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6543|回复: 30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跳转到指定楼层

[设定] 伊丝-泛特斯大陆之火雀王朝神系及其它神祗

14

主题

74

存在感

14

活跃日
 2 

实习生

发帖: 93
SOS币: 9018
注册: 2008-09-22
访问: 2018-09-16

楼主
发表于 2012/06/25 | 编辑

猜你喜欢: 罗娜回忆录, 罗娜回忆录全文


目录

火雀王朝神系
其一:净炎之复仇女神——Non (末路者的复仇之神)
其二:王权与正统女神——Mokou (火雀王朝的主神)
其三:守护与历史女神——Keine (火雀王室的传承守护之神)
其四:草药与狩猎女神——Eirin (火雀王朝的医药之神)
其五:永夜与冥思女神——Kaguya (火雀王朝的月之女神)
其六:诡计与好运女神——Inaba Tewi (不期而然的幸运女神)

其它神祗
其一:*纵与繁衍之神——UncleDog (强欲之神)
其二:警戒与忠贞女神——Inubashiri Momiji (山民的守护之神)
其三:启蒙与关爱女神——Ran (灵兽的指引之神)
其四:冰冻与智慧女神——Cirno (自强者的智慧之神)
其五:厄火之葬礼女神——Kaenbyou Rin (流浪者的葬礼之神)

申明:
此设定集借用了部分东方Project的人设及采用了DND的资料格式。

片段:

  
黎明之末
  
  第一章
  
  这是历史与守护女神的总神殿。
  
  神殿前的圆形广场,由无数白玉铺就而成。一道道石柱拱门接连而成的走廊,衔接着白色大理石筑成的神殿。因为神术的效果,整个神殿浑然一体,庄重凝然。
  
  两侧石柱上,大部分有着的浮雕。上面的人物栩栩如生,或是战斗、或是呐喊,是火雀王国建立以来,女神的信徒们所留下的事迹和传说。
  
  一位身着重铠的骑士,配着长剑,抱着头盔,行走其中。
  
  神殿之中,除了骑士盔甲的撞击声,只有赞美女神的圣歌在隐隐回荡。淡淡的光辉,犹如月色,让本是幽暗的神殿显得深邃宁静。通往内殿的大门悄然打开,年轻的骑士收敛着斗气,踏入了内殿之中。
  
  在那里,台阶之上,伫立着女神高大的神像。从高高的穹顶处射入的光芒,五彩斑驳,融在神像所发出乳白色光辉中,描绘出历史绚烂而沉寂,积极而宁静的色彩。
  
  圣歌声中,一名少女就站在神像前的台阶上。她穿着白色金边的牧师袍,似乎是十七八岁的年纪,青春而美丽。她的绯红长发直落腰际,嵌着宝石的束带系住了纤细的腰肢,展示出少女的娇柔和魅力。
  
  牧师袍的胸前,绣着一只展翅与黄金天平相叠的火雀。那是火雀王国的主神,王权与正统女神的圣徽。
  
  她是王权与正统女神茉蔻的牧师。
  
  也是王室的公主。
  
  骑士站在原地,怔怔地看着少女。
  
  回荡的圣歌,于无声处停息。
  
  少女熟悉的声音,不知何时又在内殿中响起。
  
  似乎时光穿梭,一切回到了他成为骑士的那一刻。
  
  他在这个神殿中,在贵族和牧师们的见证下,半跪在这名少女前,用自己的肩膀抵着少女放上来的仪式长剑。
  
  “欧纳德•伊恩,你是否愿意信仰伟大的历史与守护女神柯伊娜,遵循她的道路,蒙她的恩典,成为一名以守护为责的骑士?”
  
  是的,莉泽忒丝殿下,你的命令便是我的愿望。
  
  “欧纳德•柏•伊恩骑士,你是否愿意接过我赐予的剑;无论痛苦,无论危难,无论牺牲;也不放弃、不辜负、不背叛,成为我,莉泽忒丝•诺•福吉沃拉的守护骑士?”
  
  是的,莉泽忒丝,我的爱人,我愿守护你,为你奉上一切。
  
  但是你却已经离去。
  
  潜藏在心底的深沉悲痛,猛然涌起,中断了回忆的梦境。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欧纳德从睡眠中惊醒。



[ 此贴被aming032在2012-06-26 19:58重新编辑 ]

14

主题

74

存在感

14

活跃日
 2 

实习生

1楼
发表于 2012/06/25 | 编辑
净炎之复仇女神——Non(末路者的复仇之神)  
人类神:微弱神力  
别称:火鸦女士、报复少女  
圣徽:被苍火裹挟的火鸦头  
居住界域:永夜庭,焚炎暗堂 
阵营:守序中立  
神职:复仇、净化、火焰、代价  
信徒:盗贼、刺客、战士、流放者、复仇者、穷途末路的人  
牧师阵营:守序中立、守序善良、守序邪恶 
神域:守序、报应、毁灭、复苏、火  
喜好武器:焚烬之末、苍火之苏(一对短匕与剑组成的双持武器)
  
  Non女神的传说在达尔戈诺地区流传已久。这些传说既包含了她身为人时候的故事,也包括她成为神以后的事迹。然而相较于其成神后的那些千篇一律的故事,显然神身为人时的秘闻更引人关注。
  
  通过了解那些老人们口耳相传的秘闻,我们可以知道Non女神在超凡之前曾蒙受的一些苦难。
  
  据说Non女神出生于一位贵族家族。在其不足半岁的时候,她的家族遭到了敌对贵族的杀戮,仅她一人因为家族骑士的奋力保护而幸免于难。然而这还只是Non女神一生苦难的开始。拯救她的家族骑士以自己的女婴替换了她,使她不至于在敌对贵族的进一步搜捕中被杀死。然而因为无法接受自己的女儿代人而死这件事,骑士的妻子最终在Non女神七岁时将她偷偷卖给了远方的一位破落贵族。
  
  买下女童的那位破落贵族,将Non女神抚养长大,并打算在其十六岁时将她嫁给自己的儿子。据说Non女神在十五岁时已经以美丽而为人所知,为此,另一位歹毒的贵族毒杀了她将要嫁于的对象,并在胁迫少女未果之后,又将她告上了法庭。
  
  独子的死亡令抚养Non女神八年的那位破落贵族在惊怒中一命呜呼。孤身一人,又被法官宣判了死刑的少女在断头台上开始了对诸神的责问。据说在其的哭诉之后,神在地上燃起了大火,不但烧死了高高在上的法官,和一旁的刽子手,更烧断了绑住Non女神的绳索,令还是凡人少女的她得以逃脱。
  
  在Non女神的逃亡过程中,她又一次获得了当初救下她的那位家族骑士的帮助。苍老的骑士不但告知了少女的身世,并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将她送去了达尔戈诺大领主的宅邸,让少女得以以女仆的身份生存下去。
  
  美丽而哀愁的少女啊!她的湛蓝的眸子中总有化不开的忧伤,她的白嫩的脸颊上总有散不去的乌云。达尔戈诺大领主的长子注意到了她的美丽,为她的哀愁所深深地打动。他注意到少女因为出色的容貌而被别的仆从所排挤,身为男性、身为贵族的使命就在那一刻觉醒了。
  
  他在走廊的拐角低声地问着少女:
  
  美丽的人儿呀,你的容貌像清晨带露的蔷薇,你的忧愁却又像那蔷薇上的刺棘。如果我有这个荣幸,我是否可以摘去那些刺棘,好让我低头轻轻嗅一下那清纯的芬芳?
  
  少女托着要送去达尔戈诺大领主书房的葡萄酒站在原地,她也为领主长子的话而颤栗:
  
  神说我生来就是要受那世间的痛苦的,这美丽就是招来厄运的芬芳的。您独独看到了被露水洗过的花瓣,却不曾见过它在夜晚的暴雨和狂风中是如何被摧残;您独独只担心那刺棘会否蛰伤自己的双手,却不曾知道它才是令花儿至今依然能绽开的凭依。善良的爵士啊,如果你真的想要折下这朵蔷薇,可否为它扎紧篱笆?过去曾有野兽想把它的幼苗吞噬,如今它依然怀着毁灭。
  
  领主的长子答应了少女的请求,和少女在月下立下了相爱的誓约。然而达尔戈诺大领主早就窥觑着少女的美色,他为长子和少女之间的恋情而暴怒不已。在Non女神和爱人还沉浸在爱恋的喜悦之时,达尔戈诺大领主已经偷偷将她的身世调查清楚,并将少女送给了最初杀戮她家人的那位贵族。
  
  不敢违抗父亲的长子最终拒绝了Non女神的乞求。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爱人被送入了那位贵族的卧室。然而第二天,那位贵族的城堡化为了火焰,肆虐的大火,甚至没有留下任何一具完整的尸骨。
  
  不久之后,达尔戈诺大领主被发现死在了自己的书房之中,据说领主的长子封锁了城堡不让任何人外出,并在之后点燃了城堡,让一切尘归尘,土归土。
  
  当然也有传闻,达尔戈诺大领主的长子并没有点燃城堡,将一切点燃的,是那天夜晚出现的漫天盖地的火鸦。
  
  人们曾在两座城堡的灰烬残骸中发现不少纯白色、苍白色的珠子一样的宝石。一些信仰Non女神的人认为,这就是女神的神迹,也是女神净化的象征。
  
教义:  
  作为一位曾经存在,现今罕有听闻的神祗,Non女神的教义显得有些简陋。她支持对等的复仇,将复仇视为对仇恨的净化。她认为无论善恶都应有各自的报应,但复仇的力量并非不付出代价就可以获得,因为被滥用的复仇,只是单纯的杀戮和破坏,而失去了复仇的真谛。
  
牧师与神殿:  
  Non女神的牧师很多都兼职刺客。他们为数寥寥,每一个都处在地下活动之中,并不频繁地在人前露面,因为这会导致过度渴求复仇的人一而再,再而三地索求复仇的力量,进而违背了女神的教义。
  
  尽管如此,Non女神的牧师也并非无迹可寻。作为女神所喜爱的动物,Non女神的牧师通常都会饲养一些火鸦。这些火鸦有着类似动物伙伴的功用,时常也担任着牧师之间彼此为教务而联系的信使。然而火鸦只有在发起攻击时才会展现出火红的羽毛,因此很多时候人们——通常是普通人,往往会错失将Non女神的牧师辨认出来的机会。
  
  Non女神如今并没有任何公开的神殿。女神历史上唯一的一座公开神殿曾设立于达尔戈诺的边境地区,但最终因为达尔戈诺领主的权势而被迫迁徙。有人说女神的牧师们将神殿迁徙到了洛萨特湿地,然而这一点,无论是在洛萨特当地,或是Keine女神教会的记载中,都未有找到任何相关的证据。
  
  

1362

主题

2122

存在感

577

活跃日
十年热血写信仰,荣耀永不散场!归途——永远の一露(爱奴娇 专属)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日番谷冬狮郎SOSG最萌2013编辑部永远の女王 愿一生与你相伴—朽木露琪亚 (爱奴娇 定制)世界第一的星灵公主——露西·哈特菲利亚Love me Bitterly,Loth me Sweetly立志出遍所有版本的栗山未来!风梳烟沐雨橙风——苏沐橙一叶知秋君莫笑——叶修涂山,我罩的。——涂山红红前世你叫我妖仙姐姐,今生我叫你道士哥哥。
美女离线 七月初七,淮水竹亭

SOS团分团长

2楼
发表于 2012/06/25 | 编辑
一群女的?  没有男主??  
                       

14

主题

74

存在感

14

活跃日
 2 

实习生

3楼
发表于 2012/06/25 | 编辑
王权与正统女神——Mokou (火雀王朝的主神)
人类神:强大神力
别称:绯红女士、复苏少女、公正裁决者
圣徽:包裹在一团银炎之中,展开双翅的火雀,有时会叠加上一架天平,或仅在张开的双翅上添上天平的圆盘
居住界域:永夜庭,正统之座
阵营:守序中立
神职:王权(火雀王室的王权)、正统(火雀王室的正统)、纯粹、惩戒、公正的裁决、火焰、复苏
信徒:火雀王室的直系后裔,火雀王朝的国民、贵族、权力者、执法者、追寻公正的人、战士、圣武士
牧师阵营:守序善良、守序中立、守序邪恶
神域:保护、力量、守序、复苏、贵族、火、毁灭、审判、荣耀、支配
喜好武器:绯红之傲、苍银之艳(对剑)

  Mokou女神从微弱神力晋级到强大神力仅仅只花费了尘世间五百年左右的时间,这在现有的几位强大神之中是绝无仅有的。Mokou女神从一开始就表现出了和福吉沃拉家族之间的紧密联系——虽然对方并未有承认,但福吉沃拉家族就是Mokou女神的后裔这一点已经成为了尘世的共识。
  
  由于缺乏史料,已经无人知晓福吉沃拉家族是如何迈出崛起的第一步的。从Keine女神教会保存的文件中可以了解到,在福吉沃拉家族成为洛萨特湿地的领主之时,Mokou女神已经达到了晋升弱等神力的边缘。Mokou女神教会和Keine女神教会亦是从那一时期开始建立起了友好的合作关系。
  
  在Mokou女神达到中等神力前夕,她曾下达了针对Keine女神教会采取行动的神谕,一度令福吉沃拉家族直接掌管了Keine女神教会的所有资源——财富、武力、甚至包括了Keine女神教会历代保存下来的文档。
  
  直到Mokou女神成功晋升到中等神力之后的三十年,她才下达了允许Keine女神教会再度独立的神谕。这一段时期,Keine女神一直如常地回应其牧师的祈祷,赐予其神职人员神术,因此,虽然一度流失了数量众多的信徒——他们大多改信了Mokou女神,但是在Keine女神教会独立之后,又很快地恢复了元气,并且因为火雀公国的成立,而进一步扩大了传教的范围。
  
  通常来讲,回顾一位神祗的历史往往会被人视为亵渎——尤其当那位神祗已经是一位强大神——神祗的崛起之路对虔诚的信徒而言自然是一篇壮丽的史诗,但对其他人来讲却未免过于自我标榜。然而若是有幸获得阅读Keine女神教会所保留下来的火雀王朝的史料,便会发现其中所记载的Mokou女神历次所展示的神迹记录,威严、华丽、温暖而不失法度、壮阔而不染奢靡,仿佛Mokou女神从一开始就是一位中等神力或以上的神祗一般。而这一切又印证了Mokou女神所拥有的王权、正统等神职——尽管从一开始,Mokou女神仅仅只是拥有净化、复仇、火焰几个神职的微弱神力的神祗。
  
教义: 
 
  Mokou女神的神职在五百年之间发生了多次的变迁,从最初的净化、复仇和火焰三个神职,一路演化,发展成了现有的王权、正统、纯粹、惩戒、公正的裁决等神职。Mokou女神的教义,也不再是最初的净化不公、和为冤屈者复仇等等。
  
  Mokou女神的牧师们在祈祷时所用的祈祷词,一般会从赞美女神为火雀王朝的政权稳定和正统性入手,赞美其带来的繁华和荣耀。而在火雀王朝对外发生战争期间,则又会加入在女神引导下对外敌的惩戒。
  
牧师与神殿: 
 
  Mokou女神的牧师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类,对内的治愈与复苏者,或是对外的裁决和惩戒者。Mokou女神的牧师在火雀王朝的历史上留下了很多传奇和故事,他们的事迹丰富了Mokou女神教会的历史,更为Mokou女神教会在民间树立起了极好的正面形象。
  
  Mokou女神教会的高级神职人员有很多是福吉沃拉家族的后裔,在Mokou女神教会的早期,福吉沃拉家族本身就和其是一体。他们是最早的传教者,同样也是教会的缔造者。
  
  时至今日,Mokou女神教会的教宗已经不常是火雀王室的直系后裔。而其的中层神职人员,却依旧有一部分和火雀王室有着亲缘关系。这使得火雀王室对教会的事务有很大的发言权,虽然教会也从未违背过火雀王室的命令。
  
  Mokou女神的神殿遍布于火雀王朝的每一个行政区域。火雀王朝每占领一片地区,只要该地区的土地足够册封两个以上男爵或者一位子爵,便会为Mokou女神建立一座神殿。在一片尚未巩固的新疆域上,Mokou女神的神殿既是该地新信仰的中心,也可以说是行政的中心。而神殿往往也会配备足够的牧师、圣武士、骑士等战斗人员的数量,以协助稳定该地区的局势。
  
  

14

主题

74

存在感

14

活跃日
 2 

实习生

4楼
发表于 2012/06/25 | 编辑
守护与历史女神——Keine (火雀王室的传承守护之神)
人类神:中等神力
别称:书录少女、Mokou的书记员、月下的案牍者、
圣徽:搁在牛头骨两角之间的骨质刻笔
居住界域:永夜庭,生灵之乡
阵营:守序中立
神职:历史(尤其是火雀王室的历史)、守护(尤其是火雀王室的守护)、知识(尤其是火雀王朝的文化)、文学(尤其是火雀王朝的文学)
信徒:火雀王朝的子民、历史学者、书记员、学者、正统的作家、追寻知识的人、吟游诗人、战士、圣武士
牧师阵营:守序善良、守序中立、守序邪恶
神域:保护、力量、守序、知识、贵族、时间、家庭
喜好武器:白兽的犄角(*)

  虽说Keine教会有明文记载的历史几乎就是火雀王朝崛起的历史,但是Keine女神却并不也是随着火雀王朝的版图扩张而逐步崛起的。早在火雀王室尚未获得其最初的子爵封号及领地——洛萨特湿地——之前,书录少女的信徒们便已经较为广泛地在那块土地上传播女神的信仰了。
  
  女神早期的信徒们习惯用骨笔在泥板上刻印符号以记录各类历史事件。然而由于此类泥板往往容易干裂、破损,因此在刻印泥板的同时,女神的祭司们还会以口口相传,背诵的方式传承一切他们认为有必要流传下去的历史。在火雀王室——当时被称为火雀子爵——正式成为洛萨特地区的合法领主之后,随之而来的造纸术令Keine女神的教会有了长足的发展。
  
  在前两代的福吉沃拉-侬-洛萨特-火雀子爵积极而有力的改造下,Keine女神教会的组织架构在十六年内完成了重组和改进,这一举措使得教会在记录历史,传承文化上的效率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在当时被称为领主对本土信仰的莫大善意。然而随着火雀子爵的逐步崛起,在之后的几代领主中,他们对Keine女神教会的态度逐渐从扶持转变为挟制。甚至在第二代福吉沃拉-侬-洛萨特-因普瑞瑟伯-火雀伯爵时期,Keine女神教会一度被剥离了自身在早期火雀子爵时代重组时成立的护教武装,彻底沦为了领主家族所信仰的Mokou女神教会的附庸。
  
  直到火雀公国成立,公室后裔的逐渐增多,以及Mokou女神的神旨,Keine女神教会又一次获得了独立,并成为了公室旁系人员的首选信仰。
  
教义: 
 
  Keine女神提倡对传统的守护和对客观历史的尊重。谨慎地辨别新奇的知识,并确保其的可靠性也成为教会中神职人员决定是否将其记载下来的前提。随着尘世之中Keine女神教会与Mokou女神教会的合作越来越紧密,如何保障Mokou女神教会的历史不会散失也被写入了教义之中。
  
牧师与神殿:
  
  Keine女神的牧师通常都擅于书写,并且往往都掌握与精通火雀王朝境内的各种方言及变体文字。他们的主要职责便是在女神的指导下将任何一件有价值的,关于火雀王朝的历史记录下来。然而,他们从不会对任何记录下来的事情发表评论,因为“妄断历史将会使历史逐渐扭曲”。随着保存着文卷的数量增加,Keine女神教会的护教武装从火雀子爵时代的一队骑兵逐渐发展成为了两支在帝都拥有三千人编制的护教骑士团和其他护教骑士队。护教骑士团的骨干通常由火雀王室的旁系三代内成员担任,偶尔也会有火雀王室的直系后裔在其中挂职历练。
  
  Keine女神的护教骑士团同时也担负着一部分维护帝都日常治安的工作。如有必要,国王也有战时直接掌控其中一支骑士团,用以开赴前线的权利。
  
  

14

主题

74

存在感

14

活跃日
 2 

实习生

5楼
发表于 2012/06/25 | 编辑
草药与狩猎女神——Eirin (火雀王朝的医药之神)
人类神:中等神力
别称:精华萃取者、狩猎女士,巫药少女
圣徽:半张开的由月桂枝做成的弓和搭在弦上的箭;有时简化为草药编织成的箭
居住界域:永夜庭,荒药之野
阵营:混乱中立
神职:狩猎、战斗、弓箭技术、药水(尤其是淬炼武器的药水)、采集、草药、草药学、炼金术(尤其是与草药有关的炼金术)、巫医(尤其与草药有关的巫医)、巫术(尤其与草药有关的巫术)
信徒:贫穷者、士兵、自行学习炼金术的人、学者、草药师、追寻知识的人、德鲁伊、萨满、吟游诗人、战士、盗贼、刺客
牧师阵营:混乱善良、混乱中立、混乱邪恶
神域:混乱、旅行、力量、医疗、植物、知识、法术、
喜好武器:月桂虬枝(弓箭)

  生活在洛萨特湿地的人们,在很久以前,就有着向女神Eirin祈祷,以求在狩猎中获得好运的习俗。他们在肥美的湿地草原中追逐着野兔,练习使用弓箭将猎物远远制服的本领,免得自己在追赶中不慎陷入泥沼。
  
  洛萨特湿地的丰富物产包含了各种具有古怪效力的草药。人们以Eirin女神的名义将它们采集并加工成药物。尽管这些药物并不一定会发挥作用——哪怕是用和以前一样的方式采集或加工——但因为它的价格极为低廉,因而依旧成了当地无力支付牧师施术代价的贫困者,在治疗疾病和伤势时候的首选。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尽管草药的效果并不稳定,也不像牧师的神术那样快速见效,但是它的确挽救了不少的贫困者。在火雀王朝的军队底层,很多平民出身的士兵信仰着这位伟大的女神,不仅仅因为它是战斗之神,更因为它切实地关系着他们的身体健康。
  
  随着火雀王朝的崛起,Eirin女神的信仰也随之获得了较为广泛的传播。与最初的大部分弓箭手因为女神的箭术而追随它的道路不同,现在大多数的人仅仅只是出于信仰女神可以在草药上获得便利而已。他们深信女神在草药学上的造诣,相信虔诚的信仰可以上自己获得相关的神启。
  
  近百年来,Eirin女神的教会将大部分精力投入到了草药的发展之上。他们以教会的权利为贩卖草药的商人争取了部分免税,只为能让越来越多的人能够使用草药,蒙受女神的恩典。虽然Eirin女神的教会从未这样宣称过,但是一部分商人坚称采集于洛萨特湿地的草药比其他地方的更具稳定的疗效。他们为此频繁地前往洛萨特湿地,由此引来了许多当地的德鲁伊的反感。
  
  事实上,随着Eirin女神在草药上的影响力越来越扩大,许多原本对Eirin女神教会抱有善意的德鲁伊们开始渐渐变得冷淡,一些激进者甚至以自然的名义攻击草药商人——如果他们发现对方正在毫无节制地用锄头翻挖土壤,破坏植被的话。
  
  除此之外,一些信仰Eirin女神而研究有害巫术的萨满也令人颇为头痛。尽管他们宣传自己仅仅只是想获得一些在提神类药物上的成果,但事实上,被开发出的更多的却是制幻类药物。这些药物有的甚至会侵害施法者的精神稳定,使得他们会在一段时间内完全丧失施法能力。好在这些药物也和别的草药一样并不具备可靠的稳定性,这使得危害被限制在了极小的范围之内。
  
  一些*同样也可以通过萃取而从植物之中获得。军队掌握着这项技术。许多人,不少是外国的学者因此相信,唯独这类药物有着极高的稳定性。
  
教义:  

  采集和狩猎是生命赖以生存的最终手段,人类以此度过荒蛮的岁月。积极地参与每一次狩猎,如此才能获得战斗的力量;仔细地分辨每一次采集,这样才能掌握分辨的能力。由此而来的强壮和智慧,永远是人的立身之本。
  
牧师与神殿: 
 
  Eirin女神的牧师以前大多数兼职游侠或者德鲁伊,然而随着女神在城市中的神殿逐渐增多,这些牧师的比例却在教会中开始减少。其中有着为数不少的德鲁伊牧师都感觉迷失了自己在德鲁伊修行上的方向。他们或许因为对女神的坚定信仰而继续留在教内,但是基本没有突破十级的存在。
  
  一些惯于在乡野流浪的牧师则可能会选择兼职吟游诗人。他们习惯于传唱有关原始氏族的传说——经过他们的艺术加工,那些故事常常能激起不少少年好动的心性,由此也带来过一些困扰。据说曾有一位女神的牧师用他的在草药上的知识解决了某个乡下小镇的鼠患,赢得了镇民的拥戴,然而当他在庆典上唱起歌谣之后,那慷慨激昂的描述,却让镇上的少年们都在事后跟着他偷偷的离开了小镇——唯有因为一个瘸了腿而无法赶上的孩子留了下来,他兴奋地向镇民们描绘了少年们的梦想,同时也为自己无法跟随着Eirin女神的牧师去流浪逐猎而无比沮丧。
  
  事件的真假我们无处考证。然而从小镇上建有Eirin女神的祭坛来看,这件事即便确有原型,也未给女神带来恶劣的影响。事实上,除了火雀王国时期以来,女神的所有祭坛和神殿都只分布在乡镇。当时的大部分草药在运到城市时往往都已经失效,牧师们也就无法借此顺利的传教。
  
  Eirin女神最古老的祭坛就位于洛萨特湿地。那里原本只是一块沼泽地带的坚实土地,几丛象征着女神神迹的常绿月桂树生长其上。最早的时候牧师们还会使用这些月桂树的树叶帮助洛萨特湿地的人们缓解湿痛或是平定精神,然而现在这些却以保护和虔诚的名义不再实行了。
  
  取而代之的,牧师们将这些月桂树的果实广泛地种植在各个新的祭坛和神殿。新生的树叶有时会被用作祭坛或神殿主持者的饮品,有时也会用于信徒的治疗。
  
  

14

主题

74

存在感

14

活跃日
 2 

实习生

6楼
发表于 2012/06/25 | 编辑
永夜与冥思女神——Kaguya (火雀王朝的月之女神)
人类神:弱等神力
别称:永夜少女、冥思少女、月夜的思考者
圣徽:点缀着七色星辰的残月或新月
居住界域:永夜庭、幻月之轮
阵营:绝对中立
神职:月亮、有月的夜晚、冥思、灵感、循环中的变幻与永恒
信徒:思考者(尤其是经常陷入思考的人)、法师(尤其是以研究为主的法师)、学者(尤其是以室内研究为主的学者)、女性(尤其是善感的少女)、吟游诗人
牧师阵营:中立善良、守序中立、绝对中立、混乱中立、中立邪恶(基本为女性)
神域:月亮、时间、知识、魔法、法术、幻象、媚惑
喜好武器:七曜(镶嵌了七色宝石,如树枝状的黑曜石法杖)

  Kaguya女神在火雀王朝历史上最有名的信徒是第七代霍莱森女侯——罗娜缇珂•普琳瑟丝•埃林•霍莱森。身为霍莱森侯爵的三女儿,罗娜缇珂自小就与因普瑞瑟伯伯爵的长子订婚,并在十六岁时,成婚前的一天,成功晋升为Kaguya女神的四级牧师——按照当时的习俗,大领主贵族的子女有成为四级牧师的,便可提升一个顺位的继承权——她因此而成为了霍莱森侯爵的第三顺位继承人。
  
  罗娜缇珂女士在成婚后就如一个普通的端庄贵族夫人一样生活着。她仅为自己的丈夫诞下了一个健康而聪明的儿子,这在当时似乎是一件很令人奇怪却有理所当然的事情——蒙神祗恩宠的火雀家族每代都有着至少一男一女的后代,而且极少有出现愚笨的接班人。因普瑞瑟伯伯爵和罗娜缇珂夫人的感情为人称道——尽管仅有一位子嗣令很多领民内心不安。
  
  在小因普瑞瑟伯三岁时,他那位一向健朗的外公霍莱森侯爵突然暴毙。时处雨季的洛萨特湿地因为连绵大雨而使得罗娜缇珂女士前往参加丧礼的车队足足多花了一周时间才赶到她父亲的城堡。而迎接她的,却是废墟和狼藉。
  
  翻阅Keine女神教会所保留的,罗娜缇珂女士在晚年所写的回忆录,我们可以看到她是这样回忆那起风云变幻的事件的。
  
  “……父亲的离去令我悲痛万分,连每夜的祈祷都无法集中精力。每时每刻,我都在想,这是否就是永夜少女对我的考验?她是否因为我那不专注的祈祷而降下了连绵的大雨?我的父亲啊!我便是在您虔诚的带领下,才体悟了女神的精神。我突然地失去了您,是否也要因此失去女神的关爱?
  
  …………
  
  “……我跪着对天上的残月祈祷,期望女神能赐予我真正面对父亲死讯的勇气。然而我却没有想到,自己却还要再目睹两位兄长的遗骸。他们从小都蒙受着父亲的宠爱,却在父亲的遗体还未来得及下葬前为了领地继承权而开战。如果我能早几天赶到,或许就能为他们做调停了吧?如今小雅格奎勒也在蠢蠢欲动,我不能再让父亲的领地因为弟弟的鲁莽而蒙受进一步的损失。
  
  …………
  
  “……当我从神殿祈祷完出来时,神殿的武士长便答应了我的请求。蒙女神的恩赐,刚刚成为五级牧师的我,在神殿主教已经死于内战的当时,已经有了足够的身份去指挥神殿的武装。随我而来的瑞森•柏•伊娜芭骑士虽然是信仰书录少女的圣武士,但她也是我的守护骑士,可以介入到这件事当中,为我指挥随行的两支骑兵队,突袭小雅格奎勒的另一个庄园。”
  
  …………
  
  罗娜缇珂女士最终在三天内平息了霍莱森侯爵领的内乱,在因普瑞瑟伯伯爵及时派来的火雀骑士团的协助下,她正式成为了霍莱森女侯,而她的儿子最终继承了双亲的领地,并在之后的数年内加冕为了火雀大公。
  
教义:  

  冥思少女的信徒们往往喜欢把他们的神描述成一位从眼神中流露出深邃和沧桑的美丽少女——她穿着暖系的淡色衣裙,宛如寒冷夜色中的明光。她的着装保守,丝毫不露出一点肢体的肌肤,却又让人感觉到充满了神秘的魅惑。信徒们把这称之为月夜和思考的魅力所在——静谧所带来的端庄,令人沉醉其中。
  
  月亮周期的盈缺象征着女神的教义。圆缺的循环,兴衰的轮回,一切都在变幻中获得永恒,在永恒中不断变化。女神的信徒们常被牧师要求从事物中寻找出变与不变的关键点,并思考其中所蕴含的不朽真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往往是一件令人精神疲惫,折磨身心的事情。因而使得他们难以体会女神的精神,成为女神的信徒。
  
牧师与神殿:  

  Kaguya女神的牧师往往都有些纤细和敏感,虽然他们常常都会闪现出一些智慧的火花,获得各种各样的灵感,但是其中的大多数并不会将之付诸行动,或是因而做出杀伐决断的举动。女神的牧师们通常都身着白色或浅色系的牧师袍,以象征夜晚的月色。而其中的一少部分——通常是女性牧师,偶尔也有一些是容貌姣好身材纤细的男性牧师——则会选择穿着黑色的牧师袍。这些黑袍牧师都属于中立邪恶阵营,他们被称为“晦月思索者”,或是“腹黑者”——后者的意义往往仅有黑袍牧师中获得女神眷顾的人才会知晓。
  
  “晦月思索者”在Kaguya女神的教会中是特殊的存在。他们的数量稀少,通常只占整个教会所有牧师数量的二十五分之一到三十分之一,他们也并不像一般牧师那样在女神的神殿中修行,或为女神放牧她的羊群。他们也从不主动联系他们的“白袍同道们”,而是有着自己的秘密结社,他们似乎是从不出现在民众面前,却又的确活跃地推进着教会的发展。如果你有幸进入他们的会所“暗月之涯”,你会发现他们将Kaguya女神雕塑成了一位穿着黑纱,袒露着圆润肩膀和纤细锁骨,并且暴露出大腿侧面肌肤的媚人形象——“这才是永夜少女真正的形象”,他们会带着微笑,如此地告诉你。
  
  随着火雀王国版图的不断扩张,以及人民生活的安定,越来越多的自由民开始有闲暇来参加一些Kaguya女神教会的布道会。尽管其中的大多数仅仅只是出于类似“思考Kaguya女神的牧师们所提出的问题可以显得自己时尚”的这种古怪逻辑而已。
  
  Kaguya女神的总神殿便位于霍莱森领的首府优昙华堡——尽管火雀王室亦在首都为女神兴建了更为奢华神秘的神殿——在罗娜缇珂女侯死后,她便被安葬在了总神殿背后的墓园之中。仅施展了最基础的神术的墓碑上,爬满了斑斑青苔,上面依稀可见女侯爵在死前为自己留下的墓志铭:
  
  “蒙着女神的教诲,她在生死之间发觉了永恒变幻中的不变。她幼时在此地出生,死时便要把身躯交还给此地;她生前在此地见证了历史的兴起,死后便要在此地守望最终的发展。”
  
  第一任火雀大公尊重了母亲的选择,罗娜缇珂女士因此成为火雀王室自伯爵时代以来,唯一一位没有葬入家族墓室的存在。
  
  

14

主题

74

存在感

14

活跃日
 2 

实习生

7楼
发表于 2012/06/25 | 编辑
诡计与好运女神——Inaba Tewi (不期而然的幸运女神)
人类神:微弱神力
别称:四叶女士、诡计女士、赤眸少女
圣徽:放置在四叶苜蓿上的胡萝卜
居住界域:永夜庭、迷途之林
阵营:混乱善良
神职:诡计、恶作剧、不期而然的幸运、自由、随自由而来的幸福
信徒:旅行者、流浪者、德鲁伊、游侠、盗贼、吟游诗人
牧师阵营:中立善良、混乱善良、混乱中立
神域:混乱、保护、旅行、善良、幸运、诡计
喜好武器:开运兔纹(*)

  几乎每一位出身于洛萨特湿地的德鲁伊都会在最初的时候信仰这位名为InabaTewi的女神。而流浪到此地的人们在听闻了四叶女士的部分事迹之后,也会对其抱以一些出于功利心理的敬意。这类事迹中,最有名的当属“橡树与脱兔”,以及“善良的白兔”这两个。
  
  “橡树与脱兔”讲述的是一位洛萨特湿地的农夫在田地耕作时,发现了一只奔过的兔子。可怜的农夫虽然有心想要逮住那只兔子改善一下自己的伙食,但却因为饥饿而使不出力气去追赶。然而令人惊奇的是,那只兔子居然一头撞在了橡树之上,最后晕死了过去!
  
  相比之下,“善良的白兔”则更加简单,也更让流浪者们听了心动。它所讲的是一位旅行者在森林中迷失了方向。夜晚的冷风中,饥饿的旅行者升起了一堆火,期望自己能挨过寒冷活到日出。这时候一只白兔跑到了火堆前,不但自己褪掉了皮毛,而且还主动跳进了火堆之中。于是这位幸运的家伙不但获得了一顿美餐,还入手了一张可以用来卖出高价的完美的兔皮。
  
  旅行到洛萨特湿地之后听闻了这些故事的人们有理由相信以上的故事绝对是在四叶女士关照下的幸运。其中的一些甚至会在之后成为InabaTewi女神的信徒,随着自己的旅行而将女神的事迹传播开去。然而无论是哪一种,他们往往都不曾知道自己所听闻的故事,通常都留有着一小段尾巴没有讲完。
  
教义:  

  InabaTewi女神所赐予的幸运往往伴随着恶作剧而来,因而她的信徒们有理由相信,自己的女神虽然是一位善良的女神,但却更关注于如何捉弄人类来获得乐趣。当然年长的信徒们通常会这样告诉自己的后辈们,女神之所以如此的原因,仅仅只是想要人们知道:人,不该总抱有不经努力就活得幸福的懒惰思想。
  
牧师与神殿: 
 
  InabaTewi女神的牧师数量稀少,很多会在成为其的圣职者之后几年的时间内转投他神的怀抱。这或许是诡计女士太过于喜欢恶作剧,以至于连她的牧师们也往往难以揣摩诡计女士的本意的缘故。尽管如此,她还是有着为数不少的信徒,来维持自己的神格等级——毕竟没有几个人会介意在旅行的某个时刻遭遇一些好运,哪怕通常是带有恶作剧色彩的。
  
  InabaTewi女神没有任何自己的神殿或祭坛。尽管洛萨特湿地的德鲁伊们通常会在橡树上刻画下InabaTewi女神的圣徽并加以崇拜,然而女神本身似乎从未有将其视为自己的祭坛的打算。
  
  

14

主题

74

存在感

14

活跃日
 2 

实习生

8楼
发表于 2012/06/25 | 编辑
*纵与繁衍之神——UncleDog (强欲之神)
人类神:中等神力
别称:蕃息之主、狗叔
圣徽:赤红眼珠的狗头侧脸像,下半圈有着燃烧的黑石(煤块)
居住界域:龙阳域
阵营:混乱中立
神职:繁殖、蛮婚、激情、性冲动、与性相关的知识和暴力、不平等的婚育
信徒:半开化民族、提倡多妻制的人、法师、术士、吟游诗人
牧师阵营:混乱善良、混乱中立、混乱邪恶
神域:混乱、动物、火焰、魅惑、力量、
喜好武器:掠取之束缚(锁链加长,重物端为镰刀的异种重型链枷)

  UncleDog通常被视为一位犬首男人身的神灵,不过有时也会被描述成带着犬首面具的男性神灵。他是一位历史悠久的神祗,因而有着各种各样的故事在尘世流传。在一些早期的故事中,他往往以家庭中男性的守护者的形象出现,保护和帮助那些男性,令他们从繁重而琐碎的事务之中得到解脱——这太过于背离神的要旨,以至于UncleDog的牧师们总将其斥为污蔑。
  
  那些为UncleDog的牧师们所信服的事迹主要包括他们的神如何派遣化身在尘世之中散播自己的血脉。数百年前,这些神子们——他们如此自称——甚至攻陷了一位女神的教区,将虏获而来的那位女神的高级神职人员献祭给了自己的父神UncleDog。由此,拉开了两个教会连绵百年的战争。
  
教义:
  
  生命在于繁衍,繁衍是至高的欢乐!汝等当切实地履行身为凡物必须广播子息的义务,这既是使命,也是荣耀!在繁衍这一要旨未得实现之前,汝等无须为律法所拘束。尽汝等的一切去达成神的旨意吧,唯有如此才能壮大神!荣耀神!
  
牧师与神殿: 
 
  UncleDog的牧师们现在主要为一些边远地区或者新晋崛起的中小领主们服务,以壮大领主们发展领地所需要的人口数量。为此,其中一些牧师往往会加入到掠奴团中,去帮助掠取领地建设所必需的适合繁衍的人口。虽然这类牧师通常被那些对此抱有恶感的人蔑称为“掠犬”,并在一些教会被视为死敌,但他们的数量一直占有整个蕃息之主教会神职人员总数的三到四成。蕃息之主对这类牧师显然一直都抱以赞许的态度。他派遣至尘世的化身所遗留下的后代,几乎人人都成为了“掠犬”,并为自己的教会带来了百年的战争。
  
  尽管外界对这场百年之战褒贬不一,而蕃息之主本人也从未对它下过最终论断,但蕃息之主教会内部对这场百年宗教战争却是加以肯定的。他们往往会以敌方教会的神从中等神力跌落到弱等神力,而自己的神却一直保持着中等神力作为论据,来证明自己教会的胜利,以及蕃息之主教义的深谋远虑。虽然偶尔会有一些学者指出近几年来,蕃息之主在文明地区的传教愈发困难这一现状,但其乐观的圣职们却会用教会在边远地区的蓬勃发展来驳斥那些学者进一步提出的蕃息之主正在衰退的妄断。
  
  蕃息之主的神殿通常会在神像前放置燃烧着黑色石块的火盆,用以象征神的热情和活力。这些黑色可燃石块甚至在一些神殿的保卫战中发挥了意料外的作用,这使得神殿对它的需求量开始与日俱增。
  
  

14

主题

74

存在感

14

活跃日
 2 

实习生

9楼
发表于 2012/06/25 | 编辑
警戒与忠贞女神——Inubashiri Momiji (山民的守护之神)
异族神:弱等神力
别称:警戒女士、忠贞少女、少女纯情的守护者、忠犬娘
圣徽:白底描绘着红色枫叶的盾与弯曲的单刃剑;有时也会是半边红叶与四十五度角剑尖朝下的单刃剑
居住界域:圣兽山
阵营:守序善良
神职:警戒、忠贞、少女的爱情、用于警戒的动物、驯化的野兽
信徒:兽人、山民、偏僻地区的少女、游侠、猎人、德鲁伊
牧师阵营:守序善良、中立善良、守序中立
神域:善良、守序、防护、力量、动物、魅惑
喜好武器:红叶流枫丸(弯曲而窄的或巨大的单刃剑)

  InubashiriMomiji是一位在兽人和人类之间皆有着影响力的女神。或因如此,她的神像通常被塑造成一位带着兽徵——犬耳和长尾的少女。在她的兽人信徒中,往往认为这是女神为了在人类与兽人之间肩负起警戒的责任而做出的牺牲;然而在她的人类信徒中,这通常被解释为InubashiriMomiji女神充满野趣的可爱脾气。
  
  警戒女士的圣徽被运用的比较广泛。通常在一些物资仓库的外墙上,会有着警戒女士教会的牧师所祝福过的圣徽画像。它们被认为能够警醒仓库管理员或者护卫,得以极早发现窃贼,避免损失。然而更多的时候一些兽人少女——通常是犬族,以及偏僻地区的少女会在手腕或者颈上挂饰InubashiriMomiji女神的另一种简化后的圣徽,以此表明自己对爱情的纯真向往和对忠贞的坚守不屈。
  
  据说警戒女士对这类行为通常抱有谨慎而积极的善意。甚至有佩戴此类圣徽的少女——尽管她不是InubashiriMomiji女神教会的圣职者——在通过与InubashiriMomiji女神的牧师一样的祈祷之后,一生仅有一次的,暂时的部分拥有女神赐予其圣武士的能力,用以来捍卫自己的忠贞,或是实践自己的纯情。这些能力一般是召唤一头警戒犬——一匹通体雪白的普通犬,偶尔个别的便是召唤坐骑——同样是一匹通体雪白的特种骑乘用犬。尽管这些召唤物通常无法维持超过一天的时间,但这的确让越来越多的少女们开始选择佩戴警戒女士的简化圣徽。
  
教义:  

  尽忠职守是智慧生物存在于尘世的最佳选择。唯有对善良忠诚,对邪恶警惕,才能处于安全之中。对于忠贞的生物应加以保护,对于纯真的思想更应该呵护。时刻保持对恶意的警惕吧,女神会与你同在!
  
牧师与神殿: 
 
  InubashiriMomiji女神的牧师很少有少女的存在,如果有的话,也通常以低级神职人员居多。但倘若其中有人能全身心地信奉自己的女神,那么她的晋级将会十分神速,而且也会渐渐长出如女神所有的兽徵——犬耳及长尾。一般来讲,同一时代,在InubashiriMomiji女神的两个最大的教区中,都会出现一个这样的被称为“椛”的青少年女性神职。在数百年前,“椛”经常活跃地从事传教活动,因而往往掌有所在教区的机密和权力。而现在,女神和她的教会都面临着另一位神的威胁,因此新出现的“椛”不再在教会中担任实权并外出传教,而主要被视为女神忠贞圣洁的象征在神殿中接受着训练和教育。
  
  因为InubashiriMomiji女神似乎很喜欢白色大型犬的缘故,她的神殿中往往都为豢养一些白犬。在某些地区,这些犬类有专门的猎人加以教导;而在接近山脉和荒野的地区,则通常以半豢养的方式存在,仅在有些时候通过一些信仰女神的德鲁伊去前往交流和沟通,但不论如何,这些白犬都同时肩负这守卫神殿的责任,而当必要时候,它们也会成为女神在野外的祭坛的守护兽。
  
  

关于我们|无图版|SOSG WIKI |投放广告

Copyright © 2006-2020 SosG.Net
Total 0.014146(s) query 8, Gzip enabled,  沪ICP备07006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