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515|回复: 0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跳转到指定楼层

[原创][ITF] Machine's running,Heart's Beating

1827

主题

2420

存在感

859

活跃日
只是活着,然后堕落(狼头 专属)Space里最浪漫的男人,Dandy!(世界一狼头 专属)“我的幸福就是妈妈的幸福”以拳交心——打架番长大门大参上!(世界一狼头 专属)“Gate会吞噬人的幸福”“我追求的只有胜利”“对诺瓦尔来说,你是他的第一个朋友”“似我呢啲咁靓嘅数码精灵,做咩都系可以原谅嘅”“那就是我存在意义的全部”“如果是风纪委员的话,就可以随便破坏风纪了”「私が来た!」オール·マイト「一芸だけじゃヒーローは務まらん」相澤消太
美女在线 JUMP系作品同好会终身会长

SOS团超团长

发帖: 20079
SOS币: 11918
注册: 2009-07-20
访问: 2018-12-11

楼主
发表于 2017/11/06 | 编辑
简单说明一个设定……父亲在改造后的卡辛身上留了一个录音数据,每天卡辛“开关机”的时候都会响起“早上好”、“晚上好”之类的录音, 特地使用括号()来波阿虎是。

       Switch On的部分是以机械角度记录的一天。这个时候卡辛所有的说话都是用这个括号【】来表示的,如果是用画面来表示的话,我会选择一个屏幕上有个光标在跳动然后一个个字蹦出来这样的画面。而Switch Off则是东铁也的角度。

       写的是一个机器男孩并没有丢失心并慢慢变得越来越像个人类的故事。



----------------------我是分割线---------------------



Switch ON



7:00AM。(父亲的声音:早上好,卡辛)

距离5.2米,位置:厨房。生命体2名:南城二和铠武士。
识别出一个机械体,是弗兰达。
铠武士:哟,少年,你醒啦,早上好。
【早上好。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南城二:早上好。早餐快准备好了,你去叫阿笑起床吧。

距离目的地有19个台阶。
到达现场,热源检测,确定屋内有1名生命体:界堂笑。
叩门3次。没有回音。
【阿笑,起床了。】
……
声音分贝过低,启用扩音系统,重新读取音源信息——
界堂笑:嗯……知道了……
生命体苏醒确定。

7:26AM。准备进食,进食内容:煎鸡蛋1枚,小麦面包2片,芝士1片,培根肉2片,牛奶1杯。
界堂笑走近,坐在对面沙发上。
界堂笑:诶,大叔呢?
南城二:健去晨练了,似乎会晚点回来。他的早餐我已经放在冰箱里了,等他回来再单独加热吧。
【晨练……?】
铠武士:就是跑步什么的啦,可以增强体力啊耐力啊什么的。哈哈,不过少年就不需要这些啦。
后背遭到2次敲击,力度低于50N,虽然不太理解敲击的意图,但可以明确绝无伤害含义。
铠武士:怎么?一副迷惑的样子。
【没事……今天是什么安排?】
南城二:阿笑今天要去上学,今天就由你负责接送她吧。
【好。】
输入指令——
在离开这栋建筑之后,保护界堂笑免遭攻击,保证其生命存活。

8:00AM。在前往学校的路上。
界堂笑:我说……陪我去别的地方吧。
【别的地方?现在这个速度去到学校,还要12分钟。如果还要去别的地方,会迟到的。】
界堂笑:……我今天不想去学校。没关系的啦,我有好好请假的。
左臂有拉拽感,热源确定,正被界堂笑拉着向前走。确定为无伤害行为。
【要去哪里?我跟城二说一下吧。】
界堂笑:没事的啦,不用什么事都跟他们说的啊。再说了……有你跟着不也一样嘛。
界堂笑体温上浮32.07华氏度。
指令变更——
不去学校。暂时不需要对他人进行异常报告。
到达目的地,是一家糖果店。
界堂笑:要这个,麻烦了。
物体识别,是奶油棉花糖。
界堂笑:你之前不是问我那个意面是什么味道吗?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不过,虽然感觉不到味道,触感应该可以的吧?所以就想让你试下这个。
界堂笑体温上浮32.11华氏度。
物体轻软,碾碎所需力度低于100牛顿。
界堂笑:怎样……?
【嗯……很软……好像……】
界堂笑:什么?
【好像跟刚才你抓住我的手时的感觉差不多。】
界堂笑:诶?那是什么?
界堂笑体温上浮32.06华氏度。
【就是有种松软的肉体的感觉。】
界堂笑体温上浮32.09华氏度。
【没事吧?阿笑?我能感觉到你的体温,从刚才说要来糖果店开始就一直在升高了……现在已经升了0.18摄氏度……啊还在……】
界堂笑:不要随便去感觉啊!
界堂笑转身,向前行走的速度加快。
【你去哪里?】
界堂笑:学、校。
【你不是说不去了吗?】
界堂笑:不要你管!

5:32PM。回到界堂笑的住所。界堂笑上了2楼。
鹫尾健:嗯?这是怎么了?阿笑看起来好像很生气啊?
【上午我说我能感觉到她的体温,之后她就变成那样了。】
铠武士:噗……!呀少年……怎么说呢……哈哈哈哈……
【有什么好笑的地方吗?我哪里做错了吗?】
南城二:倒不是说做错了,只是你对这方面的事也还不太了解。晚上我给你一些关于人类生物知识的资料吧。
鹫尾健:你们2个,不要教坏小孩子!
铠武士:你说什么呢大叔,要正确引导他们才对呀。哈哈哈哈哈。
南城二推了一下眼镜。
南城二:既然要在这个世界生存,有关这个世界的知识肯定是需要的。
新指令——
晚上,学习人类生物知识。

7:00PM。晚饭时间。今晚吃的也是牛油果奶油意大利面。
……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缓存100%完成。充电100%完成。


Switch Off

       现在是凌晨2点。整个屋子静悄悄的。所有的人都已经睡了——除了那位名叫“东铁也”的少年。对于已经改造成机械身体的他来说,是并没有什么疲倦一类的负面感觉的,之前,他只是闭着眼睛,为的是避免同伴们过多的询问和担心——他并不想自己显得过于与众不同。现在,他悄悄地起了身。
       先是抚摸一下弗兰达的头部。应该是读懂了他“没事,你睡吧”的心里话,弗拉达仅是头部稍微动了一下,又恢复到休眠状态了。之后,东铁也抬头看了一眼同室的城二,对方已经入睡,呼吸匀称。他放心了,轻轻走出了房门。
       今晚负责警戒的是阿健,所以他睡在大厅的沙发上。东铁也已经检测过阿健和武士的房间,确认武士那边也没有什么问题,便走到沙发旁看了一眼阿健,见他的被子盖得好好的,觉得也没有什么需要操心的事了。随后,东铁也打开了电视——当然,声音是已经调成0了。也没有什么特定想看的节目,不过是打发一下没用的时间,这也是他现在能够安安静静玩耍的唯一方式了吧。而且,旁边睡着阿健,好像有一种“他在陪我看电视”的错觉。
       有人陪,是什么很必要的事吗?东铁也还没有想得太明白。他的脑海里有一种印象:一个大人和一个孩子,对着荧光屏又是指指点点又是哈哈大笑。那种印象虽然模糊,但却也和眼下多少似曾相识。实际上,诸如刚才的一系列举动,他自己此刻细想一下也觉得蛮匪夷所思的。蹑手蹑脚怕的是什么呢?担心阿健着凉是为什么呢?这和下午的时候武士的哈哈大笑有什么关联吗?或者这与今晚吃意面这件事让没有味觉的自己觉得很高兴是相通的吗?
       东铁也望着屏幕上闪动的画面,漫无目的地连续切换频道。没有想看的节目、也不知道有什么节目好看;他此刻坐在这里,模拟着置身人群中的气氛,努力在尝试着体会武士之前说过的“好朋友”那个词。
       “咔嗒”一声响,城二走出了房间。东铁也显得有点惊慌,倏地就站了起来。城二一边示意他不用怕,一边来到他身边。
       「怎么了吗?」为了避免发出声响,城二用ipad打字来对话。
       东铁也低了低头。他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要告诉城二自己并不需要睡觉吗?还是放弃解释、选择乖乖回房睡觉呢?迟疑了一下,他回复到:
       「今天下午说的生物知识,我还没来得及看。想趁现在有空,看一下。」
       城二推了一下眼镜。
       「就算机器不需要睡觉,你也是需要休息的。」
       这句话映入眼帘的同时,东铁也的头发感知到一只手的压强,那压强传递而来的暖流一直在跳动着,踏在金属片制成的通道上溅起的震动带着跑车样的低鸣声朝胸口驶来,目的地是东铁也的心脏。
       「生物知识明天再看吧,我直接讲给你听的话,理解起来也会快一点。」
       东铁也抬起头。城二给了他一个微笑后,示意自己要睡了,就回房去了。
       没有硬拉着自己回去睡觉,也没有深究自己瞎晃悠的理由,东铁也尽管啥也没说,单城二刚才听到自己的回答后,有推了一下眼镜。城二每次有什么发现时,都会做这个动作的,东铁也记得这个特征。
       脑海里又浮现出“朋友”那个词,东铁也在黑暗中傻傻地点了一下头。突然瞥见阿健身上的小被子不知何时折起了一个角。他便过去,重新帮阿健将被子盖好,就回屋了。
       关门的时候似乎听到旁边的房间也响起了一声“咔嗒”的声音。

       “起床啦。”
       东铁也再次睁开眼睛时,阿笑站在他面前,说是差不多可以吃早餐了。
       “弗兰达……我是……睡着了吗?”
       对方在自己的床边转了一圈,用鼻子蹭了一个自己的脸,欢快地在门口送给他一个回眸,就跟着阿笑出去了。
       “呵呵……”东铁也的身体出现了细微的振动,他正用手轻轻地捂着自己的嘴。

检测到嘴角上扬的角度大致是5度左右。
(父亲的声音:早上好,卡辛。你过得开心吗?)
【嗯。很开心哦,爸爸。】

关于我们|无图版|SOSG WIKI |投放广告

Copyright © 2006-2018 SosG.Net
Total 0.045776(s) query 7, Gzip enabled,  沪ICP备070066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