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02696|回复: 12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跳转到指定楼层

[自录][SOSG小说组][白鸟士郎]农林2 [台版]

主题内容概览

带格式的完整版请点击阅读全文

这里是文章概览,浏览图文并茂的全文请点击→[阅读全文]

农林2
--------------------------------------------
此文由自录
录入:古谷樱子
校对:古谷樱子
二校:watashi101
扫图:watashi101
修图:白夜弦影
排版:watashi101
作者:白鸟士郎
插画:切符
译者:郑翠婷
首发于:SOSG论坛 http://www.sosg.net/
SOSG小说组官方微博: http://weibo.com/sosgnovelloser/
转载时请保留录入信息
仅供试看学习交流,禁作商业用途,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
SOSG对使用本站小说文本进行违法活动的 ..

这里是文章概览,浏览图文并茂的全文请点击→[阅读全文]

637

主题

177

存在感

36

活跃日
SOSG小说组—诺薇儿·露瑟·茜卡莉
喵~离线 无限制招收苦力中

未验证团员

10楼
发表于 2013/03/14 | 编辑

猜你喜欢: 我被同桌吸了奶, 被同学盯上的, 吸老师奶漫画


第9节课 告白
  
  我带着林檎交给我的信件和照片走向餐厅。
  写了这封信的人物——假借我的名义和「佳佳」通信的人就在餐厅。
  「耕作。」
  「小耕!还有木下同学也……!」
  继和农都在餐厅里。
  两人似乎等着我跟林檎谈完。
  林檎跟在我后面怯生生地走进餐厅,歉疚地向他们低头道歉。
  「……对不起,害你们担心了。」
  「没关系、没关系!看到你打起精神就够了!」
  「嗯。不必在意,你没有任何错。」
  农泫然欲泣,而继露出温和的笑容,两人一起安慰着林檎。他们发自内心关怀着跨越相同悲伤的伙伴。
  但我没有加入对话。
  因为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做。
  「……耕作?怎么了?一脸可怕的表情?」
  「发生了什么事?」
  「………………」
  两人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我,我回以沉默。
  那封信的主人——确实是这两人其中之一。
  我不明白的是,为何那家伙要这么做。他到底有何目的,假借我的名字和佳佳通信?
  以及,为什么他能够做得到。
  现在,一切都将在此揭晓!
  「各位……我有个东西希望你们看看。」
  「「?」」
  两人满脸不可思议。
  我直视着写下那封信的人物说道。
  「这是林檎身为偶像时收到的信和照片……你应该看过吧?——————农!」
  我拿着信杠照片大力砸在桌上。
  上头的文字显然是农的笔迹,照片显然也是她自行拍摄的。
  而且信上的内容……
  「……我还记得那些哈密瓜喔?大家都在表皮刻上喜欢的字样……我写了『送给佳佳❤』,你写的是『RINGO(注:林檎与苹果的日文拼音。)』对吧?」
  如今想想,农并非打算搞笑,而是一开始就想送那颗哈密瓜给佳佳了。
  同时,这代表她知道草壁由佳的本名是木下林檎。
  代表农和佳佳的关系亲近到听说过本名的程度,最后甚至还寄作物送给她。
  这家伙完全替代了我!
  听到我的指谪——
  
  「嘿嘿嘿❤拆穿啦~?」
  
  农以出乎意料的轻松态度干脆地承认罪行。
  继难得一见地满脸错愕。
  「怎么回事?你们两个在说什么?」
  「……这家伙打从一开始便知道一切却没说。我知道我寄了各种作物给佳佳,知道佳佳和林檎是同一个人,也知道林檎为何转学进入我们学校。」
  我瞪着农。
  「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不……你为什么办得到?」
  我瞒着大家,悄悄寄蔬菜和水果送给佳佳。
  我从收成的作物中选出自己特别照料过的装箱,亲自搬到邮局匿名寄出。
  她到底怎么把信件放在作物里寄去的?
  「嗯~非常简单啊?」
  「啊……?」
  「等你把箱子搬进邮局之后不久,再进去说声『不好意思~!刚才我弟弟过来寄了一个包裹,能不能连这封信一起寄过去呢?』。我跟邮局职员都混熟了,人家就帮我包进去啰。」
  「…………」
  喂,邮局~……
  就算是乡下小邮局……至少也该怀疑一下……
  「不过,你怎么知道我想送蔬菜给佳佳!?」
  「我们住在一起嘛,轻易就能发现耕作你偷偷拿着蔬菜装箱。对吧?」
  「……」
  的确……打从以前,想瞒过农就是件不可能的事。
  「关于耕作的事……我全都知道。因为……我一直只看着你,马上便能察觉你在做什么。」
  「那、那么……为什么你要寄信?平常你明明老是阻饶我……」
  「……………………因为……」
  农露出略带寂寞,又哭又笑的表情。
  
  「这是小耕的初恋……………………我想、帮你一把……」
  
  「农……」
  「再、再说!」
  农咕咻一声吸吸鼻水。
  「我猜想你一定会太害羞龟缩起来,还真的不出所料!匿名寄蔬菜过去,这是哪来的蠢蛋啊!?那种半吊子的行动,可是丢了我的脸!所以我才代替你写信!你有不满吗!!」
  「咦?不…………嗯~……………………没有?吗……?」
  虽然不爽农擅自冒用我的名字,但多亏了她,林檎才转学过来。仔细一想,这件事对我来说找不到负面影响……吧?真令人惊讶。
  不过。
  即使我不在意,还有另一个人无法释怀。
  这一点农也很清楚。
  「木下同学。」
  农站到林檎面前,直视着她的脸庞说道。
  「我负责收领所有送到宿舍的邮件,收到草壁由佳……木下同学你的回信让我吃了一惊。虽然觉得拆开收件人是耕作的信不太好,我还是擅自拆了信,写了回信又寄给你……鱼雁往返一阵子之后,该怎么说呢……嘿嘿嘿。我觉得啊,好像交了笔友一样越来越开心……」
  「……」
  林檎默默地听农解释。
  「原本以为你跟我们生活在不同的世界,但你也有平凡的烦恼。不如说你比我们受了更多苦。既然发现了,当然想替你加油啰,会想写很多信鼓励你,寄蔬菜给你吃啰?所以我在耕作寄出的包裹之外,还用他的名义寄了许多包裹和信件给你……不过,这样张冠李戴还是不对的。」
  农一口气说到此处。
  「对不起,木下同学。我长久以来都欺骗了你。在其他人揭穿之前,我没法说出真相。请原谅我……我不会提出那种自私的要求,但请接受我的道歉。对不起!
  农说完后深深低头致歉,始终没抬起头。
  「……抬起头来。」
  面对农当面谢罪,林檎以淡淡的口吻说道。
  「………………?」
  农战战兢兢地抬起头。
  林檎直盯着农好半晌,最后——
  「……我————」
  我?
  
  「……我好想见你……!」
  
  林檎扑向农的胸口。
  ……咦!?
  扑、扑向……咦咦咦~!?
  「……好想见你……!我一直……一直一直都好想见你,跟你说话……!」
  林檎的头在农的胸口磨蹭,一字一字地说道。
  太过突然的发展,让我们其余三人深感困惑。
  特别是农,错愕地呆站在当场。
  「等……木、木下同学?咦?为什么?咦……?你不……生气吗?」
  「嗯?为什么要生气?」
  「不,我一直在你面前假扮耕作……」
  「名字无关紧要。」
  咦?无关紧要吗?
  「你的信一直是我的支柱。我一直对你谈论的梦想、学校生活、农业的事情……心怀憧憬。一直都……」
  「…………」
  「即使一切都是谎话……你给予我勇气的事实并非谎言。」
  「木……木下、同学……」
  「不过,一切都是真的吧?……不!这里远比你描述的更加美好。既好玩又有趣……虽然会碰到一些难过的事,但也因为这样获得动力继续努力。而且——」
  林檎抬起湿润的眼眸仰望着农。
  「我也没说出实情唷?所以……喏?跟你一样吧?」
  「这样吗……」
  「……嗯。」
  「……我们感觉满像的呢?」
  「……嗯!」
  嘿嘿~呵呵~她们彼此微笑。
  我的思绪完全追不上这太过意外的发展………………但总觉得……很奇妙啊!!虽然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气氛好奇怪!
  「……哪,我可以叫你农农吗?」
  「好啊,那我可以叫你林檎儿吗?」
  「好高兴❤」
  「嘿嘿嘿,我也是❤」
  「农农……我最喜欢你了……❤❤❤」
  她们抱在一起额头互碰,面对面手牵着手,像情侣一样十指交缠。超越友情范围,有如《百合姬漫画双月刊》(注:《Comic百合姬》,一迅社发行的百合恋漫画杂志。)的场景逐渐在眼前上演。
  超级The Word……(注:《The L Word》为描写女同性恋的美国电视剧。)
  不行。
  这怎么行?
  「那个~……方、方便打扰一下吗?」
  我向她们开口,试图介入紧紧黏在一块的两人之间。
  「林、林檎你刚、刚才好像说过……那个?喜、喜欢我?之类的话吧?」
  「……」
  林檎看着我的脸,又看了看农的脸,再度望向我思考了一下。
  「我也……喜欢耕作?唷?」
  是疑问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过最喜欢的还是~❤农农❤」
  「我也是~❤」
  「今天一起洗澡好吗?」
  「当然啰~❤接下来每天都一起洗吧❤」
  「农农洗澡时~最先洗哪个部位?」
  「锁骨❤」
  「那我帮你洗❤锁骨❤❤」
  她们两个继续卿卿我我。林檎瞬间将我排除在视线范围外,用面颊磨蹭农的脸颊。
  至于我——
  
  「      」
  
  哑然失声。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这、这是怎么回事……?
  咦?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这样不是很好吗?耕作。木下不但打起精神,谜团也全部解开,畅快多了。大致上说来是喜剧收场吧?」
  「一点都不好,可恶!!」
  我挥开继笑着拍拍我肩膀的手。
  「才不好!?一点都不好吧!?寄蔬菜的人是我耶!?为什么好处全被农抢走了!?」
  本来应该是我跟林檎一起去洗澡才对吧!?
  这结局哪里喜剧啊!?是最糟的结局吧!?谁想出这种狗屎情节的!?我要宰了他!?
  这、这种……
  这种事……!







  我发自灵魂的吶喊,淹没在林檎和农百合朵朵开的情话声中……这种事绝对很奇怪啊!(注:「こんなの绝对おかしいよ」,动画《魔法少女小圆》第六话副标题。)

637

主题

177

存在感

36

活跃日
SOSG小说组—诺薇儿·露瑟·茜卡莉
喵~离线 无限制招收苦力中

未验证团员

11楼
发表于 2013/03/14 | 编辑
后※记
  
  全国就读林业、造园、生物工程系的学生,请原谅我。我是白鸟。
  在此送上农业高校为舞台的学园爱情喜剧第二集,大家觉得如何呢?
  不必特别声明,本作内容也纯属虚构,现实没有那么奇怪的班级或「四天农」存在。贝齐也完全是作者想象中的生物。真的。
  此外,林业科以男生居多这一点来自于现实,但他们没有女人缘是我扭曲事实编造的。在我取材所知范围之内,林业科学生跟女生交往的机率反倒比起其他班级来得高。为什么会这样?答案就是网络……所以,我开始经营部落格了。大家只要搜寻「のうりんのぶろぐ」就能找得到,有空的话请上网看看。
  继上集之后,这次我同样承蒙许多人的关照。
  在「农林讲座」上让我取材的生物工程科三年级谷物加工班、果实加工班师生,感谢你们详细的教导。红豆面包和甜栗子球都非常好吃!另外也谢谢一起听讲的国中生们。
  「飞驒西红柿农场」的T本先生,真不好意思,还让您特地过来接我。那次参观真是享受美食又愉快的经验。
  岐阜县畜产研究所飞驒牛研究部主任专门研究员K林先生,尽管我突然跑去参观,您还是花了将近两小时提供许多有益的信息,真不知该如何形容我的感激。后来去听您的「互动报告会」,也深具参考价值。
  在「激发农业干劲研讨会」担任讲师的各老师,与规划研讨会的岐阜县农政部农业经营课诸位,我每次听讲都觉得十分有意思,谢谢你们。
  在岐阜县农业节接受我取材的诸位,特别是高木制酒公司的高木彬江先生及合资企业山田商店的高桥裕嗣先生,感谢你们亲切详尽的产品说明,让我收获良多。
  感谢顽固堂书店唐崎分店、COSMO购书中心米子分店、文苑堂福田总店、福家书店町田分店、正文馆书店可儿广见分店替本作设置专区,对于诸位热情的宣传,我心中感谢之情难以言述。此外,承蒙许多部落格与网站给予好评及介绍,真的很谢谢你们!
  寄来读者回函与电子邮件的读者们,你们给了我很大的鼓励。今后有任何鼓励、批评或指教也请尽量告诉我!
  最后,这次我还是深受A立老师关照。实在感激不尽!今后也请多多指教!
  从下一页起进入附录(应该说是下集预告?),敬请期待。

637

主题

177

存在感

36

活跃日
SOSG小说组—诺薇儿·露瑟·茜卡莉
喵~离线 无限制招收苦力中

未验证团员

12楼
发表于 2013/03/14 | 编辑
第X节课 过真鸟继的总结及预告
  
  好了,看来这次的骚动终于解决了。
  从木下转学进来之后……不,三人之间实际上从她来到本校前已开始的奇妙关系也恢复正常状态,终于向前迈进了一步。
  「林檎儿好可爱❤好想吃掉❤」
  唉,虽然我多少觉得迈进的方向有点诡异。
  「咦……?那是什么……?为、为什么她们两个在打情骂俏……?」
  「耕作,别太在意。那一定只是暂时性的热情。大概吧。」
  「咦?我、我的眼睛怪怪的?我好像看到她们亲嘴了……咦咦?」
  「对啊,是蛋白质(注:日本肌肉搞笑艺人热情屋良的惯用搞笑台词。)。」
  因为他有够烦人,我随便应付道。
  虽然她现在眼中只有农……从我的观点看来,木下心中确实已对耕作萌生好感。遇见畑耕作一事,而非未曾谋面的笔友,使木下发生巨大的改变。两人的关系往后必然会进一步变化。
  不过变化更大的,恐怕是耕作和农的关系。
  耕作和农的关系无法光用普通的青梅竹马加以说明,两人之间还有近似于亲子的联系。硬要说的话,应该是这层关系更加稳固。
  其证据在于,农为了实现耕作的「初恋」出力奔走。
  当然,农意识到耕作是恋爱对象,对他的追求也十分露骨。
  但农却做出想撮合耕作和其他女孩的矛盾行动。
  这正好显现了两人的关系有多复杂。
  更加复杂的是,耕作怎么看待农的定位。
  目前耕作将农当成恋爱对象的意识非常薄弱,甚至有视这种想法为禁忌的征兆。
  不过,如果他真的跟木下建立恋爱关系……耕作即将面临「必须与农分离」的现实。
  当他理解必须离开原以为绝不会分离的存在时,耕作将首度直接面对他心中的「农」。
  面对既非青梅竹马也非母亲角色,身为一名女性的农时,耕作到底会做出什么决定?
  根据那家伙的决定,农和木下的关系必然会发生重大变化。
  世上没有永不结束的事物、不变的事物存在。甚至我们以为会永远继续下去的「当下」亦是如此……
  叮铃铃铃……这时,走廊彼端传来电话铃声。
  我们各自有手机,但宿舍里还有一台黑色室内电话。虽然是拨号盘式的老古董,碰到灾害时一样可用这点十分可靠。
  电话放在玄关旁的办公室里。
  我向大家示意「我来接」后走出餐厅,进入办公室拿起听筒。
  「喂,田茂农林青田宿舍。」
  我说完之后并未得到响应,只有听筒另一头传来人的气息。
  「喂?请问是哪位——」
  
  『继吗?』
  
  那个瞬间,我全身的血液冻结——然后沸腾起来。
  因为那是我全世界最不想听见的声音。
  「你、是……你怎么会知道这里——」
  『你以为光凭改名跟脱离户籍就能逃离我吗?你打算待在那种地方玩到什么时候。你可没时间鬼混,快点回到我身边来。』
  「少独断独行了!我和你已没有任何关系!」
  『我最近会接你回来。在那之前处理掉目前的生活。』
  电话单方面地挂断了。
  「可恶……!」
  没错,那家伙总是这样单方面地我行我素。
  单方面地玩弄我的……还有那个人的人生。
  我将听筒摔回电话机上走回餐厅,正让林檎躺在膝头帮林檎挖耳朵的农转头询问。
  「继?谁打来的?」
  「打错了。」
  我掩饰好声调与表情平静地回答。大家似乎都没有起疑。
  不过只有我察觉到。
  方才尖锐的电话铃声——对我无从取代的珍贵「当下」敲响了丧钟。
  
  To be cultivated………

关于我们|无图版|SOSG WIKI |投放广告

Copyright © 2006-2019 SosG.Net
Total 0.059293(s) query 6, Gzip enabled,  沪ICP备07006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