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519|回复: 3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跳转到指定楼层

【短篇】请问,我被老婆毒打一顿可以报警吗?-0425

95

主题

156

存在感

86

活跃日
凉宫春日的忧郁-烟火下の长门有希(~火之云~ 定制)生肖卡-蛇Candy☆Boy-樱井雫Candy☆Boy-樱井雪乃 Candy☆Boy-樱井奏
 4 

SOS团一星级★

发帖: 981
SOS币: 13350
G币: 0
注册: 2009-06-28
访问: 2019-09-16

楼主
发表于 2015/04/25 | 编辑


20150425
翻译协助:被称为萌A的某人。
设定全靠脑补,完全不懂扶桑是个啥鸟样,能架空的都架空,翻译全靠谷歌~有纠错的就十分感谢了~脑抽的时候是想以官能小说作为目标来脑补的,小生没看过那玩意,小生学生时代看过旁边大神的黄易啪啪啪大巨本~不过后来还是走上了小薄本的正道~
   个人来说,并不是喜欢被S,只是一般的喜欢女上主义~哈哈,只是觉得非常有个性。硬邦邦的软妹纸比较萌一点,软绵绵的感觉有点没嚼劲不是么~我说的不是口香糖。
   至于设定么,朝仓先生名字没想好,朝仓太太,旧姓上杉,叫上杉凉子~哈哈哈哈哈……别问我,我不知道。朝仓太太工作是啥呢……那你说啥好啊!卧槽!

あの、妻にボコボコに殴られたんだけど、通報してもいい?
请问,我老婆毒打我一顿可以报警吗?

目录

初めて殴られたんだよ、あ、因みに妻はOLやってます。
第一揍      我老婆是OL  
      2楼


[ 此贴被仰视在2015-04-25 20:39重新编辑 ]

95

主题

156

存在感

86

活跃日
凉宫春日的忧郁-烟火下の长门有希(~火之云~ 定制)生肖卡-蛇Candy☆Boy-樱井雫Candy☆Boy-樱井雪乃 Candy☆Boy-樱井奏
 4 

SOS团一星级★

1楼
发表于 2015/04/25 | 编辑

初めて殴られたんだよ、あ、因みに妻はOLやってます。
第一揍      我老婆是公司职员


四丁目朝仓家的太太很年轻,至于到底有多少岁数的话,呃……这很难说,只能说应该不止二十岁。虽然说打听别人家太太的事情非常失礼,但是朝仓家的太太在东京上班大约有35万或更多的月薪。朝仓家的太太在商店街似乎很受欢迎,但是几乎没有人知道朝仓先生到底是谁。很多人猜测朝仓先生这个人似乎根本不存在,虽然说朝仓太太带着结婚戒子,但是那位几乎从未出现在大家视野内的朝仓先生,就这样被大家擅自在脑内杀死了。

   朝仓太太每天早上七点半准时出门,而那位已经被大家杀死很多次的朝仓先生依旧不会出现在有可能被谁看到的地方。在客厅含着沙拉睡着的朝仓先生今天也在跟看不见的敌人战斗着,直到朝仓太太午餐吃自己做的便当的时候,朝仓先生才会又被沙拉卡住喉咙猛然从异世界回归,然后嘟嚷着“这难吃的早餐。”,便开始懒洋洋的打开冰箱开始做饭。

   朝仓太太所在的公司是允许在工作区享用午餐的,即使是便当也是允许的。但是不知道为何,这层不大的写字楼内朝仓太太是唯一的一位带便当来的职员。大多都买面包三明治或超市便当,由于便当并不是非常好吃在满足好奇心后便也没有多少人来蹭点鸡蛋卷感受一下家庭气息。

   朝仓太太和浅井小姐经常坐在一起吃饭,阵内小姐在的时候,武田小姐也会一同凑在一起。不过朝仓太太与武田小姐似乎有点不太融洽,也只有浅井小姐会每天都会要求来一口鸡蛋卷。

   “我说啊,朝仓桑~”浅井小姐含着三明治和鸡蛋卷模糊不清的说道。

   “哈?说话的时候别嚼东西啊~浅井桑。”

武田小姐看了看尝试尽快吞下东西的浅井小姐淡淡的订正道:“应该是吃东西时别说话~”朝仓太太皱了皱眉头回话:“都一样啦~”

浅井小姐吞咽完毕后继续说道:“我是说~朝仓桑家那位做便当一直都没什么进步啊~只是感觉一直都很一般。”

“哈……哈哈……那个,我老公!他——笨手笨脚的,所以——就没什么长进~早起做便当他也蛮辛苦的,其实我一直都说不要的~”朝仓太太敷衍着说道。武田小姐听完似乎有点不开心,吸完牛奶后轻轻的“嘁”了一下。

浅井小姐看了看吃剩的三明治羡慕的说道:“啊~啊~真好啊~结婚真好啊!”

隔壁男子组听到哈哈哈大笑,有人说道:“浅井桑酒品稍微好一点的话……我想应该会有人娶你的!大概吧!哈哈哈~”

“闭嘴工藤!你们这群笨蛋!”浅井小姐大怒。

“啊,不过每天早起做便当什么的,真是无法想象啊……我啊,早上不多睡一会就会死掉呢!”

“是啊,谷口前辈,就是那种心脏麻痹的死法!”工藤站起来回到自己的座位,“尤其是这种天气,冷死了。”

阵内小姐今天外勤中,武田小姐虽然说也坐在一起吃午餐,但没有多少加入朝仓小姐的闲聊之中。武田小姐和朝仓太太从大学时代就一直不是很融洽,但是双方倒是公私分明倒并不影响工作,反而在公司中是最佳的拍档,这多半因为两人在工作上都非常能干。课长对她们两个的评价很高,虽然说在公司是大家的后辈。

朝仓太太经常会加班到很晚,回家的时候也大多已经八点多了。如往常一样,朝仓太太用钥匙打开门,按下玄关的电灯后开始打开冰箱准备热一下朝仓先生做好的饭菜。不过今天朝仓太太打开冰箱却发现空无一物,朝仓太太气急败坏的蹬蹬跑上二楼推开朝仓先生的房间。本该如此的,可是朝仓先生的门从里面锁着,朝仓太太用力过头扭到手掌,痛的朝仓太太眼泪晶莹剔透。

“喂!喂!喂!”朝仓太太无名之火又加三尺,用脚踢门道。

许久,朝仓先生打开房门半眯着眼睛看了看她,纳闷的问道:“啊……上杉桑,你在做什么?”

“为什么没有准备好晚饭!啊……疼疼疼……”朝仓太太本想叉着腰对这比自己搞一个头的老公好好训斥一番,无奈手掌股酸疼不止。

“啊……那个,你手怎么了吗?我帮你看看~”朝仓先生似乎习惯了一脸火气的朝仓太太,斯条慢理的伸手过去想看看是哪里受伤了。

“不要你管,你先解释一下为什么今天没有做饭!”朝仓小姐搽了搽眼睛,扭过身去。
“哦……那个啊……我今天开打冰箱的时候……啊,我还是看看你的手怎么了吧。”朝仓先生看到朝仓太太奇怪的面部表情有点想笑,但还是忍着。

“混蛋小白脸!”朝仓太太推开朝仓先生爆发道:“我受够了!我每天都这样辛苦的……”

“什么!这~小白脸?这这……这太过分了吧,我没有听说过谁家太太会叫……会说什么受够了~”朝仓先生被戳中死穴开始组织语言为自己辩解。

“有的!二丁目的佐藤太太就经常抱怨‘受够了’什么的!我现在就比佐藤太太还要十倍,不,十个十倍的‘受够了!’”

朝仓先生眼神闪烁但是又感觉不能就这样被无端的训斥一番便回击道:“什么~什么~你就是跟那些八婆一起才会变得这么不讲理的吗?!”

“我不讲理!好吧!喂!那你来说说看,你有听哪家结婚了还叫自己妻子旧姓的吗!”朝仓太太气的跺起脚来,朝仓先生听完似乎感觉大成功极力回击道:“我倒是不知道呢~原来还有叫自己丈夫,喂~你~那样的太太呢~我整个人都不好了~”朝仓太太听完更加生气,但又被反击得不知道说什么,便踩了朝仓先生一脚。

“还有!你每天都大中午起来,然后就是看动画玩游戏!明明说好的做晚饭呢!家务也是我一个人做!你看看你的衣服!该死的~你多久没洗澡了!是跳骚把你的脑子吃空了吧!”朝仓太太开始把老生常谈的恶性一一清数过来!“半夜还嘟嚷着~啊~美惠子好萌~由纪子是我老婆!你老婆未免太多啦!你相信我会全部处理掉吗?”

朝仓先生又被点到死穴,眼珠子飞速旋转开始寻找反击得机会,无奈似乎真的无懈可击。便把话题转移回来:“等等,我们只是想研究一下饭为什么没做,不是么,我亲爱的上杉桑。”

朝仓太太发过火了,手掌也不太疼了,便有点消气:“那你解释清楚~”

朝仓先生松了一口气,斯条慢理的说道:“这并不是我的错,冰箱里面本来就什么都没有……上杉桑啊,你忘记采购了!是吧~是吧,你回想一下~这完全不能怪我嘛~哈哈哈,事情解决了!”

朝仓太太降下去的怒火却又被点燃了:“那你说这是要怪我咯!?”

朝仓先生眯眯一笑:“嗯嗯嗯,你回想起来了吧~不过我没有生气哦~不就是没吃饭嘛~我可不会像个小孩子一样吵吵闹闹的!话说~我预定你回来的时候我去泡澡来着~开心点伙计~”

朝仓先生没有注意到朝仓太太怒气回升到惊人的指数,掀起上衣说道:“你看啊~我皮带都丢了~现在就去洗澡,上杉桑就麻烦你去一趟便利店吧~”

朝仓先生看了看不动声色的朝仓太太,然后捂着肚子说道:“本来我是想去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胃好痛,我想先去泡个澡冷静一下……”

朝仓太太看了看朝仓先生捂的地方冷冷的问道:“你的胃下垂的够严重的!”

朝仓先生连忙矫正:“啊……这里是子宫?哦~抱歉~”双手便往上移动,对朝仓太太皱着眉头挤挤眼色。

“笨蛋家伙!”朝仓太太实在是怒无可赦,一记侧踢完美踢中朝仓先生的小腿左侧,朝仓先生趔趄的蹲下抱着小腿泪流满面。

“咦~上……杉……桑?好痛!”朝仓先生抬头看见一张从未见过的阴暗面孔,“不要生气,我们坐下好好谈谈吧……”朝仓太太脸色更加阴暗,拖着更加阴暗的尾音反问道:“谈?你要谈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吗~”

朝仓先生吓得身体保持不了平衡,往后一倒坐在地板上,小腿疼肿挣扎着爬不起来。朝仓太太用可怕的脸孔俯视着他,让他心脏都差点一起掉在地上碎掉。朝仓先生本能的往后一点点挪动。然后被自己随手丢的皮带从床上掉下来打在脸上。

“啊!好疼~疼~”

(以下省略~)
(说笑的~)

朝仓太太暗淡的眼神突然一亮,“我知道哦~我知道哦~”

朝仓先生抖索的把皮带拿开,惨笑的看着俯视下来的可怕脸蛋:“上杉大人~这豪卡帕来着……”

朝仓太太俯下身来正坐在朝仓先生右侧,然后慢慢的用受伤的手拿起皮带:“疼……疼?我知道你最怕疼了……不过现在疼的人是我啊……”

“所以说……让我看看呀!”

“放心~我会让你好好看看的~”朝仓太太拿起皮带对折用手试了试韧性,啪啪啪作响让朝仓先生更加感到恐惧。朝仓先生立即打算连滚带爬的逃走,但是被朝仓太太一把抓住裤子,被扯住裤腿的裤子没有皮带束缚不争气的要掉下去。朝仓先生忍着小腿肿痛扯住裤子,脸贴着木质地板大喊“对不起,我会反省的!对不起~”

朝仓太太扯着裤子用力一扯,朝仓先生脸贴着地板滑动,疼得差不多快哭了。

“对叭起~原谅我吧~”朝仓先生第一次碰见朝仓太太动武,吓得魂飞魄散。

“我会原谅你的!不过是在明天!”朝仓太太站立起来后一脚踩住朝仓先生的后辈然后用受伤的右手拿起皮带对着露出的半个臀挥下皮带。皮带清脆的打偏了,在后腰留下一击赤红色的印子,朝仓先生疼的脸捶地。不过扭到的手腕因为肿痛的缘故强行挥动皮带加上反作用力,朝仓太太也是疼得咬着嘴唇。

“什……什么……上杉大人原谅我!”朝仓先生差点因为脸捶地失去了陪伴多年的两颗门牙。

“……犯……犯错就需要处罚……什么的……会被允许的……对吧!”朝仓太太因为酸痛没法保持那个阴暗可怕的声音,她看了一眼朝仓先生痛苦的表情似乎有点开心。便马上决定挥第二下。

这一次正确无误的完美在朝仓先生的后臀肉上留下一一条赤红的印子,而且还是完美清晰的二指宽带着花纹的红印。朝仓先生完全被抽蒙了头,后背被踩着疼等使劲在地板上左右游动犹如一条案板上的青花鱼,只是有点红色的杂色。

右手手腕因为疼痛让朝仓太太差点把皮带掉下来,朝仓太太感觉左手已经完全不听使唤,手腕疼得让自己全身也开始颤抖。但是第一次看到朝仓先生这种状况有点开始感觉有趣。应该是这种状况真是太有趣了!

朝仓太太瞳孔都开始不听使唤,然后就这样没有思考就挥下去一下,两下,三下~朝仓先生已经开始在地板上不顾自己的裤子企图驮着朝仓太太的脚钻到床底下。

“好有趣……不,好开心!”朝仓太太被挣扎着的朝仓先生激起了莫名的兴趣,当然不会让他如愿以偿,便尝试用力踩下去。朝仓先生胃酸从食道涌肺叶,白眼一翻差点就呛着睡过去了。朝仓太太有点害怕,便只好抬起脚来踩着后臀肉,发觉这里似乎比较安全。而且留下的赤红的印子暖呼呼的在这天气感觉很舒服。

“吼啦!我完全觉得、一点也不、完全没有不可原谅的地方!我明天就会原谅你的!”

“神啊……原谅我吧……我已经快不能反省了……”朝仓先生没有被压着背双*刨式的爬上了不高的床沿,左脸颊和嘴角已经搽破皮开始淤血。朝仓太太还未有完全失控,但是却完全停不下来,一种无形的电流一直随着某些行为在脊椎里回荡。难以形容的感觉让朝仓太太已经有点眼花,朝仓太太踩着火热的臀部整个人都开始轻飘飘的。

“原谅我啊……上杉大人~神大人~妻子大人~”朝仓先生被垂死挣扎,朝仓太太看到朝仓先生反抗便继续用力踩着臀部,让朝仓先生在床沿像溺水一般挣扎。朝仓先生把一床的被子拖了下来从太空回到了地表。朝仓太太有点害怕朝仓先生能够挣扎着站起来,因为自己个头到底矮的缘故看到肿痛抽筋的后腿后索性决定就抽小腿。

初冬的天气皮带扇在皮肤表层立即就破坏了毛细血管,不仅如此额外的疼痛让朝仓先生都已经快要喊出“妈妈”了~

朝仓太太感受着每次来自手腕的疼痛,听着朝仓先生的呻吟,自己也开始附和着开始轻轻的呻吟。右手感受到皮带从朝仓先生的身体上传递的质感与力度,让自己的右手疼痛得想叫出声来。朝仓先生完全没有办法反抗,只有拼命的求饶。

“上杉大人~放草民一条生路~爷爷啊~救我!亚美学姐~救我!”朝仓先生已经放弃求饶开始像不存在的希望求救~

朝仓太太晕晕乎乎的被朝仓先生的呼救震惊了一下……然后发现自己把丈夫半裸的下半身印得如汗血斑马一般~有点清醒过来。但是却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朝仓太太的右手也已经感觉不到手指的触感,手腕红肿得让自己忍不住疼叫,但是朝仓太太还是机智的找到解决方法。

“那……那个……我……我只是代替你的妈妈来管教你而已!疼……疼……哼,我……我饿了!你……你……你就什么什么的了!”朝仓太太有点怕怕的瞄了一眼朝仓先生犹如堕入地狱的天使一般的脸,便索性就逃跑了。

“那……那个……喂,你~晚安……”朝仓太太把门关上后赶紧跑到客厅坐在沙发上冷静下来。感觉全身汗水滚烫着让自己困意不断涌上来……

朝仓先生疼得脑袋快爆炸了,突然想起什么,在地板上慢慢的爬到换下的衣服堆里面,找到了自己的手机。

“喂,朝仓桑~这么晚了你想干嘛?”

“那……那个……”

“你声音怎么有点怪怪的?”

“那个,我老婆毒打了我一顿可以报警吗?理论上……”

朝仓还没说完,对方便挂断了电话,朝仓想再拨一个号码时。今川先生立即回电话了,只丢下一句:“去死,混蛋。”又挂断了。

(一次码完,*……)



[ 此贴被仰视在2015-04-25 20:38重新编辑 ]
此帖被评分,最近评分记录
存在感:1(水之守护c874)SOS币:500(水之守护c874)

14

主题

48

存在感

58

活跃日
 4 

SOS团一星级★

2楼
发表于 2016/02/22 | 编辑
忍忍吧


0

主题

17

存在感

0

活跃日

禁止发言

3楼
发表于 2017/02/19 | 编辑
No permission to view this article

关于我们|无图版|SOSG WIKI |投放广告

Copyright © 2006-2019 SosG.Net
Total 0.179430(s) query 8, Gzip enabled,  沪ICP备07006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