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445|回复: 5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跳转到指定楼层

猫与阴沉少女

1

主题

11

存在感

0

活跃日
 1 

参观生

发帖: 5
SOS币: 415
注册: 2015-02-08
访问: 2015-02-09

楼主
发表于 2015/02/08 | 编辑
  一、
  
  放学之后天就忽然暗了下来,风呼啦啦地扯着路旁的行道树。害怕遇上暴雨的张雨行在通往回家近路的小巷口犹豫了一会,最终咬咬牙走进了小巷。
  
  他实在是担心,会在小巷出口的街对面,又遇到那位少女。
  
  那是一位身姿纤细,有着黑亮长发的少女。一刀平的刘海略有些长,笼罩之下的眼眸总是有些隐约的寒意。她时常会带着一只灰色的小花狸猫守在巷子对面,有时抱着,有时逗弄着,然后等到张雨行踏出小巷的时候,低沉却又清楚地向他问话。
  
  “来得及吗,张雨行?”
  
  她是谁啊,神经病吗?不理会张雨行的询问,也不和张雨行说更多的话。那位少女带给张雨行的感受,早就由最初的惊喜,变成了如今的不安。张雨行已经很久没有从这条近路回家了。
  
  天色更暗,张雨行才跑出巷子,雨点就伴着轰雷倾盆而下。那个人今天应该不会在的吧?他这样想着,却瞥见那位少女就抱着猫站在树下,定定地看着自己。
  
  “轰——”
  
  白紫色的闪电划亮天空,少女苍白的脸庞宛如厉鬼。她似乎还是要问那句话,却又被雷声盖了过去。最终,张雨行看到她放下了猫,朝自己跑了过来。
  
  怎么了,就那么想让我听到那种话吗?张雨行想自顾走开,却又被少女奔跑的身姿吸引了视线。那是虽然下着暴雨,却依然能飘起的长发;伸展着的纤弱肢体,被半湿的衣物裹紧。真是美丽呀,这种楚楚而又似曾相识的神形!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张雨行就已经为之产生了莫名的好感,只是对方神经质一般的行为,却让他深深戒惧。
  
  或许,今天可以问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这样想着,已经要转过身面对少女了。
  
  下一秒,一辆庞然的货车伴着一阵刹车声而来。少女纤弱的躯体被弹飞回了对面,似乎有瓢泼的鲜红血液飞溅在雨幕中,洒向了地面。
  
  "哗啦……"
  
  一时间,竟只能听到暴雨噼里啪啦打地的声音。
  
  雨水刺得手脚发寒……张雨行倒退了几步,然后跌跌撞撞地逃离了车祸的现场。
  
  “不是我的错,这不是我的错……”
  
  他喃喃着,却不知道自己的脸上已经爬满了泪水。
  
  夜半时分,万籁俱寂。
  
  张雨行失魂落魄地从沉睡中惊醒,才发现自己躺在卧室的床上。
  
  心跳很快,胸口压抑着难以呼吸的苦闷。傍晚雨中的那一幕,到底是现实,还只是刚才沉睡时的噩梦?各种凌乱的画面在张雨行的脑海中纷至沓来,让他惶惶不安,头痛欲裂。
  
  ——来得及吗,张雨行?
  
  每次每次,那位少女都只对自己说这一句话。
  
  ——我死了哦,你明白这件事么?
  
  她真的死了吗?傍晚的车祸,不是梦吗?
  
  ——是真的哦,我的血液不是流得满地都是么?
  
  明明只是一个陌生人,为什么自己会为她的死感到痛苦?
  
  ——为了和你说话才在穿马路的时候被车撞死了,你难道没有责任么?
  
  “我……是我的责任吗?”
  
  胸口上突然传来的按压感中断了张雨行纷乱的思绪。他微微地睁开双眼,看到一双惨绿的猫眼正对着自己的眸子,凝然注视。
  
  ——嘻……
  
  似乎是有叹息和轻嗤,忽远忽近地传来。
  
  黑暗中,也跟着荧荧离离地飘起了点点幽绿的燐火。
  
  一个人形,淡淡如雾,却像破茧一般,从张雨行胸口趴着的那只灰猫身上,一丝一丝,一点一点,浮现了出来。
  
  莫名的恐惧,登时让他心跳猛然一停,随后剧烈地搏动了起来。
  
  鬼……是鬼吗?
  
  纤细的身躯,淡漠的眼眸,以及如同浸润在水中一样四散飘荡的黑亮长发。那位少女熟识的身姿,就这样在燐火的映照下,影影绰绰地出现在了张雨行的视野之中。
  
  来索命了吗?可是,可是不是我的错啊。
  
  浑身骨骼都紧张得战栗不止,但是身体却根本不能动弹。张雨行只看到少女的鬼魂慢慢俯了下来,那双淡漠涣散的眼眸,映着幽绿,丝毫不带着以前的泠泠寒意,却让他更加彻骨冰凉!
  
  这是死人……才会有的眼神。
  
  左肩、右臂,左腿、右腿……还有小腹腰身之上,似乎都能感觉到被冰凉圆润的事物慢慢压住的触感。要被鬼上身了吗?还是被鬼压床了?少女越来越近的脸庞,和随之弯翘的嘴角下露出的森白虎牙,让张雨行一时停止了呼吸。
  
  不行了……要窒息了。明明,自己还有心愿没达成……
  
  ——呼……
  
  彼此的鼻尖似乎轻触了一下,鬼魂惨白的脸便停止了靠近。张雨行脸上的汗毛根根倒立,穿过这张脸,他能隐约地看见点点燐火投在天花板的阴影。
  
  真的是鬼!
  
  ——是鬼哦!是来让你负起令我枉死的责任的!
  
  脑海中,响起了少女的声音。
  
  趴在张雨行胸口的花狸猫悄无声息地跳下了床。他感觉到压着自己四肢腰身的冰冷触感似乎来回不定地摩挲着,所过之处,自己的体温,被一一掠去。
  
  ——你的身体,真是温暖呢。
  
  鬼魂冰凉的左脸在张雨行的脸颊上微微蹭着。飘散的发丝盖住了张雨行的半张脸,如丝绸一般滑动着。
  
  是像猫一样在捉弄爪中的猎物么?在杀死自己之前,想要获得更多的乐趣吗?虽然心里告诫着自己千万不要害怕,不要让鬼魂看轻自己,但张雨行还是忍不住,漏出了疑问。
  
  “你想,干嘛……”
  
  ——让我先怀念一下,活人的体温。
  
  鬼魂的嘴唇似乎就在张雨行的耳畔呢喃着,只是声音却在他的脑海内响起。它在张雨行的脑海中嗤嗤笑着,时断时续地蠕动着压住张雨行的躯干和四肢,贪婪地吸取着他身体其余部位的温度。
  
  ——啊,你的身体,明明看起来那么瘦弱,想不到却筋肉分明……
  
  “够了……够了!要杀我的话,就干脆点!别以为可以取笑我。”
  
  虽然身体不能动弹,但被捉弄而产生的羞辱感,却让张雨行激动了起来。自己的身体怎么了?偷偷锻炼出了一些肌肉又怎么了?凭什么,凭什么开这种恶意的玩笑?
  
  ——啊啦,你生气了?可我这个被你害死的女孩子,不是还没生气么?
  
  少女的鬼魂抬起了头,双手虚扶着张雨行的脸。她冷笑着,发丝悄然垂落,空洞的眼眸对准了张雨行那双充满恐惧、激动,还有些许愤懑的眼睛。
  
  ——你还不明白么?我的死,就是你的责任!
  
  跃动的燐火下,少女支起魂躯梳拢着缕缕发丝,嫣然笑着。
  
  ——但是我呢,还不想要你的性命……我只要你帮我,借、尸、还、魂。
  
  ——不论你答不答应,其实你都没有选择的余地哦?
  
  少女的鬼魂嗤嗤笑着,随着燐火的暗灭,转眼消散。
  
  张雨行挣扎而起,脸色伴着冒出的冷汗,瞬间苍白。他一下就联想到了,所谓的借尸还魂,最坏的选择,就是为这少女的鬼魂,去杀害另一名女性。
  
  一时间,他静默着,如陷梦魇。
  
  二、
  
  秋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张雨行撑着伞在路口停了片刻,最终还是沉着脸,走近了昨天发生车祸的巷口。
  
  在他的印象中,这条街道总有车辆往来。或许昨天真的发生了事故,今天很是安静空旷。仔细看着被雨水冲刷着的路面,只能发现一些发黑的印迹,不知是昨天的血迹,还是积年的油垢。
  
  “应该是油渍吧……”
  
  不想把空荡荡的街道和昨天的车祸联系在一起,张雨行便这样安慰着自己。
  
  ——好过分!明明就是人家的血迹。
  
  少女的鬼魂突地出现,在张雨行的视野中飘荡。她支着脚像跳芭蕾一样在空中旋转,一面嘻嘻笑着,一面忽然,就模仿起了当时被车撞到,高高弹飞的模样。
  
  发丝飞舞,似乎有烟雾像血液一样从她的魂躯上喷薄而出。她做作地尖叫着,轻烟一样地穿过张雨行呆立的身躯,带给他一阵足以引起战栗的刺骨寒意。
  
  “你……叫什么名字?”
  
  惊慌恐惧之后,张雨行突然平静了下来。他不知道自己何以如此,或许是觉得对方没有恶意,也可能是认命了。
  
  毕竟,他明白自己此时此刻没有对付鬼魂的手段。
  
  ——嗯,妾身的名字呢,叫苏娅。
  
  女鬼嗤嗤笑着道了万福,在张雨行周围来回晃荡着。
  
  苏娅……似乎曾听谁这样说过?
  
  张雨行这样想着,感觉到女鬼从后面亲昵地靠了上来,双臂虚搭在自己的肩膀上,让双手在自己的胸前相互握着。
  
  ——背我背我!你不是要去学校上课么,也带我一起去。顺便帮我好好地挑一具青春美貌的肉体,嘻嘻。
  
  的确,现在是得赶着去上学。张雨行默然无语地撑伞走着,苏娅就在身后虚搂着他,时不时地嬉笑。
  
  ——啊啦,雨行你接受得好快!还以为你会吓得躲在家里不敢出来呢。
  
  “躲在家里有用吗?”
  
  听到张雨行口气淡淡地向自己反问,苏娅又嘻嘻地笑了起来。她似乎很中意张雨行的表现,一手捋起自己的鬓发,在张雨行的脸和脖颈处来回撩拨着。
  
  张雨行能感觉到丝丝凉意如雨珠滑落一般地刺激着自己的皮肤。末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避开了人群,在能望见学校大门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如果我不帮你,你打算怎么办?”
  
  ——诶?你居然会想拒绝我?
  
  吊在张雨行身后的苏娅停下了手上的小动作,把双手放回了他的胸前。
  
  “没有我帮忙的话,你做不到借尸还魂那种程度的吧?”
  
  脑海中闪过的灵光,让张雨行如此揣摩着说着。他听到苏娅笑了起来,丝丝凉意,就一点一点地从胸口渗了进去。
  
  张雨行强忍住低头去看的冲动,他怕自己会因恐惧而失去讨价还价的勇气。
  
  ——唔,你想试试?
  
  呼吸一滞,肺部便是一阵绷紧的疼痛。张雨行发觉自己的心脏好像被攥紧了一样,竟在一刹那间,停止了跳动。
  
  ——还想试试么?
  
  苏娅在他的耳畔呢喃着。
  
  “明白了……我尽力而为。”
  
  ——真听话,就给你点小小的奖励吧。
  
  脸颊被冰凉的触感轻啄了一下,脑海中又听到了苏娅嬉笑的声音。张雨行平复着呼吸,努力抑制住勃发的愤怒。
  
  他必须要克制住自己,在找出解决的办法之前。
  
  这时,正是上学的高峰。张雨行面无表情地混在三五成群,笑闹着结伴上学的学生之间,向着自己的班级走去。
  
  身后的苏娅似乎很不喜欢这种欢愉的气氛。在随口评价了几个女生的样貌,表示不满意之后,她就半隐了魂躯,不再说话。
  
  张雨行稍稍舒了一口气。他在廊下狠狠地甩着雨伞上的水滴,这才走上三楼进入教室,趴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昨夜失眠的疲倦,和早晨再度遭遇苏娅的惊惧,让他疲惫不堪,连和同学打招呼的余力都没有了。
  
  何况这种事情,说出去又有谁会相信?
  
  ——完全没有同学来跟你说话嘛!雨行哭哭哭哦。
  
  苏娅嘿嘿笑着。倒挂起来的她发丝悬空而落,空洞漠然的眼眸望着张雨行半闭的眼睛,魂躯像钟摆一样来回晃荡着。
  
  “……你正常一点好吗?”
  
  头昏脑胀的张雨行低声说着。
  
  ——那就快点帮人家找一具青春美貌的肉体呀!比如说这具。
  
  苏娅停下来乜斜着眼看着某处。张雨行顺着她的视线望去,看到一位女生被其他几个女生围在中间攀谈。
  
  那位女生的名字叫林籁,是这个班级的班长。她和苏娅一样,有着一头黑亮的长发。接近170cm的身高令她显得纤瘦而稳重。与人交谈时候的和善态度,还有总是挂着微笑的表情,也让她在班上很受欢迎。
  
  张雨行同样很喜欢和林籁说话——与其说是喜欢和林籁说话,倒不如说是张雨行很久以来就对林籁本人抱有着特殊的好感。
  
  注意到张雨行的脸色瞬间一白,倒挂着的苏娅又嘻嘻地笑了起来。
  
  ——看来是你很在意的女生哦?不过,对方恐怕不喜欢你吧?
  
  尖刻的话语让张雨行一下烦躁了起来。他冷哼了一声,转过脸趴着装睡。
  
  ——雨行还是一个单相思呢,真是哭哭哭哦!
  
  苏娅笑着翻了下来,虚趴在张雨行的背上,伸出手臂覆盖着他的手。
  
  ——快点嘛!我要这具肉体哦,到时候会给你一些小小的奖励的。
  
  “别烦我。”
  
  ——哦?你难道不想和她拥抱吗?
  
  “我叫你别烦我!”
  
  张雨行愤怒地扭动着身体,尽管他知道这样的举动根本无法把苏娅从自己身上甩下来。
  
  “张雨行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熟悉的声音在身旁响起。张雨行的身体一僵,他不知道为什么之前还在和别人说话的林籁,怎么就跑来和自己说话了。
  
  他抬起头,发现原本趴在自己身上的苏娅,也不知何时就飘在林籁的身边,正冲着自己不停地扮鬼脸。
  
  ——快快快!快点把她打昏过去!
  
  “我……我没什么。”
  
  苏娅在张雨行的脑内不停聒噪着,让他头痛欲裂。
  
  “可是你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对劲。是昨天淋雨了么?要不要去保健室休息下?”
  
  林籁就站在张雨行的座位附近这样问着。她并没有关切到伸手来探张雨行额头的体温,但是言语中的关心,还是传达给了张雨行。
  
  “对……是这样的。我还是去保健室吧。”
  
  张雨行根本不知道苏娅会用怎么样的手段去占据林籁的身体。或许自己离得远了就能起到阻止的作用吧?如此思考着,他便猛地站了起来。
  
  ——你居然想走?
  
  苏娅在张雨行脑内的大叫令他一阵晕眩,他觉得眼前一花,顿时又跌坐回了座位上。
  
  “我扶你吧?”
  
  “不,不用……”
  
  挥开了林籁伸过来的手,张雨行又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他知道自己冒失了,但却没勇气看林籁此时的表情,只是咬咬牙冲着教室门口走去。
  
  ——这对你也有好处,为什么不明白?
  
  苏娅生气地说着,她的身形陡然膨胀了开来。笼罩住整个教室的阴暗,令张雨行猛地感觉到一阵压抑。
  
  只是,突如其来的醒悟,却让他心下一松,失声笑了出来。
  
  原来,自己真的有和苏娅讨价还价的余地……
  
  他如此想着,昏了过去。

1

主题

11

存在感

0

活跃日
 1 

参观生

1楼
发表于 2015/02/08 | 编辑
三、
  
  雨点稀稀落落地打在窗户的遮阳棚上,室内消毒水的气味,若有若无地刺激着鼻腔。
  
  张雨行睁开眼睛,茫然游移的视线,最后聚焦在了病床一旁的半空。
  
  名为苏娅的鬼魂,就面无表情地静静悬浮在那里。
  
  淡漠的眼眸中看不出情绪的波澜,怒意却因为无言而更显得昂扬。沉默带来的压迫感,让张雨行感觉一时无法起身。
  
  她在等我醒来?张雨行莫名地心下一松。只是,记忆中忽然想起的苏娅的要求,让他立刻烦躁了起来。
  
  好想就这样睡过去算了……但放任无助于事态的解决。最少,也必须说服苏娅,让她放弃占据林籁身体的打算。
  
  “一定要是林籁吗?”
  
  张雨行低声问着。他已经发觉了,苏娅未必能知晓自己的思考,但只要是说出口的话,无论多么轻微,她都能听到。
  
  脑海中并没有听到苏娅的回答。张雨行看着她停在半空中的身姿,那黑亮的长发,一如浸润在水中,飘散着无风而动。
  
  “说话啊,苏娅?”
  
  张雨行微微提高了声量。这时,他听到一阵桌椅拖动的声响,紧接着是轻快的脚步,和垂帘被拉开的声音。
  
  “哟,你醒了?”
  
  一名年轻的男子用灿烂的笑容和张雨行打招呼。他的身材壮硕,留着平头,穿着大白褂,是新来的保健老师。
  
  大概是很少有学生来这里的缘故,保健老师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
  
  “你是三班的张雨行吧?刚才你昏过去的时候我已经帮你检查了下,稍稍有点热度。看来是着了凉,没什么大碍的,休息一下就没问题了。”
  
  张雨行快速地瞥了苏娅一眼,虽然还有着迟疑和犹豫,但保健老师阳光的笑容和自己之前下定的决心,还是让张雨行试探着开了口。
  
  “老师觉得世界上会有鬼吗?为什么会有呢?”
  
  “鬼?”
  
  保健老师惊讶地张了张嘴。不过很快,他就笑着接下了话题。
  
  “可能,的确是有鬼的吧?你看,人的思考,就是大脑中微电流作用的结果。所以就有人说,鬼怪是人死后残留着的脑电波,被活人接收到之后产生的幻觉。”
  
  只是幻觉吗?张雨行看了沉默的苏娅一眼。他很想知道,如果这是真的,该怎么解释苏娅的存在。
  
  而后,自己又该怎么办?
  
  “那,该怎么解决呢?”
  
  “唔……从道理上讲,把残留的脑电波屏蔽掉就好了。”保健老师抬起手摩挲着自己光滑的下巴,“比如把自己关进金属笼子里,或是戴一个金属编织的帽子什么的……哈哈,不过这样做就太滑稽了。”
  
  苏娅飘下来,沉默地挨着张雨行坐下。她本是面无表情的脸此刻挂上了讥讽的笑意,又无所谓地转头望向了窗外。
  
  “不过,其实这些都是伪科学吧。关于鬼怪的话,有很多种的解释,我只是选了比较符合我的身份的一种说法而已。”
  
  保健老师笑着拉了把椅子坐下,他看起来有长谈的打算。
  
  “学校里前一阵子被人偷偷砍掉了一棵十几年的桃树,说不定就是被人偷去做辟鬼的护身符了吧?”
  
  他注意到张雨行哑口无言的表情, 不由地微笑。
  
  “你问这些,不会是遇鬼了吧?”
  
  “不……只是昨晚做了噩梦。”
  
  张雨行有气无力地回答着。苏娅脸上的不屑表情,和她魂躯传来的阵阵凉意,让他为自己的言行感到懊恼。
  
  “这样啊,着凉之后感觉心悸发梦魇,也是很常见的事情,别有太多的心理负担。”
  
  “嗯,谢谢。”
  
  张雨行道着谢,离开了保健室。
  
  这时,雨住云开,眩目的阳光自西南角洒入教学楼中,在走廊上投下斑驳的光影。张雨行慢慢地行走其中,恍惚之间,意识到时间已经过了下午。
  
  此起彼伏的读书声不时从周围的教室中传来,泛黄的夕光,刺着眼睛不由得眯起。在楼梯的拐角,张雨行停下脚步,转身看向跟在自己身后的苏娅。
  
  苍白的脸色,呆板的表情……
  
  早上还洋溢着的生动和活泼,不复存在;涣散的眼眸中,也不见丝毫的生机和活力。
  
  她不是想要自己帮着去占据林籁的身体吗?为什么就不说话了呢?她到底,在打些什么鬼主意?
  
  本以为还有着和苏娅交涉的余地,但她只是沉默,就让张雨行无计可施。
  
  心中的烦闷,让张雨行久久地注视着苏娅那双淡漠的眼眸。静静悬浮着的她,仿佛只是张雨行眼前的幻象而已。
  
  读书声时起时伏,苏娅的及腰长发也在光影斑驳间随之微微摆动。
  
  一丝讥诮的笑意,就在张雨行走神的瞬间,从她的唇边一现而逝。
  
  “嘶……”
  
  张雨行从漫无边际地思索中回过了神来。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掉头向着三楼的教室走去。
  
  毕竟,苏娅没有表现出只靠她自己就能占据林籁身体的能力。只要自己一直不予协助,事情就不会变得更糟。
  
  只是,无言的僵持,和难言的处境,让张雨行觉得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
  
  好想找个人倾述自己的痛苦……
  
  好想拿起东西到处乱砸……
  
  好想发神经……
  
  “张雨行?”
  
  直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才猛地清醒了过来。
  
  空气中,还回荡着下课铃结束后的余音。
  
  身边周围,尽是带着书包说笑着离开的学生。
  
  而林籁就站住自己面前,一脸担忧地看着自己。
  
  “我刚想去保健室找你……你还好吧?今天就早点回家吧,值日我已经叫别人帮你代了。”
  
  “昨天拖着你擦黑板报真是对不起,害你回去的时候淋了雨……”
  
  张雨行望着林籁,她的长发在雨后夕阳的照射下显出了光华,纤细的身姿和微抿着的嘴唇,让他心中不禁涌起了想要好好保护她的冲动。
  
  “不,没什么的……我,我本来就是这周的值日生。”
  
  他说着,忽然瞥见一旁的苏娅顺着风飘到自己面前,伸手在林籁的脸上轻抚着。
  
  ——真是可爱。
  
  她的指尖,从林籁的额头慢慢顺着鼻梁滑向唇间……
  
  ——感觉有点凉呢。
  
  不,不能这样!张雨行在心中呐喊着,他的身体忍不住战栗起来。
  
  ——唔,以后还是觉得冷的话,就抱着雨行来取暖好了。
  
  苏娅的魂躯从指尖开始一点点地侵入林籁的身体。视野中,张雨行注意到林籁打了一个冷颤。
  
  怎么回事,难道苏娅这样就能占据林籁的身体了吗?到底要怎么才能把苏娅从林籁身边赶走?
  
  “忽然感觉有点冷呢。”
  
  林籁的右手抱住了自己的左臂,她侧过脸不去看直直注视着自己的张雨行。
  
  “可能刚下过雨……”张雨行下意识地安慰着,但他立刻意识到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先回去了!”
  
  “诶?”
  
  跑,尽可能快地跑,尽可能快地远离林籁。
  
  ——你又要和我作对?
  
  脑海中响起苏娅尖锐的叫声。
  
  “我不会让你占据林籁的身体。”
  
  张雨行气喘吁吁地说着。他有些庆幸自己之前的猜测是对的,苏娅不能离开自己太远。只要自己不靠近林籁,那就不会出事。
  
  ——你不用白费心思的,难道你能忍着一辈子不见林籁么?
  
  随着张雨行跑出校门,原本怒气勃发的苏娅也渐渐冷静了下来。
  
  ——你在意她,她在意你么?你这样为她着想,她会知道么?
  
  苏娅飘到张雨行面前,贴着脸观察着张雨行的表情。
  
  是的,自己在意林籁,在意得不得了!但,但这样就好,能这样守护林籁就足够了!
  
  “……我根本没想过让她知道!”
  
  ——哦?
  
  苏娅的表情变得扭曲,她忽然笑了起来。
  
  ——你敢盯着我再说一遍刚才的话么?
  
  ——你敢说你真的不想让林籁知道你的付出么?
  
  “唰啦!”
  
  忽然刮起的风摇着树枝,树叶上落下的雨水淋了张雨行一身。
  
  苏娅抿了抿苍白的嘴唇。她伸手挽住张雨行的脖子,把自己冰凉的魂躯埋进张雨行的胸前。
  
  ——我们各取所需,不是很好么?
  
  “我没什么想要的……已经,很满足了。”
  
  感受着苏娅紧贴着的身体所传来的寒意,张雨行低声自语。自己所憧憬的,本就是言笑着的林籁所独具的气场和魅力。接触她的肢体,或者别的什么更进一步的行为……说起来,大概从未考虑过吧。
  
  不过,天生的敏感,让张雨行即便消沉,也还是注意到了苏娅的示弱。他尝试着甩开苏娅搭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臂,径直朝回家的方向走去。只是走了许久,他才突然发现,预想中应该漂浮在自己身边的苏娅,不见了。
  
  她去哪儿了?
  
  一时间,各种恐怖的设想纷至沓来。张雨行苍白了脸色,拼命往回跑去。
  
  四、
  
  通往学校的小路,坑坑洼洼的满是积水。脚步匆匆,泥水四溅,张雨行气喘吁吁地跑着,积累了一天的疲惫和焦躁,此刻都不及可怕的猜想更令他难安。
  
  那个家伙,没可能随随便便就消失的。她肯定是在策划什么阴谋。
  
  “苏娅……”
  
  张雨行喃喃着。该不会她其实去是占据林籁的身体了吧?
  
  不能离开自己,借尸还魂需要自己的帮助……一切的一切都仅仅只是猜测而已。对此缺乏警惕,甚至担心被林籁视为神经病而不敢多少给予警示,对于这样的自己,张雨行懊丧得几乎不能呼吸。
  
  这样下去不行……
  
  “苏娅。”
  
  张雨行大口大口地呼吸起来。会不会她只是隐身了,现在就在自己身边?
  
  远处的拐角,此时传来吵闹的声响。一个男人的叫喊,让张雨行若有所思地停下了脚步,躲在了一旁。
  
  “喂,那棵树,是你砍的吧!”
  
  说着话的微胖男生,把一个身材娇小的女生逼迫在角落里,不时比划着举起的手机。
  
  “别不承认啊!我们可都用手机拍到了。”
  
  我们?
  
  张雨行探出头看去,不远处的行道树下,另一个男生略显不安地在四处张望。
  
  “说,说什么胡话啊!我才没有砍那棵桃树。”
  
  “喂喂,她承认了!我还没说是桃树被砍了呢。”
  
  微胖男生得意洋洋地挥动着手机,他又迫近了一些距离。
  
  “胡,胡说!”视野中,那名女生涨红了脸分辩着,“我砍桃树做什么……我,我又不会做法器。”
  
  桃树?法器?张雨行呼吸一滞,记忆中保健室中老师说过的话,让他一时心跳加速。
  
  “谁管你做什么啊!反正证据在我们手上,你看着办哟,哈哈哈。”
  
  望风的男生也跟着嘿嘿笑了起来。那名女生缩了缩脖子想要逃跑,却被靠近的微胖男生一把拉住了手腕。
  
  “好痛……”
  
  “陪我们玩玩嘛,我们保证不会把你的事情告诉老师的。”
  
  啊,原来如此……
  
  热血上涌,张雨行不假思索地冲出了拐角,他猛力把微胖男生从那名女生身边撞开,然后一手牵起女生的手,往学校的方向跑去。
  
  “跟我来。”
  
  “哎……等等,照片!”
  
  那女生被扯得失去平衡,差一点便滚翻在地。等她站直了身体,却反过来一把拉住了张雨行的衣袖。
  
  “没,没用的啊!他们有照片啊!”
  
  照片?张雨行皱了皱眉。确实,只要照片还在对方手中,那么下次还是会遇到同样的事情。只是,看着对方嗷嗷叫着围了过来,原本支撑着张雨行的热血便冷了下去。
  
  自己刚才怎么会那么冒失……是因为这个女生有可能懂驱鬼?但,要是她其实不懂呢?
  
  这样想着,他拉着女生的手,不知不觉松开了。
  
  “啊,你……”
  
  “你也拍。”张雨行盯着围上来的两个男生,一面把那个女生推到了自己身后,“如果他们打我,你也拍下来。这样就相互都有向老师告状的把柄了。”
  
  “……不行,会痛的啊!”
  
  那女生在张雨行身后急急说着,她拉扯着张雨行的衣服,但怎么也拉不动。
  
  “喂,哪个班的?没看见我们在约会吗!”微胖的男生拿出手机一晃,冲着张雨行身后喊道,“是不是啊,亲爱的?”
  
  “不,不是的,才没有在约会!”
  
  那女生跳出来想要分辩,被张雨行按回了身后。他听到原本望风的男生低声在说些什么,晃着手机的微胖男生就赶紧把手机藏了起来。
  
  “你们欺负她的过程,我都拍下来了。不想我去告诉老师的话,就这样算了吧。”
  
  张雨行的心脏激烈跳动着,对方的迟疑让他原本的打算可能会落空,那就只能选择诓骗住他们了。
  
  “诶诶,真的吗?真的拍下来了?”
  
  身后的女生发出雀跃的声音,她甚至探出头冲着对面做起了鬼脸。
  
  “什么?”
  
  视线在张雨行紧绷的脸和他身后的女生上扫了一个来回,微胖男生的表情就扭曲了起来。他一把甩开还想说什么的同伴,快步上前用力推张雨行的肩膀。
  
  “你什么人,威胁我们?”
  
  “不,”张雨行斟酌着语句,对方推搡的力度,让他发现事情有缓和的余地,“都是同学,就这样算了吧。”
  
  “你在求我?”
  
  微胖男生收回了手,他的脸色好看了许多。
  
  “是交易。”
  
  张雨行把想要说什么的女生又按了回去,这种时候,并不需要节外生枝。
  
  “哼!”
  
  狠狠瞪了张雨行一眼,对方就招呼着同伴走了。张雨行听到身后的女生用很委屈地语气在咕哝着:“怎么办呢,照片还在他们手里呢。”
  
  “啊,没事的……”
  
  毕竟相比砍树,胁迫女同学才是更恶劣的事件。听着张雨行这样安慰,她才显得轻松起来。
  
  “就是说……我算是受害者咯?”
  
  “嗯。”
  
  张雨行随口应着。接下来该怎么办呢?既要尽快找到苏娅,又要从眼前的女生那里确认一些信息。只能单刀直入了吗?
  
  “驱鬼……你懂怎么驱鬼吗?”
  
  “那个,我叫……诶?驱鬼?”
  
  张雨行突如其来的提问显然出乎对方的意料。她原本低着脸正戳弄着手指,此刻却抬起头睁大了眼睛。
  
  圆润灵动的眸子里,倒映出张雨行不耐烦的表情。
  
  “驱,驱鬼啊……其实我呢……”
  
  “边走边说吧。”
  
  不安和焦躁催促着张雨行,他一把拉起对方的手,继续朝学校的方向走去。
  
  “诶诶诶,先,先让我自我介绍下啊!我的名字叫肖菲菲。”
  
  “嗯,我叫张雨行。”
  
  张雨行边走边思考着苏娅可能的去向。她对这一带熟悉吗,消失的目的又是什么?说起来,这个时间段,林籁那边不知打扫完教室没有。或许苏娅不知道林籁家在哪里,但只要守在校门口的话,还是会遇到的吧。
  
  “那个,我是一年级来着……雨,雨行你呢?”
  
  “二年级。”
  
  张雨行随口应着,他一面加快脚步,一面思考着各种应对的方式。
  
  “二年级啊……原,原来是前辈呢。”
  
  临近校门,张雨行依旧没有发现苏娅的身影,然而出于某种防范万一的侥幸,他停下来注视起肖菲菲的双眸。
  
  “驱鬼,你懂的吧?”
  
  “懂是懂啦……”肖菲菲眨着圆眸,目光闪烁着。她那雪*嫩的脸蛋,忽然之间红得像是快要沁出血来。
  
  “然后呢?”张雨行催促着。此时已经很少有学生在附近了,但偶然看过来的几道好奇的目光,还是让他有些不能适应。
  
  “那个,因为是我个人……不,因为是家传的……所以呢……”
  
  肖菲菲的声音轻了下去。
  
  “所以?”
  
  是要付费的意思吧,张雨行判断着。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不由莞尔。
  
  “要关系很好才行……差不多得,得和我交往,才能帮你驱鬼。”
  
  “什么?”
  
  一瞬间,张雨行的脸色变得僵硬。他怎么都没想到对方会是这样的要求。
  
  肖菲菲低下头,却又不时地抬眼观察张雨行的表情。最终她咬了咬牙,快速地说着:“那个,和雨行前辈交往的话,我觉得是可以的哟。”
  
  “……你在开玩笑吧?”
  
  脖颈间忽然拂过的丝丝凉意,让张雨行一下毛骨悚然。他发觉不知何时出现的苏娅正伏在自己背上,伸出手握在了自己胸前。
  
  她果然在校门口守着林籁!
  
  ——嘻嘻,雨行居然一下子受女孩子欢迎了呢。
  
  而眼前那位名叫肖菲菲的少女的脸色,也褪去了最初的红晕,转眼变得苍白。
  
  她能看到苏娅?
  
  “前辈,该不会你……”
  
  “我答应你!”张雨行急促地说着,自己是决不能让苏娅伤害林籁的,“……先,试着交往。”
  
  ——呵呵,雨行要做感情骗子了呢。
  
  “啊!就算前辈你突然这样说,我,我也……”肖菲菲一下羞得语无伦次,她小巧的脸蛋又恢复了血色,“好啊好啊,那,那我就先试着和前辈你,交,交往看看。”
  
  “当啷”
  
  似乎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
  
  “啊,前辈!”对面的肖菲菲惊叫着扑进了张雨行的怀里,“被,被人看到了呢……我们的告白场景居然被,被人看到了呢。”
  
  “抱,抱歉……张雨行,我,我只是刚好路过……”
  
  是林籁?
  
  “不对!等下!”
  
  张雨行朝一旁跑开的林籁伸手喊去,但怀里的学妹却紧紧抱着他,一面蹭着,一面不住喃喃着“羞死人了,被,被人看到了呢。”
  
  ——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
  
  苏娅叫着,笑着,摇头晃脑着,狂乱飞舞着,把一股一股绝望强硬地往张雨行的心里硬塞进去。
  

1

主题

11

存在感

0

活跃日
 1 

参观生

2楼
发表于 2015/02/08 | 编辑
  五、
  
  华灯初上,已是秋夜。
  
  细雨稀稀落落地下着,不时有经过的公交车传出或是报站或是转弯警示的声响。
  
  肖菲菲拉着张雨行的手和他走在街旁。路灯明暗不定的光辉,将她羞红的笑脸笼在朦胧之中。
  
  平心而论,她虽然身材娇小,但曲线已显。与林籁相比,也是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
  
  “快到家了呢。”
  
  在一个路口,肖菲菲停了下来。顾盼之间,她似乎等着张雨行说些什么。
  
  “嗯。”
  
  张雨行回过神来低声应着。可能肖菲菲真的有驱鬼的才能,一路走来,苏娅又失去了踪迹,并未在两人面前出现。
  
  自己的付出,或许真的物有所值?
  
  “……那,明天的时候我们再见咯,前辈?”
  
  肖菲菲双手握着张雨行的手摇晃。获得肯定的答复之后,她才笑着告别了。
  
  ——天了噜!雨行这样的人,为什么也会有可爱的女生喜欢?
  
  在回去的路上,苏娅倏地在张雨行身旁浮现。她伸手点着自己的薄唇,歪着脸做出皱眉思索的模样。
  
  “不关你事。”
  
  张雨行轻声说着。能否驱逐苏娅还是未知数,让他不想表现得太过强硬。
  
  ——哼,真是冷淡。男人面对新欢,都禁不起诱惑么?
  
  苏娅似是抱怨着。她将修长的双腿举过张雨行的手臂,双手攀附着他的脖颈,在他胸前漂浮着摆出宛如被公主抱着一般的姿势。
  
  “之前,你在校门口守着林籁?”
  
  或是出于自我安慰,张雨行凝神问着。
  
  ——你猜?
  
  苏娅避而不答。她抬起脸在张雨行的颈窝锁骨间轻轻舔舐,不时漏出嘻嘻的笑声。那种冰凉湿冷的触感,和被时停时落的细雨扫一样,并无二致。
  
  雨渐渐变大,张雨行走到沿街小店的廊下避雨。林籁的联系方式他很早就默记在心中,只是之前校门口的那一幕,让他有些踟蹰,不知该不该向她揭示苏娅的存在。
  
  告诉林籁自己答应和低年级的女生交往是为了从女鬼的手中保护她?这种话说出去可不会只被当成笑话,即便是林籁那样和善的性格,恐怕也会立刻怒斥自己是个没有担当的神经病吧。
  
  该怎么才能证明自己将要说的话是真的。
  
  难道要林籁切实地遭遇一次生命危险?
  
  “啊……”
  
  一阵冰凉的刺痛将张雨行从危险的设想中猛地拉了出来。他看到苏娅正无聊地打着哈欠,捏着发丝在自己脸上来回扫弄,不由感到深深的无力。
  
  自己,就像是被猫玩弄的老鼠一般,努力、挣扎,却不知怎么摆脱对方。
  
  如果不是因为对方非要占据林籁的肉体,可能自己早就顺从了吧?
  
  但,已经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回到家后,张雨行就把自己反锁在了卧室中。苏娅出乎意料地没再去烦他,只是倚窗望雨,晃荡着双脚时不时轻轻哼着不知名的旋律。而张雨行也在雨声和辗转反侧中,悄然度过了一夜。
  
  选定的面包房距离学校有些远,然而走了一路的肖菲菲却丝毫不显得疲惫,饶有兴致地逐一打量着橱柜里的各种烘焙食品,不时自言自语着。
  
  “这个牛角面包看着也很棒诶!但它那么大,人家一个人根本吃不完……”
  
  张雨行魂不守舍地坐在休息区,昨晚的噩梦令他惶恐。在梦中,苏娅彻底地占据了林籁的肉体,肆无忌惮地在班上学校里破坏着林籁昔日稳重娴静的形象。而林籁则还有着灵魂,苏娅的作为,令她歇斯底里,也逼迫着自己去帮她借尸还魂。
  
  “这是奶咖哦……前辈,怎么看起来没什么精神的样子呢?”
  
  “啊,只是昨晚没睡好而已。”
  
  张雨行接过肖菲菲递来的饮料,透过纸杯传来的热量,让他精神稍微一振。
  
  “呜!前辈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就那么期待今天吗?”
  
  肖菲菲还是选了那个硕大的牛角面包。她似乎陷入了某种妄想之中,白皙的脸颊泛出淡淡的红晕。
  
  “菲菲,是怎么驱鬼的呢?”
  
  既然一和肖菲菲接触,苏娅就会消失不见,那她肯定是有着相应的才能吧?张雨行强打起精神,迫不及待地问道。
  
  “诶诶,驱鬼?啊,前辈真是的,能先不说这个吗?”她掰开面包,红着脸把大的一块递给了张雨行,“好了,乖~前辈就先吃午饭吧,啊~”
  
  这是在玩过家家?张雨行狐疑地接过面包,内心的焦虑,令他难以下咽。
  
  “呜,好好吃。和男生在外面一起吃饭什么的,说起来还是人家的第一次呢。”
  
  她开心地评论着面包和饮料的好坏,快乐地说着自己品尝时的感受,偶尔又不太好意思地向张雨行询问他的观点,还不时地提及之后想去哪些地方逛逛。她的发丝飘动,一刻不停的诉说,让张雨行根本没有再度提及驱鬼的机会。
  
  等从面包房中出来,不知不觉竟过去了两个小时。
  
  秋日的午后,阳光暖暖地照射下来。肖菲菲眯起眼娇憨地打了一个哈欠,她毫无防备的在张雨行面前抬起手尽情地伸展开身子,然后咕哝着漏出困倦的话语。
  
  “呜呜,前辈,人家忽然觉得好困的样子。”
  
  是想就此结束,赶回家去睡午觉的意思吗?可驱鬼这件事怎么办?
  
  张雨行焦躁起来。他按捺了很久,也很疲倦,但不想今天就这样白费了功夫。
  
  悲剧一旦发生,是没有亡羊补牢的机会的。
  
  沉默片刻,他才试探着开了口。
  
  “菲菲,是怎么看待驱鬼的呢?”
  
  “驱鬼?嗯嗯,很有趣呀!”
  
  肖菲菲牵着张雨行的手走在公园旁的林荫下,不时有凉风拂过她额前的刘海。
  
  “有趣?”
  
  “是呀,前辈!”她松开手比划着,忽然就板起脸瞪大眸子,然后右手捏着剑指举过头向前一挥,“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嗯……恶灵退散,敕!”
  
  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肖菲菲银铃般的笑声混在其中,让张雨行恍惚间产生了和她相隔遥远的错觉。
  
  怎么回事,这种对不起来的感觉?
  
  “你不是还砍了学校里的桃树做法器?”
  
  “呀!好害羞。因为,那个因为……书上不是说,道士都是用桃木剑来施法的吗?”肖菲菲抓着张雨行的手晃了起来,“那,那种事就不要再说了呀前辈,就,就当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小秘密了啦。”
  
  她显然是把还有两个不良学生也知道这件事情给选择性地遗忘了。
  
  “如果,我说如果我现在被鬼缠着,你有办法吗?”
  
  “诶诶诶?被鬼缠着?前辈你,被鬼缠着?”肖菲菲盯着张雨行猛瞅了一会,忽然就红着脸背过身去戳弄起自己的手指。
  
  “被鬼缠着,所以要驱鬼……呀,这是什么?感觉会是很羞人的游戏……呀。”
  
  “菲菲?”
  
  张雨行催促着,超出自己预想的境况,让他更加急切起来。
  
  “要,要是前辈一定要玩驱鬼这种羞,羞人的游戏的话,我,我会努力的!”
  
  肖菲菲猛地转过身来抱着张雨行的手臂快速地说着。害怕被笑话的她紧闭着双眼,完全不敢看张雨行会有怎样戏谑的表情。
  
  啪嗒。
  
  张雨行感觉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坏掉了一样,而苏娅的身影,也忽然在远处若隐若现地漂浮了出来。
  
  ——来得及吗,张雨行?
  
  她注视着张雨行,嘻嘻笑着,反手一拨,身后扬起的长发就如孔雀开屏一般在半空中飘散开来。
  
  在她脚下,一只眼熟的小花狸猫在草丛里探出脑袋,虚弱地叫唤了一声,然后似乎要跟上苏娅一样,朝着远方跑去。
  
  那个方向,是不是林籁的家?
  
  “抱歉,我现在忽然有事。”
  
  张雨行把自己的手臂从肖菲菲的怀抱中抽了出来。他想了想,伸手理顺了肖菲菲被风吹乱的短发,追着苏娅而去。
  
  “真是抱歉……”
  
  “诶,前辈?”
  
  只留下肖菲菲呆呆地站在原地,茫然地看着他越跑越远。
  
  “我是不是,答应得太慢了?”

1

主题

11

存在感

0

活跃日
 1 

参观生

3楼
发表于 2015/02/08 | 编辑
  
  六、
  
  其实和林籁并没有多少私人接触。而从什么时候起便对她抱有好感,也早就忘记。
  
  或许是某日忽然看到了她正在一丝不苟地处理着班务,也可能是某次她对自己这种性格阴郁的人同样展露了灿烂笑容。
  
  等意识到的时候,整个心里就只有她了。
  
  于是就把不小心瞄到的,班主任的学生联系手册上的林籁家的电话和住址,牢牢默记在了心中。
  
  窃喜混着忐忑,庆幸伴着后怕。自己对于偷偷摸摸得来的这个信息,不敢登录在手机里,不敢记录在纸张上,当然也没勇气去实地一探究竟。
  
  秋日的午后,街巷莫名的安静。
  
  爬满藤的红墙,泛着白的窗花,褪去色的门牌。一旁打着盹的老人脚下,偶尔飘落街旁梧桐的黄叶。
  
  不远处,小花狸猫慢下了脚步,它附近的苏娅也回眸笑着。
  
  ——来得及吗,张雨行?
  
  她促狭笑着,发丝飘飘荡荡地落在身周。阳光下,她的魂躯如烟如缕,看不分明。
  
  “苏娅……”
  
  张雨行慢下了追赶的步伐,心中忽然闪过的一种明悟,让他一时不知是喜是悲。
  
  苏娅,是不是就快要消失了呢?
  
  但即便猜想是真的,自己也不能放任她侵占林籁的肉体。
  
  猫追着苏娅的身影消失在了巷尾。跑出街巷的拐角,张雨行看到十几栋独立住宅沿着河一字排开。
  
  上前按下了某栋的门铃,他静静等待着。
  
  这时候的林籁,会在家里吗?
  
  是在温习功课,还是泡了红茶,在阳台上静静喝着?
  
  会否还有亲昵的闺友倦怠地趴在一旁打着瞌睡,令她露出无奈的笑容?
  
  就在心跳快到自己都受不了的时候,门开了。
  
  穿着蓝色工作服的林籁一脸惊讶地看着张雨行,她的手里还捏着滴着水的管子。
  
  “呃……是你?”
  
  平素的长发被林籁随意扎成了马尾,一缕缕没被扎住的发丝在马尾旁散漫地垂在脑后。视线扫过,还能看到林籁工作服的袖口和裤脚上,沾着水渍和泥巴。
  
  这是……林籁?
  
  不过她还平安,真是太好了。
  
  “……路过这里,就顺便来看看你。”
  
  拜访时该说的话曾设想过很多次,然而最终到了嘴边却只漏出日常招呼一般的话语。张雨行失神片刻,才警醒了过来。
  
  不对,自己不是来拉家常的!苏娅可能已经潜伏在某个角落,就要占据林籁的肉体了!
  
  “快……”
  
  发不出声音,自己像是被某种力量束缚了一般说不出接下来的话。
  
  ——会被当作神经病的哦,张雨行。
  
  苏娅忽然在张雨行身侧漂浮了出来。她皱眉作着苦恼的表情,影影绰绰的魂躯攀上了张雨行的肩膀,若有若无地在他耳边诉说着。
  
  ——可是连话都不敢说,又怎么拯救林籁呢?
  
  张雨行混乱着,他甚至不知道接下去发生了什么事。
  
  回过神来,已经在林籁家的偏厅里了。
  
  偏厅在房子的西侧,下午的阳光把它晒得温热。林籁在顺手递给张雨行一杯冰水后,便上了二楼去换衣服。
  
  张雨行坐在沙发上。透过窗玻璃的阳光显得色彩斑斓,直直地照射在了他的脸上。
  
  他打量着这个窗明几净的房间,能看到苏娅若隐若现的魂躯倚在窗户上,似乎正笑嘻嘻地观赏着外面刚浇过水的花木。
  
  她没跟着去占据林籁的肉体?
  
  自进了林籁家的院子之后,张雨行便再也没有听到苏娅在自己脑海中说话了。此刻坐着休息,被暖暖的阳光晒着,忽然更有一种昏沉沉想要再度睡过去的感觉。
  
  是没休息好,还是因为自己心中的猜想而卸去了巨大的压力?
  
  张雨行努力睁开眼睛,他感觉到换了身衣服的林籁带着一阵淡淡的清香经过自己,在不远处坐了下来。
  
  果然,她换了浅色的居家的连衣裙。款式似乎有些老相,但不掩青春的气息。长发梳得整齐,斜扎的马尾掠过肩膀躺在胸前。这都是张雨行从未在学校中看到过的打扮。
  
  没多久,就听到她叹息着开了口。
  
  “真是的。你昨天不是在发高烧吗,怎么今天就到处乱跑了呢?”
  
  张雨行瞥了一眼窗户,苏娅已经不见了。
  
  该怎么解释这一切……
  
  “哦,对了。那个女生……你昨天是不是被人表白了啊?”
  
  林籁抱着腿斜靠在沙发上,马尾在胸前滑落。她一脸兴趣盎然的表情。
  
  “说说看啊,你们怎么认识的?我昨天……没有打搅到你们吧?”
  
  “你……不介意?”
  
  明明那时候,不是一副惊慌失措,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吗?为什么到现在,却只是当作一件趣事一样向自己提问?
  
  张雨行不知自己为何忽然觉得嘴里泛出一阵苦涩,不由拿起杯子喝水。
  
  “诶,那你今天是不是就在约会哦?不过为什么跑我这边来了?不会第一天就吵架了吧?”
  
  林籁撩着发丝,张大眼睛好奇地问着。这样的异趣,是张雨行从未在学校里遇见过的。
  
  “不,没有。”
  
  张雨行放下杯子,水已经被他喝完了。
  
  你在意她,她在意你么?你这样为她着想,她会知道么?
  
  脑海中似乎能听到苏娅嗤笑的声音,但却又似乎根本没有听见。
  
  “我和那个女生……没什么关系。”
  
  “什么啊,怎么会哦。”
  
  林籁撇着嘴作出无趣的表情。大概是偏厅中阳光太强的缘故,她的脸蛋被晒得微红。
  
  为什么,你明明什么都不懂,明明什么都不知道……
  
  “我前天,撞见了鬼。”
  
  张雨行深深地呼气,他感觉身体一阵放松。
  
  “是女鬼哦。说自己叫苏娅,说自己被车撞死是我害的。就胁迫我,想要我帮她借尸还魂。”
  
  “借尸还魂?”
  
  林籁的眼睛显得炯炯有神,她并没有当张雨行在说胡话,反倒像是在听一个有趣的故事。
  
  “她想占据别的女孩的身体,然后就此复活。”
  
  “唔……”林籁歪了歪头,“所以你就帮她挑了那个女生?”
  
  “我没有帮她。而且,她想占据的人……其实是你。”
  
  张雨行喘着气。该说的自己都说完了,想笑的话,就尽管笑好了。
  
  “是我吗?”
  
  然而林籁却没有笑。她认真地思考了一会,才继续向张雨行发问。
  
  “你怎么知道对方是鬼的呢?”
  
  “是啊,为什么呢?大概因为她是在我面前被车撞死的缘故吧?”
  
  “除此之外呢?”
  
  除此之外啊……张雨行回忆着,思考着,似乎有很多很多可以作为证明的事情,但仔细想着,却都拿不出实证。
  
  真狡猾啊,苏娅……
  
  “你等等哦。”
  
  林籁忽然跳下沙发。她急匆匆地不知跑哪里去了。
  
  张雨行闭上眼深呼吸着,感受着,但苏娅始终没有出现。
  
  她真的消失了吗?
  
  “你看。”
  
  林籁把好几份报纸摆在张雨行面前。她翻着报纸,不时把垂下的鬓发撩回耳后。
  
  “……都是这几天的报纸,根本没有提到有发生过任何车祸哦。”
  
  可是,明明自己当时确实看到苏娅被车撞死了啊。
  
  大雨中瓢泼一般洒出的鲜血,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会不会是你当时看错了呢?”
  
  张雨行抬起头,他看到林籁正关切地注视着自己。末了,她似是突然又是自然地俯身过来,用自己的额头贴上了张雨行的前额。
  
  一瞬间所有的思考,便被额前冰凉而滑腻的触感夺走了。
  
  “果然……你还是在发烧呢。”
  
  “啊……我是在发烧吗?”
  
  发丝的清香和贴近的呼吸,让张雨行难以思考。
  
  “对哦,”林籁露出媚人的笑容,她似乎丝毫没注意到自己的颈下泻出了春光,“不是说,着凉之后感觉心悸发梦魇,也是很常见的事情么?别有太多的心理负担哦。”
  
  是吗?原来这才是事情的真相吗?原本世上就没有鬼,一切都只是自己着凉后的幻觉而已。
  
  张雨行被林籁送着走出了院子。虽是秋季,院内的草木却还是郁郁葱葱。他看见一只眼熟的小花狸猫想从一旁溜进房子,却被走在前头的林籁手疾眼快地抓住,抱在了怀里。
  
  “这只猫……”
  
  “叫树丫儿哦,它老是偷跑出去……以前开班会活动的时候,我说家里养着的就是它哦。”
  
  林籁伸出手指在猫的下巴处逗弄着,而猫也发出咕噜咕噜舒服的叫声。
  
  “那,下周见。”
  
  “嗯,再见。记得要跟那个女生道歉啊。”
  
  “哈,当然。”
  
  张雨行笑着和林籁挥手告别。和林籁的谈话,让他的担忧尽去,就好像获得了新生一般。
  
  走得远了,他又收到肖菲菲委婉地问他到底有什么急事的短讯。他不由一笑,又忍不住转身朝林籁家看去。
  
  在夕阳朦胧的光辉中,他看见林籁放下了斜扎的马尾。黑亮长发的披散在风中,衬得她身姿纤细。一刀平的刘海被风吹开,露出了笼罩之下的带着笑意的明眸。看到张雨行转过身来的那刻,她便放下了抱着的小花狸猫,朝着他略略挥手,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谢谢你哦,张雨行。”
  
  毕竟,你是那么的关心过我……
此帖被评分,最近评分记录
存在感:1(水之守护c874)SOS币:300(水之守护c874)萌度:3(水之守护c874)



0

主题

32

存在感

0

活跃日
 1 

参观生

4楼
发表于 2015/02/08 | 编辑
收藏了,多谢楼主分享啊~

0

主题

30

存在感

0

活跃日
SOSG十周年资讯达人-晓美焰
 2 

实习生

5楼
发表于 2016/07/30 | 编辑
不错

关于我们|无图版|SOSG WIKI |投放广告

Copyright © 2006-2020 SosG.Net
Total 0.010820(s) query 7, Gzip enabled,  沪ICP备07006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