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64040|回复: 16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跳转到指定楼层

[短文合集]妹控的镇魂曲

主题内容概览

带格式的完整版请点击阅读全文

这里是文章概览,浏览图文并茂的全文请点击→[阅读全文]

写在前面:嘛,这个时期似乎有点敏感,我也不知道是否该发这种东西。不过犹豫再三,也就发了。
          关于内容,看标题就差不多了,大概就那个意思了,比较无聊。只是平时闲来无事,东想西想想到的些许内容,拿来弄弄而已。文章很短,既没有写长文的能力并且也没有能让别人兴致勃勃地追文的信心。打算,大概会写四篇或者四篇以上的样子吧, ..

这里是文章概览,浏览图文并茂的全文请点击→[阅读全文]

24

主题

189

存在感

308

活跃日
Another-见崎鸣妖狐X仆SS-髅髅宫歌留多冰菓-千反田爱瑠加速世界-黑雪姬弑神者-艾丽卡·布朗特里
帅哥离线 夜歌悲长啸,寒灯孤白衣
 7 

SOS团四星级★★★★

10楼
发表于 2012/12/25 | 编辑

猜你喜欢: 短文合集, 镇魂同人文, 妹控


其三:雪

    又到了大雪飘零的季节。在光秃秃的梧桐树下,静静地看着纷纷扬扬的雪花透过梧桐树的枝桠,我伸出手想要接住眼前的雪花,但它却从我的指缝间滑落……
    “你果然在这啊,我就说下雪天的你会跑哪去。”
    我回过头去,看见哥哥摇摇晃晃地走过来,“你的脚怎么了?”我看着哥不太自然的左脚说。
    “没什么,刚才跑太急了,扭到了。对了,樱来了,一起回去吧。”
    “我,”我想了想,说“恩。”
    “不用了哦,我也来了。”樱从树后露出半个头,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笑着说:“记得小时候我们也常常在这里玩,有次下雨天,那雨淅淅沥沥的好烦人,偏偏你们喜欢在这里看雨天,看镇子上打伞的人。”樱突然指着我身后的梧桐树,“那时我坐在树上……”说到这里,她突然停下来,转头看着我。我突然心里一阵心虚,别过头,看着山脚下的小镇。

    第二天早晨,我发现樱坐在我家门前的石阶上,我走过去在她边上坐下。
    她抱着膝盖,低着头,喃喃的说着“他只是你哥哥是吧,只是……也许、也许他只是我的哥哥而已吧……”说到这里,她突然抓着我的肩膀大声说:“我恨你,从你被*那天起,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起,从你……”突然,她的话戛然而止,顿了一下后,把头埋在我怀里低声啜泣:“其实,错的人是我吧。”我转过头去,只看到缓缓掩上的家门。
    过了许久,樱突然站起来对我说:“我果然还是想要一个明确的结果。”说完就向屋内走去。
    我又坐了一会,最终还是忍不住悄悄走过去在门外偷听。只听到里面传出来樱的声音:“为什么!你真的是只把铃儿当妹妹么?”屋内传来长久的沉默。
    我转身向外走去,顶着漫天飘零的雪花,一个人漫无目的地游荡着。
    突然,有人在拍了一下我的肩,正是我哥哥。我如同受惊的小动物般猛然向后退了两步,然后向四周张望了一番,并没有看到樱的身影。
    哥哥苦笑道:“怎么跑这里来了,要离家出走么?”
    我看着不远处的长途车站,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许久之后才缓缓开口问道:“樱呢?”
    “在她家吧,大概。”哥哥犹豫了一下后继续说道,“她哭得很伤心。”
    “樱真可怜。”我用脚尖轻轻的划着地上的雪花说:“明明我和她都只是被你当成妹妹而已。”
    哥长叹一声,转过身向家里走去。
    我默默的跟在他身后听着他的自言自语:“无论多么漂亮的雪花,一旦抓到手里,最后只剩下一滴破碎的水珠和凉彻骨髓寒意……”

----------我是弱弱的分割线-----------

依然没头没尾。人家是活在当下的人,至于过去未来什么的,人家才不关心呢。
不过我都写到这个程度了,只要不出现世界末日,肯定是不会有happy end了吧。


[ 此贴被须磨寺雪绪在2012-12-25 13:02重新编辑 ]
梦醒蓦然尽南国,回首徒然背西风。天涯灯火家何处,寒江冷月为谁圆?

24

主题

189

存在感

308

活跃日
Another-见崎鸣妖狐X仆SS-髅髅宫歌留多冰菓-千反田爱瑠加速世界-黑雪姬弑神者-艾丽卡·布朗特里
帅哥离线 夜歌悲长啸,寒灯孤白衣
 7 

SOS团四星级★★★★

11楼
发表于 2012/12/25 | 编辑
其四:逝

    在熟悉的病房前犹豫了一会后,才轻轻推开了房门。在丝毫感受不到温度的冬季傍晚的余晖中,一个消瘦的女孩斜靠着床头看着窗外。夕阳照在她苍白的脸上,却无法让人感觉到一丝血色,而本就略枯黄的头发反而发出了红黄色的光泽。听见开门的声音,她转过头来,略显呆滞的神情在看见我的那一瞬立刻鲜活起来。
    “哥,你来了啊。”
    “嗯,”我走过去,在书包里掏了一会,掏出一本漫画杂志递给她,这是我同学看完打算丢掉的。妹妹兴奋的接过书看起来。而我则坐在床边靠着窗沿看着楼下那再夕阳下嬉戏玩闹的孩子,看着他们玩着不知名的游戏,听着仅仅是奔跑跳跃就能让他们扬起的欢畅笑声,胸口莫名有种窒息般的压抑感,我紧紧的捏着拳头,却不知道该举起还是放下,亦或者砸向那里。
    “哥,在看什么呢?”大概是我一直不说话的缘故吧,妹妹探头看了看楼下。
    “没事,一不小心走神了。怎么样?这书,这可是我好不容易从同学那里拿来的。”我打起精神用开朗的口气说道。
    “嗯,很有趣呢。”
    妹妹把书放在一边,打算坐起身来,但是突然晃了一下又倒了下去。我赶紧扶住她让她缓缓躺倒床上后问道:“怎么了?”
    “没事,”妹妹勉强的笑着摇摇头说,“只是有点头晕。”
    “那就好好躺着,别乱动,这种事跟我说就好了。”妹妹躺下后,我把床头摇高一点说。
    “没事的。”妹妹有点寂寞的笑笑说,“不能总是麻烦你啊。”顿了一下,妹妹继续说道:“哥,这星期天是圣诞节,能不能带我出去玩一会?只玩一小会。”
    “怎么突然想出去玩了?病好了我天天带你出去玩。”其实我知道的,妹妹大概永远等不到那一天了。
    妹妹别过脸,幽幽地说:“如果我的病永远都不好呢。”
    “别胡思乱想,肯定会好的,医生都在想办法呢!”
    “别瞒我了,其实我都知道了,我大概已经活不到过年了。”
    我吓了一跳,一把抓住妹妹的手说:“不会的!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
    “哥,痛。”妹妹一脸痛苦的说道,孱弱无力手挣扎了一下,但完全抽不回去。
    “对不起,”我赶紧松开手,然后犹犹豫豫的放在她的肩膀上喃喃地说着:“雪儿乖,相信我,一定会有办法的,你的病一定会好的,是真的,你哥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是吧……”

    星期天傍晚,我到医院探望妹妹时,发现妹妹已经换掉了医院的病服。我有些生气地说:“你现在不能出去,病好了我再带你去玩!”
    妹妹看了我一眼,咬着嘴唇,一声不吭掀开被子想要下床。
    我赶紧跑过去接住差点从床上滚下来的妹妹,把他抱回床上,说:“别动,你要是摔下来怎么办啊!”
    但是妹妹依然固执的挣扎着想要下床。当然她羸弱的身体完全无法挣脱我的控制。没多久,妹妹就大口喘息起来,但即便如此,她仍然奋力的挣扎着,用她羸弱的如同一碰就会碎掉的身体。
    看着眼角挂着痛苦泪水却依然不停挣扎着想要下床的妹妹,我忍不住抓着她的肩膀使劲摇晃着说:“为什么非要出去啊?你不知道我会担心么?万一你出了什么意外怎么办?为什么那么不听话啊!”
    被剧烈摇晃后,面露痛苦表情的妹妹终于停止了挣扎,紧皱着眉头看着我,眼泪从眼角滑下来,用虽然微弱却异常坚定的声音说道:“我想和哥哥最后再玩一次,也许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
    “以后还会有机会的,等明年病好了,想玩几次我都陪着你,雪儿听话啊……”我如同哄骗少不更事的孩子那样说着幼稚的谎言。
    “不!”妹妹再一次坐起来,使劲想要推开我,嘴里倔强地说道:“我要出去!”
    看着妹妹的眼神,我知道我即使拦住了她的人,也拦不住她的心。趁着医生护士不注意,我背着妹妹溜出了医院。

    我背着妹妹在街上走着,妹妹在我背上就像羽毛一样轻,好像风一吹就会飞走一样。趴在我背上的妹妹今天似乎精神特别好,新奇的看着新开的店子,路边的小摊,过往的行人,时而伸手蹭一下路边装饰用的圣诞树,时而指着路边商店中各种毛绒玩具、衣服什么的发出羡慕的声音。由于原本没有出来玩的打算,我并没有特意带钱。我用口袋里仅有的一块钱在路边小摊买了一串烧烤递给她,妹妹紧紧的抓着,好一阵子后才慢慢的凑上去小小的咬了一口,随即用一种幸福得溢出来的口气说道:“谢谢哥。”然后把烧烤递到我嘴边,我也小小的咬了一小口。就这样,我们一边走一边吃一边看着路边摊子上的玩物。
    突然,妹妹被一个地摊上的玻璃饰品吸引住了,我蹲下去,妹妹趴在我背上伸出手想要抓住一个玻璃做的兔子。我拿起来递给她,她看了一会后,摸出一个纸包递给我说:“哥,我要这个。”我看着包里一大堆一毛五毛一块的硬币和纸币,我愣了一下问道:“你哪来的钱?”
    “你别问了,”妹妹抱着我的脖子撒娇道:“快点买嘛。”
    买下了那个玻璃兔子,妹妹的钱也所剩无几。妹妹把剩下的钱和兔子都递给我我说:“哥,提前一个月祝你生日快乐。”我接过来,对着她说:“买些你爱吃的东西多好,何必买这种东西。”
    “不,”妹妹在我背上摇了摇头,就像在用脸蹭我的背一样,“那天就算我不在了,我希望它能代替我陪着你。有它的话我就放心了。”
    “别说这种话,你一定没事的!”
    “嗯,”妹妹把头靠在我背上轻轻地说:“哥,我想去我们以前经常爬树的那个公园。”我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心中泛起,我说:“下次吧,时间不早了,等下次再带你去,现在该回医院了。”“不要!”虽然低弱但是异常坚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哥,我想去。”我犹豫了一下,然后向公园走去。
    过了一会,妹妹在背上低低的问:“哥,还记得以前我们一起玩的事么?”
   “记得,当然记得,我怎么会忘记呢。”
   “我不信,我要你讲给我听,我说停之前不准停。”
   “好啊,那时,我们老是被邻居家的小孩欺负,我就冲过去跟他们打架,每次打得满脸的青紫,然后让你跟我串通,跟爸妈说是爬树摔下来摔的。”
   “那次,打完架,你突然问我爬树真的会摔下来么,我说男孩子怎么可能,只有女孩子才会摔下来,结果你不信,偏要去爬树,然后真的摔下来了……”
    “上小学的时候,我还是老和别人打架,你耍性子说不认识我,上下学都躲着我。有次你被班里男生欺负,我知道以后二话没说就冲进你们班把那男生打了一顿。”
    ……
    一边说一边走,妹妹抱着我脖子的手不知什么时候松开了,软软的垂在我胸前。可是我不敢停下,仍然一个人在那里说着:“有次美术课,你画了个小人说是我,我笑你画的黑乎乎的像煤饼,你不服气,说我的脸就像煤饼。”
    “有次,你考试考了满分,故意在我面前炫耀,说我没考到过。第二天我偷偷把你试卷藏了起来,你找不到哭了好久。”
    “那次你发烧了,我看你脸通红通红的,问你是不是不舒服,你明明晕晕乎乎的却不承认,结果去隔壁借打火机的时候差点被车撞了,我问你不舒服为什么还要逞强,你说想帮我做点事,怕我一个人太累了。”
    ……
    不知不觉,就到了公园,我站在我们曾经一起爬过的那棵树下,低低的叫着她,就像以前她赖床时叫他起床一样:“哎,起床了,再不起来我就丢下你一个人走了啊。”
    “你还记不记得,以前你老喜欢从这边上去,明明那边跟容易爬来着,你从小就是这倔脾气,还不服气,结果从树上摔了下来了。”
    “小时候你总喜欢跟我耍小心眼,有次捉迷藏让我躲起来结果自己跑回去吃晚饭去了,害我一直等到妈妈来叫我才知道被骗了。”我一边说着一边把趴在背上的妹妹放下来,然后抱在手里,紧紧的抱着,怕像羽毛一样轻的妹妹突然之间被一阵风吹走。妹妹躺在我怀里,脸上满是似乎一挤就会溢出来的幸福。“你生病后就比以前爱笑了,以前老是跟我赌气,总是噘着嘴巴。明明是那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我轻轻的抓起妹妹的手按在我的脸上,说:“手都那么冷了,出来的时候明明叫你多穿点衣服来着,等会回去又要发烧了。”说着说着我缓缓蹲下去,坐在地上,牵着嘴角笑着说:“你还不叫停啊,再不喊停,我可要累死了。是不是又在和我赌气啊,我是不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没说啊?你倒是提醒一下啊……”说着说着,眼泪不自主从眼角滑落,我低下头,吧嘴贴在妹妹耳边,轻声说:“哎,这次换你说了,吧以前我们一起的玩的事说一遍,就像刚才我说的那样。”这时一阵风吹来,面前的树响起一片沙沙声。我一边用我的外套吧妹妹捂严实,不让风吹到,一边自言自语道:“哎,你说刚才我说的听见了没?”


----------我是分割线-----------

昨天有人跟我说我的第一篇太黑了,我说其实还好,因为至少他们俩还活着(捂脸)


[ 此贴被须磨寺雪绪在2012-12-25 13:39重新编辑 ]
梦醒蓦然尽南国,回首徒然背西风。天涯灯火家何处,寒江冷月为谁圆?

24

主题

189

存在感

308

活跃日
Another-见崎鸣妖狐X仆SS-髅髅宫歌留多冰菓-千反田爱瑠加速世界-黑雪姬弑神者-艾丽卡·布朗特里
帅哥离线 夜歌悲长啸,寒灯孤白衣
 7 

SOS团四星级★★★★

12楼
发表于 2012/12/25 | 编辑
其五:药


      随手丢弃手中的烟蒂,敲开了面前的门。开门的是一个看起来还在读高中的女孩子。
    “请问,莫双先生在不在家?”我如是问道。
    “不在。”女孩子看了我一眼后问道:“请问你是哪位?找我爸有什么事么?”
    “我是莫愁,他的侄子。好多年不见了,这几天来这里出差,就顺便过来了。”
    “你是莫愁哥哥么?还记得我么?我是莫雪寒啊。”女孩子的表情瞬间丰富起来,原来戒备狐疑的表情变成了惊喜,兴奋的说着:“爸爸马上就回来,你先坐下喝杯茶吧。”说完,她接过手中的袋子把我请进了家。
    看着她开心的样子,我暗暗放下心来,看来她什么都不知道。不过不知为何,心中隐隐有种愧疚而不安的心情。
    接过她递过来的茶后我试探着问道:“寒寒,这些年过的这么样?”
    “还好吧。”莫雪寒在我面前坐下说道:“莫愁哥你也真是的,搬家也不跟我说一声,我可是伤心了好久啊。”
    “搬家那天在匆忙了,我是什么都不知道就被带走了。”我微微摇了摇头说道,“大人的事情总是那么自说自话。我也不想搬家,但这是妈妈的意思。”
    莫雪寒似乎想到了什么,沉默了一会说:“还记得我们以前一起玩的事么?”
    “怎么会忘记,你这个路痴冒失鬼,”说到这里,我不由得笑起来,那些尘封已久的记忆涌上心头,我不禁感慨起来:“昨天车上我还看到了担山,明明那么小的一个土丘,你总会在上面迷路呢。”
    “你就记得这一件事啊!”莫雪寒似乎有点不高兴了,“不过你总能找到回家的路呢。”
    “那是当然了,我可是你哥哥呢,保护妹妹可是我的责任呢。”这是我小时候常常对她说的一句话,虽然多年没说了,但是流畅的从我口中说了出来。
    “小时候没什么玩伴,要是你不来找我,我就只能整天待在家里了。你走了以后,就剩我一个人了。”莫雪寒说到这里,突然犹犹豫豫地问道:“你家突然搬走是不是和你爸的自杀有关。”
    我的手猛然抖了一下,我想起了我这次来的目的,心中的愧疚愈加明显了。我喝了一口茶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莫雪寒可能是觉得自己说错了话,低着头看着手中的杯子不再说话,屋内陷入了诡异的寂静。

    就在我想着怎么打破这沉闷的气氛的时候,响起了开门的声音。我一手按住想要起身的莫雪寒,一手掏出口袋中的折叠刀架在她的脖子上。莫雪寒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我。我完全无视她,对着刚进门的莫双说道:“大伯,好久不见。”
    “你是?”莫双盯着我看了一会后恍然大悟似的说道,“你是莫愁么?你这是?”
    “你还不明白么?我爸为什么会自杀,我妈妈又为什么突然带着我搬了家。”
    “你别乱来,有话好好说。”大伯一边慌乱的用袖子在头上擦了擦,一边说着:“我也是为了厂子啊,当时你爸要做那笔生意我一直都是反对的,后来血本无归,如果我不这么做厂子就保不住了!我也是……”
    “你还不明白么?我是来报仇的,就是你,害死了我爸。”我粗暴的打断了他的话,大声吼道。看着大伯面如死灰的表情,一种成就感油然而生,我掏出一个瓶子丢过去:“喝下去,我就放过你女儿,不然,哼。”
    “真的么?”大伯攥着瓶子盯着我问道:“你真的会放过她么?”
    “就算我骗你,你也没得选择吧。”我强作镇定的与他对视着。
    “我相信你。”说着,迟疑了一下,大伯用剧烈抖动着的手把瓶子里的药喝了下去。
    药的效果很不错,大伯很快就失去了知觉,成为了尸体。我从口袋里掏出另一瓶药放在桌上,然后绕到莫雪寒的面前说:“这是为你准备的。”
    莫雪寒一脸呆滞地看着地上莫双的尸体,很明显她还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自言自语似的说下去:“虽然当年的事和你完全无关,也很对不起你,不过斩草不除根会很麻烦吧。”
    “你真的是莫愁哥哥么?”莫雪寒突然转过头死死盯着我。
    无形的视线却有种太阳般的灼热感,我像是见到强光一样别过头,虚心地不敢与她对视。
    “不是么?”莫雪寒追问了一声。
    “是!我当然是!”我猛者转过头盯着她吼道:“我也不想这样,但是除了这样,我能怎么办?我爸死了啊!就因为他,为了……”
     莫雪寒拿起桌上的瓶子向嘴边送去,只用了几个字就打断了我的吼叫,然我再也吼不出任何话:“莫愁哥哥是不会害我的。”
    手中那把一直顶着她喉咙的刀子不经意间滑落到了地上。我一把夺过她手中的瓶子,退后了两步后,冷笑着对她说道:“我才不是你的莫愁哥哥呢,才不是呢!”说完,一仰头将瓶中的药一口喝完。
    “好苦。”在我失去意识前,我如是想到。

----------我是分割线-----------

好了,最近的灵感用的差不多了。接下来专心修改,等有了新的灵感在继续盖楼。
妹控是不会有好结果的!某人如是说道。


[ 此贴被须磨寺雪绪在2012-12-25 22:06重新编辑 ]
梦醒蓦然尽南国,回首徒然背西风。天涯灯火家何处,寒江冷月为谁圆?

1

主题

15

存在感

1

活跃日
 2 

实习生

13楼
发表于 2016/03/26 | 编辑
不错~ 感谢楼主

14

主题

48

存在感

58

活跃日
 4 

SOS团一星级★

14楼
发表于 2016/04/05 | 编辑
lz你牛叉

0

主题

30

存在感

0

活跃日
SOSG十周年资讯达人-晓美焰
 2 

实习生

15楼
发表于 2016/08/26 | 编辑
有点阴暗,加油


0

主题

17

存在感

0

活跃日

禁止发言

16楼
发表于 2017/02/19 | 编辑
No permission to view this article

关于我们|无图版|SOSG WIKI |投放广告

Copyright © 2006-2020 SosG.Net
Total 0.034752(s) query 8, Gzip enabled,  沪ICP备07006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