着,藤原接过夏目递上的匕首,插回了刀鞘中。虽然是把没有开锋的匕首,不过像那样随随便便摆在外面,还是不怎么合适吧。
    “贵志君还记得我之前提到过的,那个小时候来过我家的朋友吗?”
    那个曾经帮过还是孩子的藤原叔叔,赶走骚扰他们家的邪恶妖怪的那个人吗?夏目点点头,他知道其实那个人就是夏目玲子。
    “我曾经远远地看到过,她举着类似这样的匕首,站在一颗樱花树下挥舞着。可能是在和树上的谁打招呼吧……”藤原把玩着手中的匕首,眼神却仿佛看到了更远的地方。“后来那颗光秃秃的树上,竟然飘下了零星的花瓣。一阵风刮过,刹那间整棵树都开满了樱花。”
    说道这里,中年人开心地笑了,那笑容似孩子般天真烂漫。平时,藤原叔叔的脸上,总是温和地带着微笑。但夏目很少看到叔叔的脸上会出现像现在这样的笑容。“贵志君一定觉得很荒唐吧。也是呢,那个时候我和别人描述了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却没有一个人相信我。”
    说着,他将匕首轻轻地安放到了特制的刀架上,然后把它们供奉在了客厅的盒笼里。“不管怎么样,对我来说,那段美丽的记忆,永生难忘呢。”
    夏目理解藤原的心情。不被人信任的感觉,和那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同样的姓氏,同样的境遇,比起贵志,喜欢恶作剧的玲子却总是对别人的误解不屑一顾。
    不过让樱树突然开满花朵,又是怎么做到的呢?如果可以的话,能让院子里的那株樱木再次开出美丽的花朵,那该多好啊。
    “那年生日,我偷偷地许了一个愿望,将来有机会的话,也要弄一把那样神奇的匕首。”似乎在鉴赏一般,藤原的视线一直停留在那把匕首上,并没有注意到夏目的心事。“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这种原木色的匕首了,今天真幸运呢。”
    “原来是这样……”
    等等,原木色的?!怎么会是原木色的?自己看到的匕首,通体都是朱红色的呀。夏目有些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才发现他的手上,似乎沾上了什么。
    朱红色的污渍,从那把匕首上沾到的吗?
    少年好奇地将手指放到鼻子前嗅了一下。没有涂漆的气味,闻上去甚至有点甜甜的。舔上去也是甜甜的,类似某种果酱的味道,真奇怪。
    就在两人各自沉浸在心事之中,厨房传来了塔子阿姨的催促。
    “我说你们两个,要在那里磨磨唧唧到什么时候啊!”
    “啊,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当晚,夏目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他梦到了自己在空中翱翔。准确地说,是骑在某种生物的背上翱翔着。
    梦中的感觉是那样的生动,以至于自己明明知道是梦境,却仍能清楚地感受到迎面呼啸的凉风,指尖柔软的触感,和眼角不经意间滑过泪滴的微痒。
    从云端到地上,可以仰望到晨曦之星,隐隐在头顶闪烁。风,吹乱了头发,迷住了视线,却能听到有谁在低喃,那是和谁的约定吗?
   当它再度腾空而起的时候,夏目留意到这次身边的景色不再是湛蓝的天空。这一次,它穿梭于青色的山岭、宁静的湖畔、林立的高楼。在它飞过的地方,光秃秃的树梢发出了嫩芽,枯黄的草地出现了一抹新绿,湖边的枝条开出了金[x]的花朵。大地俨然退去了冬的色彩。
    他不知道这个生物要飞向哪里,也不知道它还要飞多久。
    回望东方,太阳已经完全升起来了。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不,似乎暖的有些过头了。
    终于,夏目忍不住呻吟了出来。
    “好热……”
    挣扎着,少年微微睁开眼睛。一张放大的面孔出现在了视野中。
    “猫……老师?”
    刚才果然是在做梦呢。夏目无力地甩了甩脑袋。他现在还在自己的房间里躺着,窗外一片漆黑,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看样子,明天多半会下雨呢。真是的,都什么时候了,自己还在想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猫……老师……”
    呼——
    白色的巨兽没有理会身下的动静,自顾自地继续舔弄着少年的脖颈。呼出的湿热气息喷在了夏目的脸上,感觉并不怎么舒服。
    “猫老师……快放开我……好热……”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夏目试图把压制住自己的巨爪挪开,但没有成功。在他们相处的第一个晚上,就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这只信誓旦旦的妖怪,竟然睡昏了头,变回原形不算,还差点不当心在梦里把自己吃掉。至今他都怀疑那次是它故意的。不过挨过拳头后,那家伙安分了许多,可没想到今天又……
    “猫老师!”夏目终于忍不住了:“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
    少年将好不容易抽出来的右手一拳招呼过去。可惜被那只无良的妖怪躲开了。
    “哟,生气了啊。”
    妖怪金色的眸子映着少年的异样,却读不出它的任何情绪。只见它无赖地舔了舔嘴巴,像是回味着刚偷吃过的什么美味的东西。
    “我说,你这个小傻瓜又招惹了什么来路不明的妖怪了吧?”说着,白色修长的身子掠过已经坐起来的少年背后,围着他匍匐了下来。
    “啊?”
    “……真是的,你到底要迟钝到什么时候。”
    没等少年反应过来,表面像刷子一般长满细小肉刺的大舌头,又舔上了他耳鬓。那个是它刚刚没来得及享用的地方,还留着些许少年的眼泪。
    夏目完全不知道,刚才做梦的时候,他哭了呢。不过他当下意识到的,是他的头发。原本清爽的短发,现在已是过了后背的长度!不但头发,手上脚上的指甲也长长了……怎么会这样?!
    “这个样子,看上去和玲子一模一样了呢。”白色的妖怪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在他耳边戏谑。
    少年诧异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除了头发和指甲,身体似乎没有其他的异样,也没有感到不舒服,除了有点热。
    刚才在睡梦中,他就觉得有点热,还以为是猫老师压着自己的关系。不过现在他能清楚的感受到,其实真正的热源正是他自己。他在发热。
    胸口有种莫名的躁动,很奇怪。
    打开窗户,一阵冷风窜了进来。初春的夜晚,空气如冰,不过对于现在的夏目而言,冷的得却是恰到好处。新鲜空气让他感觉好了很多。来到书桌旁,从抽屉中翻出剪刀,剪指甲倒还容易,头发就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打理了。夏目偷默默瞟着在一旁打哈气的猫老师,一百样不会的家伙,还是不指望了。自己先大概剪剪凑合一下吧。于是少年很没信心地拿起了剪刀。
    ……
    “虽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不过看样子,夏目你好像在长个儿。”
    “是吗?”
    少年站到房门边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身高,顺手把剪下的头发和指甲丢进了废纸篓。不过这一平常的举动,惹来了猫老师的不满。
    “喂,要我说多少次啊。像你这种有妖力的家伙,指甲和头发可是很宝贵的。怎么可以乱扔!”嘟囔着,白色的巨兽毫无形象地掏挖起小小的废纸篓来。
    “你才要我说多少次啊,不要收集我丢掉的东西,变态妖怪。”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看看,只长个儿不长肉的豆芽菜!”
    看样子今晚上谁都别睡了。不过闹腾并没有持续多久,少年还是敌不过沉沉的睡意,躺了回去。这一觉睡的很沉,睡到了天亮。
    醒来的时候,猫老师已经变回了招财猫的样子,正团在枕头边睡得香。一切看上去是那么的平常。
    不过……
    夏目动了一下手指,似乎有什么不对劲。他有些迟疑地将手伸出被窝儿。果然……
    指甲又变长了。
    




【世】


    “塔子阿姨,我出门了。”
    “贵志君,等一下,你忘了早饭。”
    若不是塔子反应快,一不当心又叫夏目从眼皮底下溜出去了。虽然现在还是春假,偶尔睡个懒觉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今天不行,今天是和北本同学他们约好一起去游乐园的日子。看看时间,估计要迟到了吧,现在的年轻人总是这么匆匆忙忙的呢。
    “啊,抱歉。给您添麻烦了。”接过饭团,夏目随意地套上了鞋子,抱着他的宠物猫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路上小心!”
    “嗯!”

    
    好悬啊,刚刚差点就要被发现了呢……跑过街角,少年才敢渐渐放慢脚步。一阵强风刮过,吹起了他的帽缘,一缕长发,不经意间露了出来。
    “你该不会真的要去游乐园吧?”肥肥的招财猫稳稳地趴在少年的肩头,一脸事不关己的样子,小声嘀咕着。
    “都什么时候了,猫老师你还开玩笑。”
    今天早上发现自己的身体再度出现异样后,夏目连忙偷偷地给北本打电话,告诉他自己不能去了。该死的指甲倒是剪掉了,不过头发……纠结了好一会儿,夏目决定穿一件带帽子的外套,那样可以把头发藏起来。呆在家里的话,迟早会被塔子阿姨发现的。所以他只好选择先离家一段时间……
    天空灰蒙蒙的,和预计的一样,临近中午,滴滴答答开始下起了小雨。走出便利店,夏目从背包里拿出备着的雨伞。伞面上淡淡的紫花,和这个季节十分相衬。
    “夏目……”
    “什么?”
    “你身上好香。”
    “有么?”少年疑惑地往自己身上嗅了嗅,除了手上留着的刚吃完的速食便当的香味,没有发现什么其他特别的味道。
    “有哦。”花斑招财猫打了个饱嗝,噌地跳上了少年的肩头,神秘兮兮地说道:“昨天晚饭时我就发现了。倒没怎么在意。不过像现在这样的雨天里,这股味道似乎变得很刺鼻。”
    “?”少年被说得有些摸不着头脑。
    “啊,怎么形容好呢。闻着直叫人很兴奋呢,那种甘美的香味……是血的腥香吧。”
    正好一个响雷劈过,夏目的脸彻底黑了。
    “猫老师!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吧!”
    “蠢材!我才没和你开玩笑。你身上的确有某个妖怪的血腥味。”
    “怎么可能?”
    “竟敢不相信我!本大爷我可不像那些一般的龙套妖怪……”接下来又是罗里吧嗦一大堆的吹嘘,不过这回少年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妖怪、血……夏目想起来了。昨晚他从那把匕首上沾到的,只有他能看得到的,朱红色的污渍,难道是妖怪的血?!偏偏那时自己还……突然,夏目感到有点点反胃。
    “那种血比较特殊,只有靠的很近才能察觉到。否则我早就……”
    “那个……猫老师,如果……只是如果,人类吃了妖怪的血,会怎么样呢?”
    “啊,什么?人类吃了妖怪的血?”被突如其来的问题打断,招财猫有那么几秒呆滞,然后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据说会变成妖怪哦。运气不好的话,中了妖毒死掉也不一定。”
    死,有这么严重吗?变成妖怪的话也好不到哪里去吧。少年在心里嘀咕着,完全没注意到猫咪原本成一条线的眼睛睁开了,黑漆漆的月亮眼看上去有几分危险。
    “你该不会……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混蛋!!”
    没等夏目反应过来,脸上已经被狠狠地赏了一个梅花印。
    “笨蛋!白痴!!没节操的家伙!”
    “好了好了,跟节操没什么关系吧,又不是猫老师你想的那样。”夏目奋力将猫爪拉开,不过脸上还是留下了几道细细的抓痕。
    “你还好意思说!你又知道我在想什么了吗?”
    “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现在该怎么办呢?”
    “我怎么知道!”
    显然猫老师没有接受夏目的悔过,如果忏悔的时候一并献上整只烤鱿鱼的话,说不定大爷它还会考虑考虑……啊啊啊,不对,跟鱿鱼没有半点关系。明明是夏目那小子的态度一点都不诚恳好不好,这次应该好好地给他一个教训!
    “你自己想办法吧。”堵着气,肥嘟嘟的猫咪跳上了别家院子的围墙,头也不回地往家的方向走去。
    走了几步,背后很安静,又走了几步,背后还是很安静。
    本以为那小子会嘟囔着“猫老师”、“猫老师”来求自己的。(当然那只是某只妖怪一厢情愿的妄想罢了。)可是……真的好安静啊……胖胖的猫咪有点犹豫地停下了脚步,终于忍不住回过头。
    啊!!没想到夏目竟然自己走掉了。真是倔强的孩子,跟玲子一样的臭脾气。尽管心里骂着,招财猫却撒开小腿儿想都没想,追了过去。
    
    
    显然招财猫还是担心夏目的,但又碍着面子,所以它只好远远地跟着。
    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翻脸了。恩,的确有点莫名其妙。不知道是谁的任性,使得他们的关系永远是那么的微妙。偶尔吵吵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等到第二天,又能和好了。当然是要等到第二天……
    一路上,招财猫都在偷偷地跟着少年。别看它有着肥圆的身体,四条小腿跑起来还是很灵活的。托它滑稽长相的福,每当快要被发现的时候,它总能适时地伪装成布偶,或者其他什么的,骗过少年的眼睛。只有它自己不知道,其实少年早就发现了它的存在。
    在某个街角,招财猫突然停了下来。它看到了红绿灯对面,有一个并不陌生的身影。
    那个家伙的体型属于瘦弱的那种。穿着一身素色的和服,外面披着深色的羽织,背着日本刀,在人群中十分显眼。不过往来的人们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家伙,甚至没有人看她一眼。
    那是当然。因为她并不是人类,她是一般人看不到的妖怪。
    作为妖怪显著的特征,她的脸上总是戴着一个奇怪的独眼笑脸面具。很少有机会能看到她的真面目,也很少有机会看到她的表情。就像现在,她默默地朝着另一个方向,似乎正在发呆。
    天空中依然淅沥沥地下着小雨。可能她已经在这里站了很久了吧,她的头发和肩膀上,有着明显的水渍。
    红绿灯又一次跳换了。随着人流的离去,马路边又只剩下了那个家伙。不,这次她的旁边站着一个少年。
    少年若无其事地站在那里,他的伞正好为她遮挡了雨滴。过了几分钟,也许更久一些,那个家伙终于回过了神。他们没有看着彼此,却好像在交流着什么。在这个距离,招财猫什么都听不到。好奇心的驱使下,它又向前迈了一步,却发现那两个家伙正看向了自己这边。
    好吧……好奇心害死猫。亏它之前躲得那么尽心尽力,竟然这么轻易就被发现了。


    “哟,这不是那小子的家仆吗。”
    招财猫屁颠屁颠地来到了少年身旁,丝毫看不出他们刚刚有闹别扭的样子。装傻充愣厚脸皮可是它最拿手的,当然也改不掉它高傲的脾性。一见面就呼别人“那小子”,虽然以它的年纪和力量,的确可以那么不客气。
    倒是那个戴面具的妖怪始终保持着不卑不亢的姿态。她并没有理会这只骄傲的招财猫,而是轻声跟身边的少年说道:   “请跟我来。”
    看来找到帮手了呢,夏目这家伙真走运。猫咪微微扬起嘴角,也跟了上去。
    一路上,一个人、一只猫和一只妖怪安静地走着。除了必要的引路说明,戴面具的妖怪没有说一句多余的话。倒也不是主人家调教的关系,应该说是这只妖怪原本的个性就是如此吧。
    夏目认得这只妖怪,也许他和她的相遇要比她和她的主人更早。他知道她不是邪恶的妖怪,她只是不幸罢了。
    “唔,谢谢。”
    一句感谢瞬间将夏目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谢谢你,好心人。”
    夏目疑惑地看着前方。不远处有一位拄着拐杖的老爷爷正侧过头,朝那只妖怪道谢。他看得到她吗?夏目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们。她做了什么吗?显然他没有留意到刚才所发生的事情。也许是她帮他穿过了没有红绿灯的人行道,也许是她帮他避了路过车辆溅起的污水,也许是……直到路口有人影出现,她才默默地从对方的手中抽回了自己的手。
    “爷爷!”小女孩欢呼着向这里跑来。八成是他的孙女吧,夏目猜想。老人见到自己的亲人十分高兴,并让小女孩跟帮助他的人道谢。小女孩看不到她爷爷所说的好心人。她左右张望了一番,最后活泼可爱地跟站在老人身后的夏目贵志鞠了一个大大的躬:“谢谢你!”
    夏目语塞了……
    直到走出了很远以后,招财猫才有意无意地飘了一句:“那老家伙的眼睛看不见吧?”
    走在前面的妖怪依然不做理会。
    “切,明明是只妖怪,却老爱多管闲事。”
    她牵着他的手,是因为他的眼睛看不见吗?还是因为他看不见,所以她才会牵着他的手?
    夏目想起来了,和那个人在一起时,时常能听到的名字:
    柊——她的名字。很普通的名字。蕴含着宁静、坚韧、温柔的名字。就和她本身一样。



    “到了。就是这里。”
    妖怪柊在一座并不起眼的公寓门口停下了脚步。这个地方实在太不起眼了,大门正对着人来人往的街道。说是大门,也仅仅是狭长的,只能容一人通过的程度。大门右边有个水果摊,左边开着咖啡馆。咖啡馆玻璃窗显眼的位置,贴着一张海报。海报本身到没什么,但是上面的广告模特,无疑能成功地留住女人们的视线。
    夏目真不想用完美来形容那张脸,尤其是那张脸摆着招牌式的笑容,闪亮得叫他总不能正视。尽管只是张海报,仍然时不时有三两个女生围在那里兴奋地指指点点。夏目无奈的叹了口气。还真是讽刺呢,谁又能想到,海报上的本尊,其实就在这幢房子里。
    说到本尊,夏目认为那个人的真人版的确要比海报上的好看很多。原因就在海报上那张干净无垢的脸,总缺少了些什么……
    “啊,是夏目君啊。欢迎欢迎。”
    好不容易爬上了四楼,开门迎接夏目他们的,却是赫然一张黑色的鬼脸。不免让人心脏漏跳半拍。
    “愣在那里干嘛?快进来。”
    声音还是那个熟悉的声音,少年这才确信自己没有敲错门。
    “打扰了。”
    橙[x]的灯光笼罩着小小的客厅,这里似乎比外面暖和不少。夏目有些拘束地坐在沙发上,不自觉地开始打量起周围。
    可能因为面积并不大的关系,这里并没有分起居室和会客室。厨房、客厅、餐厅、卧室直接连在了一起,用一些家具和装饰简单地将它们分隔开来,只有盥洗室还保留了独立的格局。看起来更偏向西方的家居风格,这里大概又是他的某个别馆吧。
    盥洗室的门开着,里面传来哗哗的水声。不一会儿,水声停止了。一个身材匀称的青年从那里面走了出来。
    “真不好意思,刚刚吓到你了吧。”
    青年说着,将擦完脸的毛巾随意地挂在了脖子上,正好遮住了脖子上黑色的壁虎刺青。如果没记错的话,开门的时候他的左手背上有着一个一模一样的刺青。不过现在那漂亮的手背上,却干净的什么都没留下。
    “最近我代言了几个海藻成分的美白面膜产品,”青年从厨房那里拿出了两瓶饮料,顺手抛给了少年一瓶,“还在试用当中。”
    就在这一转身的功夫,原本在脖子上的黑色壁虎,又沿着脸颊爬上了左脸。怎么看都有点诡异呢。按照青年自己的说法,那个壁虎和他算是共生关系,好在一般人看不到这个它。不过在夏目看来,他更喜欢有着“刺青”的那张脸,那个才是真正的名取周一吧。
    “夏目觉得如何?我的脸有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呢?”
    “还好吧。不过名取先生即使不用那些东西也很好看啊。”
    “啊,也是呢。谁叫我一直都这么闪亮呢。”
    又来了。看着大明星招牌般的笑容,夏目突然觉得眼睛被闪得有点疼。
    虽然是大明星,名取却总是没有一点架子。按理说他们是没有交集的,一个是荧幕另一头的偶像,一个是与时尚无缘默默的学生。命运总是不甘寂寞呢。某一个平凡的日子里,他们还是相遇了。
    那个打破两人生活平行线的,正是妖怪——柊。
    “对了。我前阵子回了趟老家,带了点特产。”名取拿出了包好的果子和鱼糕,在夏目旁边坐了下来。“品种很多哦,本来想着过两天让柊给你送一些的。”
   “喵~”看到花花绿绿的食盒,窝在沙发里的招财猫又来劲了。虽然招财猫并不怎么喜欢这个年轻人,但有好吃的东西,它是不会拒绝的。
    房间里开着暖气,一点都不冷。名取只穿了一件黑色的单衣,相反在房间里套着外套戴着帽子的夏目,看上去有些格格不入。从进门起,名取就发现,除了接住饮料的那会儿,夏目的手总是放在口袋里,似乎格外拘谨。
    对了,就是那双手!他很喜欢那双修长的手。每次见到他时,他总会有意无意地欣赏一番。难怪今天觉得有些不对劲呢……名取盯着少年凸起的口袋,突然的造访,难道又遇上了什么麻烦了吗?
    青年不动声色地看了看守在门口的柊,又看了看匍匐在茶几上独自开宴会的招财猫。最后将视线留在了始终低着头的夏目身上。
    他了解他。在他那个年纪,他也曾经是那么的敏感,那么的容易不安。刨根问底的关心是一种冒犯和伤害。如果他需要他的话,他会主动告诉他的。所以他愿意等。
    

    不过有些急性子的家伙,早已按捺不住了:“你知道人鱼之血吗?”招财猫嘴里塞着果子,一边呜哩呜哩地说着。看它鼓起大大的半边脸,想是贪心地直接将整只果子放进嘴里了吧,样子怪滑稽的。
    “啊,那个啊…”听到人鱼之血,青年有些惊讶,随后又装作漫不经心地回答:“可以医治百病,使人不老不死的人鱼血吗?怎么了?”
    “不老不死那种东西,你是怎么看的?”吃完了一个樱花味的果子,招财猫又兴趣满满地翻起其他的果子来。鱼糕是它最喜欢的,所以要留到最后才吃。
    “不老不死,无论在哪个时代、哪个国家都是孜孜不倦的话题。”咔地打开易拉罐,一股碳酸饮料特有的气体喷了出来。青年轻押了一口,古怪的味道叫他眉头直皱。“对人类而言,可算是终极的梦想吧。”
    “你也这么觉得?”口中虽然是这么问了,但是招财猫并没有留意对方的表情,它更感兴趣的是那个栗子口味的果子,似乎很不错。
    “我倒是觉得,与其把精力花在那些不切实际的妄想上,倒不如踏踏实实地过好当下的每一天呢。”名取有一搭没一搭地扯着人生哲理,似乎想到了什么:“其实‘不死’那种东西一开始就不存在吧。”
    青年将最后一口饮料喝完,然后将易拉罐搁在了茶几上。“就算是比人类活的长久得多的妖怪,也总有一天会死吧?”  
    “的确。”
    短暂的沉默过后,贪吃的猫咪淡淡地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既然妖怪自己也会死掉,那么它的血,又怎么能让人类达到‘不死’的效果呢?”这么明显的道理,却从来不曾被道破。青年无奈地仰起头,人类啊,总是喜欢沉浸在自己编造出的谎言中,不肯醒来。
    所谓的不老不死,不过是种憎恶的诅咒罢了。
    “不过说道人鱼之血,莫非夏目君又遇上了什么麻烦了吗?”
    最后还是绕到了这个问题上来了。夏目的十指微微收紧,像是要藏起再度长长的指甲。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将帽子摘了下来。一头淡栗色的长发,赫然出现在了名取的视野中。
    “我的天……”名取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的少年。原本就十分秀气的面孔,加上淡栗色的长发,虽然已过了雌雄莫辩的年纪,仍然不免惹人遐想。
    楚楚动人,最先蹦出的是这四个字。如果少年知道自己是这么想的话,一定会生气的吧。名取不觉地笑了出来。如果夏目这个样子和自己上街的话,说不定会惹来那帮女粉丝的嫉妒也没准儿。
    “名取先生!我的样子很可笑吗?!”
    还是生气了呢。名取立马换了副正经点的表情。“怎么会。我可是很喜欢夏目现在的样子呢。”
    “……”夏目的脸刷地红了。
    被当做女生看待了。突然有种被戏弄的感觉,少年愤愤地看着一边的名取。也不好说什么。只好压着火气将之前的来龙去脉跟青年说了个大概。
    “应该不是人鱼之血。”半晌过后,青年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影响到夏目君的血,应该属于那个家伙。”
    说着,名取从书架上取出一本厚重的书籍,将它摊放在茶几上,指着其中一页的图片。
    “龙?”夏目有些疑惑地问道。
    这是一本纸张早已泛黄的妖怪图鉴,可能是年代久远或其他什么原因,上面的文字和图画,都是用毛笔手工誊写描绘的。招财猫饶有兴趣地靠了过来,仔细看了又看。当然,它是不可能认识人类的文字,只是对着那条栩栩如生的龙的图画仔细打量着。
    “没有人知道这个妖怪的名字,也没有人知道它的来历。”名取收拾着被猫老师弄乱的茶几一边解说着,就好像那些东西早就熟烂于心似的。“它的血可以使任何伤痛痊愈,可以使濒死之人恢复健康活力。”
    “每年春天,它都会在人世出现一段时间,可能是几天,可能是几小时。”
    “春之神?”夏目念出了标注在一旁的名字。
    “是的,大多数记载中,人们都用‘春之神’来称呼这个妖怪。”
    “它不是‘春之神’。”大概是情绪不稳的关系,招财猫嘭地露出了原形,一只巨大的白兽,瞬间将不大的客厅占据了大半,顺带碰倒了不少家具。不过它自己却毫不在意,用浑厚的声音缓缓说道:“它充其量不过是一阵‘花信风’。和神灵相比还差得远呢。”
    花信风?倒是很贴切呢。名取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尽管花信风并不是那只妖怪的名字,不过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答案。只是在一边笑而不语。
    “猫老师认识它吗?”
    似乎被少年问到了敏感的问题,白兽不快地甩了甩耳朵,金色的眸子里隐约有着复杂的神情。随后是短暂的沉默,嘭地变回了滑稽的招财猫的样子。“我只是曾经远远地见过一两次。不过那种危险的家伙,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夏目将视线回到了图鉴上,怎么看那个妖怪都不是凶残的类型。倒是那轮廓优美的爪子和鳞片,和昨晚那个梦中的生物十分吻合。应该可以确定,他身上的妖血多半就是来自这只妖怪的吧。既然这样的话,只要找到这个妖怪,就能使夏目恢复原来的样子了。事情似乎变得简单起来。可是……怎么样才能找到这个妖怪呢?
    如果用名取先生的纸人的话,夏目想起了那次除妖师的集会。即使不知道名字,仅仅知道模样的条件下,凭夏目的能力也能驱使名取的纸人找到想找的那只妖怪。不过距离太远的话,可能不行吧?想到这里,少年不得不再次忧虑起来。
     似乎已经看穿了夏目的担忧,名取在一旁轻轻地道:“如果真是那个妖怪的血的话。应该没什么大碍,过几天夏目就能自然而然地恢复了。”
    “如果不是呢?”招财猫悠哉悠哉地舔着爪子。“据我所知,那只妖怪应该已经有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名取先生,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尽快找到那只妖怪确认一下比较好。”倒也不是夏目不相信名取,而是过两天就要开学了,那样麻烦就大了。
   “我知道了。”


    不知不觉间,窗外的雨已经停了,天空变得明亮起来。雨后的空气格外清新,连视野也变得好起来了。朝南的那个窗户,正对着远山,可能是下过雨的关系,那里还是一片烟雾缭绕的景色。如果天气好的话,从这里正好可以看到一些特别的风景。
    “看到那座山了吗?”名取拉开半遮着的窗帘:“那个妖怪就在那里。”
    名取所说的那个地方,正是隐藏在那片远山中的一座私人宅邸。因为某些原因,这些天他曾去拜访过那里。发现那个妖怪也只是纯粹的偶然。
    不过那家宅邸的主人并不怎么好客的样子。所以至今为止,名取也仅仅见过超出围墙高度的一鳞半爪而已。
    “一会儿我还有其他的事情。夏目自己去找那只妖怪的话,没问题吧?”
    要一个人去吗?夏目有些意外。不过也是呢,名取先生的工作很忙,不管是作为艺人还是作为除妖师。这次不能又为了自己的事情,而麻烦到名取先生了。想到这里,少年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嗯,没问题的。”
    “话虽那么说。不过让夏目就这样去的话,我还是不放心呢。好歹我也是个大人,应该对夏目的安全负起责任。”
    说着名取来到橱柜那里,似乎翻找着什么,一边随口问道:“保镖大人,你不一起去吗?”
    原本吃饱喝足安静地窝在沙发上的招财猫似乎一下被踩到了痛处:“那种小菜一碟的事情,用得着本大爷出马吗?”
    小菜一碟?是小菜一大碟吧。刚才是谁在说那只妖怪凶残危险来着。想到这里,夏目纳闷地撇了撇嘴。
    “我还以为,如果是‘斑’你这种程度的妖怪的话,不会怎么样呢。”显然名取并不买账,当然他一开始就没指望那只招财猫能帮上什么忙,只是有点好奇罢了。
    “什么叫我这种程度的妖怪!”这回真被踩到尾巴了,猫老师瞪着捧着大盒走过来的青年背上直炸毛。不过生气归生气,事实归事实。即使再怎么自诩高贵,斑还是没能跳出所谓妖怪的定义。不是它不想去,而是不能去。
    花信风——传说中的妖怪,只要靠近它就会灰飞烟灭。这样的流言,在妖怪们当中十分盛行。没有妖怪会愿意尝试接近那个家伙,斑也不例外。不过对人类而言它却是无害的。讽刺的是人类渴求它神奇的血,不断地伤害它,所以它从来不和人类来往。那个家伙也许比谁都孤独吧。
    “是啊,的确不用您出马。像您这样强大的妖怪,留在这里看家是最适合不过的了。”无视胖猫的不满,青年打开木盒,拿出里面放着的一套纯白色的和服。
    “夏目君,来把这个换上。”
    “这个是?”夏目不解地看着名取的脸,黑色的壁虎不安分地从左脸转移到了右脸,似乎在跟谁捉迷藏一样。
    “白狐的羽织。”
    世上既然有“穿上后就能让人类可能得到”的黑狐的羽织,自然就有“穿上后就能让人类看不到”的白狐的羽织。“虽然是仿造的赝品,不过凑合着用倒是可以的。”
    虽然被称作羽织,但它不单单是传统意义上的一件外衣,分了好几层的木盒中,连襦伴、腰带、木屐,都一应俱全。
    “简单来说,就是类似隐身衣那种东西。”
    隐身衣?夏目的眉头都快要打结了。“为什么还要穿隐身衣?”
    “为了安全起见。”名取抓起一件底衣比对着少年的身形,很幸运,大小合适。“可以的话,我真的不希望夏目你独自前往。因为像夏目这样,有着强大妖力却又不归顺他们势力之下的人,是他们最敌视的。”
    “他们是?”
    “他们……那片私人宅邸的主人——的场一族。”
    “的场”两个字,瞬间解答了所有疑惑。在经历了许多事情之后,少年十分清楚“的场”意味着什么。强势、不择手段。光明正大地上门,恐怕不单单是被拒之门外那么简单吧。
    “我不想夏目你受到任何伤害,最好的方法就是让那些人看不到你。”
    名取简单地向少年介绍了那座宅邸的特点。那里禁卫森严,不过多半是除妖师和普通人类,并没有其他妖怪把守。如果穿上白狐羽织,就能避开他们顺利见到他想要找的那只妖怪。
    自从听到对方是的场一族,少年不禁有点想打退堂鼓。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了,有些事情迟早还是要面对的。也许这回是个很好的契机。
    “那个……借用一下盥洗室,可以吗?”
    “当然。”


    夏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头发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快到过腰的长度。把刘海撸到耳后,看起来……和玲子奶奶真的很像啊。尚处于青春期的年纪,还留着几分性别莫辩的气息,难怪一直会被认错呢。
    披上赤色的襦伴,和白色的和服,再将大大的袖子整理妥帖,光这个步骤就花了一点时间。原本想着跟夏季的浴衣穿法类似呢,没料到二单穿起来就这么麻烦,天晓得古代女子的十二单多么可怕。就在少年暗暗抱怨的时候,才惊奇地发现,原来这套和服还配有专用的底裤,不禁刷地脸红了起来。究竟要不要穿呢……
    烦恼的问题,似乎不仅仅是那一个,很快少年又发现,他根本不会绑这种和服的腰带,最后只能向名取先生求助了。
    ……
    “那个……名取先生……可不可以不要……”
    少年按照青年的要求双手拽住自己的袖摆,做出侧平举的动作。可能是和服有点偏大的关系,前襟有些松垮,使得底下敏感的部位若隐若现。再加上特殊的底裤,总有种什么都没穿的错觉,叫他心虚的很。
    “别乱动。”
    从这个角度来看,两个人的高度有些暧昧。贴在少年身后的青年,低下头,正好枕在了少年的肩上。他专注地为少年绑着和服,就好像为自己绑的那样。
    名取微微的呼吸在少年耳边若有若无。不禁使他产生了某种萌动。
    被别人从身后环抱的感觉有点奇怪。心乱了。就好像昨晚,猫老师压在自己身上时的感觉,有种莫名的冲动。
    成熟男性的气息,对正处于青春期的少年来说是种强烈的向往。不同于成熟女性的诱惑,那中向往是不可抗拒的,是一种本能的渴求。可惜少年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无论是对自己在生理上还是心理上发生的变化,此刻都显得手足无措。他只好闭上眼睛,在黑暗中逃避挥之不去的躁动。
    不知过了多久,他睁开眼睛,窗外的阳光是那么的耀眼,耀眼得叫人无法直视。这里不是名取先生的公寓。这里是一个陌生的房间,整洁且安静,安静得可以听到氧气罩下呼吸的声音。床上躺着一个人,一个虚弱的产妇。额头的汗水沿着脸的轮廓往下流着,最后消失在了发间。
    一只纤细得不似人类的手,轻轻地为她抹去汗水的痕迹。
    “为什么不告诉我。”
    终于,坐在床边的“人”说话了。它有着一头青色的长发,那头发仿佛有生命般,在空中舒展开来。
    “我很担心你。”
    床上的人无奈地扯动着嘴角。
    它来到窗边,将关得死死的的玻璃窗移开了一到缝隙。一阵暖风溜了进来。在柔和的风中,它变了,它变成了她的样子。有着一头柔软的淡栗色的长发,金色的眸子,纤细的身板。它穿着一身水手服,看上去简直和初次遇见的她一模一样。
    逆着光,他看不清它的表情,只能依稀看到它的侧脸,和几缕被风带起的淡栗色的发丝。
    她摇摇头,试图撑起身子坐起来。
    但是它阻止了她。“都快当母亲的人了,怎么还这么乱来。”
    它微笑着捧着她的脸,亲吻了她的额头。“也许我再也不能来看你了……保重……”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只有几分钟的时间,但是对少年来说,似乎真的很漫长。等到他回过神的时候,却惊愕地发现名取正抚着自己的左脸,用拇指擦拭了他眼角的泪痕。他很快意识到了刚刚发生的一切,是的,他刚刚吻了名取先生!!
    “对不起!我,我不是……”
    那个轻柔的触感,还滞留在敏感的唇间。甜甜的,伴着苦涩,复杂的感觉是那么的清晰,少年狼狈地用手抹着嘴巴,不敢直视青年的眼睛。
    心,乱了。



(上篇 完)



[ 此贴被Kroma在2012-05-13 20:19重新编辑 ]
此帖被评分,最近评分记录
SOS币:499(aming032)

27

主题

948

存在感

271

活跃日
我女友与青梅竹马的惨烈修罗场-冬海爱衣我女友与青梅竹马的惨烈修罗场-秋篠姬香我女友与青梅竹马的惨烈修罗场-夏川真凉我女友与青梅竹马的惨烈修罗场-春咲千和旋风管家-桂雏菊我的妹妹哪有这么可爱2-新垣绫濑我的妹妹哪有这么可爱2-五更琉璃我的妹妹哪有这么可爱2-高坂桐乃
喵~离线 消逝在風中的話語
 9 

SOS团之无敌水王!

1楼
发表于 2012-05-13 | 编辑
夏目友人帐的同人文阿
话说裡面那隻猫很可爱~

74

主题

654

存在感

551

活跃日
萌虎团团卡~ 爱与青春的永恒回忆萌虎团龍兒卡~ 爱与青春的永恒回忆龙儿 你喜欢大河的吧?-亚美美(天之入才 专属)吉原的一轮月—月咏
Candy☆Boy-樱井雪乃 Candy☆Boy-樱井奏 龙与虎-川岛亚美爱の红围巾~龙儿地狱少女-阎魔爱Angel Beats!-唯圣诞之吻-棚町薫EVA-渚薰
喵~离线 萌虎团智才《×天任の斯人×》
 11 

★☆★【H2Oの起源】★☆★

2楼
发表于 2012-05-13 | 编辑
同人文啊,看了下开头,不错的样子

269

主题

1314

存在感

1305

活跃日
蔷薇刀剑,守护恶魔之王只有你,永远不能背叛我遇见幻想少女风传递你的信息
Clannad-琴盈Clannad-风子Clannad-渚Clannad-杏《CLANNAD~AFTER STORY~》-一之濑琴美《CLANNAD~AFTER STORY~》-伊吹风子《CLANNAD~AFTER STORY~》-古河渚《CLANNAD~AFTER STORY~》-藤林杏
喵~离线 前天是鹿,昨天是兔子,今天是你
 11 

SOSG编辑组业务部

3楼
发表于 2012-05-13 | 编辑
夏目和猫老师很温馨呢~挺淡的文风~很喜欢

9897

主题

6083

存在感

1266

活跃日
金色的忧伤-菲莉斯·艾利斯(千木咲音 专属)丸子店铺的霸业——菲利斯·艾利斯blue·tears—塞西莉娅·奥尔卡特(千木咲音 专属)禁止接触之女王—莎缇莱萨·L·布丽姬
数码猎人合格证书-天野音音Fate/stay night-Saber月姬-Arcueid空之境界-两仪式龙与虎-逢坂大河龙与虎-川岛亚美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雪之下雪乃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由比滨结衣
喵~离线 春物二期决定简直赞!
 11 

★☆★【H2Oの起源】★☆★

4楼
发表于 2012-05-13 | 编辑
刻画得很细致啊,文风也不错

244

主题

10

存在感

476

活跃日
喵~离线 八目日の蝉

禁止发言

5楼
发表于 2012-05-13 | 编辑
No permission to view this article

97

主题

2986

存在感

1291

活跃日
~~呐,你饿不饿,要不要我下碗面给你吃(水鏡 定制)回转企鹅罐-高仓阳毬(变身版)音乐鉴赏达人摇曳百合-赤座灯里全民回帖活动活动卡发条装置之哀女神—风音日和(Black.Lotus 定制)电波女与青春男-藤和艾莉欧一起一起这里那里-御庭摘希
喵~离线 ←没觉得这只猫很萌吗...
 10 

SOS团之究级水库!!

6楼
发表于 2012-05-14 | 编辑
看到夏目就感觉一股文艺扑面而来...

18

主题

204

存在感

37

活跃日
歌声与心灵的共鸣-初音ミク
萌神薙(pHaTty 定制)魔法禁书目录-最后之作发条装置之哀女神—风音日和(Black.Lotus 定制)散华礼弥-散华礼弥未来日记-我妻由乃学园默示录-毒岛冴子Fate/Zero-爱丽丝菲尔全民回帖活动活动卡
帅哥离线 握不住指尖伤逝成冢
 5 

SOS团二星级★★

7楼
发表于 2012-05-14 | 编辑
喵老师不可能这么卡哇伊啊
&

159

主题

493

存在感

132

活跃日
迷糊餐厅-轰八千代绯弹的亚里亚-神崎·H·亚里亚
帅哥离线 (◕‿‿◕)
 5 

SOS团二星级★★

8楼
发表于 2012-05-14 | 编辑
“把刘海撸到耳后”这样的错别字为何看上去无限喜感?

文笔老练,内容也是喜闻乐见。同人文中之精品,异性恋之猛毒。
sosg_blocked

13

主题

32

存在感

0

活跃日
 2 

实习生

9楼
发表于 2012-05-14 | 编辑

大家的评论都好有爱啊~
最喜欢大家了~

关于我们|无图版|SOSG WIKI |投放广告

Copyright © 2006-2017 SosG.Net
Total 0.054321(s) query 6, Gzip enabled,  沪ICP备07006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