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5854|回复: 28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跳转到指定楼层

[互动写作] [草案] 幸福的魔法(Beta)(12L更新正文)

主题内容概览

带格式的完整版请点击阅读全文

这里是文章概览,浏览图文并茂的全文请点击→[阅读全文]

http://pic.yupoo.com/aming032_v/BOfAPQMh/KJFJF.jpg
本文起源自《 “在这个繁花似锦的季节一同死去。”》
http://www.sosg.net/read.php?tid=536871

※本帖是草案帖,可边更新边回复评论,欢迎无脑捧场或持板砖赐教。

序:墓志铭

  我记忆中的樱花,有着特别的含义。这些在绽放得最灿烂的时候决意随风陨落的生灵,对于我来说其代表的意义,远不仅仅止于人们常识中的那个特定国家或民族。还记得母校三月的 ..

这里是文章概览,浏览图文并茂的全文请点击→[阅读全文]

209

主题

136

存在感

50

活跃日
美女离线 sola...
 5 

SOS团二星级★★

20楼
发表于 2012/06/06 | 编辑
有点好奇


1

主题

37

存在感

0

活跃日
 1 

参观生

21楼
发表于 2012/06/06 | 编辑
到处是回复可见,为什么这么神秘?但愿我用回复打开这只盒子后,留下来的真的是希望。

12楼的微绿体......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明天就去换副啤酒盖......要不然就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

            
                    

159

主题

493

存在感

132

活跃日
迷糊餐厅-轰八千代绯弹的亚里亚-神崎·H·亚里亚
帅哥离线 (◕‿‿◕)
 5 

SOS团二星级★★

22楼
发表于 2012/06/07 | 编辑
引用第21楼yao112012-06-06 22:42发表的“”:
到处是回复可见,为什么这么神秘?但愿我用回复打开这只盒子后,留下来的真的是希望。

12楼的微绿体......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明天就去换副啤酒盖......要不然就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
           
.......



  如果团友YAO11的目光有在帖子上多停留5秒,应该能够发现回复可见是为了防透剧……如果团友YAO11有留意第一段第一行第一句话,应该能通过链接得知为什么用剧本的形式进行。
sosg_blocked

159

主题

493

存在感

132

活跃日
迷糊餐厅-轰八千代绯弹的亚里亚-神崎·H·亚里亚
帅哥离线 (◕‿‿◕)
 5 

SOS团二星级★★

23楼
发表于 2012/06/21 | 编辑

(继续12楼的剧本)

  场景六 11:15

  (仰视情侣赴死)

  场景七 11:20

  (西侧教学楼五楼的某课室,伊的监视地点,没开灯)

  伊:发现目标烈雨音……(音下了楼,进入了二楼某课室)

  (独白)我就在这里继续蹲点吧。……(沉默一会)我这是在干什么呢……冷静下来反而觉得害怕了。不马上报警真的行么?不,不能分心的,现在小凌的安危就全看我了……我,我……

  我只是为曾几何时那个午后的微笑而来。

  回忆

  <小伊的回忆之一>

  我的故乡雷托·列宁格勒是一个被层层积雪的森林包围的小镇,那里蔚蓝的天空总是能透淅出很多低纬度城市所无法企及的清澈。小时候有一次我乘女仆们休息的时候溜到了后院,拿了把雪铲跑到大院门口正准备堆雪人玩,却透过铁栅栏发现一位不知道是运送小麦还是面粉的大哥哥,靠在了墙角好像是在休息的样子。

  “下午好,”少年很快就注意到了在一旁欲言又止的我:“我只是路过你的宅邸休憩,若打扰到你,我马上离开。”他按当地的习惯脱帽致意。

  突然间被当作大人对待,我心里有点不知所措。怯怯地问道:“大哥哥,你是一个人在赶路吗?”

  他冲我笑了笑,侧头喊道:“贝斯!贝兹!”这我才发现趴在雪橇旁边的两条灰蓝色调的大狗。这两只天生有着严肃表情的狗狗眯着眼,来回甩掉狗头上的积雪,以此回应主人的叫唤。

  “不会叫么?不会摇尾巴么?”这狗狗跟我在社交场合见到过的观赏犬很不同呢,只是尾巴低垂着,伏在地上呼着白雾。

  “这狗学名叫哈士奇犬,也就是大家平常所称的小哈,长得像狼,但性情温和。”

  “哦……很可靠的样子呢。”

  “嗯,我们就这样靠着休息一下,马上就会走的了。”他望向狗狗,眼神非常温柔。

  “这些雕刻很漂亮呢,真羡慕你。”他重新背对着我在墙角坐了下来,无心地聊道。

  “不会,没那样的事……只不过是些铁栏杆,也就起到把外面的人隔开的作用。”我不自觉地用手压着裙摆。

  “在漂亮而巨大的房子里面,四周都被围上了墙,看上去就像公主一样。”

  “《鸟笼中的公主》?”

  “对对,就是那个绘本,我妹妹她也很喜欢看呢。”

  “真的?”

  “嗯。说起来,我该怎么样称呼你这位大小姐?”

  “伊莉丝?克里斯汀。”我挽了一下裙子,仿佛之前无数次的动作,一次又一次的自我介绍,都是为了和他相遇的这一瞬:“叫我依酱吧!”

  “嗯,很可爱的名字呢,叫我小凌吧。”一旁的两只大狗睁开了漂亮的蓝色眼睛,好像告诉它们的主人已经做好了出发的准备。

  “下次介绍小凌的妹妹给我认识吧,好么?”

  “好的,我想你们一定会合得来的。”

  <小伊的回忆之二>

  真是漫长的冬天。窗外一直都是纷纷扬扬的大雪,严酷的寒风。这种天气下我甚至连想出去院子走走也会被限制。实际上各种学习、社交活动在室内就可以完成了,外面的世界对我来说并没有太多牵挂的地方,除了那个在我的心中被无限放大的小凌。

  社交场合上的那些家伙,都是些跟我差不多经历,但满嘴炫耀之辞的小朋友们。作为同龄人他们口中那些肤浅的古董、汇率、矿业、宝石的事情我都知道,跟他们一起无趣极了。我认为,那只是他们在强大的克里斯汀家族面前的心虚罢了。倒是那个带着两只毛绒绒的大型工作犬的小凌,感觉上浑身上下都笼罩着一股神秘力量。

  小镇每年都会被冬天占据了大部分的时光。下次我跟小凌兄妹见面的时候,应该会是差不多大半年之后的事情了吧。在这些日子里,我们都悄悄地成长了呢,这种对再遇的期盼,各自的成长,真美好呐。这么想着,某一天的午后,我无意中瞥见了窗外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

  我心里一阵激动,迫切地绕过女仆们,挽起裙子冒失地跑了出去。尽管院子里到处还是积雪,天气也没有放晴,但这个午后肯定会是今年最美妙的时光之一。

  “小凌!”我的呼唤让久坐在墙角的少年抬起了头。他背着我有点紧张地整了整帽子方才转过身来。

  突然我脚底一滑,重心微妙,就这样笨重地摔倒在雪堆里面。

  一个淑女就这样难看地伏在地上,脸上都是彻骨的冰凉。这……根本都跟预定的剧本不一样嘛……委屈的眼泪流了出来。

  “小伊酱,再来排练一次吧。”

  “排……排练?”

  “从我刚才背对着你坐下开始,你准备好之后告诉我一声。”

  果然小凌是个温柔的人呢。我擦了擦眼泪,赶紧站起来理了理头发,拍了拍身上的雪花。

  “好~了~”再来一遍吧。小凌理了理红色的围巾,转身站了起来。

  “下午好,”他按习惯脱帽致意:“能再次见到大小姐真好。”等到小凌完成了这个礼节性的标准动作后,其目光才回到了我的身上。

  “……”

  显然小凌的目光在我的身上停留得太久了。他这个有点小失礼的举动既让我不好意思,也令我很是高兴。

  他回过神来,欲言又止。难道是表白?人家,人家可没有什么心理准备啊,就算小凌你这么直截地说出来,人家也不能马上就答应你啊。半晌,小凌终于把话说了出口:

  “鼻子摔红了呢。”

  “小凌是个大坏蛋!”

  我当即捏了个雪球投了过去,凶器却撞上了围墙的栏杆散了架。

  “看我的,再来!”我相继接去了短直球与高飞球。

  “哈哈,撩上我的话今天小伊你就等着哭第二遍吧。”小凌说罢,我突然间被哪来的雪球毫不客气地砸了一头一脸。

  “人家才没哭!”我再次掷出一个高飞球,在原地得意地笑道“你在往哪儿打呢”的小凌不料中了一弹,就像被天上的鸟粪砸到那样的狼狈。我可顾不上什么优雅了,一直玩到累了,两人背靠背坐了下来喘气,中间只有一道铁栏杆之隔。

  “小凌真弱呢,男孩子居然那么弱!”

  “我可是善于运用脑子的。”

  “所以就那么弱了?”

  “……贝斯!贝兹!来打招呼。”小凌让其两只忠诚的仆人出场缓和尴尬气氛。话音刚落,那两只哈士奇毫不含糊地在小凌的身边趴下。

  “看上去跟小凌很相配呢。”我转身笑道。

  “是,是么。”也许是两人的脸靠得太近了,小凌整了整围巾以掩饰自己的不自然。

  “小哈们还没有学会摇尾巴么?”

  “学不会的吧。”

  “说起来,小凌去年还说过要介绍妹妹给我认识的。”

  意外地迎来一阵沉默。

  “她……已经不在了。”小凌包容地一笑。

  “实际上过去这大半年我工作的路上不时会经过你家大宅,不过一直没有机会转达。”

  “……”

  那一刻,我再一次认识到两人生活条件的悬殊。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听说的同龄人死亡的消息吧。一阵阵恐怖而又悔恨的感情袭来。

  可以的话,我不想跟容易死去的人做朋友。

  我知道的,就算我家的院子建得再宽广,也无法将所有我想保护的东西纳入其中;就算克里斯汀家族再强大,也根本无法过问普天下的生死问题。

  <小伊的回忆之三>

  (未定)

  <小凌的回忆之一>

  据了解,未满14周岁的人犯罪,是不会被追究刑事责任的。

  所以我决定好了,在长大成人之前,要把所有的违法犯罪的事情全都干一遍。

  如果贯彻下去的话,大概肚子便不会整天咕咕叫了吧。实际上我的童年,记忆中基本没有温饱过。

  我是个孤儿,但有个爸爸,也有个妹妹。爸爸是个边境缉毒警察,虽然他没有当面直接跟他两个可爱的“孩子”谈过这事,但我在假装睡觉之后偷听过父亲通电话时的内容,也在家里工具箱的一暗格发现过他银光闪闪的*。对于这么一位隐姓埋名从事涉毒情报经营的了不起人物,我和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只不过是帮助老爸隐藏身份的两个临时演员。我真的没有什么不满,因为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里的饥饿是适度的。那时我和妹妹都正处于长身体的黄金时期,难免会嘴馋,老爸大男人一个,在照顾孩子方面自然是个大外行,早出晚归的,无法指望他能给我俩带来什么正常的三餐。于是我带着同样备受饥饿煎熬的妹妹,端着小板凳硬着头皮走进了厨房。这下厨也许跟大家平常想象的会有所出入--实际上在这种严寒地区做饭也只不过是将食材切开然后一股脑儿全都丢到沸水里面去这么简单,有时候甚至只是单纯地将土豆放在柴火上烤熟,不过最后吃上了这些在我的担忧下和妹妹的期待中诞生的食物,一开始还真有点莫名的感动。

  那个家,是很安静的。似乎大家都不想深入了解对方,因为说不定哪天就得拆散这一临时小组。曾在一个亮晶晶的夜里,窗外的月亮轻柔地挂上了镶满冰雪的树梢。爸爸见我和妹妹都没还虎睡着,便坐在床沿很认真地告诉我俩,说要是他连续一周都不回来的话,就不用等他了,带上家里的钱去10公里开外的小镇打某个电话,耐心等待,会有人将我们带走的。

  那年我11岁。老爸曾用阿拉伯数字写下了“11”,然后意味深长地对我说过,这是一个该用自己的双腿立足的年龄了。对于他为何在那个晶莹的夜里如此叮嘱我俩,还有一旦出现了那种情况即意味着什么,我是明白的。那次谈话如果有牧师在场见证的话,直接可以视为老爸的遗嘱了。只有妹妹看上去似乎还不太明白这些话语背后的意义。

  我妹妹比我小2岁,名叫琳达。我俩作为兄妹的角色相处得很好。平常给她读读绘本便差不多足以维系兄妹之情,她真的很乖很听话,多亏了她解放了我的日常时光。那段时间我一开始是不停地往小镇的教堂跑,学会了基本读写之后便对无私伟大的天主失去了兴趣,不过每逢星期天我还是会变成一个虔诚的小信徒--因为牧师维尔金会在礼拜之后会私下给我至少一片的杂粮面包。后来我甚至打算让妹妹也成为信徒,可惜那座唯一的教堂因为各种原因被撤了。据那些路过教堂的唠叨的大人们说,这可是方圆200公里唯一的一个可以读书识字的地方啊。

  可以说自此之后似乎再也听不见孩子们的声音了。这一个小镇在失去了教堂的眷顾之后逐渐破败,剩下来一些没有孩子的大人们。也罢,于是我的兴趣转移到了附近的集市上来。那是一个充满条理,一目了然的地方,我穿梭其中可以顺便学学数字,或观摩商贩各种尔虞我诈。这算是我的日常学习吧。有时候还会被不同的老板使唤去买点什么东西跑跑腿,然后期待对方赏点什么吃的。

  那些日子,我发现了关于男人跟女人一个有趣的定位与分工。主要源于某次帮忙送信后,被打赏的一小块巧克力。本来那时我该当场吃掉的,不过忙着忙着把巧克力揣在口袋里便忘了这事情。于是回家,我索性将其进贡给妹妹。

  琳达他似乎很高兴,吃饭与睡觉时表现比平常更加粘人了。那时我便得出了一个粗糙的理论:物质方面的优待可以轻易取得女性欢心。这么说来,女性其实是一种奢侈品吧,那应该是在男性拥有足够物质的时候才能拥有的东西。否则过早拥有了,你将会很难有效率地提升两人之间的好感度。

  不过我还没来得及进一步完善上述理论,我和妹妹就遇上关乎存亡的重大考验。因为老爸在一个阴霾的清晨匆匆离开了之后,一直没有回来。

  第四天,第五天……我终于惶恐地等来了第七天。

  基本上可以断定老爸已经死亡了。死因有很多,例如缉毒警察的真实身份败露后被杀,或者交通意外,又或者在雪崩之类的自然灾害中遇难……

  不论如何,老爸自此之后便确实再没有回来了。

  <小凌的回忆之二>

  道路有着很多可以选择的余地,正如在集市的店铺里面对琳琅满目的商品,你可以选择买或者不买;你可以在原地裹足不前,也可以大步挪去另一家。作为人生的顾客,也许这些选择的作出会显得更加平庸。

  我不知道自己与木屋里的妹妹在坚持着些什么,只是觉得哪里不对。

  “爸爸外出已经两个星期了。”琳达披着被子,蜷缩在炕上道。

  现在对于我们来说,保存体力是最重要的。但我还是不能跟妹妹一起蜷缩在床上偎依着取暖,因为那样思考会变得迟钝。

  “爸爸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小琪侧卧在炕上,呢喃着再次进入了梦乡。

  我得努力去思考才行。这样等下去显然不是一条明路。老爸消失之后,我似乎变得畏头畏尾了。感觉自己好像行走于无边的黑暗,要一脚迈出去才知道前面这一寸空间是平地还是万丈深渊。

  我再一次意识到自己确确实实是在跟妹妹相依为命。渐渐地,她的意见越发重要,几乎是主导了我的一切行动,甚至取代了我必要思考的过程。现在留在原地等待父亲回来的不明智举动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还存有侥幸思想的产物。实际上我的内心确信,老爸已经是死了一个星期了吧?或者是更久?我出神地望着窗外的暴雪,不断地进行推敲,结果也是徒劳无功。只有一点能确定,就是这样下去我和妹妹会撑不过下一个星期的。

  储存的土豆已经见底,老爸在储物柜里头也没有留下多少钱。是到了决断的时候了。

  “妹妹啊,按照老爸之前的嘱咐,我们拿上钱往县城里面出发吧。”

  “……不等爸爸了么?”

  “我们已经等了超过了一倍的时间。已经够了……我们还是按照老爸那个晚上所安排的去做吧。”

  “不会再回家了么?”

  “被人接走之后,应该再也没有留在这里的理由了。”

  半晌我们都没有说话,甚至连眼神也没有交流。即使我们现在依然是兄妹,在闪烁其辞之间仍然会有着各自不可告人的秘密。当这个可怕的秘密在桌子上一字摆开之后,似乎正在以一种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腐蚀着两人之间这种所谓的兄妹情谊。

  妹妹对老爸异常的执着,令我很不解。老爸跟她既不是亲生,平常也没拿我俩兄妹当太大一回事。我记得老爸甚至都没给妹妹讲过故事,平日里也多半只是装装样子地告诫她,“要听哥哥的话”什么的来敷衍了事。

  女孩的思考方式应该是跟男孩子很不同的,我在给琳达读绘本的时候不时会意识到这一点。也许她舍不得的这个家本身--这一个有着父亲、有着兄长,并且一起和睦生活了近两年的家。女孩以家为中心的思考方式应该会比较显著,因为她们不久之后要嫁人,接着肩负责家务农活,养育孩子,这一切都会在一个相对固定的“家”来完成。

  “妹妹,家并非唯一的。”我开口试图劝服她,马上收拾东西跟我到镇上。

  “……”

  “等我俩被接走之后,就会有新的开始了。”

  “这个家的粮食与燃料已经用得差不多,该结束了。”

  “妹妹说一下话吧。”

  “……”

  琳达别过脸去,只顾抽泣了起来。我明白,在这个家生活了两年,一时舍不得离开是可以理解的。

  “哥哥,我们俩人,是不是也该结束了?……”突然间她来了这么一句。

  “……诶?嗯,如果回到孤儿院的话,大概我们还能够以兄妹相称……当然,如果妹妹接下来还能到新的家庭中去的话……”我对这个话题有点茫然,实在没能理解回到孤儿院之后发生何事于现在何干。

  “人家不要,我不要孤儿院那种程度的兄妹……”

  “妹妹,就算回去了,我们也是一同生活过两年啊。这种过去是不会消失的喔。”

  “我要跟哥哥永远生活在一起。”

  “妹妹,别这样了,离开这里一起去寻找新的家吧,我会陪着你找到下一个温暖的家为止……”

  “妹妹,我说,妹妹!”

  “人家不要!”她冲进了洗手间,门砰地一声关上了,整间木屋仿佛都在被刚才这一下粗鲁的关门方式扇了一巴掌,颤颤巍巍的。

  “哥哥!你知道吗!”门里面传来了妹妹的吼叫。

  “人家喜欢哥哥!清晨被起床的声响吵醒时,睁开眼睛看到的不是哥哥不行!吃上了温热饭菜的时候,饭桌对面不是哥哥不行!被欺负了、摔倒了而大哭时,过来安慰我的不是哥哥不行!总之不是凌哥哥的话都不行!”呃,这是啥。妹妹你在开玩笑吧……

  “……就这样两个人住下来好吗?我们不要再当没人要的孩子了……”

  “哥哥……我们成为这个家新的爸爸跟妈妈吧。”

  <小凌的回忆之三>

  (未定)
sosg_blocked

1

主题

10

存在感

0

活跃日
 1 

参观生

24楼
发表于 2012/07/01 | 编辑
如果是墓志铭,应该把序中的“那个人”改成“这个人”比较合适吧?

159

主题

493

存在感

132

活跃日
迷糊餐厅-轰八千代绯弹的亚里亚-神崎·H·亚里亚
帅哥离线 (◕‿‿◕)
 5 

SOS团二星级★★

25楼
发表于 2012/07/09 | 编辑
  <小伊的回忆之三>

  明明说好要忘却的,但他的身影依然不时让我梦回萦绕。我闭上了眼睛,无视了身后那些不怀好意的目光,本能地向着仅属于我的那个冥冥中的未来前行。

  半年前的一天,小凌告诉我,他要离开这个国家了。

  童年时两人留下的这么一些不多的回忆,大概要在此画上句号了。据说小凌一家后来去了邻国谋生,之后我们便没有了通信。直到数年后到了上高中的年龄,我获得了一个与邻国学校交流的机会,好奇心使然,我决定去看看小凌所在的那个国家的天空,会是怎么样的一种蓝色。

  这个国家的语言并不难掌握,出国前经过两个月的培训,我便已经与当地的人们交流无碍了。领事馆的工作人员都很热心,在新的班级上也很受同学们的欢迎。这个国家除了人比较多……不,应该是人实在太多了之外,没有什么不好的东西。天空的颜色仿佛被稀释了一样的浅蓝,人多得吓人但一切大体上还依旧井然也序,习惯了之后很有一种安心的感觉。由于人与人之间的对话沟通、关系网的错综复杂,加之酷热的天气(据说夏天时会更热),即使在午夜时分,城市里依旧有不少人们的活动踪影。可以说,这个国家的一切无时无刻都被人们有意无意地监视着,通过情报的搜索,似乎这里没有阳光照射不到的角落。

  但我还是本能地喜欢一个人待着。大约那是无法改变的习惯了,因为一直以来大部分时光都是那样的。这天我坐在顶楼上,捧着一个面包在啃。这个国家的饮食太肥腻了,但却很美味,结果才来了几天的我居然早早地进入了节食减肥模式,真是悲哀。

  “哟,留学生。”背后传来一个轻浮的男子声音,我警惕地猛转过头去,发现一个大概是同班但又感觉不是的不良男高中生模样的家伙走了过来搭讪。

  还真是可疑的男子呢,我于是捧着那一半的面包打算就这样逃走,不料对方从容地来了一句无比熟悉的语言

  “Добрый день.”

  我马上停下了脚步,本能地反问:“Корякский язык?”

  从那家伙嘴里吐出的,是来自故乡的科里亚克语的问好。

  我再次打量那个不良。虽然其衬衣领口子大敞,但周身上下的衣服还算整结,衬衣下摆也有好好地塞到裤子里头。浅蓝色的西服式校园外套没有扣上,单手插袋一副随意的样子。

  “为了搭讪而专门学了一句科里亚克语,还真是辛苦你了呢。”我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不屑地道。

  “哈哈,”那人笑道:“现在我确实就只会说一两句了。今天就算是打一个招呼吧,我还会再来的。”

  说罢便转身要离开,我却按捺不住了,掏出粉蓝色钱包,狠狠地朝这名不良的后脑丢了过去……啊,居然打中了。

  “好痛!”不良男子边叫嚷道,却边轻松地上前两步接回落地的钱包。

  “用钱包砸人呢,还真是有贵族大小姐的风范。”

  “别说话说到一半就run away啊。”喜欢刨根问底的我最讨厌这些说话半吊子的家伙了。

  “这钱包带着小伊同学的体香呢,我嗅。”

  “人家改变主意了,钱包赶紧return我!”突然觉得私人物品还是不要落在变态手中为妙。

  “那么你过来把钱包拿回去吧,乖。”

  “不要!”

  “你如果信不过我,”男子空出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副*,把自己铐在栏杆上。“这样你就放心了吧?”

  “人家才不会对裤兜里随时准备着一把*的家伙感到放心!”我两三下把剩下的面包咬完,道。

  “大小姐,你有所不知了,”男子笑道:“在这个国家,带着这些是很平常的。”

  “……是么?”原来如此。我打消了顾虑,上前准备拿回钱包,那个麻烦的男人一把将拿着钱包的手上扬,挑衅道:“呵呵,矮子拿不到!”

  “Damn it!你这家伙不明白自己现在的情况?你可是已经一只手被铐在栏杆哦!”

  “哈哈,差点忘了这个设定了。”男子手臂一甩,*竟然自动解开了。

  咦?

  我才意识到该逃跑,转身后却已被不良少年拦腰抱住。正要大喊变态之际,那不良严严地捂住了我的嘴巴,凑到我的耳边,用一种极为危险的低沉语调道:“别动。”

  我被这股杀意震慑住了。我明白的,处于那种状态的人大概会干出连自己都不感想像的可怕的事,这种时候绝对不要轻举妄动。

  “小伊同学。”不良继续发话了:“在刚才的空档里,倘若我对你捂上沾满*的手帕,你现在已经死了。”我听到这话,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

  “不过,我会更加倾向于选择*浸泡过的手帕,这样你也许会被我拖到对面的杂物室里强暴,说不定我的同伴们还会陆续中途加入。然后待到晚上的时候进行人口拐卖的组织就会过来把你运走。”

  这,这人……我的四肢一阵冰凉。

  “但是,我没有这样做。”突然这可怕的犯罪分子又恢复了刚才那笨蛋语气,道:“所以我们做朋友吧。”

  “才不要!”我趁机从这坏蛋的怀里挣脱。我对这人真的是无语了:“我要把这件事告诉老师,告诉同学,告诉警察!你等着瞧,我准备好律师之后你将面临故意杀人,强jian未遂等多项指控……”

  “小伊别这么较真嘛,刚刚开玩笑的。另外,其实我也是女的。”

  “混蛋,你骗谁啊。”

  “真的哦,人家的胸部发育得不好,又长得高大,所以索性就一副男生打扮了。”可疑的家伙眯着眼道:“真羡慕小伊啊,头发那么漂亮,而且胸部也很柔软。”

  “哦呵呵,这是当然的……不对!Shit你刚才摸我哪里了!”

  “哟,说脏话可不好呢。”可疑的家伙又放话出来蛊惑我了:“站在我这一方的话,能够获得一些连老师、同学都没有办法给你的东西哦。”

  “我spare的想象力还真的无法想象跟着你们这些坏蛋会对我有什么好处。”

  “哈哈哈,”他笑道:“我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坏呐。倒不如说,老师、同学们能给予富足的你什么你得不到的东西吗?知识的学习,友谊的搭建,这些东西你实际上都可以轻易进行。”他竖起了食指,闭上一只眼,道:“但是,诸如流落到这个国度的童年玩伴……”

  “什么,你知道小凌的下落?”我十分惊讶。

  “线索是有的,我们一起发掘吧。”他向我伸出了手。“所以在这之前,我就暂时代替着你心中的小凌这个角色吧。”

  “小凌才不是像你这样的坏家伙。”

  “你喜欢上他了?”

  “呜……才……才不是!”

  “那么就OK了。请叫我小凌。”

  说起来,虽然这可疑的家伙确实有不对劲的地方,但是他刚才的所作所为,确确实实是一个善意的提示……呃,我真不想这么形容。

  “另外,人家真的是女孩子嘛。”呃,我该信不信他?现在勉强也算是同盟的关系的,我想他应该不至于来糊弄我吧。

  说不定……他真的是是女孩子?

  “来抱一下就知道了。”他上前道。我还未来得及反应,又被他一把抱在怀里了。

  “……呜,你你你这大骗子!!”

  ……

  渐渐地,我打心里上不再拒绝这个小凌了。虽然他经常以哄骗我为乐,但让我安心的是,他会让我知道自己受骗了。就这一点来说,不知道比许多人好上几倍。

  就算回忆中的他已经彻底变了性情我还是会为这段糟糕的再次邂逅而感动。我总是在无意之中跟上了小凌的步伐,即使他放了怎样的一幅伪装,那点虽年代久远,但却又似乎强而有力的羁绊,都能将其识破。

  这就是我与小凌的故事了。
sosg_blocked

14

主题

74

存在感

14

活跃日
 2 

实习生

26楼
发表于 2012/08/14 | 编辑
恢复看大纲

50

主题

201

存在感

57

活跃日
秋之回忆4-陵祈加速世界-仓岛千百合偶像大师-天海春香初音岛3-森园立夏初音岛3-芳乃夏露露萌战限量版卡片-巴麻美萌战限量版卡片-古手梨花ToHeart2-朝雾麻亚子EX迷茫管家与懦弱的我-凉月奏LoveLive!-园田海未LoveLive!-绚瀨绘里LoveLive!-矢泽妮可
喵~离线 神·隐·少·年
 4 

SOS团一星级★

27楼
发表于 2012/08/15 | 编辑
回复看大纲


0

主题

17

存在感

0

活跃日

禁止发言

28楼
发表于 2017/02/19 | 编辑
No permission to view this article

关于我们|无图版|SOSG WIKI |投放广告

Copyright © 2006-2020 SosG.Net
Total 0.112288(s) query 8, Gzip enabled,  沪ICP备07006640号