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533|回复: 1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跳转到指定楼层

遥远的时空

91

主题

247

存在感

45

活跃日
 4 

SOS团一星级★

发帖: 676
SOS币: 5965
G币: 0
社团: 腹黑王子爱之同盟
社团: -When They Cry-
社团: SOSG原創組
社团: 阿尼娅☆爱之同萌
社团: 扉主流◎耽美☆A.T
注册: 2007-06-14
访问: 2019-02-24

楼主
发表于 2016/05/31 | 编辑
这个之前在贴吧发过,未完。
少女一个人孤独的站在海岸边上,海风轻柔的吹拂过她的头发,远处海鸥奋力拍打着翅膀,与缓缓流动着的白云交缠在一起,风,什么时候才会停呢,少女喃喃自语着,用手拨开被海风吹乱的发梢,细小的声音消失在风中,凡仿佛没有任何人听见一样。脚边一只小小的白色小狗像白色雪球一样跑了过来,撒娇的呜咽叫着,少女蹲下身来,嘴角浮起了笑意,把👋轻轻放在它的头上抚摸着,裙角被风吹起,徐徐摇曳着。小小!远处的陌生人叫着,i她茫然着抬起头,一下没有分辨出这词的意思,是在叫我吗,还是小狗。雪球般的生物在手掌底下,睁着乌黑大的眼睛,伸出粉红的舌头舔着她的手,又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才恋恋不舍的离去。痒痒的触感在手心无法消失。远处的人模糊的笑起来。和小狗一起消失在视界中。一股即视感向少女袭来,这一幕,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视线里的一切,像笼罩了一层白雾一样。那么的不真实,人影延伸的海岸线,澄清的海岸线和悠闲的白云都如同打了马赛克一般,像在水底下一样,歪歪扭扭的摇晃起来。一阵晕眩向少女袭来,她不由得踉跄着蹲了下来,喂,你没事吧。耳边传来了陌生人的声音。嗯,没事。她勉强答到,只有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那么的真实,远处的轮船汽笛声响了起来,她好像在等什么人,少女微弱的想起,意思却越来越模糊…
一波一波的海浪声像妈妈温暖的手一样轻拂着少女的额头,自己就像坐在不断摇晃的摇篮中一样,咯吱咯吱的船桨摇曳声吵醒了少女,她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简陋的小木屋中,身上盖着粗布做的毛毯,一个佝偻着腰身的老婆婆在背对着她在那凹凸不平的橡木桌子上忙碌着什么,她艰难的张开嘴、却发现自己干裂的嘴唇发不出沙哑的声音、“啊..啊...”只能这样呼唤着、无助的抬起自己的手,老婆婆听到了她的呼唤声,转过身来,她的脸上全是褶子,像一个干瘪的梨,她笑了起来,满脸的皱纹都堆到一起,那双干枯的手抓住了少女的手,紧紧握住,不停的摩挲着,“你醒了”“水....”一壶水被送到嘴边,摇晃的差点溢了出来,她贪婪的喝着、润湿着嗓子,“这是哪..你又是谁?”失去焦点的眼神终于定格在眼前的婆婆身上,老婆的温暖笑容就像是一朵大大的暖和的老向日葵、晃的她睁不开眼。“姑娘,你都昏迷了三天了,我是在海边的峡角那把你救起来的”从老婆断断续续的叙述中她得知,这里是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海岛,来这的只有些性情特别的游人,她是这为数不多的两三个游人之一,独身一人,没有人知道她来做什么,在唯一另外一对游人离开后,就是那对带狗的家人,她们是从地理杂志得知此岛,决定度过一次特殊的假日、只有这里的灯塔守护者发现了晕倒的少女,并救她上来。
每周来这里的只有一次运输物资的货船,除此之外、再没有和外界沟通的手段。医生也需要电话联系、经过一周才能到岛上来,少女晕倒后,老婆手忙脚乱的照顾她,只能先给她注射葡萄糖水来应急,她的的脸色苍白,嘴唇干裂,像是陷入了脱水状态,又或许是精神受了打击,才会晕倒,总之,无人认识少女,也无人知道她、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在这里。“你的家在哪里啊,送你回去。”少女什么道都想不起来、大脑头疼欲裂,最后残留的断片是自己好像在等着什么人、在遥远的海岛、在高耸的峡角,在咸涩的海风下,在滚烫的沙滩上,时间白白的流逝,阳光从和煦变为炙热,正午的太阳下让人难以忍受,“他一定会来的”、少女喃喃的说着,
”我好像在等什么人..”少女喃喃自语道,“是有人来接你吗?”“我不记得了...什么都”就算拼命回想,也只会越来越头痛,头脑中一片空白。“是这样吗”老婆像是理解般的点点头,“如果不记得了就没有办法了,那就暂时在这里住下来,等遇到来接你的人再说吧。”少女低下了头“对不起”她也不知道是在为自己失忆而道歉,还是在为要麻烦老婆而道歉,“这有什么的”老婆关怀的说着,拄着拐棍站起身来,“如你所看的,我也是一个人住在这里,无依无靠的,如果你在这里陪我,我反而很高兴呢。”她混浊的眼睛望向窗外、自言自语道“...你就住在那个房间吧。”“你要是身子好点了 ,过几天陪我去镇上走一趟,“原来老婆不光是灯塔看守者,每周都会买来舶来的新鲜玩意儿,卖给镇上需要的人们,以此来赚点外快。当晚,少女被带到一间边上的小屋,整个屋子被粉色笼罩着,粉色的小碎花窗帘,木制窗台上摆放着一对可爱的泰迪熊布偶情侣,床单是淡淡的樱花花瓣,墙上贴着桃心图案,像是一个非常美好的儿童房,少女有些吃惊的望着房间,这梦幻的气氛似乎与独身的老婆实在太不相符。老婆幽幽的解释道:“以前我曾经有个女儿,但是后来她不幸去世了,所以我一直把这个房间保持着她在生前的样子。”少女有些犹豫的说:“像我这样的人住这里可以吗?”“可以啊,”老婆微微笑起来,“你有点像我的女儿,我已经把你当我的女儿了,这个房间也一定是有人住才高兴呢。”

镇上。镇上与海边灯塔有着十五分钟的路程,要穿过长长的海边公里,奥德莉婆婆推着她的手推车,里面装满了各式新奇玩意儿。有美国产的发声小黄鸡玩偶,贵妇人抹的香油,味道香甜的菠萝蜜,插在头上的玻璃发饰,各式各样,玲琅满目。东西虽繁杂,倒也不重,爱妮梦跟着婆婆一块缓缓的推着镀银的小手推车上坡。手推车一边发出吱扭吱扭的声音一边晃晃悠悠的前行着,一抹晨曦的红光从云间露出,映红了两人前方的柏油马路。红色的阳光将老婆婆的脸,爱妮梦的发梢都染的通红。两人默默无言的行走了一阵,不知过了多久,前方出现了一座壮丽的彩色玻璃教堂,赫然矗立在眼前,外观有些破旧,、旁边一条红色石子道路,蜿蜒通入熙熙攘攘的小镇入口。“爱妮梦,我先去里面送货,你在这座教堂等一会吧。”奥德莉说着,把她引入了蔷薇篱笆包围的教堂之内、便转身离开了。独自一人被留下的爱妮梦,漫步走进了教堂里面,“婆婆是叫我在这等吗。”她犹豫的想着。此时已是明媚的清晨,日光从蒙满灰尘的圣母玻璃画像上折射下来、高耸的教堂天花板给人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气氛,鸟儿在破败的台阶和杂草生处轻跳着,四处都透露着荒废已久的气氛,
爱妮梦跨过台阶,厚重的大门半掩着,一个人影在神坛处矗立着、背对着爱妮梦,阳光晃眼无法看清他的身影,无意间,脚间踢到了一个小石子“是谁!”“!"爱妮梦吓了一跳。那人转过身来,背光下爱妮梦终于看清他的脸庞,他一身黑衣,身材削瘦,脸上稚气未脱,一双黑色的眼睛紧盯着爱妮梦,其中燃烧着熊熊怒火,那生气的表情也无法掩饰住他的帅气,黑色的刘海随意的垂了下来,越过眉心,看样子他只有17、8岁。就像是坠入人间的恶魔,又像是从身后的彩窗画中现身一样,只差两只巨大的黑色羽翼。那冷冷的不可侵犯的气势就像是守卫神坛处的卫士,忠实的驱逐着每一个敢于侵犯神殿的入侵者。他一步一步的走下神坛,爱妮梦察觉到一股寒意向自己袭来、不自觉向后退去、背后却已是冰冷的墙壁,不知何时、一把铮亮的小刀已经抵住自己的脖子、他一手拿着小刀,极近距离的瞪着爱妮梦,一字一顿的压低声音说道“谁派你来的”汗水从额头上淌了下来、爱妮梦感觉到无比恐怖,她的大脑开始眩晕“我,我不知道..是奥德莉婆婆让我来这里的,我不知道这里是不可以进的。”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人人都在看马克思。。~

91

主题

247

存在感

45

活跃日
 4 

SOS团一星级★

1楼
发表于 2016/05/31 | 编辑
“奥德莉?”年轻人眼里闪过一道吃惊的光。他默不作声的收起刀,紧紧的咬住嘴唇,略微有些尴尬的移开视线:“..抱歉..我好像认错人了

爱妮梦紧咬住嘴唇,不知何时起,眼眶里已全是泪珠,恐怖和安心感一下子就涌上心头,她不想再陌生人面前哭,就用手努力的揉去眼里的泪水,她也不想说话,她怕一说话自己就哭出来。年轻人看到她这副样子,那副一直冷酷的扑克脸也终于有一丝慌乱闪现,他有些紧张的说道“喂...喂,你该不会是哭了吧。啊啊,真麻烦”帅气的脸庞现出困扰的表情,“我的错吗..”他小声嘟囔着,无奈的放下刀子,“抱歉,我不会伤害你啦,请你不要哭。”和刚才仿佛判若两人,他温和的说着,用抱歉的眼神看着爱妮梦。那柔和的语气仿佛一沁清泉一样渗入到爱妮梦的心里,抚平了她恐惧的心。她渐渐放下心来,不再抽泣,慢慢平复下来。年轻人看到她沉默低着头,以为她还在生气,有些着急的解释道“那个..抱歉,我以为你又是那些想要来拆毁教堂的人,所以...”
人人都在看马克思。。~

关于我们|无图版|SOSG WIKI |投放广告

Copyright © 2006-2020 SosG.Net
Total 0.062012(s) query 7, Gzip enabled,  沪ICP备07006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