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520|回复: 3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跳转到指定楼层

不完全人类遭遇记录

9

主题

31

存在感

4

活跃日
这个是僵尸吗?-春奈
 3 

SOS团新手

发帖: 212
SOS币: 1542
G币: 0
注册: 2012-01-28
访问: 2015-05-24

楼主
发表于 2015/04/27 | 编辑
[师傅的话]

赢在起跑线上吧!人生越是最初越不可以犯错!

宇宙的起始是我与你的相遇,爱的表现是窒息

少女应当使用*,与女人相符的是剪刀

仰视是一种傲慢,立于顶点之人自然会俯瞰众生

不!这是为了学术性研究和考虑有效对策的必要观察!


1.0
抬眼所见的天空总是锈红,风吹过时候总是错觉世界的墙壁被摩擦挤压,如同钢铁扭曲变形的声音,但那因该只是普通的风声。

师傅告诉我,过度凝视天空的话人会变得悲伤起来。我一次都未曾体验过那种感情,所以才会一直凝视着一无所有的天空。一无所有所以什么都有,斑驳锈迹般的云朵,摩擦掉落的碎屑,随处可见的红光,还有夜晚也能清晰辨认出的黑————构成这片荒原所需的一切。

碎屑不断掉落,越积越多,眼球,头发,皮肤,指甲,牙齿,肌肉,血液,骨头,视线,我也变成了红色。动的话就会从我身上落下,不动也会掉落。师傅说这是雨,我只好这么相信。我身上掉落的雨水变得好动,六只节支状的脚,一对触角,或大或小的颚,圆圆的腹部,有些是锥形。常有的事情,今天的格外活跃,不少又爬上了我的身体,察觉到的时候自己都吓了一跳。

耗费精力把它们驱赶到安全区域,放着不管的话最后会演变成战争。我问过师傅更多,但是没听懂最后都忘了。回去的时候遇到一只大体型的虫子,短粗的前足,更短的触须,扭动着身体爬行,看起来更像爬行动物。我用捡到的空瓶子抓住了它,一直爬个不停,发出烦人的声响。这种虫子我并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总之趁还活着的时候保护起来做些观察。

路上经过一个以为族群已经灭绝的区域,意外的看到了断翅的女王。这个族群属于大型品种,最大的女王约有瓶中那只的十分之一。特征是性情温和,从女王主动出现在我面前来看或许是所有族群中最亲近人的了,经历了一个冬天的生死存亡,春天又损失了仅剩的工兵,现在已经需要女王亲自外出觅食,我分给了它一只虫子的后腿,女王很高兴但是好像咬不动,我又找来一点水果的碎块,这次没有问题。

没有告别我回到了塔中,大概和平的一天。


5条腿的虫已经奄奄一息,很快就会死去。昨天带回了一些附着在身上的虫子,因为不希望它们的势力扩张到塔中,我把它们关到了准备好的瓶中,中途难免会有一些成功逃亡,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但是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不同的族群相遇立刻就会爆发战争,尤其是不同的品种之间。

东边的沼泽里曾经住着鬼。早上在窗外看到人影时候想起了师傅说过的话。雨刚刚已经停了,地表过甚的列队向沼泽进发。那里的红色一直比别处更鲜艳。

底层石板间已经长出了巨大的树,积水和尘土也让这里看起来更像挖掘中的古代遗迹,现在那里只有植物和逃亡的虫族。那里的虫族没有女王,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变得更强大,但也因此不肯离开塔,经常会看到向上探索的虫子,发现的时候立刻会被处理。师傅死后顶层便被龙族占据,那里因为巨大的落石已经无法进入。虽然是这样古旧的建筑,但比起沼泽这里绝对更适合居住,想到这些我决定捍卫自己的领土,因为我最讨厌和别人同居的生活。

虽然这么说除了宅在二层也没什么可做的,塔的周围都是虫族的领土,期待着鬼现在很虚弱然后趴在窗台观望虫族捕食的场景,5条腿的虫被六只眼长尾的金色虫子杀死了,师傅说那是这一带唯一能杀死人类的虫子,我一共发现过两只其中一只已经变成了我的收藏品。因为保存不当数根腿已经断了,现在正捕食的是另一只,还没找到下口的地方又被这一带的虫族抢走。

师傅说过,一般的生命不吃就会死,植物也要从地下摄取养分……好麻烦。

鬼该不会是看上这里丰富的食物吧。

如果打算集体在这里定居的话那就很困扰了,就算是我也没有自信应付整个族群的入侵,只有先发制人。用尖锐的碎块割破手指,红色的血液寻找道路,汇集在指间凝聚成球,不断壮大。下面的虫族立刻感受到,仰头嘶吼,其实没有声音,地表的虫族越聚越多,女王没有出现。

血液终于滴落,从第一下开始,连续不断的,皮肤能够感受到血液在体表的流动,重力拉扯的感受格外清晰,几乎要发光般的艳丽自己都看的入迷,脑中溢出某种亢奋的液体,所见的一切都变得鲜明。虫子的足音也清晰听见,能理解彼此兴奋的共鸣。那嘶吼也宛若真实。

血液滴落地表,四溅而开,近处的虫子被打飞,更多的挤压着涌去,俯首舔舐地表,鲜明的红色在甲壳上浮现,形成美丽的纹样,接着发出真实的嘶吼。红色的地表逐渐被更鲜明的色彩染红,整个族群现在散发着像剧毒一样美丽危险的气息,我将手指伸入流淌的水中更多的虫子凑近,数个族群向沼泽涌去。

这样持续的话就能够确实的将沼泽变为虫族的领地,可是我的血液却没有那么多,出血逐渐停止。亢奋的心情也随着时间渐渐冷却。虫子们还没有停止行军,如果沼泽确实居住着鬼的话现在已经可以想见它们的惨状了。我沿着河流行走,最初的族群分出数十名士兵跟随在我身边,也许它们期待着从我这里获取更多的血液。沿途靠近我的虫子都被杀死了。

这让我想起某种师傅相似的感觉。




2.0
昨天是两人,前天是5人,两周前是14人,三个月前是60,半年前是多少来着?要超过两百吧……她努力向记忆深处挖掘,然而这也变得渐渐困难。

这里曾是妖魔的乐园,被称作魔界的土地,但只要顺从魔王的话人类也能过上安稳的生活,或许正因魔王的权威在魔界人类的生活一直比外面要好。直到迷恋红色的怪物出现之前,她以为这便是此世的真理。最初是女人和小孩失踪,接下来村庄被毁灭,流亡的日子开始了,大人们日益焦躁,最后魔王的死讯甚至被传到了小孩的耳中,那之后是地狱的延续————几乎都是女人和小孩子的流亡者只能靠捕猎维生,然而在魔界人类能得捕获的猎物非常少,肚子饿得没有力气思考。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有人坐着不再行走了,从不能动的家伙开始下口,同类相食的现象如瘟疫般蔓延。

她也加入其中,肚子饿得无法思考,轻易就趴在谁身上开始啃食,甚至有人为小孩让出了位置,怎么也不感到满足,肉太少了。看向周围的同伴大家用同情的眼神看着自己,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呢,已经记不得了。但是肚子还是饿着的啊,每天都期待着有谁倒下,总算有人要成为食物了,但是不能抢前,要让大人先吃饱,违反首领的女人走上了凄惨的陌路,我不要变成那样!越是饥饿她越是觉醒了强烈的求生的欲望。

人数已经削减了很多,之前还尝试者捕猎的首领突然宣布女人已经没用了,原来唯一大肚子的那个女人死了……终于轮到我了,把谁吃掉时候开始就隐隐有了这样的预感。明明还能动的,明明我也能生的,明明一只都乖乖听话的,但是已经不需要了。无畏得挣扎也只会徒增痛苦,她这次也顺从了。简直像为了嘲笑无力的人一般,命运并没有如她所想的那般,首领被其他人杀死了。只剩下红发的男孩和自己,那个时候才察觉到那人是她的哥哥。

少年决意只有她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她无比纯粹不知不觉中已经快要坏掉了。这样的她唤醒了少年的保护欲,第一次违抗了父亲,从此只有二人了。二人趁夜潜入了虫族的领地寻找食物,似乎有谁在刻意管理,领地间被预留了缓冲地段。他们沿着安全区域顺利的找到了食物,再顺河流来到了沼泽。


虫子过来了,虫子爬满全身了,被虫子压倒了,眼睛看不见了,身体里到处都是虫子在爬蹿。

挣扎开始了,挣扎消失了。

悲鸣在远处想起,悲鸣消失了。

疼痛醒来了,疼痛消失了。

手碰到了什么,渐渐变为枯骨了。

想发出声音,喉咙立即被塞满了。

已经不想再思考了,已经不想再感受疼痛了,已经什么都受够了。


沼泽长满红色的水草,虫子艰难的爬行,前赴后继,掉到水里的虫子挣扎着和上流冲落的虫子团报在一起首先连成线然后铺成毯,成功的在水上架桥了。更多虫子踩着同伴前进,不同族群都虫子似乎在行军途中渐渐开始合作。军队前进更加无可阻挡,它们不再寻找合适的道路,但实际一开始也就是追寻者水中的血液而来,这或许才是它们一无反顾都扑向水面的原因。

在远处我看到了目标,两只鬼匍匐在地上挣扎祈饶,可我并非为了征服而来。庭院不经常打扫就会长出杂草,果实不分泌毒素都话就会被害虫侵食,师傅这么说过。一只鬼不动了,另一只鬼挣扎得更凶猛了,唤出火焰灼烧自己,虫子也被烧焦了。碳化的皮肤形成外壳保护自己,黑色的鬼向着另一只挣扎爬行。但却爬错方向,看来被烧毁的不只是皮肤。

因为不想被碰到,所以我躲开了它的手,然后不小心摔倒了,泥泞沾染半身,和水不同的感觉。小心的爬起来然后又摔倒了,这次是脚腕被抓住。呜啊……讨厌的感觉!全身被侵犯一样不愉快的感触,非常久违的发出悲鸣,体温是我的敌人。

悲惨的,这次是我在地面上挣扎,鬼抓着我的腿渐渐压倒我的身体,我胡乱的挥舞四肢发出不成意义的呻吟,眼泪快要掉出来了,为什么世上会有这么丑恶的生物啊。鬼终于爬上我的全身,然后失去了力气,只是说了一句话。

“没关系,我和YU酱是同伴。”

这声音安静得令我放弃了抵抗,身体控制被剥夺,睁大眼睛却越发感到困倦,简直就和师傅一样。




2.5
这里是被封印的土地,外侧的人将魔定为不被允许的存在。

这里是被遗弃的土地,外侧的人将不再需要的魔素全部驱逐的结果魔界诞生了。

这里是被遗忘之物的乐土,它们用魔法创造出新的文明。

一切在不为外界所知的状况下发展,历经连时间都要忘记的漫长旅途,终于魔王诞生了。魔物们癫狂的庆祝,它们知道新的律理以改写这片土地,遵循这律理将能获得魔王的力量,无数的术式相继诞生。模仿外界创造的人工环境,不老不死的魔法,任意压缩扭曲空间的空间系魔术,将世界映射的结界系魔术,智慧远超原始物种的新生魔物,祝福整个魔界的创界术式…………

醉心魔界创写的新生代魔人对外界没有兴趣,旧时代的妖魔主张展开反侵外界的对界魔术,这分歧最终召至魔界的分裂,也是她诞生的契机。

黑色的斑点犹如魔物的眼监视着地上,随着周期的变化,当“眼”增加到到一定的数量魔界就会举行一场仪式,向外界传送一只怪物。对外界人而言那个时代则会发生一些无法理解的现象,成为神秘学家研究的课题,又或者是颠覆时代的巨大动荡。

现在的外界魔已经普遍出现在文学作品中,成为广为人知的概念。

泥泞中,被蚁侵蚀的一只,昏迷熟睡的一只,伤重垂死的一只。液化魔素流淌渗透,魔化侵蚀的一只,昏迷安睡的一只,中毒结晶化的一只。

耳鸣波动的使她几欲作呕,庞大的魔力像拥有意识一般贪婪的寻求形体,黑色的瞳孔先后变为蓝色紫色最后呈现妖艳的红,魔力流动的光泽渗透血管,肌肉,心脏被侵蚀,呈现办结晶化。大脑沉重是回路被遮蔽,意识渐渐清晰是因为有什么以不复存在。

泥泞中,魔化醒来的一只,昏迷熟睡的一只,还有美味的食物一只。


“嘎——嘎呜——嘎呜——咔——咔……”

沙石碾压的声音,愉悦欢喜的呼唤,摇动世界的大地震,指尖和嘴唇的柔软感触。

啊啦~为什么在这种地方睡着了呢。

我不禁这样自问。

她像某种小型猎食者一般露出填满好奇心与惊吓的表情。接下来像没有脚的生物一样缠住我的脖子,快要窒息的身体传达出甜美的愉悦。绷紧身体抵抗指尖向脊椎侵染的酥麻,却不知为什么的伸长了脖子,舌尖在空气中企图探寻什么。

又是如期的感触,麻痹脑的窒息感愈加强烈,然后终于到达的临界点。魔素喷射般解放,给周围的空气增添了粘稠感的红雾。她将之视如美食,贪婪几近忘我的吸收。无矜持的笑容比我更胜的沉醉其中,欢喜的吞饮红色的剧毒,如野兽发情的亢奋高鸣。

其本质只是和虫子同样行为。

回到房间,其实她也像跟踪猎物一样尾随而至,真露出和行为不符的天真表情到处打碎我的收藏品。不同品种的虫子爬满了房间,把相遇的地方作为战场。没有脚的幼虫在地上扭动挣扎,慌乱的同族鲜有救助它们的。漫无目的的乱窜然后莫名的投身战场,一瞬间地狱的景象被带到了我的房间。

何等可畏的生物!

她对此毫不感兴趣,随意的碾过虫子的修罗场,我几乎听到幼虫惨烈的悲鸣……又或者是马娜碎片刺入脚掌的声音。一步一步,红色的印记在石板上留下,差不多我都觉得疼时,她才察觉。然后生气的向我揍来!这是我的错吗!不……对不起,请不要再打了!

被骑在身上拳齿相加谁也不会再坚持道理的,总之先道歉祈求原谅才是上策。

伏在地上小心地替她摘除碎片,抬头看见因为疼痛一脸不悦的表情我又低头帮她舔舐脚底的脏污。从脚掌到指尖,再顺着小腿向上攀升,全是魔素的味道。

花费很大的精力才取悦她之后,因为魔力的枯竭我的意识又远去,这次耳鸣声一直扰乱实在没法安稳的休息,直到醒来脑袋还感到阵阵的刺痛。

而她在破坏完我的庭园后已经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ps:嘛~准备看心情随便跟新一点,自己也不知道在写什么。


[ 此贴被天枰其本身在2015-05-12 13:54重新编辑 ]
此帖被评分,最近评分记录
存在感:1(水之守护c874)SOS币:200(水之守护c874)

仅为天枰,即其存在本身毫无意义

2

主题

10

存在感

0

活跃日
 1 

参观生

1楼
发表于 2015/05/22 | 编辑
哇.......

1

主题

21

存在感

1

活跃日
 3 

SOS团新手

2楼
发表于 2015/09/29 | 编辑
·······

0

主题

30

存在感

0

活跃日
SOSG十周年资讯达人-晓美焰
 2 

实习生

3楼
发表于 2016/07/30 | 编辑

关于我们|无图版|SOSG WIKI |投放广告

Copyright © 2006-2020 SosG.Net
Total 0.070884(s) query 8, Gzip enabled,  沪ICP备07006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