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587|回复: 6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跳转到指定楼层

[长篇]池袋班的幻想史 第一章 百鬼夜行(渣文 慎入)

8

主题

36

存在感

4

活跃日
 1 

参观生

发帖: 42
SOS币: 2584
G币: 0
注册: 2007-01-29
访问: 2013-02-28

楼主
发表于 2013/02/28 | 编辑

猜你喜欢: 池袋太子 猛鬼


  古代的日本流传着各式各样的传说,像一根根斑斓的琴弦,颠沛,流离,编织出一篇篇
无尽的幻想曲,将人们网住,在心弦上系上死结,使之沉迷在传说的深渊,忧伤又快乐。
  接下来,
  由我带领大家,将灵魂,扭曲在传说的死胡同里吧。
  
  0.  序章
  青涩的晨间,森林腾着夜雨洗礼下的湿气,白雾浸着森林,古树潮湿的树皮散发着木香,
树根裹着翠绿的地衣苔藓,啪,巨大的露珠打在苔藓上拖出银斑,寒冷的森林透着湿气,世
界湿哒哒的一片。
  “哈……”
  一个少女,大口的吐着白气,奔跑在林间,满脸是焦虑与恐惧。啪啪啪,脚上的木屐拍
打着浸在水里的草丛,泥水飞溅。
  少女手中捧着红色的绣球,黑色短发,红色的短和服,脚上全是泥水。
  寂静的森林被少女吵醒了。
  “啊!”
  少女大叫一声,一个红柱子从天而降,落在少女的身后,地面被凿了一个巨坑,泥水飞
溅,少女被震飞,扑在了泥浆里,木屐掉了一只。
  少女甩开另外一支木屐,捡起绣球,猛的继续向前跑。
  “谁来救救我……”少女微弱的声音。
  少女的身后,是十八罗汉,穿梭在森林,追逐着少女。
  少女跑到了森林的尽头,前方没路了,是被白雾遮住,看不见底的悬崖,少女往回跑,
可是,十八罗汉将路堵住了,将她围到了悬崖边。
  “为什么不肯放过我……”少女颤抖的声音。
  十八罗汉猛的向少女撞来。
  少女看着悬崖,犹豫了一下,闭眼跳了下去。
  ……
  “不要逼我啊……”
  缓缓的,少女浮了起来。少女回头对着十八罗汉。睁开眼,瞳孔变成了红色。
  “红绳祭!”少女将绣球抛向天空,张开双手,和服袖子飞出无数红绳,向四面八方展
开,十八罗汉被红绳缠住了,少女抓住红绳在手中翻花绳,翻成了桥的样子,十八罗汉被吊
在了空中。
  “红绳祭——猛鬼送葬!”少女将桥松开,抓住袖口的红绳,猛的旋转起来,无数红绳
扫过十八罗汉,十八罗汉被切成了肉块,零碎的掉向地面,化成了白纸。
  唰唰唰,天空出现无数巨大的红柱,刻着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猛的向少女投来。
  少女将红绳翻成蜘蛛网的形状,无数红绳编织成了巨大蜘蛛网挡在少女面前。砰砰砰!
蜘蛛网被袭来的红柱捅破,一个巨大的红柱垂直撞向少女。
  “啊!”少女被撞飞,一个巨大的绣球接住了少女。“哈……”少女大口的喘息。
  一个人影出现在空中,是安倍晴明。
  “座敷童子,放下屠刀,方可修成正果。”安倍晴明对着少女缓缓说着。
  “为什么要拆散我们母女!我和母亲生活得很幸福,为什么要拆散我们!”
  “你是妖,你母亲是人,你和她在一起就是损他的福祉,折她的寿,你在帮你母亲采药
的时候失脚摔下了悬崖,已经死了,我已经容忍化作妖的你继续为你母亲采药治病,现在你
母亲的病已经痊愈,你可以离开她了。”
  “我不要!你要拆散我和母亲的话……绝对不原谅!”座敷童子站了起来。
  “捉迷藏。”座敷童子张开双手,和服里的彼岸花开始绽放,周围的白雾变成了红雾。
  “捉迷藏——鬼娃娃花子的绣球迷宫!”唰,和服的图案开始向四周蔓延,世界被渲染
上了一片火红的彼岸花。座敷童子消失在了红雾中。
  安倍晴明浮在彼岸花的世界中,周围忽然出现了无数巨大的绣球。绣球发出婴儿的笑声,
变成了一个个巨大的鬼娃娃人头,鬼娃娃张开嘴,对着安倍晴明,喷出火球。
  “六合——走马花灯!”六面水晶结界将安倍晴明包围了起来,变成一个晶莹剔透的花
灯,花灯旋转着将火球弹开。
  鬼娃娃头不断的吐出火球,花灯不断的旋转着。安倍晴明丝毫不受影响的悬坐在花灯中
间,他拿出了一个壶,壶上刻着咒文,四条龙被铁链锁在上面。
  “菩提珠送魂壶。”安倍晴明拿出一条穿着107颗菩提珠的链子。“座敷童子,107颗菩
提珠入壶后,你便会成为第108颗菩提珠被封入壶中。你害怕吗?”
  “为了母亲,我不怕!”
  “我刚才叫你的名字,你应了我,壶已经认识你了,仪式开始了。”安倍晴明,开始将
链子上菩提珠一粒一粒的向壶里送去。
  同时,座敷童子拿出一个写着安倍晴明4个字的纸人,用一把红剪刀剪起来。“写着你
名字的人偶剪106刀,你会被纺织成绣球,我比你少一位数,你会比我先死。”座敷童子开
始剪起人偶。
  一妖一人,这样对持着,空气沉默了,只有珠子掉入壶里空凝的回音和剪刀与纸干燥的
撕裂声。
  座敷童子,一刀一刀剪掉了纸娃娃的手,然后剪掉纸娃娃的脚,纸娃娃的身体,一缕红
绳,以安倍晴明为中心,慢慢的一针一线的纺织成绣球。
  过了许久。
  座敷童子开始剪纸娃娃的头。
  101,102,103,104,105……
  就在剪第106刀的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座敷童子的身后传来。
  “女儿,你在哪里啊……女儿,我是妈妈……”座敷童子的母亲,慌乱的四处在森林里
寻找座敷童子。
  “妈妈!”周围的绣球结界破了,恢复成了新雨后的山崖,座敷童子停下了剪刀。“妈妈,
我在这里。”座敷童子回头了。
  “第108珠,入壶!”安倍晴明手中的107颗菩提珠全送进了壶里。
  座敷童子突然想起了什么,惊恐的望向安倍晴明的方向,无数菩提珠向座敷童子飞来,
把她裹了起来,猛的向壶中拖去。
  “不要!!”座敷童子大叫着向壶拖去。“妈妈我在这里!!妈妈!!”可是,她妈妈已经听
不见了。
  “女儿你在哪里啊……女儿你的木屐掉在森林了,女儿你是不是摔伤了.”
  “妈妈!!妈妈!!”座敷童子拼了命的大叫着,眼泪打湿了脸颊,满脸通红。“不要拆散
我和妈妈,求求你了,不要拆散我们!”
  “女儿,妈给你炖了你最爱喝的黑米粥……冷了就不好喝了……女儿你在哪里啊……快
应应妈妈。”座敷童子的妈妈大口的喘息着四处张望寻找女儿的身影。
  “妈妈!!女儿在这里啊!!妈妈!!!……”座敷童子的声音沙哑了。“不要!!!”
  座敷童子惨叫着被拖入了壶中。
  安倍晴明将壶盖上了盖子。
  他缓缓飞到悬崖边,将悬崖边一双埋了很久的绣花鞋,重新放在了地上,离开了。
  沉默的森林,恢复了宁静。



  1.  平安京的池袋班
  平安时代的平安京是个富饶的国家,佛教与神道共存,男男女女穿着绚丽的十二单衣,
人们就像平安京的名字一样,平平安安,外人称此地为“平安乐土”。北方有玄武“船冈山”,
东方有青龙“贺茂川”,南方是朱雀“巨琼池”,西方则是白虎“山阳”、“山阴”二道。玄武、
青龙、朱雀、白虎,四神相应。这全是宗教家、咒术者、阴阳师的杰作。封杀所有怨灵的咒
术阵法。
  当然,跋扈的妖魔鬼怪,魑魅魍魉也盛行于此,简单的阵法也会有许多落网之鱼,平安
京时常会发生失踪,离奇死亡的事件,也许有些是人为,但是,被人们挂在人们口中的,还
是那些最有传奇色彩的妖怪作祟的说法。
  
  “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大家的作业都完成了吗?”一个留着很长的黑色马尾辫的女生
站在讲台上,是余倩琼余老师。
  这里是平安京的一所学校,普通的学校,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
  “作业是什么,可以吃吗?”长着猫耳的丁众基,扑在桌上打哈欠。“痛痛痛……”丁
众基的猫儿被一个女孩子揪了起来。
  “哈哈~好可爱的猫耳啊~每次看到都好想捏捏~”马尾辫的粉发少女揪着猫耳,是何娇。
  “你这哪是捏捏~你这明明就是在使劲的揪!!住手啊!你这个大脸悍妇!”丁众基打开
了她的手。
  “呜……”何娇的眼眶红了。“……我是大脸悍妇……”一滴晶莹的泪滴划了下来。
  “丁众基!!!你又把何娇弄哭了!!”长着犬耳的邓宇俊一脚踢向丁众基,丁众基被踢飞。
  “可恶的疯狗,又来找我茬,我和你拼了!”丁众基站起来打向邓宇俊。
  “哇,猫狗大战也。”黄金色头发的王礼靖站在旁边拿着一个木制相机对准他们。“你们
打得快一点,对对对,就是这样,出力再重一点。”
  “大家……不可以打架啊……现在是在上课……”短发的李菡凌在旁边不知所措。
  “我赌丁众基赢。”红发的吴王翔和靛蓝色头发的毛文凯坐在旁边。
  “我赌邓宇俊赢。”毛文凯说着。“这样吧,谁输了谁就去给何娇告白。”
  “呜……”好不容易恢复平静的何娇不知何时走到了他们身后听到了他们的话。“……
我既然是你们的倒霉星……”说着说着何娇眼眶又红了,何娇倒在李菡凌的怀里大哭起来。
  “乖,不哭不哭。”李菡凌安慰着。突然,何娇的哭声消失了。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毛文凯说着。
  “完了……何娇她!”吴王翔话没说完,一个巨拳把他打飞了。毛文凯被一个不明物体
抱着猛的一个后空翻,碰,头凿在了地上。
  “何娇的里人格爆发了!”王礼靖将镜头对准何娇这边。
  “哼,惹老娘?皮痒了是吧。”何娇叉腰鼻孔对着他们。
  “哼哼,来呀,我们很久没单挑了。”吴王翔爬起来擦擦鼻子,打向了何娇。
  两波人打得水深火热。
  “……大家……不可以打架啊……怎么办……”李菡凌无措的回头,突然,一个倒挂着
的男生和他面对面。“哇!”
  “不用在意我,我只是来围观的。”是忍者班长陈嘉懿,紫色头发。
  “一群无聊的人。”冷漠的尚书文鄙视了他们一眼,眼睛望向了窗外。
  “大家,不可以打架哦,笑容可以融化一切仇恨,让我说一个落语来逗笑大家吧。”粉
白色头发的朱超俊说着拿出一个把扇子。“一个火柴,走着走着,头就燃起来了!”
  大家看了他一眼。 “冷场帝。”大家又继续开打。
  “角落突然传来了一股寒气。”王礼靖将镜头对准了墙角。
  “……开学第一天就这么恐怖……我是不是不该来这个地方的……”阴郁的李汪洋蹲在
墙角画圈圈,周围腾着黑气。突然,一个凳子飞过来打中他。
  “对不起,误伤。”吴王翔说完又和何娇打起来。
  “我果然不该来这个地方。”李汪洋眼下两行泪。
  “大家…………现在是上课……”余老师站在讲台上手足无措。
  ……
  过了一会,大家终于平静了下来。
  “好了,现在大家把作业交上来吧~”余老师说着。
  “哎哟,突然头好晕,晕了晕了。”朱超俊说着说着倒在了桌上。
  “闪!”陈嘉懿突然消失了。
  “我们决胜负吧。”丁众基和邓宇俊又开始打架。
  “大家不要打架。”第一排的李菡凌逃到了后面。
  “好奇怪啊,刚才录的都不见了,要重新录了。”王礼靖也逃到后面。
  “今天天气不错。”尚书文又望向窗外。
  “哎哟,我突然觉得我的里人格又暴走了,吴王翔过来和我单挑。”何娇说着。
  “好好好,我们继续打。”吴王翔也逃到了后面。
  “交作业!!!”余老师无奈的大喊。
  
  这就是普通的,大家的池袋班,老师余倩琼,学生李菡凌,何娇,吴王翔,朱超俊,丁
众基,王礼靖,陈嘉懿,邓宇俊,李汪洋,毛文凯,尚书文。
  我们就是池袋班啦,大家在和平的校园里生活着,校长是安倍晴明张铁军,是平安京里
数一数二的学校,学校的名字叫昂立,学校里也有其他班级,不过就只有池袋班的人不太正
常。
  不过,大家都过着幸福,美好,平凡的生活…………………………才怪。
  
  
  
  
  2.  我们其实是……
  今晚,为了庆祝光仁天皇第一皇子山部亲王即位,成为第五十代桓武天皇。平安京举行
了盛大的庙会。
  平安京四处热火朝天,人山人海。朱雀大路上摆满了各种小摊小贩,人们穿着美丽的和
服与单衣,放着烟花,互相道喜,空气飘满麝香的味道。
  昂立的所有学生们组织一起参加庙会。
  “庙会可以随便吃吧!”丁众基望着各种摊贩开始流口水。
  “我们比赛看谁吃得多!”邓宇俊也流着口水,两人猛的冲向了摊贩。
  “你们就知道吃,这种少女穿着和服的时刻怎么能错过!”王礼靖拿着木制相机开始照
相。
  “大家~这边这边~”穿着向日葵和服的何娇向大家招手。
  “哇……”众人惊呆了,李菡凌和何娇穿着和服走了过来。“好漂亮。”王礼靖围着360
度拍照。
  “这么快乐的时刻我给大家说一个笑话吧。”朱超俊穿着樱花和服手中拿着一个木扇子。
  “……虽然是男生……但是也感觉好萌……”毛文凯看着朱超俊说着。
  “哇!……你多久过来的。”班长陈嘉懿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何娇身边。
  “不用在意我。”班长天然呆的说着。
  “大家~我华丽登场了!”吴王翔穿着火红的和服,一脸霸气的过来了。
  “虽然不想来……但是还是来了……”李汪洋也来了。    
  “大家都来齐了吧。”穿着墨蓝色和服的尚书文说着。
  “好像少了一个人。”李菡凌点着人数。“对了,余老师呢。”
  “李菡凌是新转学来的吧,可能不知道,余老师晚上是不出门的。”朱超俊说着。“你没
发现吗,余老师在黄昏的时候都会把窗帘拉下来……感觉她好像很害怕夜晚的样子。”
  “谁说我害怕夜晚啊~~”穿着大红色和服的余老师向大家走了过来,脸上带着狸猫面
具。
  “余老师~”众人看着余老师的和服惊呆了。
  “我不是害怕夜晚哦~我是不能被月亮发现,有这么多好吃的的庙会怎么可以错过!戴
着面具我也要来~”
  “为什么不能被月亮发现呢?”何娇问。
  “秘密~”
  “呐呐~大家~我们去抓金鱼吧~”何娇邀着李菡凌和余老师向金鱼摊跑去。
  “大家现在先解散吧~一会再一起去吃饭。”朱超俊说着和李菡凌他们去了金鱼摊。
  “OK~我去采集素材,先闪了。”王礼靖说着。
  
  “看我的!”吴王翔将环套向了熊娃娃,可是落空了。“切!又落空了。”
  “最爱吃章鱼小丸子了~”余老师,李菡凌,何娇,朱超俊捧着章鱼小丸子吃着。
  “……这个面具……好可爱……”李汪洋和陈嘉懿盯着面具摊上的面具陶醉着。
  “你们嘴巴都吃歪了……”尚书文无语的看着邓宇俊和丁众基。
  就这样,池袋班的同学们融入了欢乐的庙会中,享受着这浓郁的节日气氛。
  
  碰!一缕绚烂烟火点亮了夜晚。
  “哇!那边有烟火表演也,大家快过来。”
  他们向着烟花的方向跑去。
  在去花火表演的路上,余老师突然停下了脚步,她突然感觉周围有些不对劲,她回头看
着身后的一个老人。
  “余老师,怎么了?”李菡凌问道。
    “没事~”余老师回过头。“可能是我多虑了吧~走吧,晚了就没好位子了。”
  走着走着,朱雀大道铺上了红地毯,人也越来越多。
  “朱雀大道上怎么会有红地毯……”余老师小声的说着。“朱雀大道是禁止铺红地毯的
啊,不然有凤凰啼血的寓意。”
  忽然,一阵阴风刮来,寒气逼人。
  “哇,好冷,怎么突然这么冷。”何娇哆嗦了一下,口中吐着白气。
  “怎么感觉有点阴森森的……今天平安京的人这么多,应该阳气很重,妖魔鬼怪不敢出
来的。”余老师感觉越来越不对劲。她望向天空,皓洁的天空没有星星,一片黢黑,黢黑得
可怕,仿佛能吞噬一切的空洞。“李菡凌,朱超俊,何娇,你们跟我跟近一点,到我身边来。”
  “哦,好。”余老师抓着李菡凌和何娇的手。
  周围响着人群的喧哗,热闹喧嚣的一片,余老师皱着眉头四处张望
  “余老师,你的手好冰。”李菡凌说。
  “呵呵,可能天气有点凉了。”余老师回头,突然看见,远处的黑漆漆船冈山似乎比平
常大了一点。“李菡凌,何娇,你们看看船冈山是不是有点大?”
  “是的是的,我刚才就想说,船冈山和山阳山阴有点奇怪,山阳上面好像……多了一颗
大树?”
  “大树?”余老师向山阳望过去,慢慢看清了轮廓,山阳山阴像一张巨大的鬼脸,静静
的看着她。“啊!”余老师被吓到了,埋下了头。
  周围变得诡异。
  “余老师……南方的巨琼池怎么变成山了!”朱超俊说。
  “……朱雀青龙玄武白虎都被绕乱了……今天的庙会有些不一般,你们抓紧我,我有一
种不好的预感。”余老师慌张的抓紧李菡凌和何娇的手,四处张望,她背后一股凉气飘来。
她回头看了一下,身后的人群很正常,她又回头看了一下,突然一个老太婆和她面对面。“啊!”
余老师小声的叫了一声。
  “小妹妹……买个灯笼吧……”老太婆埋着头说。
  “谢谢不用了……”老太婆离开了余老师的身边。
  周围响起了敲锣打鼓的声音,不知道哪里传来了喜庆的音乐。
  气氛十分热闹,可是却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力,好像有什么东西来了,仿佛人群的欢笑
声变得毛骨悚然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种异常的感觉……”
  一个走路东摇西晃的女人撞了李菡凌一下,离开了。
  突然,李菡凌瞳孔缩小,一脸惊恐的皱起眉,手中的金鱼掉在了地上,全身颤抖的扑进
了余老师的怀里。
  “……余…余老师……刚才的那个女人……她没有下巴!!”李菡凌全身发抖。
  “天啊!”4人开始紧张了,停下了脚步,周围人山人海。“朱超俊,你快去通知安倍晴
明校长,告诉他京都有鬼。”
  “好的,我这就去。”说朱超俊转身离开。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怎么会有妖怪……”余老师闭上眼沉思。周围越来越热闹,
巨大的人群开始笔直的往前走,周围烟雾缭绕,布满了欢笑声,笑声越来越吵,越来越吵。
  “我知道了!”余老师睁开眼,她慌张的看向四周。“大家快躲回屋子里去!不然都会死
掉!”她大喊起来。
  “今晚是……百鬼夜行!”




  3.  百鬼夜行图
  碰!一声巨响,烟花爆了开。爆出一片血雨,淋向庙会的人群。
  “啊!!!是人肉烟花!!!”
  本来欢笑的人群,全部尖叫起来。
  人群开始四处逃窜,周围敲锣打鼓的声音加快了,人群的尖叫点缀喜庆的音乐。
  人群往屋子里跑,突然屋子变了嘴巴,将他们吞下。周围血雾缭绕混杂着惨叫,无数巨
鬼跑了出来,混在人群中的妖怪也渐渐现形了,人们惊恐的被吃掉,地面血流成河。
  一个人跑着跑着,眼睛掉出来了。“我的眼睛掉出来了!我的眼睛掉出来了!!!”下巴也
掉了。“我融化了!我融化了!”整个人慢慢融化了,人群开始融化,地面喷起滚烫的岩浆。
  “是化尸雾。”余老师捂住何娇和李菡凌的鼻子。他们躲在了屋子的角落。“我去召集池
袋班的学生们。”就在余老师起身的时候,一个婴儿抱住了她的脚。“妈妈~”婴儿张开血盆
大口。
  ——啊!!!
  一声惨叫回荡京都。地上一滩血迹,伴着肉块。
  ……
  “我现在以昂立驱鬼池袋队班主任之名,命令池袋班的所有学生进行妖怪退治!”余倩
琼拿着带血的六骨扇遮住嘴,地上是鬼婴儿被扇子切成的肉块。
  “老师你们太慢了。”丁众基拿着刀,全身血粼粼的站在他们后面。
  现在容我重新介绍一下池袋班的各位。
  池袋班表面是普通的班级,其实暗部里是以安倍晴明为首的驱魔队。
  长着猫耳的丁众基,天生力大无比,武器是刀。
  “这些鬼怪根本就不堪一击嘛。”速度最快的邓宇俊,扛着刀血淋淋的踩着妖怪的尸体。
“丁众基我们比赛谁杀得多!”
  长着犬耳的邓宇俊,速度最快,武器是刀。
  “哈哈~很久没有这么痛快的消灭妖怪了。”何娇拿出刀,砍着妖怪们。
  战斗像跳舞一样的何娇,武器是刀。
  “哼。”尚书文麻利的杀着妖怪们,武器是刀。
  班长陈嘉懿向四周投出无数飞刀,武器是刀。
  “真是难得的场面也,我一定要录下来。”王礼靖拿着录像机录着大家,王礼靖是百目
鬼一族的后裔,百目鬼一族可以看到方圆五百米的任何东西,但是他却一点也没有继承这种
能力,武器是刀。“可能是因为基因在变化的时候受到了一些特殊的变化,而导致各种因
素……”总而言之就是败家子。“人家已经很婉转的在阐述,不要说得这么直接!!。”
  “你不要在旁边偷懒,怎么可以错过这么痛快的时刻!”王礼靖身边的吴王翔敲了一下
他的头。武器是刀。
  “破坏喜庆的妖怪绝对不原谅。”操纵花牌的朱超俊,将花牌像飞镖一样扔向妖怪,武
器是花牌,其实也就是把花牌当成飞镖一样扔向敌人而已。
  “……难得的假日……也不能休息……”李汪洋一边杀怪一边抱怨。武器是刀。
  “数量太多了……杀不完啊。”毛文凯站在房顶俯瞰着整个平安京。武器是刀。
  “大家加油,我来帮大家做结界。”李菡凌身边出现一轮光环,将怪物挤了出去。武器
是刀。
  池袋班的同学们在平安京的四面八方消灭着百鬼夜行。
  可是……
  
  突然间,妖怪们停止了杀人,望向了平安京的中央。
  空中响起一首旋律沉稳的叙事曲。
  “妖怪怎么了……全部向着平安京的中央走去了。”
  百鬼夜行的队伍,开始成群结队的向平安京的中央走去,仿佛有什么东西再召唤他们。
  “李菡凌,何娇,你们跟我过去看看,是怎么回事。”余老师说。
  就在这时,一个巨大的车轮向余老师压来。
  “小心,是轮入道。”李菡凌猛推开余老师。
  “啊!!”余老师大叫一声,黝黑的长发被搅进了车轮里去。整个人被车轮拖了起来。
  这时,一把刀砍断了余老师的头发,余老师停了下来,是丁众基。
  “余老师没事吧。”只见,余老师被剪断的长发又长了出来。
  “这是……”众人看着余老师的头发不可思议的表情。
  “别管我,快去平安京中央看看是怎么回事,大妖怪出来了,大家小心。”
  四人来到平安京的正中央周围的房顶。
  只见,平安京的中央是一个巨大的万人坑。坑中是滚烫的岩浆,腾着白气,无数妖怪向
火红的岩浆跳去。没有从妖怪队伍里挤出来的人被挤进了万人坑。
  “我先召集池袋班的大家。”余老师对着天空打出一道礼花,召集池袋班的同学们。
  就在这时。
  万人坑的上方,出现了一株巨大的樱花树,樱花树上开满了粉色的樱花,花瓣向着地面
凋零,周围变得樱花烂漫,仿佛瞬间空气多了几分暧昧的气息。
  一个人影出现在了树下,一个白发少年,粉色的瞳孔,穿着粉色的长袖和服,右耳带着
樱花树枝,向左偏的刘海遮住了半只左眼。少年手中捧着一把被樱花点缀的六弦琴,骨节泛
白的手指缓缓的在琴弦上波动,脸上黯然的表情。
  一首欢快却有透着恐惧的和风曲子奏了起来。
  “这首曲子……好熟悉……”李菡凌望着樱花树的方向,突然,眼里渐渐失去的光彩,
瞳孔变成了粉色,缓缓的跟着百鬼夜行的部队,向万人坑走去。
  “……是啊……这首曲子好熟悉啊……”丁众基的瞳孔也变成了粉色,跟着走了过去。
  “李菡凌!丁众基!你们怎么了!”何娇使劲拉着他们,可他们像断了线的风筝,完全
不理睬何娇。
  “他们好像中邪了!”余老师看着他们粉色的眼睛。
  “为什么我没事啊。”何娇说。
  “不知道……何娇你抓住他们。”余老师拿出一个小圆盒,里面放着蜡状药膏,她用小
指取了一点出来涂在他们鼻子下方。
  忽然,李菡凌和丁众基猛的呕吐起来。
  “怎么了……刚才发生什么事了……这是什么,好臭啊。”丁众基和李菡凌回过神来,
拍着胸口说着。
  “你们中邪了……你们看那里!”只见,吴王翔,王礼靖,邓宇俊,李汪洋,毛文凯站
在百鬼夜行之中,跟着妖怪向着万人坑前进。
  尚书文,陈嘉懿,朱超俊使劲的阻止着他们,可是百鬼夜行的妖怪太多,连同他们,一
起被挤向了万人坑。
  “怎么办……”何娇惊慌失措。
  “机会只有一次。”余老师说。“丁众基,你力气最,你将我扔向樱花树,一定是因为那
琴声,只有阻止弹琴才能救大家。”
  “我来做结界保护余老师。”李菡凌在余老师周围做了一个结界。
  “大家加油!”何娇说。
  “准备。”丁众基抬着余老师的脚。“呀!!!”丁众基使劲的将余老师向樱花树甩去。
  “绘扇——辉夜袭舞!”余老师手中的扇子变大了,上面出现一幅月光竹林的图案,拖
着绿色光尾,她猛地向樱花树下的白发少年撞去。
  樱花树下的白发少年忽然睁开眼,对着撞来的余老师弹出一缕属七和弦,无数粉色五线
谱撞向余老师,碰!空中绽开一缕紫色光晕,伴着凋零的樱花与竹叶,余老师被撞飞。
  “余老师!”丁众基跳起来接住了余老师。
  “我没事……”余老师喘着气,将脸上的面具带稳。“我看清楚了……那个人好像是……
妖怪界的……酒吞童子。”
  酒吞童子忽然停下了琴声,头转向了4人的方向,看着他们。
  “他……好像在看我们……”李菡凌小声说着,忽然,百鬼夜行的妖怪们全部停下了脚
步,回头望向了他们。
  周围的音乐消失了,只剩下人们的惨叫,和妖怪的怒吼。
  酒吞童子将食指放在唇间,做出一个嘘的动作,世界瞬间失去了声音,一片宁静。一种
压迫力覆盖空气。
  “快跑!”丁众基喊着。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何娇说着,可是声音已经无法传达了。
  4人用手势比划着赶快跑。
  这时,酒吞童子将手放回了樱花琴上。
  “樱之咏叹。”酒吞童*起一首旋律黯然的曲子。
  这时,随着琴声,百鬼夜行又开始向万人坑移动,吴王翔向着万人坑跳了进去,尚书文
猛的拉住了他,尚书文一只手拉着吴王翔,一只手抓住地面的裂缝,无数妖怪踩着尚书文的
手,尚书文咬紧牙关。“要坚持不住了!。”
  忽然,李菡凌,余老师,丁众基背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粉色高音谱号,将3人吊在了空
中,何娇躲开了。
  “樱之咏叹——人体花解。”酒吞童子缓缓低吟。
  被挂在高音谱号上的3人的皮肤上长出无数樱花。
  “好痛啊!!!”丁众基大喊。
  “啊!!!”其他2个女生大叫起来。他们身上开满樱花,樱花慢慢的变成花瓣向着地面
凋零,他们一点一点的被樱花解体。
  就在这时,一支巨大的草薙剑向着高音谱号刺来。
  碰!
  一声剧烈音震,高音谱号碎了,变成樱花花瓣,向着地面凋零。酒吞童子的樱花琴断了
一根弦。
  五线谱上的3人从空中掉向地面,一个人影接住了他们。
  “对不起,池袋班的各位,我来晚了。”是安倍晴明张铁军。
  酒吞童子抽动嘴角,笑笑,变成音符,消失在了空中,空中的樱花树枯萎了,万人坑也
填平了。
  
  在万人坑填平的瞬间,安倍晴明手牵红绳,拴住了万人坑里的尚书文与吴王翔,拉到了
自己身边,地上的李菡凌,余老师,丁众基,全身颤抖,皮肤上长着的樱花还没有消失,还
没回过神来。
  因为没有琴声的关系,妖怪开始暴走,全部向着张铁军冲来。
  池袋班的同学们已经全部聚集在了张铁军身边,被迷住的邓宇俊,吴王翔,王礼靖,李
汪洋,毛文凯,被背着回来,虚脱的躺在地上。
  “四季花图!”张铁军拿出一张空白的卷轴,开始画着山画着水。“池袋班的同学们,在
我绘画期间,请守住我。”
  “这些妖怪就交给我们了。”何娇,尚书文,朱超俊,陈嘉懿,四人守在张铁军身边。
  “妖怪太多了,直接战斗的话肯定打不赢,用我们学的五行阵。”尚书文说着。
  “可是我们只有4个人。”朱超俊说。
  这时,后方传来一个声音。
  “我也可以……帮助你们……”长满樱花的丁众基,爬了起来。“这点小伤……算什么!”
丁众基猛的拔起身上的樱花。“啊!!”他痛得大叫,仿佛剥掉的樱花是自己的皮一样,他一
朵朵的拔掉了樱花。
  “来了!”
  妖怪向他们冲了过来。
  “金。”何娇拉起一颗红线。
  “木。”尚书文拉起一颗红线。
  “水。”朱超俊拉起一颗红线。
  “火。”陈嘉懿拉起一颗红线。
  “土!”丁众基拉起一颗红线。
  五人拉起了一颗五芒星的图案,张铁军在五芒星的中央画着四季花图。
  妖怪争先恐后的向他们扑来,被挡在了五芒星的结界外,他们使劲拍打结界。
  过了许久,五人的手,渐渐被勒出血来,妖怪还不停的在敲打结界,忽然,何娇单腿跪
在了地上,她撑不住了。
  “张铁军老师!快一点!我们快撑不住了!”朱超俊说着。
  “没关系!张铁军老师你安心画!”这时,何娇用牙猛的咬住红线,红线卡在了她的牙
缝间,她使劲咬紧牙关,嘴巴开始不停的流血。
  忽然,轮入道猛的撞了过来。
  “不行!结界这样被撞的话,何娇的下巴可能会被扯掉!”朱超俊猛的扯断了手中的红
绳,五芒星阵破了,妖怪向他们扑来,轮入道垂直的向何娇撞来,朱超俊张开手挡在了何娇
面前。
  啪!一声画卷关闭的声音。
  “束魂幡——百鬼夜行抄!”张铁军将画好的四季花图甩向天空,一幅巨大的画卷遮住
的平安京的天空,画里画着山画着水。画卷发出金光,普照整个平安京,无数妖怪被卷了起
来,排成螺旋,被吸入画中,变成一幅幅画像。
  整个天空散发着怪物的惨叫,他们颠沛流离,挣扎着被吸入画中,一幅壮观的景象。
  疲惫的学生们瘫在了地上,看着这不可思议的景观发呆。
  最后所有妖怪被吸入了画中,画卷关了起来,缩小掉在了张铁军的手中。世界恢复了宁
静。
  张铁军将画卷缓缓打开,只见,四季花图,在吸入了妖怪后,变成了一幅百鬼夜行图。
  平安京的救援队陆续的跑来,快速将池袋班所有受伤的同学接去治疗。
  
  于是,战斗结束了。


    第二章 红线铜铃
    望期待

8

主题

36

存在感

4

活跃日
 1 

参观生

1楼
发表于 2013/02/28 | 编辑
自己站个SF=3=



0

主题

10

存在感

0

活跃日
 1 

参观生

2楼
发表于 2013/04/05 | 编辑
自己站个SF=3=


4

主题

10

存在感

0

活跃日

禁止发言

3楼
发表于 2013/04/18 | 编辑
No permission to view this article


2

主题

11

存在感

1

活跃日
 1 

参观生

4楼
发表于 2013/07/01 | 编辑
大神们存在感怎么得呀?


4

主题

13

存在感

2

活跃日
 1 

参观生

5楼
发表于 2014/04/27 | 编辑
看懂还是很难呢。。。

0

主题

30

存在感

0

活跃日
SOSG十周年资讯达人-晓美焰
 2 

实习生

6楼
发表于 2016/07/30 | 编辑
还不错,就是不太明白

关于我们|无图版|SOSG WIKI |投放广告

Copyright © 2006-2020 SosG.Net
Total 0.079184(s) query 8, Gzip enabled,  沪ICP备07006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