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735|回复: 11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跳转到指定楼层

[短篇] [语音]我们那濒临死亡的爱情

159

主题

493

存在感

132

活跃日
迷糊餐厅-轰八千代绯弹的亚里亚-神崎·H·亚里亚
帅哥离线 (◕‿‿◕)
 5 

SOS团二星级★★

发帖: 1868
SOS币: 36989
社团: 正义大叔团
社团: SOSG迷途猫同好会
社团: SOSG推倒协会
社团: SOSG水产团
注册: 2011-01-28
访问: 2015-09-03

楼主
发表于 2012-05-27 | 编辑

猜你喜欢: 如果我的女友是樱井, 如果我的女友是樱井莉亚, 樱井莉亚爱咲MIU, 如果我的女友是爱咲, 爱咲MIU


本篇提供语音版


[Full Screen]




  一

  有一门素质教育课程叫烹饪实践。那是小学四年级的事情了,一群稚气而无助的小朋友们在两位指导老师不容分说的微笑驱赶下被分成了五六个小组,不得已去从事那些大人们日常所进行的最具代表性的繁重家务--做饭。还戴着红领巾的我从容地走到这些连食盐跟砂糖都还未分得清楚的小朋友们的最前面,沉着地拿起砧板上那对于自己来说仍是略重的方形菜刀,闭上眼睛半刻,脑海里尽是在家里实践过无数次的菜谱与步骤。

  那是一场强弱悬殊的斗争。“先洗菜,土豆去皮,胡萝卜切块。”身边的同学们以我为中心团团地忙了起来,穿梭于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结果是没有悬念的。我组料理台上糖醋排骨酸甜的平衡,鱼香肉丝风味的醇正,通心菜火候的恰到好处……连窜过来蹭饭的班主任也感动地说,自从他入驻于饭堂以来,就没有吃到过这么好的饭菜了。语罢端起汤盘将熬了近两个小时的木棉花猪骨汤一饮而尽。过后,那一桌饭菜仍不时会被老师同学们津津乐道,直至我小学毕业,最后竟成为了校园传说。

  “专心做饭的天任同学一直很是让我在意……我想呢,我大概已经不能容许你为别的女孩子而系上围裙了……”那天,小学梧桐树下随风扬起的棉絮,以及捂着粉色裙子的主人在众人面前毫无保留的内心独白,永远定格。

  “呜……煮饭做菜什么的,雇个钟点工不就行了么……”十年后,我在料理台上边切洋葱边自言自语地抽泣道。

  毫无疑问,这顿晚餐多出来的那一人的份量,正属于十年前的那个粉色短裙。当然她实际上有一个更加诱人的名字,叫做香香。自从大学毕业后同居至今已经有整整一年了吧?不过我可乐观不起来,因为自己面对的是这么一个从小仰慕着我做菜的手艺,长大后忠于自己的野心将我招入麾下的超现实主义眼镜女。

  “你爱我的什么呢?”有一次我在切莴笋的时候忍不住问道。

  “刨根问底的话,你就输了。”她放下报纸扶了扶粉色的镜框,双眼闪烁着睿智的光芒。

  原来从设定上看来我一直是在和什么东西比赛呢,说不定以后还会有搜集黑暗厨具打倒邪恶组织那样的追加,正如她接吻时甚至淋浴时都不摘掉眼镜的设定那样。当然诸位别误会,我没有跟她一起洗过澡,只是有一回帮她递浴巾的时候瞅见了她沾满了水珠的镜片。总之可以认为她对粉色有一种天然的、特殊的爱好,甚至到了一旦粉色彻底地离开她的身体,其至今积累起来的所有个性特征便会消失殆尽的那种程度。

  这么一边想着,我一边用左手操起两只鸡蛋,“呯,呯”两声把蛋液先后送进了碗里,随后丢弃蛋壳的时候蛮有一种子弹退膛弹壳清脆落地的感觉。“虽然说香香她的口味偏咸……”我舀了三分之二匙的精盐,却没有一股脑儿全部用掉。“这种一边做菜一边想着对方的电波,”我往炉火正旺的平底锅抹了一抹油:“发出的绝对是怨念吧!”

  煎锅里一如既往地发出了食材因被煎熬而产生的兹兹的呻吟声。我查看了一下手机,除了例牌的两三条广告或诈骗短信之外,没有发现任何表明她要加班或晚上应酬的迹象。于是我打开了网络电台,交通频道也表明椰果路、青苹大道的路况良好,所以大概十五分钟后香香她那帅气男同事的白色凯美瑞小轿车便会停在楼下,视情况香香她还会跟那帅哥再寒暄一会,不过从来都是控制在五分钟以内。

  所以说眼前这碟肉馅饼该到下锅的时候了。

  随着电梯“咚”地一声,一双高跟鞋“咯登咯登”的声音渐近,停在了门前。钱包拉链干脆利落地划开,钥匙串清脆地相互碰撞,接着门锁突然被钥匙强行抽插,顺旋七百二十度,再逆旋九十度,门开了。

  不为对方开门,这是她跟我定下的奇怪家规之一。

  “回来了呀。”我在厨房里尽可能温柔地作了一声问候。

  “哦。”但这声问候到了香香的耳边却貌似变成一句明知故问式的废话。实际上她并不擅长微笑,只是会在日常应酬中偶尔挤出那么一丝训练有素的笑容,而一回到家便是一幅“我很累我真的懒得理你”的架势。拥有足够的耐心与心理承受能力的我接过了她随手递过来的挎包,整了整她脱下来的高跟鞋,然后为其端上了一碗热汤:“玉米胡萝卜煲猪骨,可清热下火。”

  二人进餐中。

  香香她是个一板一眼的家伙。这从她回家后仍不摘下领带这个细节可以很好地看出来。

  “怎么了?”她停止了最近中国银行新的不可撤销信用证的开具政策介绍。

  “领带……蛮漂亮的。”我试图立个什么FLAG,真的,随便什么样的也行,只要与开证行与水渍险都无关就可以了。

  “作为真丝领带其品质只能说一般。”香香如是说道。呜呼哀哉,这物欲横流的世界!

  “继续谈谈这个周末就要考试的央行信用评级企业业务规范吧。”

  她就是这么一个兢兢业业的银行职员。不知怎么地我老是觉得她跟那份工作真的是绝配。实际上小学那次烹饪实践中,她就是负责预算控制与采购事宜的那位。我边收拾饭后留下的碗碗碟碟,一边看着因洗洁精而泛起的泡沫,和我零碎的回忆一起从下水道流走。在一起与不在一起,是否履行小时候的诺言,在香香的眼中看来,大概有点认真过头了。最近一项研究把人类思想上的成熟,三观确立的界线进一步往后推到了26岁,还真让人无所适从。小时候的梦想以及附带的许诺,实际上只是在信息匮乏,思想尚未成熟时一时冲动的产物,真心不必太认真。

  但也许是迫于小学校友们的压力,香香她还是身体力行地维持着这个空洞的关系。我真的没想明白这种并不以结婚为前提的同居行为对于精明的她来说能产生什么经济效益。

  事实上,她没有像恋爱中的少女那种向我提过任何的诸如“你爱我吗?你究竟爱不爱我”式的寻常拷问,一次也没有。乃至我开始在这种冷冰冰的日常共同生活中渐渐也变得迷惑了起来。

  这一切都源于小学毕业仪式过后的自由活动时间,要是没有这个让男女学生们得以相互表白的半官方议程,我也不至于沦落到像现在那样每天傍晚都得碎念念地跟不太亲热的女性朋友做饭的下场。据说那个“表白时刻”是校长特意安排的迎合其本人口味的压轴好戏,有人质疑过这种煽动性的做法,校长则豁达地回应道那这些小孩在那一刻已经正式毕业,管不着了云云。

  校长你个混蛋在几分钟前的致词中不还说什么“你们永远都是柠蜜小学为之自豪的学生”么?

  据说后来还有真有脑残家长为这破传统慕名而来坚决要把孩子送进去的。

  答应香香这事情说起来我是没有过错,一丁点儿也没有。面对一个女孩子在众人面前脸色绯红的坦白交待,我们男孩怎么能残忍到可以不去回应这楚楚可怜、充满期待的眼神呢?

  “嗯……哦,你,总之香香你说了算吧。”一连串的人生错误便从那一刻正式开始了。

  十年后的今天,驿动的心早已平息。我和香香随波逐流地走上了完全不同的两条人生岔路。事实上表白那天的空气中的棉絮不过是由于梧桐树的虱虫病害,现在回想起来也不再被染上什么炫丽的色彩了。真的,我们仿佛只是被一种看不见的近乎诅咒的气场所束缚才得以半死不活地走到了今日,眼前这小胡同越走越暗,两旁狭窄的墙壁上尽是写着些“滚回去”“去死吧”之类的恶毒词句。

  这一切都是错误的。眼皮底下一身OL打份的香香已经拥有了随时去纠正这种历史遗留错误的能力,我所做的只是耐心地等待这份人事任免决定的下达。

  “喏,帮忙接手一下这个论文,完成后投到研究生导师的邮箱,我被催得很紧了。”时间也不早,香香把在职研究生的事情交给了我之后,回到了她的卧室,门锁“卡”地一声毫无半点迟疑,把各种可能来自我的侵扰都确确实实地挡在了外面。

  我,时天任,二十四岁。无论做菜还是恋爱,都是个钟点工。



  二

  阳光毫不客气地闯入了客房。大约已经九点多钟了吧,今天才星期三,一周还没过半。我穿着浴衣,在电扇与衣帽架两旁肃穆的恭迎下,用一个尽可能傲慢的姿势坐上了客厅的沙发,从椅背上摸到了遥控器,自言自语地道:“亚历山大三世何在?”

  一部两个巴掌大的自动刷地圆盘机器应声启动了起来,一如既往地从客厅的角落开始了其忙碌而卑微的人生。

  “来,奥格·曼狄诺①。”

  我换了个遥控器,唤醒了客厅的GOOGLE TV,默认载入了谷歌地球的app应用,画面定位到了我所在城市的卫星地图。我用上帝视角打量了这个城市一会,感叹窗外这令人不适的城市住房的密集程度从上空看来竟不过如此。

  果然这城市还是不行呢。

  早餐,决定削个苹果。我从料理台上的刀槽上拔出了我家号称“王者之剑”的圣剑Excalibur的菜刀,左手拿着富士水晶苹果,开始熟练地打起旋来。

  说明一下,我喜欢给大大小小的家具取名字。在这整整一年里,家里的所有新老物品均有固定的名字,叫上去朗朗上口,可惜香香对这种叫法一直不以为然,我考虑了一下,这几百号的名字也确实不易全部记住,结果只是无谓地伤害了对方的自尊心,多不好。说起来这个本来是“跟香香搞好关系”的主题计划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结果反而在两人之间彻了堵墙……“你说是不是?理查德·米尔豪斯·尼克松②?”我对着水龙头自言自语道。

  接下来我决定继续对自己的潜能进行开发,于是唤来了戴尔·卡耐基③,也就是我家的扑克,打算进行要求相当集中力的叠扑克游戏。

  用七张牌打好“地基”之后,我抽出了两张牌准备八字形地摆放。分别是红心A与方块9,其实先前早已经给这一副扑克牌每张都命过名了,现在还能清楚地记得,我管这两张牌叫樱井莉亚(A罩杯)与由爱可奈(19岁)。之后的扑克组合中,苍井空武藤兰、早濑川与小泽玛利亚等一干新老大将均投身到这些由纸牌构成的严谨的等边三角形中,直到第三层时,轮到原纱央莉的时候终于失误了,只好任由一座由各种肉构成的帝国瞬间倾塌。

  于是时间也已经不早,我找到了莱布尼茨④,凭感觉按下了机箱电源键,26寸的桑德拉·布洛克⑤自动打亮,惯例地显示BIOS版本,CPU、内存和各串口所连接设备的状态。

  我跑到经常上的一个论坛,到其水区刷了100层楼之后,终于觉得身体开始有了点干劲,似乎新的一天可以开始了。我看了看墙上的卡利摩多⑥发现已经11:45了。

  吃饭吧,我拿出了康师傅出品的满载“Less is more”式简约主义的即食杯面,从里面掏出由我独家命名的用于捞面的命运之矛--朗基努斯之枪,泡上开水准备享用这充满着颓废堕落气息的西方现代主义。

  嘟。来自香香的信息:“今晚有事,晚饭不用准备了。”

  香香科长,你的用词就不能再琢磨一下?明明可以对二人份的“晚饭”作一个“你的”或“我的”的区分嘛……不过说不定这就是她的本意。既然今晚我没有利用价值了,自然也没有赐予食物的必要。毕业至今已经一年多了,好歹不再是学生而可以被界定为社会人,所以这种领会上级领导指示背后含义的能力还是有的。

  午后便开始了例行的打扫。晒被单、叠内衣。我自己的衣服全都放在一个旅行包里,其实基本上所有原本属于我的东西全都已经在旅行包里被整理得妥妥帖帖,基本上我随时离开这个家都没有什么问题,实际上在进入这个家门的时候我心里就已经做好了总有一天肯定要离开的准备,只是,如果现在就要离开的话,阳台上那棵绿油油的道格拉斯·诺斯⑦会舍不得我的吧?想到兰斯洛特,杰兰特,加雷思和格拉海德⑧等等这些家具们将突然间就失去了我的照顾,弄不清究竟是心里还是肚子里不觉一阵阵绞痛。

  嘀嘀嘀嘀,突然我的QQ响了。

  “系统信息:用户 乖乖猪 申请加你为好友

  附加验证信息:我觉得你是个好人”

  天哪,我老早就觉得企鹅公司实际上就是全球最大最不靠谱的交友服务网站了。

  我毫不犹豫地加了这个无限单纯的陌生QQ号,准备用各种能想象的恶劣玩笑让她知道这个世界还有连阳光也射不进的男人最灰暗最灰暗的浓密地方。

  盯着桑德拉·布洛克半刻钟却没得到对方任何进一步的反应。我浏览了这头乖乖猪的QQ空间,基本确定其不是诈骗分子,但又出于男人特有的矜持而没有去引发第一句发言。我想,如果对方是初中生的话,大可以跟她谈谈因式分解,高中生那就更好了,可以大谈特谈核酣酸、显微镜下的洋葱切片。当然,这些就是全部了。我想我肯定是跟这些90后的无忧无虑的单纯孩子不会有多少共同话题的嘛。

  这么想着,那乖乖猪的头像居然熄灭了。

  天啊,我本以为这是一个谁先说话谁就输了那样子的耻感游戏,没想到结果还是莫名地输了。不过我也没失落。反省性回顾我在这个过程中的绅士式的沉默应对,没错没错根本不会错。面对陌生人不就应该一言不发地保护自己么?也许对方是个专业的骗子,先盗了一个小朋友的号,然后再以此为掩饰进行各种异性或同性的线下交流活动,或者用来推广各种卫星天线与健身气功,总之无恶不作,坏透了。这个世界一次又一次地让我失望,所以也不差在这些无关痛痒的地方再接再厉地让我失望到底。

  突然间在这种淡淡的忧伤下有了创作的灵感,可以说我体内的艺术细胞开始了意义不明的过度繁殖。在这种过剩的自我感觉良好下,仿佛一提笔就可以写出几百万字的畅销小说。但是我没有提笔。因为万一我不幸写出了几百万字却没有畅销,以后再遇到这种感觉的快感可能就会降为负数了。尽管小说好卖不好卖这根本不是我的错。

  所以这个时候应该看看夕阳。我倚着西边阳台的栏杆,怀着愉悦的心情,耐心地等待着不争气的太阳慢慢沉没于地平线上。

  不过这不难预料到会变成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因为现在才下午4点钟多。

  我,时天任,二十四岁。去年大学毕业,至今没有工作。


————————————
  注释:

  ①奥格·曼狄诺,畅销书作家,代表著作:《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

  ②理查德·米尔豪斯·尼克松,美国第37位总统,因水门事件下台。

  ③戴尔·卡耐基,著作:卡耐基推销的艺术(开发潜能赢得客户的智慧)。

  ④莱布尼茨,德国著名哲学家。

  ⑤桑德拉·布洛克,当红好来坞影星。

  ⑥卡利摩多,所谓的钟楼怪人,出自雨果的《巴黎圣母院》。

  ⑦道格拉斯·诺斯,经济学家,这里代指主角家阳台的金钱树。

  ⑧此处均为圆桌骑士的neta。



  三

  不知为何,这几天我总是惴惴不安,心神不宁。倒不是因为香香的事至于让我的安全感尽丧,而是一种……可以说是一种发自灵魂深处的社会责任感吧,也许我真的是多管闲事了,就算将我的想法用射电式天文望远镜无限放大,从中居然能找出一丝“出轨”的端倪也罢,我夹在两个女性中间,即便是如此地左右为难,挠破脑袋,我也无法放着那个年轻生命对世界的过于天真地信任的想法而无动于衷。我觉得自己作为一名年长者很有必要对那个以“我觉得你不是坏人”这样的理由在网络上随意搭讪的女孩进行必要的防范自卫教育,以免这棵幼苗在散发着恶臭的社会洪流中折断嫩芽。我觉得我是可以胜任这个工作的。

  尽管我并非什么值得学习的榜样。

  我把这个叫乖乖猪的QQ空间再次翻了个里朝天,也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苗头。但此刻的我是专业的,事实我相信这种漫无目的地到网络上到处找哈的行为,一定是源于对现实的绝望,生活的孤寂,嗯,这点我是可以理解,很是清楚的。从她的相册里面与父母的合影看来,其一定父母双亡,或至少与父母分居,否则这个年龄的中二孩子每天跟父母吵一架都来不及,还会把照片放到QQ空间来端详纪念?看来我得先准备一下自己父母的资料,好让到时候两人聊起来有充足的话题。不过这可难倒我了。我家父母什么的在印象中也已经很模糊了,现在想想除了做饭不好吃以外倒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应该属于和蔼亲切的那类型吧。两位老人家在我作出重大决定的时候总是并肩而坐,静静聆听,到最后无一例外地一脸微笑地点头说“好”,就连那次我对他们宣布“我再也不回来了”时也一样。

  不,我突然间灵光一闪,半晌自个儿扶额笑了起来。

  我怎么总是在往平平无奇的方面去想呢?实质上这个乖乖猪应该还是有父母的,但这并不是亲生,而是一种假想的亲情关系!不,也许她从小就被神秘的宗教团体绑架到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或者是为寻找下落不明的父母而潜入到恐怖组织……

  不行不行,这样假设下去的话总觉得没完没了,还是直接实施钓鱼吧。

  “你好。”于是经过慎重的推敲,我在前天晚上,终于下定决心在QQ对话窗口里敲出了这两字。

  至今没有回应。

  我想,她的通讯自由可能已经被限制了,这其实是一种求救信号。

  ……

  (待续)





[ 此贴被aming032在2012-05-27 15:41重新编辑 ]
sosg_blocked

159

主题

493

存在感

132

活跃日
迷糊餐厅-轰八千代绯弹的亚里亚-神崎·H·亚里亚
帅哥离线 (◕‿‿◕)
 5 

SOS团二星级★★

1楼
发表于 2012-05-27 | 编辑
  下回预告:

  “我,时天任,二十四岁。刚刚被女友甩了,今晚没有住处。”

  “我,时天任,二十四岁。传奇魔兽完美世界,陪打代练半价点卡。”
sosg_blocked

2

主题

183

存在感

48

活跃日
今日也活力满满—凉宫春日本日、満開ワタシ色!-桂雏菊夜幕下的轮舞曲——阿尓托莉雅黑猫应援团 - 五更瑠璃
学生会的一存-椎名真冬最萌大赛优胜-桂雏菊圣诞版Fate/Zero-爱丽丝菲尔我的妹妹哪有这么可爱-高坂桐乃学生会的一存-椎名深夏学生会的一存-樱野玖璃梦Fate/Zero-伊利亚斯菲尔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可爱-新垣绫濑
喵~离线 僕は友達が少ない
 6 

SOS团三星级★★★

2楼
发表于 2012-05-27 | 编辑
請問那個唸稿是哪來的?
感覺有時會快到聽不清

269

主题

1314

存在感

1305

活跃日
蔷薇刀剑,守护恶魔之王只有你,永远不能背叛我遇见幻想少女风传递你的信息
Clannad-琴盈Clannad-风子Clannad-渚Clannad-杏《CLANNAD~AFTER STORY~》-一之濑琴美《CLANNAD~AFTER STORY~》-伊吹风子《CLANNAD~AFTER STORY~》-古河渚《CLANNAD~AFTER STORY~》-藤林杏
喵~离线 前天是鹿,昨天是兔子,今天是你
 11 

SOSG编辑组业务部

3楼
发表于 2012-05-27 | 编辑
我们那濒临死亡的爱情啊
感觉名字不错啊0 0

9897

主题

6083

存在感

1266

活跃日
金色的忧伤-菲莉斯·艾利斯(千木咲音 专属)丸子店铺的霸业——菲利斯·艾利斯blue·tears—塞西莉娅·奥尔卡特(千木咲音 专属)禁止接触之女王—莎缇莱萨·L·布丽姬
数码猎人合格证书-天野音音Fate/stay night-Saber月姬-Arcueid空之境界-两仪式龙与虎-逢坂大河龙与虎-川岛亚美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雪之下雪乃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由比滨结衣
喵~离线 春物二期决定简直赞!
 11 

★☆★【H2Oの起源】★☆★

4楼
发表于 2012-05-27 | 编辑
小学要不要就搞那么深意的告白……

159

主题

493

存在感

132

活跃日
迷糊餐厅-轰八千代绯弹的亚里亚-神崎·H·亚里亚
帅哥离线 (◕‿‿◕)
 5 

SOS团二星级★★

5楼
发表于 2012-05-27 | 编辑
引用第2楼星奈2012-05-27 15:31发表的“Re:[短篇] 我们那濒临死亡的爱情”:
請問那個唸稿是哪來的?
感覺有時會快到聽不清



科大讯飞Interphonic 5.0语音合成系统
sosg_blocked

1264

主题

2624

存在感

1417

活跃日
原创达人(历史绝版ver)期待再一次的相遇,你们的天使-中野梓歌声与心灵的共鸣-初音ミク
中二病也要谈恋爱-小鸟游六花中二病也要谈恋爱-丹生谷森夏中二病也要谈恋爱-五月七日茴香中二病也要谈恋爱-凸守早苗K-ON!-琴吹紬(ED版)K-ON!-琴吹紬化物语-战场原黑仪银魂-神乐
帅哥离线 时空穿越者
 9 

SOS团之无敌水王!

6楼
发表于 2012-05-27 | 编辑
虽然第一句..烹饪实践课什么让我感觉不真实..文章看着挺舒服的..还有

“我,时天任,二十四岁。*****。”
“我,时天任,二十四岁。********。”
这种..好强的既视感啊
森大人快到碗里来(>﹏<)

97

主题

2986

存在感

1291

活跃日
~~呐,你饿不饿,要不要我下碗面给你吃(水鏡 定制)回转企鹅罐-高仓阳毬(变身版)音乐鉴赏达人摇曳百合-赤座灯里全民回帖活动活动卡发条装置之哀女神—风音日和(Black.Lotus 定制)电波女与青春男-藤和艾莉欧一起一起这里那里-御庭摘希
喵~离线 ←没觉得这只猫很萌吗...
 10 

SOS团之究级水库!!

7楼
发表于 2012-05-27 | 编辑
噗...语音一开吓尿了...

还是看文字吧...

159

主题

493

存在感

132

活跃日
迷糊餐厅-轰八千代绯弹的亚里亚-神崎·H·亚里亚
帅哥离线 (◕‿‿◕)
 5 

SOS团二星级★★

8楼
发表于 2012-05-27 | 编辑
引用第4楼千木咲音2012-05-27 15:33发表的“”:
小学要不要就搞那么深意的告白……



一开始那个表白设计成“专门做菜的天任同事实在太帅了,长大以后我每天晚上都要吃到你做的饭菜”。后来觉得与性格不符,改了含蓄了。小学生女生其实已经懂很多的了。




引用第6楼Sifoi2012-05-27 15:35发表的“”:
虽然第一句..烹饪实践课什么让我感觉不真实..文章看着挺舒服的..



我小学的确上过这门课,还分组到市场买菜,然后实际操作。
sosg_blocked

894

主题

2270

存在感

397

活跃日
すーちゃん-06.28(三森すずこ 专属)傲娇猫娘,本命最高-芹沢文乃(雪音クリス 专属)永遠のSinging-澪期待再一次的相遇,你们的天使-中野梓
新年限量版卡片-秋山澪Let's Go! Live——秋山澪(木下林檎定制)No,thank you!——秋山澪圣诞特别版卡片-秋山澪K-ON!-秋山澪(ED版)K-ON!-秋山澪K-ON!-秋山澪(和服版)K-ON!-秋山澪(乖巧ver)
喵~离线 やばりあなたが私の運命
 9 

SOS团之无敌水王!

9楼
发表于 2012-05-27 | 编辑
引用第7楼伪宅の联盟2012-05-27 15:41发表的“”:
噗...语音一开吓尿了...

还是看文字吧...




语音无法吐槽...文字间透露出的信息有种无法言喻的感觉

关于我们|无图版|SOSG WIKI |投放广告

Copyright © 2006-2017 SosG.Net
Total 0.043464(s) query 8, Gzip enabled,  沪ICP备07006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